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娓娓道来
    建宁公主听后怔了片刻,幽怨的望了慕容复一眼,“你说怎么办便怎么办,我都听你的。”

    看得出来,即便是假成亲,她心里也不大愿意。

    慕容复颇感无奈,他毕竟不是神,什么事都可以左右,肩上的包袱越来越重,也不能再像以前那般任性胡为,随心所欲。

    到了此时,他才渐渐觉得,原来天下不是那么好争的,美人与江山想要并得,那是如何的不容易。

    一时间,二人心绪纷乱,都沉默下来。

    好一会儿之后,建宁忽然笑道,“你这个坏蛋,让我跟别人假成亲,你就不怕假的成了真的?”

    慕容复闻言一愣,随即佯怒道,“你敢,好你个小骚蹄子,我现在就让你明白,谁才是你的亲丈夫!”

    说着翻身压了上去,一阵咯吱咯吱的大床晃动声再次响了起来。

    ……

    一个时辰后,慕容复神情气爽的走出栖凤楼,回头望了一眼,心中颇有几分不舍,在众多女人中,建宁或许不是最漂亮的,但却是在床上最放得开的,任何花样都敢尝试。

    当然,这与她出身皇家脱不了关系,自幼孤苦伶仃,只有一群唯唯诺诺的太监宫女在身边,久而久之也就形成她这种乖张易怒的性格,内心深处却正好相反,渴望有人打她骂她,以致于后来遇上慕容复后,便将一切毫无保留的给了他。

    建宁公主的爱恋已经近乎病态一般,完全没有自我。

    慕容复想起了另一个几乎没有自我的女人,那便是双儿。

    双儿对他的感情经历了诸多变化,从最开始的万念俱灰,到后来的感激涕零,最后才渐渐被他所感动,真正爱上了他。

    不过双儿更多的还是受“夫为妻纲”的思想影响,故而许多事情都最先考虑他,内心的想法却不敢轻易说出来。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慕容复心中感叹一番,脚步不由自主的朝双儿所在客栈走去,这丫头现在肯定是寝食难安。

    小半个时辰后,慕容复悄悄潜入双儿房间,床上躺着一个人,呼吸不大平稳,即便在睡梦中,也是心神难安。

    慕容复蹑手蹑脚的走到床边,一缕淡淡的幽香传入鼻中。

    “咦,双儿的体香似乎有点变化?”

    慕容复虽然察觉到一些异样,却也没有多想,掀起被子便躺了进去,伸手把一具香喷喷的身子搂入怀中。

    “不对……”

    正在他觉得这体型似乎不大对劲的时候,怀中的身子忽然剧烈挣扎起来,一个慌乱的声音响起,“你……你是谁?”

    慕容复登时吃了一惊,这声音有些熟悉,却不是双儿。

    定睛望去,黑暗中也看不清楚面孔,正欲出声,一道劲风迎面袭来,“砰”的一下,他面门遭到重击,整个人从床上滚了下去。

    “淫贼看剑!”紧接着银光乍闪,伴随着一声娇喝,一截长剑刺向慕容复。

    “别动手,否则我不客气了!”慕容复单手拍地,身子顺势滑了出去,嘴中有些恼怒的说道。

    “你……”女子似乎认出了慕容复的声音,“你是慕容复?”

    那语气似是吃惊,又似是松了口气,还有几分不确定。

    慕容复一愣,他也觉得这女子有点熟悉,却想不起来是谁,指尖红光一闪,屈指弹出,桌上的蜡烛“噗”的一下点着,屋内渐渐亮了起来。

    烛光映射下,一张娇俏艳丽的脸蛋映入眼帘,肌肤晶莹如玉,美艳不可方物。

    当然,最让他吃惊的是,此人竟是方怡。

    “真的是你!”而方怡看清慕容复的面孔后,才大大松了口气,手脚一软,长剑落地,就连她拉起来遮住身子的被褥也滑落下去。

    这是惊吓过度之后的正常表现,四肢发软。

    慕容复登时眼都直了,紧紧盯着那胸前的硕大之物,如明珠,如美玉,动人之极,他万万没有想到,方怡竟然有不穿衣服睡觉的习惯,先前搂她都没有发现。

    方怡见他神情有异,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惊得花容失色,急忙揽起被褥,把身子遮住。

    慕容复好笑的望着这一幕,先前被打的那点怨气也烟消云散,能看到如此美丽的风景,被打一下算什么,多少男人想看都没那机会。

    “你还笑!”方怡羞怒的瞪了他一眼,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但这一眼在慕容复眼中,却变成了娇羞无限的媚眼。

    不过他知道方怡是个心高气傲,极其贞烈的女子,经不得调戏,因此也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话,而是问道,“你怎么会在双儿房间,她人呢?”

