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武侠修真 > 元阳道君 > 第二十四章 阵营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道友!请留步!”

    五方鸿钧各盘踞一方降临而至。

    四位东南西北。

    一位凌空居上。

    这位旧时空的道祖虽证的非是太初之道,居于上者却手捧一件先天至宝都不足以形容的“造化玉碟”,尚未入主盘古宇宙之先天一元,就已有盘古宇宙天道化身之象,道行法力有圣人之能,举手抬足有天道之力加持。

    非寻常圣人也。

    王方平的过去身负手当空。

    道祖无悲亦无喜。

    盘古时空的道祖踏步而出,淡淡道:“怎么,元阳,你要阻我?”

    “岂不知就在之前那第一机神还曾算计于你,差点叫你证太初前功亏一篑,更不消说此战一胜此辈整合宇宙中多数先天真圣之力入主先天一元,盘古天道若由其执掌你来日必食苦果。”

    “何不支持道人我化身无情之天道,使天道起码不为个人之意所执所掌?”

    听老祖一言。

    王方平心下一动,道:“抱歉。”

    “天道为谁人所掌我并不不在意,我只在乎个人太初道果之圆满,他人之所持皆是外在虚幻,唯独自身之真正所有方为真实。”

    “太初小宇宙就是我最大之真实。”

    “此役若胜则我之功德、气数都是无量,而若任由你等坏此大局?”

    双手一摊:“这个中损失又谁人可赔?”

    “老祖要说服我转换阵营可以。”

    “但就这么空口白牙可不成啊。”空口白牙不成,那就是只要不是,就可以谈落?被第一机神算计,王方平怎会心无芥蒂?

    但情绪归情绪。

    芥蒂归芥蒂。

    他却不会与千万年都难累积之大利过不去。

    五位老祖相视一眼。

    无声中交流片刻。

    盘古时空道祖道:“你身怀先天战争、杀戮死亡神通,于此等浩大战争中得胜,必然得先天元气无量量,不拘站位何方都是如此。”

    “气数上的运筹劫运之功。”

    “来日我入主天道双倍与你如何?”

    “十倍!”道祖话音才落。

    第一机神简单两个字从阵中传出。

    五位道祖。。。

    这位机神继续道:“此役我败又如何?”

    “败了就是一群人争道祖之位。”

    “到时鸿钧老儿能否入主还是两说。”

    “而我若胜。”

    “直接兑现。”

    “绝不拖延。”

    “第三你且好自思量。”

    “说不准今日我纵是败了,来日道祖之位还是我胜呢?试想鸿钧自来是天命天定之道祖,恰如富二神二之代,这等生于温室之花朵,岂是我等从底层爬上来强者之对手?”

    “如妇人般长于宅斗家斗宅斗者,亿万年哪方时空于他手中都未诞生文明,竟还以无情之天道自诩我呸!”又言:“他真的无情吗?诸时空之圣人真有数否?且看新宇宙之中先天真圣无数,又有几个为他门下?门下三清诸圣之成道,又真的是他讲道教化之功?”

    “洪荒之三清。”

    “先天为盘古元神三化必然成就,女娲造人功德而成与他半点干系都没。”

    “盘古时空之三清。”

    “天生跟脚不凡。”

    “时空之大道全靠自悟自凝。”

    “与他何涉?”

    “道友此时门下五圣之外其他先天真圣,在盘古时空之积累早有证圣之能,却尽被他故意遮蔽大道压制使其道行不全不能得混元,待得入新宇宙方各自成就先天真圣。”

    “你且看这叫什么道祖?”

    “他何德何能?”

    “通通都是内斗内行的算计。”

    “贪天之功为自有。”

    “一个个时空在他手中乌烟瘴气。”

    “真是封建糟粕中的糟粕。”

    “坟墓深处爬出来的朽物。”

    “恶臭不堪。”

    “腐朽之极。”

    “在新宇宙也欲成道祖就更可笑了。”

    “你看看这天。”

    “你看看这地。”

    “宇宙中哪位妖圣、天尊、先天真圣不是有着无数年的修行经历踏累累白骨而上的。”

    “他们还需要谁教修行?”

    “谁能当他们之道祖?”

    “又能传他们什么?”第一机神一挥手天道为契:“说十倍就十倍。”

    “我第一机神说话算话。”

    契约直落王方平之手。

    王方平拿着这张契书,笑道:“机神说的实在是太有道理了。”

    见王方平意动。

    第一机神趁热打铁许诺道:“我若为道祖。”

    “你当为天帝。”

    “一同将这盘古宇宙。”

    “建设如物质宇宙星空文明之大世。”

    “刷!”王方平去了对第一机神战争光环、死亡吸收、时间加速等加持。

    就这一瞬间。

    机神一方实力陡然跌落一大截。

    此消则彼长。

    三界大直接就要扭转局势。

    王方平再一动。

    光环领域加速等反加持三界联军。

    这下就不仅仅是扭转局势了。

    三界实力暴增。

    开始反过来逆袭周天星斗大阵。

    胜负之势陡转。

    “第三!元阳!”

