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真相
    慕容复深深看了吴应熊一眼,淡淡道,“明天你什么也不用做,正常与公主成亲就是,不过你若敢碰她,我就杀了你。”

    吴应熊当即毫不犹豫的保证道,“是是是,小的绝对不会做出半点出格之事。”

    慕容复沉吟半晌又说道,“另外你帮我找两件东西来。”

    “什么东西?”

    “平西王府的兵马布防图,和一桶热水。”

    “兵马布防图!”吴应熊闻言一惊,眼底深处闪过一丝挣扎。

    慕容复一直紧紧盯着吴应熊神色变化,当留意到他眼底的挣扎时,不禁眉头微挑,眼中杀机一闪而过,“怎么?你不愿意?”

    吴应熊身子陡然一颤,急忙说道,“愿意,小的愿意,小的对主人忠心耿耿,不管主人要什么,小的都会想方设法给主人弄来。”

    慕容复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去吧,先将热水弄进来。”

    “那外面那些人……”吴应熊迟疑道,虽然王屏藩极其麾下众军已被慕容复点了穴道,可终究是清醒的,眼睛也是看得见的,他们知道慕容复已经脱困,而吴应熊却来去自如,二者之间定然有关系。

    慕容复早就想过这个问题,当即风轻云淡的说道,“你放心,他们已经是死人了。”

    “是。”吴应熊面色微变,但还是躬身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慕容复看着他的背影,脸上若有所思,方才吴应熊眼里似乎有过一分挣扎,不知道是摄心术出了问题,还是他操之过急了。

    “慕容大哥,这人……不是平西王府的世子么?”沐剑屏终于忍不住问道。

    慕容复自然知道她心中疑惑,开口解释道,“不错,他就是吴应熊,不过现在已经变成我的一条狗了,我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

    “这……”小郡主心中愈发奇怪了,堂堂平西王世子怎会给慕容大哥呼来唤去,难道大哥给他吃了豹胎易筋丸?

    忽然她又想起慕容复要了一桶热水,其用途不言而喻,一时间脸颊发烫,心中羞得不行:我现在动也动不了,大哥要热水来做什么?万一……万一他要帮我,我该怎么办?

    慕容复见她脸上泛起了红晕,一时没反应过来,还道是洗髓经发挥了效果,导致身体发热。

    沉吟一会儿,他忽然想起一事,开口问道,“对了我还没问你,你怎么会去刺杀吴三桂?”

    沐剑屏闻言脸色微微一黯,“其实我是去刺杀建宁公主的,但……但公主待我极好,而且她还跟你……跟你……我下不去手,只好去刺杀吴三桂了,反正他也是个大汉奸,杀了他会更好。”

    她说得含糊不清,不过慕容复却明白过来,她在那样的时刻,还念着自己与建宁的关系,宁愿冒死去刺杀吴三桂,也不想伤害建宁,真是一如既往的可爱。

    在他所有女人中,能够做到如此无私的,恐怕除了小昭、双儿等寥寥数人,便再也找不出来了,如果换做周芷若或木婉清在此,多半会装作毫不知情的一剑杀了建宁。

    一时间,慕容复心中既是感动,又是心疼,这一次沐剑屏没有被当场轰杀,事后又及时的碰上了他,真可谓泼天大幸,如若不然,他就是血洗了整个平西王府,也换不回一个这么好的女人。

    “屏儿你真傻,以后可不许去做这么危险的事了,”慕容复心疼中带着些许责备,同时也暗暗腹诽不已,“苏荃这女人,派谁来不好,非要派屏儿来此,否则也不会有后面这些事了。”

    他哪里知道,曾经的神龙教与平西王府关系密切,那些个得力手下基本上都是熟面孔,如今山海关戒严,只怕还没入关就被抓起来了,也就方怡跟沐剑屏面生,又是儿女家,方便探听消息。

    此外,苏荃也存了一些引慕容复到此的心思。

    沐剑屏微微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不过看那模样,明显没怎么放在心上。

    慕容复心中有气,苏荃是她的女人,不好发作,话锋一转,直接将矛头对准了沐剑声,“你哥哥真是个懦夫,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连亲妹妹都可以推入火坑,哼,改天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于他。”

    沐剑屏闻言大急,“你不要怪我哥,当初是我自己答应去公主身边卧底的。”

    慕容复还道她有意维护沐剑声,“你不用替他辩解,事情我都知道了,沐剑声为了挑起康熙与吴三桂的战火,派你去刺杀建宁。”

    沐剑屏挣扎着摇摇头,“不是的,不是的,我哥他……他原本是想派怡姐姐去,后来是我主动要求去的。”

    “什么?”慕容复闻言一愣,“派方怡去?”

