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尘埃落定
    不过这些金蛇速度极快,一个恍惚之下,便追上了陈近南。

    电光火石之间,陈近南除了飞快后退,却是无计可施,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寒气森然的金蛇渐渐靠近。

    袁承志见此,脸色稍稍犹豫了下,手中剑诀一变,小金蛇嗡嗡一颤,似乎有些不甘心,但还是倒飞而回,在他头顶一个盘旋后,回到剑匣中。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不过瞬息之间的事,围观的众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陈近南便已落败。

    陈近南站稳身形后,抬起手臂一看,衣袖上多了几道细缝,正有血丝渗出。

    深深吸了口气,他朝袁承志拱手道,“袁公子武功盖世,陈某甘拜下风。”

    袁承志心头微松,嘴中谦逊道,“不敢,晚辈不过仗着兵刃之利,才能小胜半招罢了,若是不用金蛇剑,晚辈绝不是陈总舵主的对手。”

    他这话倒是真心实意,二人虽然功力相当,但陈近南的凝血神爪明显更加难缠,近身缠斗的话,他绝不会是对手的。

    “不错,不错,这金蛇剑当真不错,我有点喜欢了。”慕容复回过神来,情不自禁的抚掌而笑。

    话声虽小,但温青青就站在身旁,自然听了个正着,当即狠狠瞪他一眼,“不许打金蛇剑的主意。”

    慕容复见她神情有异,不禁问道,“为什么?”

    “因为……”温青青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微泛红,脱口而出的话语立即改成,“不为什么,总之别的什么都可以,但金蛇剑不行。”

    慕容复一怔,传音问道,“如果我向他讨你,他会给么?”

    温青青登时大羞,随即又是大怒,直接指着慕容复的鼻子骂道,“你这坏蛋胡说八道什么?”

    慕容复耸了耸肩,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随即站起身来,淡淡的声音传遍全场,“本公子宣布,这一战金蛇大王袁承志获胜,自今日起,他便是反清同盟第一任总盟主。”

    登时间台下掌声雷动,不断叫着袁承志的名字。

    至于袁承志本人,则脸色胀红,既是腼腆,又是兴奋。

    而陈近南则抱拳说了声“名至实归”之后,黯然下场。

    此后众多首领聚于堂中,将剩下的几个副盟主之位及各省分盟主也都定了下来,其间慕容复顺势提出增设总军师一职,由陈近南来担任,似乎是为了补偿他一样,众人中无一人反对,陈近南意外之余,倒也没有推辞。

    剩下两位副盟主,一个是天地会胡德帝,另一个则由阿九担任,再往下就是分盟主了,沐王府的沐剑声,青竹帮的程青竹等也都落得一个分盟主位置,其余的大部分由天地会香主充当。

    随后众人又商定了一些反清同盟运转的具体细节,有了慕容复在其中出谋划策,制度规则等方面十分完善,转眼间便搭起一个完整的架子,有了大势力的雏形。

    起初陈近南还对慕容复颇有芥蒂,但随着他一条条合理又有效的建议提出,心中的芥蒂越来越淡,到得最后,对这个年轻人已是赏识有加。

    一晃眼大半日过去,众人一夜未睡难免疲累不堪,纷纷提出告辞,他们可不敢在这座院子中休息,这么多人聚会,很难不走漏风声,说不定平西王府的大军已经在路上了。

    很快,偌大一个院子中便只剩下金蛇营、天地会、沐王府以及慕容复一行人。

    东厢房,一间屋子中,慕容复一脸疑惑的看着陈近南,不明白他为何约自己单独到此。

    “公子请坐。”陈近南爽朗一笑,招呼慕容复坐下。

    慕容复自然不会客气,转眼脸上疑惑尽去,变成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

    双方落座,陈近南有些激动的说道,“慕容公子见识渊博,智慧如妖,说实话,若按照陈某早先的构想,只怕这反清同盟也难有作为,可听了你那些意见后,陈某才觉得事有可为。”

    慕容复微微摆手,“总舵主过奖了,在下不过胡说八道而已,是否能成还留待后续观察,只盼到时总舵主不要怪罪才是。”

    陈近南闻言一怔,随即认真道,“公子说的很对,咱们现在是摸着石头过河,凡事都可以先行尝试,不能拘泥于一条路。”

    慕容复暗暗翻了个白眼,嘴中问道,“不知陈总舵主唤在下前来,有什么事么?”

