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柔情
    慕容复离开黑狱后,径直往栖凤楼赶去。

    从吴应熊口中得知,沐剑屏化名可儿,是公主身边的丫鬟,今晚吴三桂与吴应熊二人前去栖凤楼慰问公主,没想到她突然暴起出手,意欲刺杀吴三桂,但在关键时刻,吴三桂身边的高手供奉出手将其打成重伤。

    “屏儿怎会变成可儿?又怎么会潜伏到建宁身边?”慕容复心中奇怪不已,心中隐隐觉得这或许跟沐王府有关。

    很快,栖凤楼便已遥遥在望,不出慕容复意料,栖凤楼周围的守卫军又增了一倍,一股肃杀之意弥漫在空中。

    好在此刻天色大黑,以他的轻功,倒也不是没有机会。

    心念转动,慕容复目测一下距离,双腿陡然拔地而起,瞬间跃至二十余丈的高度,空中时左脚往右脚背上一搭,身子凌空翻转,一连转了九次,把梯云纵发挥到极致,又使了个千斤坠,身子极速下坠。

    在即将落地时,慕容复轻轻吸了口气,身子陡然变得轻若无物起来,缓缓飘落。

    慕容复落地站稳身形,急忙闪身没入一颗花树后面,这才微微松了口气,悄悄打量四周的环境。

    这里似乎是栖凤楼的前院,院中灯火通明,让他颇为吃惊的是,不远处还有一小队黑甲军巡视。

    “呵,还真是无孔不入!”慕容复暗暗冷笑,这栖凤楼相当于公主的行辕,一切守卫自该由赐婚使团负责,现在吴三桂插手进来,显然有给建宁一个下马威的意思。

    便在这时,忽然一个恼怒又厌恶的声音传来,“滚,你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我不想看见你。”

    慕容复一愣,这声音不是别人,正是建宁。

    心中寻思建宁肯定又在打骂宫女太监了,慕容复身形化作一道淡淡的影子,朝后院掠去。

    不多时,慕容复来到一座装饰奢华的大殿附近,殿前站着两排宫女太监,均是压低了头,身子微微发颤,似乎在害怕着什么。

    地上散落着许多花瓶、瓷器碎片,显然是被人从殿内砸出来的,一个小太监正小心翼翼的打扫。

    忽然一阵“叮铃哐啷”的声音响起,同时伴随着建宁的斥骂声,“再不滚我杀了你!”

    紧接着一道身形跌跌撞撞的跑了出来,身后还跟着几件花瓶器物。

    慕容复定睛一看,那身形赫然是韦小宝。

    此刻的他头上的顶戴已经不见了,披头散发,十分狼狈,他有些恼怒的看了殿门一眼,扬声道,“公主殿下,卑职这就去看看平西王伤势如何,如果伤势不重,婚礼如期举行。”

    话音未落,又是一个大花瓶飞了出来,韦小宝慌忙闪躲,随后飞奔逃跑。

    “你给我回来!”忽然建宁冷冷的声音响起。

    韦小宝身形一僵,随即以一种更快的速度跑了。

    暗处的慕容复目光微微闪烁,直到韦小宝的身形消失不见,他才收回目光,挥手散去指尖的剑气,现在杀他还不是时候。

    慕容复心念转动,干脆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

    “你……”一个眼尖的太监立即发现了慕容复的存在,正欲出声,慕容复屈指连弹,十数道劲气激射而出,瞬息间没入所有宫女太监身上,再也动弹不得。

    慕容复淡淡一笑,施施然踏入正殿。

    建宁公主消瘦的背影,背对殿门而坐,双肩微微松动,似乎正在哭。

    慕容复不由心中一疼,说起来,他自从把建宁弄到床上后,便再也没有好好关心过这个女人,也从来不会在乎她的想法,颇有些拔x无情的意思。

    如今康熙丝毫不顾忌她的死活,把她当做棋子嫁给吴应熊,她心里必然是受了极大的委屈。

    心中想着,慕容复缓缓来到建宁身后,一手搭在她香肩上,正想开口说什么,便在这时,建宁陡然转身,口中厉喝一声,“你给我去死!”

    一柄闪烁着幽幽寒光的匕首直指慕容复咽喉。

    慕容复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一时间愣在了原地,竟忘了闪躲。

    而建宁也呆了,她本以为来人是韦小宝,没想到会是那张思念了无数个日日夜夜的脸庞,可眼下手臂已经不听使唤,即便反应过来,也收不回匕首了,心中万念俱灰。

    “嗤”的一声轻响,或许是本能使然,或许是体内神功自动护体,慕容复身上陡然金光大冒,那匕首穿过金光,竟凭空扭曲了一截,自他脖颈旁边划过。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不过瞬息间的工夫,“叮”的一声,匕首落地,慕容复伸手抹去她眼角的泪花,微微笑道,“怎么,你想谋杀亲夫啊?”

