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双儿点点头,迟疑道,“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三少奶奶也要你看在双儿的份上,为她做一件事,你会答应吗?”

    慕容复一愣,没想到双儿会问这样一个问题,她口中的三少奶奶慕容复自然知道,只是素未谋面罢了。

    不过双儿的问题还真有几分棘手,饶是慕容复极擅花言巧语,一时间也找不出一个完美的答案,因为他知道,双儿既然问了出来,那十有八九是真有其事的,那位传闻中的三少奶奶很可能也有事求他。

    想了想慕容复反问道,“你怎么会这么问?”

    双儿见慕容复神色如常不由松了口气,略微不好意思的说道,“双儿猜那位屏儿姑娘一定是相公的心上人,可她哥哥请相公帮忙相公都……双儿只是一个婢女……”

    “婢女怎么了?双儿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婢女!”慕容复心念转动,口花花道,“就算拿一座金山一座银山来换,我也不会换的。”

    双儿登时感动不已,心头一热,脱口说道,“就算给双儿金山银山,双儿也不会离开相公的,永远都做相公的小丫鬟。”

    慕容复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板着脸说道,“怎么说话呢,做丫鬟只是暂时的,将来相公会娶你的。”

    双儿闻言一怔,随即琼鼻微酸,双眼雾气朦胧,竟是哭了起来。

    “这丫头也太好哄了吧,几句话都能把她说哭。”慕容复不禁有些心疼的想着,嘴中说道,“双儿莫哭莫哭,相公保证,以后一定会更疼你。”

    双儿轻轻抹去泪花,略有几分患得患失的说道,“相公,你对双儿这么好,万一有一天你不要双儿了,双儿该怎么活……”

    “不会的,这辈子都不会不要双儿。”慕容复当即信誓旦旦的保证,说着将双儿搂入怀中。

    双儿大惊,急忙四下看了一眼,还好这小巷极为偏僻,没什么人在此,这才脸红红的把头埋入他胸膛,纤手紧紧抱着他的腰。

    好一会儿之后,二人才松开。

    只是让慕容复头疼的是,双儿马上又想起先前的问题,低声问道,“相公,你还没有回答双儿的问题。”

    慕容复心中苦笑不已,话题转移大法宣告失败,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出,那位庄三少奶奶确实曾交代过双儿什么。

    即便如此,他仍不愿轻易许诺什么,沉吟半晌说道,“可能会答应吧,她与沐剑声不一样。”

    “真的吗!”双儿瞬间面色转为狂喜,随即又好奇道,“哪里不一样,双儿倒觉得那位沐小公爷跟你的关系更亲近一些。”

    慕容复知道她还是有点小小的吃醋,似笑非笑的说道,“不一样的,沐小公爷是个男人,而那庄三少奶奶是个女人。”

    “啊?”双儿呆了一呆,不明白他这话什么意思,虽然说的没什么毛病,可她总觉得相公话里有话。

    慕容复没有解释的意思,话锋一转问道,“对了双儿,那位庄三少奶奶长得漂亮么?芳龄几何?”

    “那当然了,三少奶奶是双儿见过最漂亮的女子,比双儿好看多了,至于年龄,今年应该三十有二……咦,相公你问这个做什么?”双儿脱口如实答道,说完之后才有些疑惑的看向慕容复。

    慕容复哈哈一笑,“没什么,有空去见见这位奇女子,顺便感谢一下她把这么好的双儿送到我身边。”

    双儿听后心中颇为感动,脸红红的低下头去。

    她哪里知道,此刻慕容复心中的真实想法却是:万一那什么三少奶奶挟恩不成,改行**之策,我到底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行得一阵,二人回到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当务之急,自然是打听平西王府以及建宁公主赐婚使团的位置,故而二人走走停停,时而在摊边驻足,时而出入客栈酒楼。

    将近一个时辰后,二人来到西罗城与内城相连的“承恩街”上。

    无论是平西王府的位置,还是建宁公主的行辕,都不是什么秘密,自然很容易便打听得到,只是让慕容复颇为意外的是,这两处地方都在西罗城中。

    建宁公主的行辕也就罢了,并不是特别讲究,但平西王府乃是重中之重,在他想来,多半会在内城中才对。

    后来详细询问之下才知道,原来山海关内城早在十年前便已经封闭了,百姓都被迁到四个外城中,平西王府自然也不例外,搬到了这西罗城中。

    慕容复得知这一消息时,马上想到内城中定然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多半就是吴三桂的秘密基地。

    当然,即便再怎么好奇,他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去探查,因为建宁公主的婚期就在三日之后,当下最重要的是先找到建宁,破坏这场婚礼。

