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历史军事 > 谍海先锋 > 第五百五十七章 阴狠追查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再说久野俊男将军通过内线获悉军统今天下午,要在朝天门码头执行两项绝密任务,马上带领一支非常精干的日伪特务潜入码头,并混入人群中。

    久野俊男将军分析军统派出执行这两项绝密任务指挥官,一定是最近干了几件侦破潜伏特务大案,仕途势头发展很猛的雷云峰,这也是他亲自带队追杀雷云峰的绝佳机会。

    潜入码头的久野俊男命令特务混进人群,一定要找到狡猾并善于化装的雷云峰,只要发现目标能一击成功绝不失去机会,要是需要协作,马上报告由他来严密部署。

    可他失望了,因为他的到来,已经被军统侦察到,只是没有发现久野俊男的秘密巢穴,但久野俊男潜入陪都的任务却已经掌握。

    所以军统上峰为了保护雷云峰,并没有将在码头执行的两项任务交给雷云峰。

    久野俊男这个阴险狡诈的高级特务,触觉非常灵敏,在执行任务中发现有多个特务组织混杂在人群里,为了谨慎从事,命令日伪特务必须保证绝对隐秘的寻找雷云峰。

    当庆祥轮靠港后在码头所发生的枪战,吓得久野俊男怕被冲进来的宪兵和警察包围在里面,命令还没有形成包围前快速撤出码头,放弃追杀雷云峰的任务。

    返回隐秘驻地的久野俊男将军对崔明礼命令道:“你带十几名特工,密切监视雷云峰经常出现在陪都的有关场所,尤其是莎仕酒楼。

    要是能在那里发现雷云峰,应该就会发现来华援助破译密码的专家亚德里也会同时出现。一旦发现他两人踪迹马上向我报告,我会组织强大的行动队包围莎仕酒楼,将雷云峰和亚德里统统消灭。”

    崔明礼在上海原本不受重用,因打入特高课担任侦缉处副处长职务的军统特工孔瑞文,在获悉绝密情报向军统上海站传递时,被侦缉处长加藤中佐击毙,崔明礼才干上副处长。

    当时雷云峰还在上海执行任务,并化名云上峰打入特高课,与崔明礼打过交道。

    所以崔明礼对云上峰也就是雷云峰并不陌生,而且深知雷云峰的阴狠手段,绝不在他崔明礼之下,所以接受这个任务始终提心吊胆,就怕没杀了雷云峰他却死在雷云峰枪口下。

    崔明礼根据久野俊男将军提供的几个监视场所,分别对雷云峰经常出入的如意酒店、莎仕酒楼、红房子咖啡厅、百货大楼等几个地方,派人进行全天候监视。

    军统根据内线递送的绝密情报,获悉久野俊男将军带着几名日伪高级特务潜入陪都,主要任务是追杀雷云峰。

    为了保护雷云峰,同时也是保护高薪聘请的外籍密码专家亚德里的安全,所以才没有将执行朝天门码头的任务交给雷云峰。

    根据获取军统武汉站报告,庆祥轮大副王府盛在武汉码头与地下组织秘密联系,将川东游击队经过多种危险渠道在黑市购买的盘尼西林夹带上船的情报,马上派出精锐特工对码头实施布控。

    只要庆祥轮靠岸,大副王府盛与地下组织和川东游击队进行秘密交接盘尼西林,马上实施抓捕,并进行突击审问。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谁都不会想到在庆祥轮靠岸的前一个小时,朝天门码头会突然冒出汪伪、日伪、地下组织和中统、军统多个特务组织,混进接客的人群采取秘密行动。

    几支特务组织竟然会在庆祥轮靠岸前后一个小时,发生徐晓珍渡江沉船溺亡事件。

    汪伪和日伪特务在庆祥轮靠岸、中通和军统发生内讧,宪兵和警察即将包围朝天门码头时,这两支日伪、汪伪特务组织,竟能狡猾的全身而退。

    军统在执行这次抓捕地下组织任务期间,由于中统从中横插一杠子,致使地下组织趁机进行火力突围,虽然抓捕了一名身负重伤的地下人员,击毙三名,但另一名受伤的地下组织人员却冲出火力包围跳江逃跑。

    虽然不知这名跳江逃跑的地下组织分子生死如何,但这种周密部署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的结果,导致行动失败。

    军统局本部对这次发生在朝天门事件非常愤怒,局座将几名关联这次案件的处、室负责人召集在一起,严厉提出几个叫他们难以回答的棘手问题:

    一是庆祥轮为什么会在忠县凤凰渡码头附近遭到水警巡逻艇的打劫,打劫的可疑人到底是内部人员还是江洋大盗,或者是地下组织还是日伪特务组织。

    二是庆祥轮大副王府盛在武汉码头与地下组织秘密交接两箱盘尼西林,情报高度保密,在局本部只有三人知道,也就是局座、党政处何处长和督察室沈主任,为什么会泄密。

    三是地下组织、日伪、汪伪、中统的特务组织,为什么会如此准确的获取庆祥轮大副王府盛夹带两箱盘尼西林,他们是从什么渠道获悉的情报,是否是局本部鼹鼠所为。

    最关键的是水警巡逻艇为什么会提前获悉情报,并在忠县凤凰渡码头附近江面上胆大妄为的登船打劫。

    而且只抢走了两箱盘尼西林,没有对乘客和船上其他值钱物资进行疯狂抢劫,却开枪打伤一名特工,逼迫另一名特工跳江逃命,至今下落不明。

    局座的态度很明确,那就是朝天门事件囊括了陪都所有特务组织,而且他们除了地下组织伤亡惨重,日伪、汪伪特务组织竟然能全身而退。

    这说明在军统局本部一定还潜伏着多种特务组织鼹鼠,对于一向自命军统纪律严明组织纯洁的局座来说,无疑是抽了自己几巴掌。

    “各位,朝天门事件不但是我们军统的耻辱,也引起上峰极大地愤怒要求全力追责,并限期挖出潜伏在我内部的鼹鼠,抓捕参与朝天门事件的敌对特务。

    命令党政情报处全力侦破局本部潜伏鼹鼠,并对活动在陪都的地下组织实施跟踪监视,一举端掉他们潜伏的所有联络站、点。

    军事情报处负责秘密侦破潜伏在陪都的汪伪、日伪特务组织,并对水警江面巡逻大队进行彻查,一定要找到昨天夜里出现在忠县凤凰渡码头附近,打劫庆祥轮的那艘巡逻艇。

    并对庆祥轮所有水警进行严格审查,尤其是那个在武汉与地下组织秘密交接盘尼西林、并将违禁药品夹带上船的大副王府盛。

    不管采取什么办法一定要索取他的真实口供,其中也包括庆祥轮船长和客运当班主任,都要给我严厉审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