    “是这样的……”陈近南神色忽然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迟疑了下说道,“陈某有一好友,过去跟公子发生了一些误会,不知公子能否看在陈某的薄面上,就此揭过,今后大家团结互助,共襄盛举。”

    “原来是当说客来了!”慕容复恍然大悟,心中寻思难道是想让自己放过韦小宝或是郑克爽?

    但马上他又暗暗摇头,如果是这二人的话,陈近南绝不会说“好友”二字,那又会是谁呢?

    心中如此想着,慕容复不动声色的问道,“却不知总舵主的好友是何人?既然想与在下讲和,为何不亲自现身?”

    陈近南脸色微微一僵,随即说道,“实不相瞒,公子行事不羁,如果公子不先答应下来,陈某也不敢让他与公子见面的。”

    “你直接说本公子蛮不讲理不就行了。”慕容复心中腹诽,脸上则笑道,“陈总舵主多虑了,在下虽然行事乖张,但也不会丝毫不顾江湖道义,当着总舵主的面乱来的。”

    陈近南登时面现为难之色,慕容复见此心头微动,似笑非笑的说道:“既然不能见面,那我总该知道此人是谁吧?如果连仇人是谁都不知道就原谅了他,在下敢答应,陈总舵主敢信么?”

    “公子说的是,倒是陈某唐突了。”陈近南犹豫了下,“此人正是红花会总舵主陈家洛。”

    “陈家洛?”慕容复脸色陡然一沉,“他也在杀龟大会上?”

    说实话,他还真有些意外,怎么也想不到会是陈家洛此人。

    陈近南看到慕容复的神色变化,一颗心直往下沉,但还是点了点头,“起初陈某也不知道他与公子有误会,是公子到此之后,他便不再现身,追问之下才明白过来,红花会也是反清的中坚力量,若非为了反清大业,陈某也不愿掺和你们的恩怨。”

    慕容复心中冷笑,嘴中问道,“那陈总舵主可知道我们之间有何恩怨?”

    陈近南一愣,摇头道,“这个倒不是很清楚。”

    慕容复神色微微一冷,“既然不清楚,那陈总舵主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这事我不会看任何人的面子,相信他也不可能跟我握手言和的。”

    陈近南还要再说什么,慕容复摆摆手,将他后面的话堵了回去,“好了,总舵主不必多说,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可以答应这次就放过他,但下次还出现在我面前,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说完之后头也不回的出了屋门。

    “唉……”陈近南见此微微叹了口气,随即又苦笑不已,自己徒弟以及二公子跟慕容复的恩怨还没化解,反倒去当别人的说客,不过慕容复肯答应暂且不为难陈家洛,倒让他松了口气。

    他哪里知道,慕容复之所以会答应,并非看他的面子,而是因为昨晚找上他的阿青。

    此前慕容复一直疑惑,阿青到底是为谁来的,直到陈近南说出“陈家洛”这个名字,他才恍然大悟,觉得十有八九就是此人。

    当然,这还需要确认一下,如果阿青真与陈家洛有瓜葛,那暂且放过他也不是不可以,如果没有,那是否还会放过陈家洛,就是另说的事了。

    此刻慕容复的身形恍若鬼魅,在后院中穿梭不定。

    不多时,他在一间偏僻厢房前停了下来,悄无声息的凑到窗户前,轻轻戳出一个孔洞,往里面看去。

    当看得屋中情形,他脸上立即闪过一丝果然如此的神情,只见屋中坐有三人,其中一个正是昨晚刚刚见过的清纯少女阿青,此刻她赤着脚丫,怀抱双膝的坐在椅子上,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

    除了阿青之外,还有两张熟面孔,其中一个二十上下,面目清秀,赫然是陈家洛,只是比起以前,少了几分器宇轩昂,多了几分阴郁之气,而另外一人则是一个邋里邋遢的老头,乃是陈家洛的师父,天池怪侠袁士霄。

    曾在回民部落的时候,慕容复与此人有过一面之缘。

    陈家洛与袁士霄似乎正在争吵着什么,只听袁士霄怒道,“你真是越来越不成器了,枉我如此看重于你,你看看你现在成什么样子?”

    “师父我……”陈家洛脸上闪过一丝黯然之色,“我……我们还是回天山去吧,弟子不想报仇了,更何况当初……”

    话未说完,“啪”的一声大响,袁士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登时把阿青给吓了一跳,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她不满的看了袁士霄一眼,“干嘛那么大声,他又不是听不到。”

    袁士霄面色稍缓,但还是压低声音怒斥道,“哼,你丢得起这块脸,老子可丢不起,我袁士霄还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就算你不为脸面着想,你可曾想过红花会那些死去的弟兄?想过你的义父?他们的血海深仇谁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