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九百八十六章 较量
    秦素贞听得最后一句话,不由生出一种被小看了的念头,心中大怒,身形闪电般掠出,一拳砸向慕容复胸口。

    慕容复脸上似笑非笑,竟是坐在原地纹丝不动。

    这副模样更是刺激了秦素贞,但见其立即再提三分劲力,拳头裹挟着呼呼风声,空气也被挤压得嗡嗡爆鸣,但慕容复仍是一动不动。

    “找死!”秦素贞冷哼一声,原本她并不想真伤了慕容复,但此刻却是想好好教训教训他,让他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噗”的一声轻响,秦素贞砸在慕容复身上,不过奇怪的是,他竟然没有被砸飞出去。

    秦素贞一愣,低头看去,只见慕容复胸口处竟是凭空凝聚出一层薄薄的真气膜,几若透明,薄如蝉翼,却坚韧异常,将她的拳劲全都化解掉。

    “这怎么可能?”秦素贞登时惊骇万分。

    她没有注意到的是,此刻二人脸庞相距不过寸许,而且由于她俯下身子的关系,领口处露出一抹雪白。

    慕容复脸上闪过一丝坏笑,深深嗅了口气,略带陶醉的说道,“真香啊!”

    秦素贞猛地反应过来,脸蛋微微一红,急忙抽身后退,待站定身形后才轻啐一声,“登徒子!”

    “女人真是不讲道理,明明是你自己凑上来的,还怪我。”慕容复叫屈道。

    “呸!”秦素贞神色一冷,“不管你是什么人,敢在本将军营中撒野,定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说着气运丹田,双脚重重一跺,整个人飞身而起,空中时身子陡然翻转,俯冲而下,一拳击出,仿若石破天惊,威势一时无两。

    慕容复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异色,但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就连身形也未曾动弹半分。

    “砰”一声爆响,秦素贞拳头落在慕容复面门上方数寸处,再也不能前进半寸。

    慕容复鬓角的发丝被拳风吹得剧烈摆动,但口中却是说道,“再用点力,我还可以。”

    “你……”秦素贞面色一惊,但因为有了先前的一幕,倒也不似先前那般惊骇,一击不中,便借反震之力弹射出去。

    秦素贞落地后,深深看了慕容复一眼,“你到底是什么人?本将军虽不踏足武林,但也略知一二,当今世上能有此功力者不出十指之数,中原五绝年近九十,不可能这么年轻,‘金蛇王’袁承志我曾见过,你是萧峰、郭靖、张无忌中的哪一个?”

    慕容复听完后呆了一呆,心中颇有几分不爽,这个女人连张无忌都知道,竟然不知道自己的大名,也好意思自称略知一二,当真是“略知一二”了。

    其实他却是忘了,虽然如今的他在武林中名声大噪,但从出道至今,满打满算也才两年不到而已。秦素贞被困在深山之中,消息闭塞,哪里能够知道那么清楚,至于袁承志和张无忌这个两后起之秀,前者是同为义军,互相认识,后者则是她派遣到平西王府的探子曾听说过。

    “真没见识。”慕容复嘀咕一句,冷哼道,“听好了,本座姓名上复下君,什么萧峰张无忌实属末流,连给本座提鞋都不配。”

    秦素贞秀眉微皱,这名字似乎有些奇怪,而且“复”这个姓氏也从未听说过,不禁喃喃叫了两声,“复君……复君?”

    “哎,叫我干嘛?”慕容复莫名一笑,张口便答。

    “复君?夫君!”秦素贞陡然反应过来,横眉冷竖,瞬间大怒,“你敢占我便宜!”

    慕容复耸了耸肩,“嘿嘿,是你自己叫的,可不能赖我。”

    秦素贞面色瞬间冰冷无比,“无耻登徒子,今日非教你领教一下本将军的厉害不可。”

    “来啊,别客气,我等着呢。”

    秦素贞双目喷火,拳头捏得咯咯作响,猛地双臂交叉,登时间,发丝飞扬,衣襟猎猎作响,厅中气浪翻滚,竟然在身后凝聚出一道丈许来高的庞大虚影。

    慕容复微微一愣,那虚影十分模糊,却不难看出其正是一个被放大数倍的秦素贞。

    “内力化形?不对,这股气息有些熟悉,似乎在哪见过?这究竟什么武功?”一时间慕容复心中连闪数个念头。

    就这一愣神的工夫,秦素贞身子忽的朝前俯下,右拳缓缓探出,而背后的虚影也跟她做了一般无二的动作,但秦素贞探出的是一只洁白如玉的秀嫩小拳头,而那道虚影捣出的却是一只尺许大的巨拳,仅凭其外形便已震撼人心。

