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攻略小社会 > 第172章 缺德
    方婉婷到底被方寒金撵了上去。

    对方寒金来说,他自己在外头玩别人家的女儿那是家常便饭,但是自己生的女儿,绝对不能被别人玩。

    方婉婷不满的上了楼,路过方星河的房间,她略略一停顿,随即“哼”的一声走了。

    那眼神表情,颇有得意之色,似乎觉得自己在父亲客人面前更讨人喜欢,就是一种胜利似的。

    方星河咂咂嘴:“哥,我觉得你前世修来的妹妹需要略略引导一下。”

    “就这样好了,可以减低免费赠送品被送人情的风险。”方诺亚走进房间,一屁股坐下,“正品都过期了,赠送品谁还敢要?看看屋里还差了什么?给你添。”

    方星河冷眼:“还真拿我当亲妹妹?我这人挺贪的,你要这样说,哥,那我就不客气了。”

    “趁着你现在还有利用价值,赶紧提,要不然过期作废。”

    方星河说:“先来个电子产品三件套吧,然后春夏秋冬四季衣服各来三套,要是这个季节挑不到漂亮的衣服,那就把钱先给了,我自己买。”

    方诺亚笑:“果然挺贪啊,不过我就喜欢贪得无厌还明明白白的赠送品。”他伸手把一张卡拍在桌子上,“卡里都是钱,这两天巴结好,后天带你买。”

    方星河往他身边一坐,“哥,这么久没见,我愈发觉得你高大威猛玉树临风了。你是怎么做到越长越帅的?不用回答!我知道答案,天生丽质难自弃!”

    “跟你那个什么哥哥比呢?”

    方星河郑重道,“我那个哥哥,唯一的优势就是会吹萨克斯,其他没得比!”

    心里默念,对不起沈星辰,其实你比他帅多了!

    方诺亚斜眼,“真心话?”

    “发自肺腑!”

    方诺亚摸摸她的头,像摸狗:“真乖。”

    方星河在房间里检查了一下,“这屋是你妈收拾的?”

    “怎么?看着不像?”

    方星河摇摇头:“我对你妈的人品不放心,我来检查一下有没有被破坏过的东西。”她回头:“毕竟你妈故意摔坏过我姥留给我的相机。”

    方诺亚顿时兴致勃勃:“她怎么愿意给你修?”

    “她想在你爸面前表现,另外,我说找我姥的朋友检验指纹。”方星河干笑:“听说鉴定怎么着也得三四千块,其实我没钱,主要是她心虚。看看,心理素质不过关,就不能干坏事。”

    “有道理。”

    孟旭拿着拖把出现在门口,她看方诺亚一眼:“诺亚,你不去跟你爸陪着客人,在这里待什么?你还打算待成深闺小姐?”

    方诺亚还是一副懒洋洋的姿态,“我怕跟那帮老头子待久了,也变成那副油腻腻的样子,所以跟小清新小姑娘待一块更适合。”

    方星河笑眯眯的看着孟旭:“孟姨,辛苦了。”

    孟旭笑了笑:“都是家常事,应该的。你别拘谨,愿意住多久就住多久。”

    “好咧,那接下来的时间就给满意添扰啦!”方星河脸上的笑容像是伸开是向日葵。

    孟旭没接话,拖着地走远。

    半年没见,孟旭似乎比以前更显老了。

    显然,她的心态不如表现出来的好。相由心生,丈夫的不体贴不心疼,是她郁结于心的最大原因。

    等一看不见孟旭的脸,方星河立刻提高一点声音说:“哥,孟姨看着比半年前更老了,是不是你们老气她的缘故啊?”

    孟旭拖着地,刚过方星河的房门,屋门又没关,她的话让孟旭听得清清楚楚。

    孟旭握着拖把的手一顿,不由伸手摸了下自己的脸,身边恭维的人太多,名字自己的脸不如有些人皮肤细腻,可孟旭还是被那些场面话捧得高高的,现在突然听得方星河这样说,她到底受到了一点刺激。

    毕竟是女人,还是在乎自己容颜的,只是从小就被母亲教导,当一个贤妻良母才是一个女人应该做的,让她从在乎自己的容貌。年轻时候不懂美容保养,等过了保养的年纪,再想要美,却晚了。

    家里老公做化妆品生意的,却从未带回家一套化妆品,她开始还以为方寒金是喜欢她素颜,后来才发现,原来字老公的一套化妆品价格不菲。他不是喜欢她素颜,而是觉得她根本不配用那么贵的化妆品。家里的两套,还是孟旭自己去买的。只是,等到了她这个年纪,不管往脸上抹多少,似乎都没什么效果。

    孟旭一手拿着拖把,一手摸着自己粗糙的脸,她进了卫生间,对着镜子照自己的脸。不过半年时间,她真的比以前跟老了?