    这件事方怡可没有说啊。

    沐剑屏继续说道,“怡姐姐回到沐王府后,经常会无故消失,引起了大家的怀疑,表面上大家没有说什么,可背地里都在议论怡姐姐是不是投靠了吴三桂。”

    “但怡姐姐始终是方家唯一后人,大家虽然怀疑,没有证据也不能说什么,所以我哥才想出这个办法,既可以挑起皇帝与平西王府的仇恨,又能洗刷怡姐姐的清白。”

    “我知道怡姐姐这一去九死一生,便求了哥哥,自愿顶替怡姐姐去,而且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无忧无虑的,从来没有为沐王府做过什么,我也想做点事情。”

    沐剑屏一口气把所有事情,乃至心中想法都说了出来。

    慕容复听后愣愣不语,也不知那方怡是有意还是无意,把这些信息都给隐瞒了下来。

    结合二女话中的差别,不难猜到,方怡之所以无故消失,定然是一直在与苏荃联络,也难怪她会如此心急火燎的来求慕容复救人,现在想来,恐怕愧疚之情多于姐妹之情吧。

    由此也可以看出二女性格的极大差距,沐剑屏生性单纯,从来都只为别人着想,而方怡心机深沉,心思早就不在沐王府了,不知出于什么目的,她现在一门心思都在神龙教。

    想通此点,慕容复也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高兴的是方怡一心向着神龙岛,也就意味向着他,可他偏偏对心机深沉的女子颇为不喜。

    “慕容大哥,你不要教训我哥了好不好,你们都是我最关心的人,如果你们不和,我真不知道该帮谁好?”沐剑屏弱弱的恳求道。

    慕容复神色变幻一阵,却是避而不答,转而笑道,“你说我们都是你最关心的人,不知道你对我的关心是哪种关心,跟你哥哥一样么?”

    “我……我……”沐剑屏小脸腾的一下就红了,我了数次才憋出一句,“我不知道。”

    慕容复脸上笑意更甚,“不知道啊,那可惨了,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我这人从来不喜欢与别人共享一个妹妹,如果你把我当成你哥的话,我非除掉他不可。”

    沐剑屏登时急了,“不是的,不是的,我……自从跟你分别之后,我一直很想你,比想我哥都多。”

    这句话好似用尽她全身力气,说完后脑袋晕乎乎的,心脏怦怦直跳。

    以她极易害羞的性格,能说出这样的话,无异于表明了心意。

    慕容复却没有就此放过她,脸色一板,“这么说你还是把我当成你哥,不行,我这就去杀了他。”

    “不……不是,我……我喜欢你。”沐剑屏急得都快哭出来了,哪里还顾得上羞涩,说出心中一直想说却不敢说的那句话。

    慕容复心中大乐,脸上却故作愕然,“真的?那我问你,如果我跟你哥打起来,你帮谁?”

    “帮……帮……”沐剑屏立即陷入深深的犹豫中,但见慕容复一副“你不说出个令我满意的答案我就要杀人”的模样,终是说道,“帮你!”

    随即又小声的补充了一句,“可不可以不要打得太重……”

    慕容复哈哈一笑,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屏儿,你真可爱。”

    二人说话间,不知不觉小半个时辰过去,吴应熊双手抱着一个浴桶回到天绝牢。

    别看他一副十分卖力的模样,实际上他也练过功夫,一桶水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而且他还是差人送到了门口,才亲自搬进来的。

    至于堂堂世子小王爷弄一个浴桶到天牢有什么目的,底下的人倒没有过多猜测,他们对类似的事情早就司空见惯了,无非是看上了牢中某个女的,想要享受一番罢了,有权有势的人,总是会有一些小怪癖。

    “好了,桶就放在外面,你可以出去了。”慕容复淡淡道。

    吴应熊依言而行,把浴桶一放,暧昧的瞟了沐剑屏一眼,转身离开。

    “慕容大哥,这……这是……”沐剑屏望着热气腾腾的大桶,心中羞涩得不行。

    慕容复微微一笑,“自然是给你洗澡的,难道拿来喝吗?”

    “可……可我……”沐剑屏小脸愈发红润,恨不得身子能够动弹,立即找个地洞钻下去。

    “也倒是,你现在不能动,这可如何是好?”慕容复故作迟疑,半晌后才恍然大悟,“若不然我帮你洗吧。”

    沐剑屏大羞,话音都有些发颤,“不……不用的,我……我……”

    慕容复大大咧咧的一摆手,“别客气,大不了等你伤好之后,帮我洗一回就算扯平了。”

    说着打开牢门,把浴桶挪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