    承恩街上居住的多是一些达官贵人,基本上山海关乃至周边数个州县的僚属都住这里,所以这条街比其余地方清净得多了,豪屋阔院随处可见,大街小巷张灯结彩,弥漫着一种喜气洋洋的气氛。

    不知是不是这条街过于特殊的原因,这种气氛中夹着着些许清冷和冰凉。

    “相公,你找到建宁公主后,打算怎么做?”双儿似乎适应不了这极为静谧的氛围,忍不住朝慕容复问道。

    慕容复愣了一下,他来此目的很明确,那便是破坏建宁的婚礼,但具体如何做,他还真没有想过,不由陷入了沉思。

    如果直接带走建宁,无异于同时得罪康熙和吴三桂,那么吴三桂很可能假戏真做,直接发兵神龙岛,而康熙也是乐见其成的。

    如果暗中杀掉吴应熊,结果可能会比前一种情况更加恶劣,届时说什么也无法平息吴三桂的怒火,会做出什么事,谁也说不准。

    或许按照历史的轨迹,把吴应熊阉掉是最好的办法,可这样一来,建宁便嫁给了他,这是慕容复不愿意看到的。

    寻思良久,也没有找到一条可行之策,慕容复大感头疼。

    便在这时,双儿出声道,“相公,栖凤楼到了。”

    慕容复闻言抬头望去,只见前方不远处,有一座豪华高大的阁楼,楼前匾额上写着“栖凤楼”三个烫金大字。

    只是让他颇为吃惊的是,栖凤楼前黑压压的一片,水泄不通的围着近千名黑甲军,此外,在栖凤楼东南西北四个角落均有一个五丈来高的箭楼,把栖凤楼方圆数十丈范围内的情形尽收眼底。

    “相公,咱们……”双儿见此也是大感头皮发麻,正想询问慕容复的意思,却在这时,旁边窜出两个手持长枪的黑甲军,“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不知道承恩街已经戒严了么?”

    “我们……”慕容复正想找点什么说辞,两个黑甲军中的一个立即喝道,“不想死就马上滚!”

    慕容复眼中冷意一闪而过,面无表情的拉起双儿,转身离去。

    这两个黑甲军也极其小心,一直缀在二人身后,直到他们离开承恩街才肯作罢。

    “相公,这两个鹰犬好可恶!”双儿有些愤愤不平的说道。

    慕容复淡淡一笑,没有说话。

    若非栖凤楼的守军太多,他又不想打草惊蛇,岂会任由他人喝骂而无动于衷。

    “相公,咱们现在怎么办?”双儿问道。

    慕容复叹了口气,“等晚上再说吧,实在不行就一把火烧了栖凤楼,我还不信这些人没有松懈的时候。”

    双儿秀眉微蹙,心念转动,说道,“相公,不如由双儿去引开他们,你去见建宁公主。”

    慕容复一愣,顿时明白了双儿的用意,立即摇摇头,“不可,这样你会很危险,那些黑甲军都是精锐中的精锐,你不一定能跑掉。”

    他这话可没有半分危言耸听,守在栖凤楼外面的那批黑甲军与他在燕山中见到的那一批不大一样,每一个身上煞气都极为浓郁,几乎可以说是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

    据他估计,只要七八个这样的黑甲军便可对付一个寻常一流高手了。

    双儿见他神色坚决不容置喙,只好失望的点了点头。

    其实真正让慕容复忌惮的并非那些黑甲军,以他的轻功只要小心一些,避过他们的耳目并不难,可问题是,吴三桂为何派出这样一批精锐驻守栖凤楼,莫非另有什么蹊跷?

    若说吴三桂真正对建宁公主有多尊敬,恐怕没人会相信。

    正寻思着,忽然一股熟悉的幽香传入鼻中,慕容复收敛思绪抬头望去,不禁愣在了原地。

    “怎么了相公?”双儿循着他的目光望去,登时吃了一惊,好半晌后才喃喃一句,“好美的人儿啊……”

    只见二人前方不远处正站着一个绿衫女子,容貌精致秀美,肌肤白若凝脂,钟灵秀气,清丽脱俗。

    当然,慕容复愣住的原因并非这女子长得太漂亮,而是因为此女正是自燕山中失踪的阿珂。

    慕容复还未来得及高兴,脸色忽然变得阴沉下来,阿珂身旁还跟着一个男子,这男子他也认识,前不久与他数次冲突的郑克爽。

    阿珂很快也看到了慕容复,俏脸上闪过一丝喜色,可当她看到跟在慕容复身旁的娇俏双儿时,立即变了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