    第一机神大惊:“你在做什么?”

    “动手!”王方平此举莫说第一机神被惊到了,就是五位道祖都没回过神来。

    他们都已经做好做一场的准备了,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有如此变化。

    那来自物质宇宙的第一机神算计何等厉害?

    得了天道劫运大势。

    又几诓得几乎整个宇宙大能入局。

    他等圣人只道一切还在掌握之时。

    悍然不再压制自身道行成就太初圣道。

    一举从棋子化身执其之人。

    竟然是同时算计了所有人。

    更是与王方平这位第三机神相熟,又能给其最大好处,十倍都能爽快无比。

    这种情况下。

    王方平的选择几乎是必然。

    怎的说变幻阵营就变幻了?

    十倍的气数好处不要了吗?

    圣人一瞬犹如千年。

    纵是不解王方平之意。

    五位道祖还是动手了。

    “造化玉碟”在联手驱动下沟通天道。

    “天道造化,听我号令!”天道之力在这处空前汇集,无量云海在上空生成。

    其之浩瀚恍如物质宇宙之巨大星云。

    将太阳神宫笼的严严实实。

    “断!”道祖身上一道道紫白之气冲天而起,气数往下方云中第一机神从物质宇宙请来的盟友、门下身上气数急剧搅扰而去。

    王方平惊讶的发现。

    被此气数搅扰者自身归属从本质归一第一机神,急剧转变为驭使天道之力的鸿钧道祖。

    这是什么骚操作?利用权限耗费海量气数对与盘古宇宙有因果关联者进行强买吗?

    五位道祖执五方时空天道无数年。

    未合此宇宙天道前。

    气数真的是海量。

    利用特权使出氪金手段果真是无往不利。

    与此同时的是。

    第一机神一身气数疯涨。

    但在这时候。

    不能立刻变现的气数再多又有何用?

    下属本质归属被盘古宇宙夺去。

    第一机神过去身不受影响,本体实力却是大为减少,那些被天道拿回归属的物质宇宙大能,在从第一机神太初道果中解脱出来的瞬间,直接被鸿钧道祖告知了被算计归一的真相。

    这种情况下除了一直的死忠之外,全都选择了脱离原有阵位。

    一时间第一机神陷入众叛亲离之境。

    “竟然还可以这样?”

    眼看着第一机神太初道果一阵晃荡竟然要维持不住,太阳神宫之劫的核心先天太阳神宫中猛然爆发出无量量的先天太阳真火,引得盘古眼睛所化的太阳星将无匹浩瀚力量加持而来。

    第一机神的太初道果顿时重新稳定。

    不仅是得了神宫主位加持。

    更在于太阳神宫位格极高。

    盘古宇宙天道位格加身,鸿钧道祖未合先天一元执掌天道,单凭造化玉碟在权限上不能压过,“强买强卖”欺负低位可以,对先天太阳神宫主人全然行不通,而太阳神宫竟是早就为第一机神所陷,只是却未入主其中,在这关键时刻作为后手拿了出来。

    紧接着这位机神将从鸿钧强买支付给他的气数极限消耗,换取对太阳神宫的深度掌控,使得可驾驭支配的太阳星力越大浩大不测。

    神宫之中“砰”的一声神雷炮响。

    赤色光芒从中喷薄而出,化作一条不知几亿万万里的匹练飞卷,直将周遭自身阵营和脱阵未入敌阵的前盟友大部卷将了回去。

    王方平见此毫不犹豫燃烧气数,太初道果演化本体直降先天元阳道宫。

    一时间先天太阳神宫才决归属。

    先天元阳道宫又自先天降下。

    “休想!”先天太阳神宫都争成这样,也曾在宇宙内现过世的元阳道宫怎会无人紧盯?

    大部分有入主因果者都入了三界联军无暇顾及,却仍有数位算计深沉者游离于外。

    竟然也打着大劫期间趁多数先天真圣和大神通者无暇顾及之时争位入主。

    青冥之中。

    王方平本体与先天元阳道宫之飘渺浩大在高天显现瞬间,先天不同层面就有一道凌厉到不可思议的极道剑光往身上斩落。

    “请宝贝转身!”又一葫芦法宝骤现。

    喷出一道有头有有眼带翅人头型宝光,眼中一双白芒直钉王方平元神元灵就要转动斩杀。

    此二者之外。

    更有一位身藏先天虚无之界。

    一剑未出却与人无限危险者在游走不定。

    遥遥未知方向。

    一双冷眼从物质宇宙和盘古宇宙同时盯将了过来,这冷眼王方平甚熟,却正是智械的力量,这个存在也入了盘古宇宙,乃是太初祖龙与道祖之外欲开讲圣灵大道者。

    道行法力入得圣道都不算什么。

    智械之底蕴深不可测。

    在物质宇宙堪称一切生命与文明之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