    外面的拖地声突然停了下来,方诺亚听着门口的动静,“你这丫头可真坏啊。”

    哪句话不捅人心窝子,她没说哪句话。明知道她妈介意容貌,也因为外貌苍老,跟方寒金站一块被人误会过是家里保姆,她还故意说她姥。

    方星河一脸不在乎,“你妈也狠啊,时时提醒我,这是她家,让我别久待。”

    方诺亚笑:“有意思。”

    有意思毛线,方星河愈发觉得方诺亚心眼坏,他就是想看热闹看笑话。

    兜里的手机响了好几下,方星河拿出来一看,封皓又给她发了信息,问她放假没有,现在在哪里。

    前几天沈平葬礼上,封皓也发过,当时方星河回了一句:最近都有事,勿扰。

    后来封皓真的没打扰她,已经过了这么多天,封皓试探的发了一条短信。

    方星河回复:我现在在方家,跟我哥在一起,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我有时间跟你说。

    封皓:好的,你没事吧?我有点担心你。

    方星河:我没事。放心吧。

    刚要把手机收起来,发现方诺亚凑在旁边看,她一下把手机拿开,“哥,隐私权你懂不懂?”

    方诺亚伸手把她的手机躲过去,“我不允许你有隐私权。……这个人,就是上次你过生日的时候,他千里迢迢找你那小子吧?”

    方诺亚冷笑,“想追我家星河,先过了我这关再说。”

    “哥,你这样很像变态。”

    “我本来就是,你刚知道?”方诺亚睨她一眼,然后他直接回复:离我家星河远一点,滚蛋,要不然下次见到揍你。

    伸手还给方星河:“拿去。”

    方星河震惊:“哥,你干什么?!”

    赶紧补救:封皓,刚刚那是我哥,他有恶趣味,你别理他。

    封皓:我就知道,没事,我没放在心上。【微笑】.jpg

    放下电话,封皓拿拳头对着地上的半人高玩偶长颈鹿先生一顿猛捶,“死变态,敢抢星河的手机!”

    ……

    餐厅的长方形桌子上,方寒金和一众客人正在举杯喝酒,方诺亚带着两个妹妹坐在下手,陪客人聊天说话。

    方星河觉得孟旭没其他优点,但是做饭好吃,所以她拿着筷子就没放下。

    除了孟旭在厨房不停的炒菜烧菜洗菜,其他人都在饭桌上吃饭。

    方星河偷偷问方诺亚:“哥,你们家条件这么好,你妈怎么就不知道请个阿姨?”

    住得起这么大的房子,一个月的物业费就要好几千,按理不差那点请阿姨的钱,这不生生把孟旭蹉跎成了阿姨。连她自己的丈夫都不知道感动心疼,这世上还有人谁会心疼她的状态?

    再看方诺亚和方婉婷,对于孟旭的状态早就习以为常,他们不觉得所有人都在饭桌上,只有他们妈妈在厨房哪里不对。

    方诺亚看她一眼,“多好的教育案例?这就提醒你,以后前往别当我妈那样的人,被人嫌弃还不讨好。”

    方星河无语,要不是因为方诺亚跟方寒金长得像,她真要怀疑方诺亚不是孟旭生的。

    方婉婷坐在方诺亚对面,她扫视了一眼全场,伸手端起面前的果汁,“爸,叔叔们,今天第一次在我家见到各位叔叔,这里我敬各位叔叔一杯,祝各位叔叔心想事成万事如意。我先干为敬啦!”

    方星河目瞪口呆,“哥,你听她说‘叔叔’的时候,有没有觉得听到了大郎他媳妇喊二郎的语调?”