    建宁感受到他指尖的温热,回过神来,急忙去看他的脖颈,发现那里除了一个淡淡的白印,并无其他伤口,煞白的俏脸才恢复一丝劫后余生的喜色,忽然扑到慕容复怀中,“哇”的大哭起来。

    慕容复一言不发,轻轻抚着她的粉背,心中也有些后怕不已。

    其实方才那一击,在他所经历过的危险中,能排进前五之列了,若非建宁未曾动用内力,而他洗髓经造诣极深,已达铜皮铁骨的境界,只怕此刻已经做了冤死鬼,还是死的最憋屈最冤枉那种。

    好半晌后,建宁才止住哭声,仰起脑袋,俏脸梨花带雨,委屈的望着慕容复,“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慕容复一怔,当即回道,“说什么傻话,我怎么会不喜欢你。”

    “那你怎么……”建宁神色忽然变得有些忸怩起来,细弱蚊声的说道,“怎么都不亲我……”

    登时间,慕容复心里无数柔情喷涌,低下头去狠狠亲了一口。

    这一吻便一发不可收拾,二人放开了所有,忘记了时间地点,就地翻滚,极尽纠缠,恨不得将对方糅进自己的身体里,当然,期间慕容复也不忘挥手关上殿门。

    ……

    二人从外殿翻滚到内殿,从地上翻滚到床上,云雨过后,建宁公主如同一只乖巧的小猫,躺在慕容复怀中假寐。

    她虽然没有开口,但慕容复仍能感受到她心里的苦闷,沉吟半晌,主动开口道,“你不用担心婚礼的事,我不会让你嫁给别人的,谁挡我我就杀谁,包括你哥哥在内。”

    “哼,他才不是我……”建宁撇嘴说了一句,但话说一半,又急忙改口道,“我才不会嫁什么吴应熊吴狗熊,他若不识相,我就阉了他,让他进宫当个太监。”

    随即她又羞涩的说道,“如果你愿意娶我的话,我自然非你不嫁,如果你不娶我,我就给你当丫鬟、奴婢,一辈子跟在你身边。”

    慕容复听后说不感动自然是假的,好笑的摇摇头,“傻丫头,你堂堂公主千金之躯,给我当丫鬟,我可受不起。”

    建宁公主不知想起了什么,脸色微微一黯,试探着问道,“如果……如果我不是公主,你会不会不要我了?”

    慕容复闻言一怔,心中寻思莫非她已经听到什么风声了?转念一想,连吴三桂都已经得知那个秘密,似乎她听到一些风声也很正常。

    如此一来对她的打击可就不是一般大了,也难怪她会如此患得患失。

    想通其中关节,慕容复深情道,“你永远都是我的女人,永远都是我的公主。”

    他这话虽然有几分安慰的意思,但也没有说谎,不管建宁是不是公主,他都不会在意半点。

    建宁闻言登时心里感动的不行,直起身来,雨点般的吻落在慕容复脸上。

    “好了好了,再亲下去,我都快被你口水淹死了。”慕容复满脸都是口水,急忙出声制止了她。

    建宁不依,撒娇似的说道,“你嫌弃我!”

    慕容复无语,急忙转移话题,“对了,你那个宫女可儿是怎么回事?”

    建宁一愣,“我也不知道她什么来历,更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混进来的,宫女太监中有新面孔是常事,我瞧她乖巧懂事,长得也水灵,就让她做了贴身侍女,没成想她会刺杀那个老东西。”

    慕容复对建宁的大大咧咧早有意料,但也没想到她竟然可以做到随便让一个来历不明的宫女做贴身丫鬟,真不知该说她什么好。

    建宁大所失望的叹了口气,“可惜啊,那个老东西命大,竟然没死,还把可儿抓走了。”

    慕容复笑道,“他可是你公公,你就这么盼着他死?”

    建宁闻言,激动得差点跳起来,“什么公公!我看是宫里的公公还差不多,我又没嫁他儿子,以后也不会嫁,大不了……大不了我在新婚之夜杀了吴狗熊。”

    慕容复知道她有意表明对自己的忠贞,心头微微感动,不过那吴应熊刚成为他的棋子,就这么死了有点可惜,还会引起一连串的不良反应,犹豫了下说道,“你不能杀他,而且你还要照常嫁给他。”

    “什么!”建宁先是一惊,随即俏脸煞白无血,颤声道,“你……你不要我了?”

    慕容复急忙把她搂入怀中,“你先听我说完。”

    建宁眼角含泪,静静等着慕容复下文,那副可怜的小模样,惹得他心疼不已。

    “我不会不要你的,”慕容复先补充了一句,缓缓解释道,“那吴应熊现在已经成了我的一条忠犬,不敢对你如何,你们是假成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