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九百九十五章 强行带走
    在慕容复心里,他的女人永远都摆在第一位,即便是皇图霸业摆在面前也同样如此,舍了王屋派固然可惜,但还是不及阿九重要,所以真到了两者选其一的时候,他会毫不犹豫的带着阿九独自脱逃。

    二三里路程对于慕容复来说也不过弹指之间的事,转眼便已来到峡谷深处的王屋派临时营地。

    四下扫了一眼,他目光落在最中间的那间简易帐篷上。

    他并不想惊动司徒伯雷等人,但此刻王屋派弟子将帐篷团团围住,又是大白天的,根本无法悄无声息的穿越过去。

    慕容复双目盯着地面,眉头紧皱,过得片刻,终是一咬牙,身形滴溜溜一转,卷起一道土黄色旋风,随即整个人都消失不见。

    若有第二人在此,定可发现,地面上竟有一道泥沙飞速向前流动,却是慕容复曾学过的一门绝技,遁地术。

    这门遁地术,他自从学会后,一直都不大愿意用,一来此绝技在江湖上属于左道之流,而且多为盗墓者所用,几乎成了标志性武学,二来他觉得在土里钻来钻去,实在有损他翩翩公子的形象。

    同一时间,帐篷中的阿九正毫无形象的瘫坐在地上,脸上一片颓然。

    这也难怪,偌大一个王屋派,数千兵马,短短月许不到便被清军消灭殆尽,这是何等的打击,想要反清复明更是无从谈起。

    这种感觉就好像你努力了许久,也见到了成果,并觉得有很大希望成功,但忽然间你发现,原来你所面对的困难比想象中大数十上百倍,所有希望化为泡影,变成绝望。

    “唉……如果师父在此,他又会如何决定……”阿九想到慕容复,不由叹了口气。

    “呵呵,”忽然,一声轻笑响起,随即耳边传来一个温和且熟悉无比的声音,“想不到堂堂大明九公主,居然也会这般狼狈,倒是长见识了。”

    阿九没有理会慕容复嘲讽的话语,脸上闪过一抹浓浓的惊喜,四下张望,“师父你来了!师父你在哪?阿九好想你……”

    “好了好了,你小点声,我在这。”慕容复怕她再喊下去喊来外面的人,急忙出声阻止。

    话音刚落,阿九脚下传来一阵轻微震动,身前不远处陡然窜起一道流沙,滴溜溜一转,现出慕容复身形,只是原本白色的衣服已然变成了土黄色。

    “咳咳……”慕容复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口中嫌弃道,“这流沙移形果然不是什么好招数,弄得我灰头土脸。”

    “师父!”阿九脸色大喜,飞也似的扑上去,一下紧紧抱住慕容复,“你终于来了。”

    最后却是喜极而泣,嘤嘤哭泣起来。

    慕容复呆了一呆,一时间竟是不知道双手该放在哪,什么时候阿九对他的感情这般深厚了?

    一股淡淡的幽香飘入鼻中,慕容复心里不禁泛起一丝异样,心念一转,干脆一手环抱她纤腰,一手轻轻抚着她的粉背,口中安慰道,“不怕不怕,天塌下来有为师顶着。”

    阿九哭了片刻,忽然想起了什么,急忙推开慕容复,脸颊一热,瞬间红得通透。

    慕容复脸皮之厚,犹深他的内功修为,转眼便恢复自然,伸手抹去她脸上泪痕,轻笑道,“瞧你这公主当的,一点威仪都没有,若是让那些属下看到你哭,还不笑话你?”

    阿九怔怔看着慕容复,只觉心中甜蜜异常,不过她也没有忘记自己身份,当即双膝一跪,“弟子阿九,参见师尊。”

    慕容复白了她一眼,“好了,起来吧,你我名为师徒,实际却有婚约在身,不必如此。”

    提起“婚约”二字,阿九原本已经恢复正常的脸蛋,转眼又变得红润起来,梨花带雨,楚楚动人。

    当然,所谓婚约,只是当年跟司徒伯雷的一句口头约定,并没有多么正式,慕容复借此来打消阿九内心的矛盾罢了。

    “师父,你怎么到这来了?”阿九忽然想起,这片峡谷已被黑甲军困死,慕容复又是怎么进来的。

    慕容复毫不在意的一挥手,“区区土鸡瓦狗,不费吹灰之力就进来了,我收到天枢军的消息,知道王屋派被清军围剿之事,放心不下你,遂赶来燕山找你。”

    阿九闻言登时心中羞喜甜蜜,但马上又变得担心起来,“师父你快走,这里很危险,黑甲军指不定什么时候便攻进来,我……我……”

    “你准备用硝石粉跟他们同归于尽?”慕容复帮她补充了后面的话语。

    阿九一呆,“你怎么知道?”

