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问计
    慕容复听完后沉吟不语。

    方怡面色一急,“求你念在昔日的情分上,救救小郡主,现在除了你之外,再也没人能救她了,她在岛上的时候,每天念得最多的就是你。”

    慕容复却是问道,“你怎么知道来这里可以找到我,又怎么知道只有我才可以救小郡主?”

    “是……是副教主告诉我的。”方怡迟疑了下,如实说道。

    “苏荃?”慕容复闻言吃了一惊,“她也在城中?”

    方怡目光微微躲闪,但最终还是抵不过慕容复凌厉的目光,低声道,“副教主接到你出现在山海关的消息,便亲身赶来了。”

    “原来如此。”慕容复恍然大悟,随后颇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苏荃现在何处?”

    “我也不知道,”方怡摇摇头,但马上又说道,“如果你要见她,我可以传信给她。”

    慕容复沉吟半晌,终是说道,“罢了,我先去看看小郡主的情况如何了。”

    方怡面色大喜,“这么说你同意出手了!”

    慕容复白了她一眼,淡淡道,“屏儿是我的女人,我自然不会见死不救。”

    说完后身形一晃,消失无踪。

    方怡怔怔望着那道一点点消散的虚影,呢喃道,“她也是你的女人,那我呢,我是什么?”

    慕容复离开房间后,又去隔壁看了看,果然寻到双儿的气息,这丫头正闭目打坐,进入深层次修炼状态。

    慕容复颇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在这种龙蛇混杂的地方打坐,就是换做他也未必敢,双儿倒好,昨天才走火入魔,今天就忘了教训。

    不过他也没有进去叫醒她的意思,这种寻常修炼,即便被人打搅,也不会有什么影响,如果有人偷袭,平等剑会鸣声示警,倒也无甚大碍。

    抬头看了看月色,天快亮了,慕容复只好暂时放弃去王府寻那高手护卫的打算,打道回了黑狱。

    黑狱第五层天绝牢入口处,王屏藩率领数十黑甲军严防死守,围的水泄不通。

    慕容复颇有几分头疼,这么多人守一道门,他轻功再神妙,也不可能众目睽睽下进去,出来的时候有吴应熊掩护,现在想进去可就难了。

    寻思半晌,慕容复一不做二不休,直接现出身来,十指劲气大放,双手车轮般点出,登时间,数十道劲气蜂拥而出。

    “什么……”王屏藩率先发现了他,立即爆喝出声,但只来得及说出两个字,声音戛然而止,整个人也都动弹不得,只有眼珠尚且可以自由转动。

    至于其他士兵,则根本没有半点反应,便已被定在了原地。

    王屏藩看清慕容复的面容,竟然是当日燕山中见过的杀神,登时惊得魂飞天外,手脚冰凉。

    便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什么事,发生什么事了?”

    慕容复心念转动,闪身进了天绝牢,同时挥手打出一道劲气,把王屏藩的身位移到入口处,背对外面,被众军士围在中间,外人看上去,便好似正常职守一般。

    “发生什么事了?”几个狱卒跑了过来,在黑甲军周围丈许停住身形,奇怪的问道。

    “没什么事,滚!”天绝牢内忽然传来“王屏藩”的声音。

    一众狱卒齐齐变了脸色,却是敢怒不敢言,那为首之人告了声罪,便带着众人离开了。

    “什么东西嘛……”

    “嘘,快别说了,黑甲军向来横行无忌,少惹为妙……”

    隐隐约约传来狱卒的议论声。

    天绝牢门口处,慕容复冷冷的望着王屏藩,先前的声音自然是他假扮王屏藩所发,相信凭借黑甲军的“名望”,那些普通狱卒守卫短时间内也不敢再到这里来了。

    “嘿嘿,当日你率军围攻我的事姑且不论,今日你又意图取我性命,你说我该怎么对付你?”慕容复双手抱胸,冷笑道。

    王屏藩闻言一愣,仔细看了看慕容复的衣着打扮,陡然反应过来,这杀神赫然是先前在牢中被他擅自灭口的那人。

    只可惜他此刻口不能言,手脚无法动弹,眼珠子如同走马灯一般左右乱转,也不知要表达个什么。

    慕容复见他被吓得脸上没有半点血色,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笑道,“放心,你还有点用处,我暂时不会杀你,”

    说完便转身进了天绝牢,他还要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王屏藩以及他的黑甲军,正好充作门卫,相信有了他们在此,闲杂人等根本不敢靠近,即便被定了身也一样。

    慕容复回到牢中,沐剑屏原封不动的躺在地上,先前出去时,他为防万一,又将那个黑色头套给她套了回去。

    “宝贝,委屈你了,你放心,我迟早会把打伤你的人找出来,碎尸万段,挫骨扬灰。”慕容复有些心疼的说了一句,揭开她的头套。

    让他惊喜的是,头套揭开后,便对上一双乌黑发亮的眼睛,“屏儿,你醒了!”