    没想到他这一开口,更惹得方怡不快,冷冰冰的回道,“在隔壁,她把房间让给我了。”

    慕容复摸了摸鼻子,还道她在为方才的事情生气,心念转动一会儿,便说道,“那我去找她。”

    “你等等!”方怡急忙出声。

    “有事么?”

    方怡见他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淡然表情,不禁气不打一处来,“你这个登徒子,毁了女儿家的清白,难道就这么一走了之?”

    “哦,那你是要我负责了?”慕容复作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不知道是不是分别太久的原因,这次与方怡相见,二人之间生分了不少,原本慕容复对她便有几分不喜,倒不是因为此女心气高,而是她城府极深,故而他已经有了顺其自然的打算。

    “你……我……”方怡气急,似乎想要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过得半晌,她才细弱蚊声的说道,“我当初立下的誓言,绝不会反悔。”

    慕容复一愣,“你说什么?”

    方怡羞得俏脸通红,但还是鼓起勇气说道,“我当初承诺过给你为奴为婢,任你施为,所以……所以……你不用负责的。”

    这么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摆在面前,要说不动心,那自然是假的,但心里始终有那么一丝芥蒂,却也不好消除。

    当然,慕容复心中犹豫,脸上却不好表现出丝毫,一个女人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如果遭到拒绝,那是何等的打击,说不定就此沉沦,做出一些极端的事也不一定。

    所以他没有半点迟疑的说道,“我还以为这么久过去,你早就把我忘了,害我白白损失一个娇妻。”

    说话间,他大大咧咧的坐到床上,紧挨着方怡。

    尽管心中如何犹豫,但男人有时候还真就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看他的模样,哪有半分疏远的意思。

    而方怡更是羞得不行,此刻被褥下的身子不着寸缕,即便心中再怎么想念这个男人,也有些承受不住,下意识的拉开一些距离。

    不过口中却是说道,“我怎么可能忘记,我承诺过的话,许下的诺言,即便海枯石烂,也要兑现。”

    慕容复知道她面皮薄,这样的话便等若变相与自己表明心迹。

    他不知道如何接口,便转移话题道,“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方怡似乎想起了什么,脸色陡然变得焦急起来,“我是来找你的,你快去救救小郡主,她被平西王府抓起来了。”

    慕容复闻言心中一动,面上却不动声色,问道,“你先别急,慢慢说,她怎么会被平西王府抓起来,还有你们不是在神龙岛么,怎会到山海关来。”

    “是副教主派我们来的。”方怡说出一句让慕容复颇为惊讶的话,随后她便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原来苏荃得到了平西王府将发兵对付神龙岛的消息,一方面她传信到燕子坞求援,另一方面,却是派出方怡跟沐剑屏来打探消息。

    而方怡二女来到山海关后,自然无不意外的碰上沐王府的人,或者说二女主动回到了沐王府。

    二女失踪这么久,一番好说歹说,才把谎话圆满,糊弄过去。

    但出乎方怡意料的是,沐剑声竟然派沐剑屏去建宁公主身边卧底,并且要她伺机刺杀公主,以此挑起康熙与吴三桂的仇恨,让双方提前开战。

    “好你个沐剑声,心思如此歹毒,竟连老子的女人想杀!”慕容复听到这里,不禁怒从心中起,破口大骂。

    听得那句“老子的女人”,方怡怔了一怔,心头一股酸意挥之不去,却没有说什么,而是淡淡道,“小公爷此人表面上大义凛然,光明磊落,实际上心胸狭隘,不讲江湖道义,且不说别的,那韦小宝乃是天地会的香主,如果真把建宁公主杀了,韦小宝必死无疑。”

    慕容复听她话中颇有些怨气,想来这段时间在沐王府的日子并不好过。

    事实也如他所料,方怡二女回去后,沐王府的人并没有多信任她们,沐剑屏至少还是沐剑声的亲妹妹,都被派出去做那么危险的事。

    后来不知怎的,沐剑屏并没有如约刺杀公主,反而出手刺杀吴三桂。

    沐剑声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竟然是问,“得手了没?”

    在他眼里,吴三桂的死活比亲妹妹的死活更重要,甚至都不用想,无论是否得手,沐剑屏还会有活路么?

    至此方怡对沐王府彻底失去了信念,来到客栈中找慕容复求救。

    “就是这样,双儿姑娘说你出去了,具体去了哪里却始终不肯言明,我便坚持要在这里等你,当时我是冒着雨过来的,身上都湿透了,故而双儿把她的房间让给我,自己出去另开了一间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