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一千零九章 醒来
    最终袁承志二人还是答应了慕容复的条件,对于他们来说,副盟主之位虽然重要,却是给天地会留的,否则势必压不住天下群雄,但阿九身份特殊,反清同盟中必定有一席之地,而且有了阿九的大义在,他们对总盟主之位更有几分把握。

    随后双方又商定了一些细节,直到一个时辰后,慕容复才离开金蛇营驻地。

    “有你们在前面遮风挡雨,神龙岛又能安稳发展一段时间了。”慕容复望着身后的小院,目光微微闪烁,喃喃自语。

    起初他怕金蛇营坐大,故而一直没有答应此事,这数日他静下心来细想,反清同盟是金蛇营突破瓶颈的东风,但又何尝不是神龙岛的机遇。

    这两年来神龙岛试图引进各国商会、平民定居,但收效甚微,想要发展成为影响中原腹地的庞然大物起码还需要数十年时间,此外,神龙岛终究面积太小,如此下去也不是长远之计,更何况康熙已经在着力对付神龙岛。

    可如果有了反清同盟的大义在,兵源地问题立时能够解决一大部分,又有金蛇营、天地会等挡住康熙的视线,神龙岛便可以安安稳稳的积蓄实力。

    权衡利弊之下,慕容复这才决定答应金蛇营的请求,并提出两个副盟主的位置,一个神龙岛是神龙岛的,一个则是给阿九准备,阿九身为大明正统皇室后裔,本来就身居大义,一旦得到天下反清组织的认可,王屋派很快又可以恢复生机,卷土重来。

    慕容复思绪翻转,仔细推算着各方面的问题,却在这时,眼前一花,一道人影撞入怀中,一缕淡淡的幽香传入鼻中。

    慕容复本能的将其抱住,定睛一看,不禁呆了一呆,随即笑道,“阿九,你这是何故?”

    怀中之人竟是阿九。

    原来阿九数日不曾见到慕容复,心中甚是想念,这些天她都矜持的压抑住没有去找慕容复,直到今日,程青竹等人准备动身去参加杀龟大会,她这才有了借口,来到金蛇营驻地寻他。

    方才神游天外之下,没注意到身前有人,没想到竟一头撞入慕容复怀中。

    阿九回过神来,登时俏脸通红,慌忙四下看了一眼,随即她又剧烈挣扎起来,口中叫道,“师父,快别这样。”

    “怕什么,这里又没有人,这么多年不见,难道你不想为师么?”慕容复坏笑一声,伸嘴在她雪白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阿九大羞,闻言不禁一怔,想道,“师父莫非脑袋坏掉了,明明才三日未见,怎的说这么多年?”

    慕容复自是看出其心中疑惑,哈哈一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咱们三日未见,已是九年过去了。”

    阿九听后,心中欢喜异常,但还是娇羞占据了上风,急忙挣扎开慕容复的怀抱,低声道,“这里人多眼杂,你……你切莫胡来。”

    慕容复只是随意调笑几句,倒没有继续纠缠,转眼收敛了轻浮之气,开口问道,“这几天过的还好么?程老爷子有没有好好照顾你?如果没有,为师这便找他理论去。”

    阿九白了他一眼,“师父他待我恩重如山,视如己出,怎会对我不好。”

    慕容复自然知道这话不假,微微一笑便说道,“你来的正好,为师有件事要跟你商量。”

    随后他将与金蛇营交易一事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当然,关于他曾提出何铁手陪睡条件的事,自然是只字不提。

    阿九听后,登时感动得不行,当即表示,“阿九全凭师父做主。”

    在她想来,慕容复不惜抛掉面皮,与袁承志等人进行这种上不得台面的交易,就是为她反清大业铺路,得师如此,夫复何求。

    慕容复老脸难得一红,随即正色道,“你要想清楚了,一旦公开你的身份,固然于你反清有利,但麻烦也会接踵而来,所承受的压力非同小可,须知欲戴皇冠,必承其重。”

    阿九沉吟半晌,坚决点点头,“阿九想清楚了,若非遇上师父,阿九现在还流落江湖,不知所终,只要于反清有利,阿九就是死了也甘愿。”

    慕容复眉头微微一皱,他最不愿看到的就是阿九这副为了反清视死如归的样子,但似乎这件事又是他自己引起的,不禁陷入了犹豫。

    阿九见状,抿了抿嘴,“师父不必顾虑太多,阿九此生活着只有两个心愿,一个是目标,另一个……”

    说着她忽然沉默下去,俏脸上飘起两抹红晕。

    慕容复心中一动,问道,“另一个是什么?”

