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武侠修真 > 重生之桃源修真 > 第二百六十二章 王淑芬的贤惠和精明!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对于余振根的无赖做派,余泽海也只能干瞪眼了。

    只是任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只不过是来给几个老师布置个小任务,怎么就突然被人给‘霸王硬冠’上了一个校长的名头?余泽海本来的事情就够多的,如今在当上校长,那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啊。

    本来余泽海还想反驳几句,说什么也会甩挑子不干。可是,当他看到面前这位早就满脸皱纹、而且两鬓斑白的老校长,一时间,到嘴的话那是怎么也说不出来。

    按道理讲,余振根也不过才堪堪步入到花甲之年,和村儿里的寿星余良厚那是怎么也不能比的。但如今,若是两个人结伴而行,世人绝对会将其当成同龄人不可。

    知识分子,一辈子做的都是‘烧脑’的行当,所以,通常他们的衰老速度远比做体力活计的人要快,而且整体身体素质也要孱弱的多。再反观三爷爷,在黄土地里忙活了一辈子,浑身都是孔武有力的腱子肉,而且后者又服用了余泽海提供的奇珍异宝灵泉水,如今的身体还真就和六十多岁的小老头没啥区别。

    “猴子,你俩进来吧!”

    既然事情也成定局,余泽海也不再纠结,于是扭头对门外叫了一声。

    “是,老板。”

    门外进来的正是侯亮和李倩萍两人。

    介绍完毕后,余泽海正色道:“猴子,这段时间你就负责给他们辅导计算机、打印机相关的知识,熟悉机器的构造,学会常规的操作、使用和常用的办公软件等。机器设备我会让军哥尽快给你们采购回来,至于具体的培训时间,你们几个人商量吧。”

    说完,就在余泽海正准备离开时,李倩萍一把抓住了余泽海的胳膊,懦懦的说道:“海娃,你嫂子我比较笨,那个,那个……我……”

    其实,自从余泽成带回去那本书后,李倩就已经猜测到余泽海想让她做什么了,只是她一直都不愿意相信自己。

    毕竟,那可是财务啊!

    暂且不说李倩萍以前从没有做过财务业务,对所谓的财务知识一窍不通;更何况,一般的企事业单位,那也是从不会将财务的工作随随便便就托付给一个毫不了解的局外人。由此不难看出,财务业务对于一个企业是多么的重要和关键!

    “不要怕!”

    余泽海笑了笑,露出了几颗洁白的大牙齿,说道:“倩萍嫂子,没事儿,跟着几位老师一起慢慢学就行。我们在座的每个人,并非一出生就能‘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那岂不是成‘妖怪’了?所以,要相信自己!相信自己是最棒的!相信自己一定能做到!”

    “啊?哦……那我尽力吧!”

    李倩萍貌似想到了什么,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

    末了,余泽海现场给三位老师发了工资。

    他看了看有些好奇的李倩萍,笑眯眯的说道:“倩萍嫂子,好好学习,这以后可都是你的份内活计了。作为公司未来的CFO,也就是首席财务官,你接下来的时间需要学习的东西很多很多。不过,咱们不赶时间,你可以慢慢学慢慢去掌握。事实上,书本上有很多的理论东西都是空洞的,只有亲身实操过,才能增长经验和丰富人生阅历。”

    说完,余泽海又看了看周小皙和刘雯雯两人,说道:“周老师刘老师,今天我也给你们布置一个新任务。一旦新校区落成后,你们不仅要负责学生的日常授课工作,另外,公司还会开设‘成人教育培训课程’,你们俩为总负责人。所谓的成人教育培训课程,其实简单点来说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扫盲’课程!要求:第一,辅导和培训村民学习汉语言文字,普及九年义务教育;第二,全面普通话;第三,你俩目前的文聘和知识积累还不够,所以,你们自身还需要继续学习和提升。”

    “当然了,后期我们公司也会制定相应的奖惩政策来进行配合,比如说识字一千个,底薪3000块;识字二千,底薪3500;识字三千,底薪4000……以此类推。而你们这段时间,有时间的话可以多想想如何去开展工作。另外,对你们而言,这项工作算是你们正常工作之余的事情,所以参与授课的科任老师,都会有额外的课时费,算是给你们提供了一条创收的途径吧。”

    “啊?谢谢老板!”

    “谢谢校长!”

    ……

    “嗨,那个啥,别喊我校长!”