    方诺亚跟没听到方婉婷的声音似的,回了句:“真要那样,那我爸就成王干娘了。”

    方寒金也觉察到了不妥,对方婉婷说了句:“你坐下吃饭吧。来来,我们喝我们的,他们小孩子,都在上学,先不管他们。”

    孟旭端了最后一道上去,有人客人看不下去开口:“嫂子过来吃饭啊!你这样我们都不好意思了。”

    “是啊是啊,弟妹过来吃饭一起吃,天冷,这不吃饭菜都凉了。”

    孟旭赶紧笑着说了句:“你们先吃吧,我马上就好。”

    她习惯了,虽然因为方寒金的不贴心她也伤心,但是在做事的时候,她却从来没想过。

    她身上穿着围裙,原本扎了马尾,可因为长时间不停的忙碌,马尾送了,前面的碎头发也纷纷往下掉,整个人看起来苍老、憔悴、邋遢,和湖畔十三A这种富丽堂皇的别墅类型比,孟旭的形象确实要差很多。

    几个客人刚来的时候,看到孟旭都以为是保姆,虽然孟旭站在客厅迎客,可大家都没放在心里,又或者说,对一个保姆,不需要太过热情。后来听到方婉婷喊妈,才知道就是方寒金的老婆。

    这帮男人,没几个人是那种真正好男人,在外应酬,多少都有点不干不净,以致他们竟然同时生出一点同情方寒金的心思,觉得面对这样一个老婆,方寒金这么多年都没有抛弃糟糠之妻,方寒金简直是圈子里的好男人。

    方诺亚抬头,敷衍的喊了句:“妈,过来吃饭吧。”

    方星河也笑眯眯的接话:“就是,都凉了,我们都不好意思吃了。”

    “你们吃吧。”谁说话都行,就算方星河说话孟旭受不了,那就是个狼崽子,喂多少肉,野性也少不了。

    一般人短暂的客气过后,又被方寒金几句话的话题岔开,纷纷聊起天来。

    酒席桌文化,酒足饭饱之后,还要坐着聊会天,等他们都站起来移战客厅后,孟旭才上饭桌吃剩下的。

    这时候饭菜都凉了一大半。

    方星河吃饱之后上楼躺着长肉,顺便跟封皓视频,说了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提到舅舅的时候,眼泪不由自主又往下掉。

    封皓赶紧拿了纸想要递给她,结果发现两人是视频,他只好说:“我都没想到还有这一层。沈星辰原来是你哥,对不起啊,早知道我之前就不乱想了。”

    “没关系,那时候谁都不知道嘛。”她伸手擦眼泪,“我现在都想好了,以后我要对沈星辰好一点,这样他就会觉得自己还有很好的亲人在,不至于因为我舅走了,他就难过的想追着我舅去。”

    “嗯,应该的,我以后也不会说他绿茶男了,其实他性格还是挺温和的,就是有点狡猾。”封皓惆怅,讨厌一个人都讨厌不起来,这种感觉也是糟糕。

    “谢谢你啊封皓,你没怪我,还安慰我。我觉得很欣慰。”方星河又嘻嘻笑着,然后给他看自己的房间:“方家转性了,突然给我准备了这么好的房间,还水晶灯呢。”

    “他们家人也够厚脸皮的,当初你跟他们那样不欢而散,现在还有脸接你回去。”封皓气愤:“星河他们要是敢欺负你,你跟我说!”

    “嗯。我知道的,替我撑腰的人多着呢。”她有点得意,“年伯同也说,要是有什么事就打他电话,沈星辰也说他们要是敢欺负他,他饶不了他们,你也说他们欺负我,你替我报仇。嘻嘻。”

    “那是应该的。对了,我爷爷让我跟你说,要是你放假了没事,让我带你来玩,还说好多天没看到你,他特别想你。”封皓问:“你什么时间有时间?”

    “后天我没时间,明天我看有没有机会去找你啊!”方星河说:“我现在在方家,我哥看我看得特别紧,他特知道我站着就想走,所以就不让我走。”

    话刚说完,门响了一声,方诺亚握着门把手,“知道就好。”

    “哥,进屋要敲门。”

    “敲了。”

    方星河眯眼,他就敲了一声,还不等她答应就被拧开了。

    缺德,她要是正换着衣服,那岂不是被看光了?

    ------题外话------

    大渣爷决定为拉风的斗篷额外加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