    阿九脸色愈发红润,细弱蚊声的说道,“另一个便是你。”

    慕容复心头微暖,这块冰山最终还是被自己融化了,深深看了阿九一眼,他点头道,“好吧,不过这是最后一次,等王屋派步上正轨,你就做回你的公主。”

    阿九自然明白“做回公主”几字的真正含义,知道眼前之人疼惜自己,于是郑重点头,“我答应你。”

    随后慕容复带着阿九回到镇外张府中。

    双儿依旧守在客房前,一见慕容复二人回来,小脸惊喜不已,“相公,阿九姐姐,你们回来啦!”

    “她还没醒么?”慕容复笑了笑,指了指客房问道。

    双儿点点头,“还没,现在酉时快到了,我正准备叫醒她。”

    慕容复脸上疑色一闪而过,他点的睡穴极有分寸,最多会让温青青睡两个时辰,可现在三个时辰过去,竟然还没醒,不应该啊。

    忽然他心中一动,朝二女说道,“你们去收拾准备一下,咱们马上出发赶去十里铺。”

    二女愣了一下,她们都孑然一身的到此,除了一个包袱和一柄长剑外,哪有什么要收拾的?

    随即双儿似乎想起了什么,拉着阿九朝别处走去。

    待二女走后,慕容复才上前敲了敲门,“温姑娘,醒了么?杀龟大会就要开始了。”

    自从知道温青青与袁承志假成亲,且暗恋自己之后,“袁夫人”三字,他便怎么也叫不出口了。

    过得半晌,屋内没有半点动静。

    “温姑娘,你不说话我可要进来了。”慕容复嘴中说了一声,直接推门而入。

    他一只脚刚刚踏入房门,便在这时,眼前青光爆闪,一截寒光闪烁的剑尖以一个极其刁钻的角度刺向他咽喉。

    慕容复似乎早就料到这一幕,脸上没有半分波澜,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没有丝毫闪躲的意思。

    很快一丝凉意自咽喉处传来,剑尖抵在喉结上便忽然止住。

    慕容复侧头望去,只见温青青站在门后,一手持剑,脸上寒霜密布。

    “温姑娘,这是何故,在下自问没有得罪过你。”慕容复故作茫然的问道。

    温青青神色愈发冰冷,过得半晌,淡漠道,“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

    她声音略带几分沙哑,眼圈微微泛红,显然是哭过了。

    慕容复心中明白,温青青定然是醒来之后察觉到了什么,只是不知道她究竟知道多少,于是试探着问道,“天地良心,在下哪里敢对姑娘做什么,姑娘何出此言啊?”

    对于移魂大法,他实在了解不多,人的七情六欲本来就是世间最难琢磨的东西,更遑论控制了,故而像温青青这种情况,他也不知道对方清醒后能否拥有梦中的记忆,又是否能意识到自己不仅仅是做梦?

    温青青闻言眼中闪过一丝迷茫,但很快又恢复了冰冷,手腕轻轻一抖,剑尖往前探了些许,冷声道,“少装蒜,如果不是你做了什么手脚,我岂会做那样的梦,而且……而且我总觉得那不像是梦。”

    慕容复登时心中一凛,看来她真的意识到什么了,心念飞速转动,脸上讪笑道,“姑娘此言何意,在下区区一介凡人,难道还会使让人入梦的仙家法术不成?”

    温青青冷哼一声,“是不是仙家法术我不知道,但肯定是邪功,否则怎么会……怎么会……”

    会什么她没有说出来,但脸上一闪即逝的红晕已经表明她后面要说什么了。

    慕容复见此心中一松,淡然道,“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温姑娘如果对梦有什么不解,可以去找解梦先生,在下虽然知识渊博,但对于解梦却不大精通。”

    温青青怔了一怔,缓缓放下手中长剑,脸色迷茫不已,显然她虽然意识到先前的梦不简单,但又想不通其中门道,似乎有些不确定。

    慕容复摸了摸脖子,手指上留下一缕血迹,心中暗道一声好险,嘴中则故作好奇的问道,“温姑娘到底做了什么梦,竟对在下拔剑相向?”

    “要你管!”温青青狠狠瞪了他一眼,忽的想起了什么,猛地抬起长剑,再次抵在他脖子上,“说,我为何会躺在你床上?说不出来你就死定了。”

    “这女人还真不好忽悠……”慕容复心中暗暗苦笑,双手一摊,略带幽怨的说道,“我怎么知道,你说你困了,非要到我床上睡一会儿,我有什么办法,这里又不是我家,只能把房间让给你了。”

    “我有说过这样的话?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温青青喃喃一句,秀眉紧蹙,但无论她怎么回忆,始终有些迷迷糊糊的,根本不确定自己有没有说过此类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