    沐剑屏满脸不可思议,双眼瞪得老大,半晌后,她虚弱又略显激动的声音响起,“慕容……大哥,真的是你吗?这是真的吗?我终于又看见你了。”

    慕容复也很高兴,本能的便要将她搂入怀中,但忽然想起她身子不能轻动,又急忙止停住了手,颇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是我,是我,屏儿,你受苦了。”

    沐剑屏轻轻摇头,“只要能再看到大哥,屏儿不苦。”

    “傻丫头。”慕容复心中既是感动,又是心疼,急忙道,“你伤势刚刚有点起色,不能说太多话,留着力气疗伤。”

    随后他检查了下沐剑屏的伤势,体内经脉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除了四肢的筋骨外,其他地方都没什么大碍,这也是那出手之人有留活口的心思,并未伤及她五脏六腑,否则凭她的功力,根本不可能挨到现在。

    “屏儿,你的伤势极重,外力已经回天乏术,现在我传你一门秘法,你自行修炼,方有可能痊愈。”慕容复小声的叮嘱几句,便将洗髓经心法一字不漏的背给她听。

    完了又逐字逐句的解释其中真意,包括自己的修炼感悟也没有半点藏私。

    沐剑屏伤势极重,原本就没有多少精力,现在又学习极其深奥晦涩的洗髓经,自是昏昏欲睡,头脑发胀,只能苦苦强撑着,小脸惨白无血,额头满是细汗,看得令人心疼。

    慕容复也是没有办法,这等伤势除非能取来黑玉断续膏,寻常药石根本无效,也只有传她洗髓经,洗髓伐脉,才有可能重塑筋骨。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从赵敏手中讨要一些黑玉断续膏来。”慕容复心中不由如此想道。

    一个时辰后,慕容复传完了心法,开始指点沐剑屏修炼,“这门心法修炼之时会极为痛楚,你忍着点,只要挨过去,就能恢复你的筋骨。”

    沐剑屏脸色白得几若透明,微微点了点头,按照慕容复所说的行功方法,运起了洗髓经,登时间,她面色陡然大变,紧接着发出一声痛苦之极的惨叫。

    慕容复纵然心疼,却也爱莫能助,只能在一旁照看。

    一晃眼已是五六个时辰过去,期间沐剑屏数次疼晕了过去,但都被慕容复唤醒,直到其体表渐渐溢出污血才算是炼成第一层洗髓经。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点?”慕容复问道。

    沐剑屏微微点头道,“好多了,虽然还是不能动,但已经不疼了,就是有点痒。”

    “有点痒?那就是在恢复了!”慕容复登时大喜过望,其实事前他也无法确定沐剑屏修炼洗髓经便一定能好,现在总算是放下心来。

    “慕容大哥,”沐剑屏忽然语气变得忸怩起来。

    慕容复一愣,“怎么了?”

    “我……我觉得身上黏黏的,我现在是不是很脏?”沐剑屏细弱蚊声的问道。

    慕容复一怔,这才注意到她脸上除了汗渍就是血渍,真可谓泥泞不堪,至于身上就更不用说了,乌黑的血渍已经渗到衣服外面。

    慕容复登时明白了她的意思,不过眼下身处天绝牢中,哪里有水可以洗,于是说道,“不脏,屏儿最干净了。”

    “慕容大哥,你不要骗我,我都闻到味儿了!”沐剑屏认真道。

    “好吧,”慕容复终是无奈的点点头,“你身上是有些污血,这是修炼洗髓经有成后身体内部排出的杂质,但眼下我们身在天牢,你身子又不能轻动,先忍忍吧,等出去之后我一定给你洗得白白净净的。”

    沐剑屏苍白的脸上闪过一丝病态的嫣红,羞涩道,“我……我自己可以洗。”

    慕容复闻言哈哈大笑,少女娇羞的模样永远是最可爱的。

    就在慕容复逗弄着沐剑屏的时候,有一人忽然来到天绝牢。

    沐剑屏看清来人的模样后,不由吃了一惊,但下一刻却是愕然不已,檀口微张,半晌合不拢嘴。

    “主人,小的来看您了。”牢房外吴应熊声音极尽谄媚的说道。

    慕容复微微一笑,“你来做什么?”

    吴应熊迟疑了下,回道,“是这样的,明日便是小人与建宁公主大婚之日,故而想请主人示下,小人该怎么办?”

    “哦?”慕容复愣了愣,“你倒是识相,知道先来问我。”

    吴应熊赔着笑脸,“那是自然,主人的女人,便是小人的主母,小人岂敢有半点不敬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