    说时迟那时快,秦素贞的拳头明明缓慢无比,可那虚影拳头却是迅捷如电,眨眼间已横跨丈许空间,到得慕容复身前。

    慕容复立即回过神来,肩头轻轻一抖,连人带椅子凭空挪移半丈,堪堪避了开去。

    “砰”的一声大响,虚影拳头砸在地上,整个偏厅都晃了几晃,地面震颤不已。

    秦素贞一击落空,竟没有乘势追击,双手一搓,背后虚影散去,只见她脸色苍白了几分,精神有些萎靡,似乎方才一击耗费了她莫大精力。

    慕容复被逼闪躲,面子有些挂不住,当即以一种奇异的语气说道,“力道是够了,可惜准头差了点,小丫头,再来。”

    “哼,狂妄自大!”秦素贞冷声骂了一句,正欲出手,却在这时,屋外传来童仲略显阴沉的声音,“将军,出什么事了?”

    紧接着另外一个声音响起,却是阿珂问道,“喂,你没事吧?”

    料想定是方才秦素贞一击造成的声势过大,引起了正厅中二人的注意。

    “没事!”

    慕容复与秦素贞异口同声的回了一句,话一出口,彼此对视一眼,秦素贞又立即别过头去。

    “小郡主,秦将军破例指点我武功,你乖乖在外面等我。”慕容复想了想,又朝屋外说了一句。

    另一边秦素贞也同样说道,“童副将,我这里没事。”

    随后屋外没了声息,想来二人已回到正殿中。

    “怎么说?还打不打?”慕容复笑眯眯的望着秦素贞,“不是本座小看你,就凭你那两下花拳绣腿,就是让你双手双脚,你也奈何不得本座。”

    “看招!”秦素贞闻言口中轻斥一声,双脚蹬地,双拳齐出,动作如行云流水,迅捷无比,声势惊人。

    慕容复脸上闪过一丝异样,也不见他如何动作,身下的椅子陡然一闪,朝左侧平移数尺,只在原地留下一个淡淡的虚影,紧接着被秦素贞一拳击得粉碎。

    “胆小鬼,你只会躲么?”秦素贞当即再出一拳,速度极快,力道极大,凌厉无比。

    “哈哈,我都说让你双手双脚了,还坐着让你打,你都摸不到我,只能说你也太没用了。”慕容复一边闪躲,口中极尽讽刺之言。

    秦素贞气得跳脚,出招愈发狠辣。

    若有第三人在此便可看到一幕奇异景象,秦素贞身形辗转腾挪,拳劲飞洒,而另一边却是一把椅子,在厅中乱飞。

    转眼数十招过去,秦素贞连慕容复的衣角都没碰到。

    “唉,都说了从子午位出拳,你偏偏要朝震位打,当真是孺子不可教也。”慕容复见秦素贞停下,便将椅子落在她身前不远处,口中懒洋洋的说道。

    “你……呼……”秦素贞喘了一口大气,颤巍巍的指着慕容复,“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这么重要么?”慕容复笑着反问一句,随即不待秦素贞开口,又接着说道,“你想想,以我的身手要杀你易如反掌,你有什么值得我图谋的?”

    “杀我?”秦素贞冷笑一声,“未必吧,我瞧你除了内力深厚,轻功高绝,似乎也没什么大本事,更何况即便你杀了我,能否走出这里还是未知之数。”

    “是么?”慕容复反唇相讥,“你未免也太高看所谓的‘白杆军’了,我要走他们未必留得下我,若是惹恼了我,杀他们个片甲不留也不是什么难事。当然,你觉得本公子除了轻功就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武功,倒也不是不可以破例让你见识一二,只是……”

    秦素贞听他如此贬低白杆军,心中颇有不忿,但仔细想想,以眼前之人的轻功,除非将其困在某一死地,否则再多的大军也未必留得住他,想到这不由脱口问道,“只是什么?”

    慕容复抚掌微笑,“秦将军是聪明人,那我便直说了,如果我赢了,你当如何?”

    “你想要什么?”秦素贞眉头轻挑,反问道。

    “如果我赢了,你便告诉我一个人的下落,不得谎言相欺。”慕容复立即回道。

    “一个人的下落?”秦素贞愣了一下,寻思半晌,始终想不出眼前之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她并没有太多考虑这个问题,转而问道,“那如果我赢了呢?”

    慕容复嘿嘿一笑,说道,“那我整个人都是你的了,你想怎么对我,我都不会反抗。”

    秦素贞听着这颇有歧义的话,不禁脸颊微红,心中暗骂,“哼,等你败在本将军手下,势必叫你知道厉害。”

    不过她马上想到了什么,又问道,“如果你一直以轻功闪躲,那当如何?”

    “你倒也不笨,”慕容复赞许的看了她一眼,随即豪迈的一挥手,“我就坐在这,不闪不避,稍有躲闪便算我输!”

    “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