    “我是从峭壁上飞过来的,你说我怎么知道?”

    原来慕容复沿着山峭行进时,发现了埋在山上的硝石粉,以及潜伏的王屋派弟子,便立时洞悉阿九的计划。

    阿九登时明白过来,心中惊叹不已,峡谷两侧的山壁最少也有二三十丈高,慕容复的轻功竟然高到如此程度。

    想想又觉得惭愧,这一年来她忙于发展王屋派,武功落下不少,虽然因为神足经的关系,功力一直飞速增长,可武功、轻功等不见多大长进。

    “我来这里,就是要带你走,那黑甲军统领已经派人去调兵了,任你有什么绝妙计策,可惜人数太少,不可能敌得过数千大军。”慕容复开门见山的说道。

    “那司徒老将军他们怎么办?”阿九不禁脱口问道。

    慕容复沉默了下,“于我而言,你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于他们而言也是一样,所以阿九,这一次我不管你同不同意,一定要带你走。”

    说完伸手一招,阿九身子不由自主的飞起,落入慕容复怀中。

    阿九一惊,身子微微扭曲,竟像条水蛇般滑了出去,落在慕容复身前丈许,“师父,我不能丢下他们的。”

    “怎么?”慕容复脸色微沉,“你要跟我动手?”

    “弟子不敢,”阿九急忙摇头,忽的眼前一花,只听“嗤”的一声轻响,一道指力瞬间点在自己肩井穴上,身子再也无法动弹。

    “我既是你师父,又是你未来夫君,你的一切已经由我做主。”慕容复轻笑着说了一句,只手抱起她,想了想又补充道,“你也不必太过担心司徒伯雷他们,秦将军率所有白杆军来了,事情未必没有转机,只是我要确保你的安全罢了。”

    闻得此言,阿九稍稍松了口气,说实话,就这般死去她也不大愿意,她还有许多事没有做。

    慕容复本想抱着阿九无声无息的离开营地,但转念一想,若就此离开,指不定造成什么误会致使王屋派全军覆没,心中一动,右手剑指凌虚点出,一连晃动数十下,只见空中渐渐浮现出一行乳白色小字:“阿九我带走了……慕容复。”

    慕容复瞥了这几个由内劲化成的小字,自语道,“半个时辰的时间,足够让他们发现了。”

    随后他猛地一跺脚,地面上陡然涌起一道流沙,眨眼间将二人淹没,最后流沙消散,二人身形一同消失不见。

    出了营地,慕容身形拔地而起,顷刻间纵起数十丈高,沿着峭壁一路飞驰。

    不一会儿,二人便已来到峡谷入口附近,忽然慕容复身形一顿,带着阿九迅速隐没在山石间。

    二人往下方瞧去,只见入口处的平地上正有两军厮杀,一边是夏国相的黑甲军,一边则是秦素贞的白杆军,至于童仲,也与秦素贞汇合,双方喊杀震天,血流满地。

    黑甲军人多势众,约莫有一千五之众,不过大多都有伤势在身,精疲力尽,而白杆军虽然人数较少,却是精神饱满,战意昂扬,可谓优势尽显。

    即便如此,黑甲军却始终没有让开峡谷入口的意思,竟不惜一切代价的死守入口。

    “姓夏的,若你此刻退去,我可既往不咎,放你们安然离开。”秦素贞清冷的声音传遍整个战场。

    “笑话,”夏国相冷冷一笑,“谁放过谁,现在言之过早。”

    “哼!”秦素贞冷哼一声,陡然飞身而起杀入人群中,一时间,枪出如龙,横扫千军,势不可挡。

    “这个疯女人,前军后退,中军上前。”夏国相立即大吼道。

    慕容复看得片刻,忽的伸手解开阿九穴道,“现在放心了吧,以白杆军的战力,应付这批体力快要耗尽的黑甲军,根本不是问题,就是将其重创都有可能,若是司徒伯雷他们能够现在冲出来,还能将其合围,全部消灭。”

    他话音未落,峡谷中忽然传来一阵山呼海啸般的冲杀声,领头之人赫然是司徒鹤。

    “这司徒伯雷倒也算个将才……”慕容复见此,不禁喃喃一声,心中颇有几分后悔,这样一个老将若是就此被杀,可是一大损失啊。

    阿九愣愣望着下方战场,心中也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

    “走吧,那夏国相派人去请了援军,我们先将此消息传给秦将军,然后设法对付这些人,最不济也可请白杆军杀出一条路救出司徒老将军。”

    阿九闻言微喜,急忙跟了上去。

    战场上双方人马如火如荼的拼杀着,忽然间,“轰隆隆”一声大响,众人抬头望去,只见高山上一块方圆丈许的巨石滚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