    余泽海落荒而逃。

    一直走出了祠堂老远,余泽海还是满脑子的懵逼。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无非是过来转转,怎么就稀里糊涂的变成了校长?不过,如今再怎么想也没有用,因为这已经成为了既定的事实了,人家根子叔早就想着如何跑路溜走呢,余泽海也算是凑巧给‘中彩’了。

    说真的,对于学校师资力量短缺的问题,余泽海是一点儿都不担心。

    暂且不说他心中早就有了预案和腹稿,另外,只要余家坳村儿的名头打出去,有的是老师会争先恐后的朝这里涌来。只不过,锦上添花和雪中送炭,人们往往会选择后者,毕竟那个时候前来的人心里都打得是什么主意,不用说大家心知肚明。

    “幺叔!幺叔!”

    就在余泽海低头沉思着,一声稚嫩的呼唤瞬间将他拉回了现实。

    “是米米丫头啊!”

    余泽海笑了笑,迎面跑过来的正是米米小丫头,身后还跟着那条形影不离的大黄狗。

    这条大黄狗本来就很聪明,另外,因为米米的关系,余泽海没少给它喂喝灵泉水,所以如今不仅变得更加强壮威猛,而且也更富有灵性,和余泽海也亲的不得了。

    余泽海俯身抱起米米,伸手摸了摸对方的脸蛋,笑眯眯的说道:“今儿个外面有些清冷,你不在屋子里看电视,跑出来干什么?”

    “幺叔,是奶奶让我来叫你回去的,幺叔家里来了几个客人。”米米歪着脑袋想了想,说道:“就是上次来过我们村儿的那些人,对了,还有个警察姐姐,就是我们昨天在公园门口见过的那个。”

    “哦,原来是他们啊!”余泽海很快就想到了来人的身份,说道:“那行吧,幺叔这就回去看看。”将小丫头架在肩上,余泽海转身朝回走去。

    和数个月前余泽海看到的那个枯瘦如柴的黄毛丫头相比,现在的米米小脸上红扑扑的,就连体重也增加了不少。很明显,小丫头这段时间常常腻歪在余泽海家,营养方面得到了补充,瘦小的身体再次焕发出了强大的生命力。

    余家坳村儿民风淳朴,小孩子走东家串西家,几乎是走哪吃哪,只要凑巧遇上了,进谁家门就吃谁家饭,这已经成了村儿里的一个传统和习惯。

    吃百家米,喝百家水。

    小孩子从来都不会跟你虚与委蛇和客套,有人给吃的就吃,给喝得就喝。甚至,有些时候他们玩儿的累了渴了,不等大人招呼自己就会跑到灶房去找吃的喝的。就连余泽海小时候,也是这样过来的。

    对此,乡亲们不仅没有半句怨言,反而很欣慰。就像他们所说的那样,大家都是在黄土地里‘刨食’的,家里从来都不会缺谁一双筷子。因为碗里的粮食是地里种的,菜是自家栽的,油是菜籽榨的……无非是一把子力气罢了,所以谁家都不缺一口饭吃。

    余泽海是家里的一根独苗。

    事实上,像这种家庭结构,不仅在余家坳村儿,乃至在华夏大地的广大农村中,都是很少见的。乡下人的意识观念落后,‘人多力量大’的思维逻辑已经传承了数千年,根深蒂固。因为在他们看来,人多,则意味着劳动力多;劳动力多,就能耕种更多的土地;耕种的土地越多,就能收获更多的粮食……

    另外,人多了还热闹!

    独生子女家庭,家中难免不会出现冷场的局面。人类是群居动物,在绝大多数的时候,大家都喜欢那种热热闹闹的氛围,没有谁愿意躲避在某个荒山野岭孤老终生。王淑芬不仅喜欢热闹,而且,因为余泽海是个带把的,所以她就特别喜欢闺女。

    自从余泽海返乡回来后,家里一改以往那种一潭死水般的沉寂,重新焕发出了新的活力和生机。而且,也不知是不是自家儿子天生携带‘嘲讽’技能,余泽海特别招惹村儿里的小娃子们喜欢和拥簇爱戴。

    这一下子,可把王淑芬给高兴坏了。

    另外,如今家里不仅彻底甩掉了‘万年财政赤子’的高帽,反而一跃成为整个村子最富有、最具威望的家庭。也正因为如此,王淑芬对待乡邻,对待村儿里的那些小娃子们也变得异常的大方和热情。

    就像王淑芬所说的那样,自家儿子是一个有大本事,干大事的人,所以他们做父母的自然也不能太小家子气,否则,就是在给儿子拖后腿,就是给余泽海的‘光辉形象’抹黑!

    何况,不就是一些吃的喝的东西么?那玩意能值几个钱?每当心里肉疼的时候,想想地里那些一百块钱每斤的‘天价蔬菜’就可以了。只需勤快一点,只需多种那么一两斤的蔬菜,就足够家里一整天的开销了。

    久而久之,村儿里人对余泽海、乃至对余泽海家都有了更高的评价;而那些娃子们,朝余泽海家里跑的就更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