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武侠修真 > 大唐的玩家们 > 第一百三十章 美食之狂热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接下来的几天,聂莺莺成了蜀秀零食店常客,连吃带拿,消耗了不少雷长夜的存货。

    这一天,聂莺莺不但自己来了,而且把薛青衣等三人也一起引到店里来。看她们都来了,雷长夜赶紧走到门前热情迎接,一副再见救命恩人的样子。

    看到他这番作态,聂莺莺脸上很不自在。因为她才是杀死郑泰源的人。不过,郑泰源害死石大嘴一家,间接都是因为她,石大嘴心里什么想法,她也多少有点分数。

    薛青衣、钱幂和鱼玄机三人看着雷长夜装扮的石大嘴,眼神中流光闪动,想笑但是又不敢。

    前天夜里,雷长夜操纵的四大阴将大展神威,不但赶走了妖神宗那位七品巅峰的大能,而且把一百只半巨弥猴杀得干干净净,全程高能,极其过瘾。

    这本领,已经有点傲视群伦的意思,让她们对于雷长夜的观感又提升了不少。但是今天看到他一副石大嘴的样子,反差萌让她们忍笑忍出六块肌。

    聂莺莺这几日已经和鱼玄机混成塑料姐妹花,薛青衣和钱幂与她也能谈到一起去。

    妖神宗的大能上一次挑衅没能探出蜀山的底儿,自己却露了张底牌,现在蛰伏不出,寻找机会。其他观望的势力都觉得蜀山这一次有备而来,被他们的雷霆手段震慑,一时不敢轻易出手。

    所以这四个女人在蜀山会馆过得还挺滋润,还能同游苏州,来蜀秀零食店串门子。

    雷长夜这几天没闲着,绞尽脑汁想做点适合聂莺莺口味的新花样。他想过一串黑科技零食,但是都因为味道太重,成品样子太矬,可能被聂莺莺嫌弃而直接弃了。

    相处这几日,他知道聂莺莺可不是好相处的主儿,心情对她的判断有着直接的影响。

    杀死郑泰源之后,她表面上古井无波,但是内心深处却极为不爽。要不然,她不会因为一点怀疑,不远千里一直追石大嘴追到苏州。

    虽然雷长夜做出了一味她喜欢的美食,让她重新满血复活。但是,要让她放弃对自己的怀疑,他还需要做出更加惊艳的小吃,彻底征服她的胃。

    此时的大唐已经有了成规模的蔗糖制造业,很多中上层贵族都开始在汤粥中加入蔗糖调味,京杭大运河上常有贩糖北上的商贩。而从北方来的牛乳也丰富了唐朝的饮食,市井小民都可以喝上。

    再买几个鸡蛋,磨点小麦粉,榨上一桶菜籽油,买点醋,雷长夜已经凑齐了一款下午茶经典甜品——戚风蛋糕的主要原料。

    虽然蛋糕此刻已经被发明出来了,但是还没传到大唐。而戚风蛋糕更是到了1927年才被发明出来,首创的蛋黄蛋白分开打发技术,以及植物油代替酥油,都令其成为开创性的美食。

    将这款蛋糕在大唐幻世做出来,对于聂莺莺,那就是降维打击。吃完不但应该忘了怀疑石大嘴,能记住自己姓什么就不错了。

    这些天,雷长夜一直在忙于制造这款黑科技美食。但是他已经太久没做这种家常甜品,配方有些含糊,连续烤塌了几十次之后才终于找到合适的牛奶、鸡蛋、面粉、蔗糖和菜籽油的完美配比,同时调试烤箱,找到了合适的温度。

    在聂莺莺带薛青衣等人来的这一天,雷长夜正好做出了发得最完美的一大盘戚风蛋糕。

    “大嘴哥,快让薛宗主,钱师叔和鱼师妹尝尝你的手艺。”聂莺莺来到柜台前催促。

    “聂姑娘,你们来得正好,我店里的新品研制成功,几位贵客一起品尝一下吧,给我一点意见。”雷长夜从柜台下取出刚做好的戚风蛋糕,切了四小块,装在四个木盘里,放到四人面前,随盘奉上四碗热牛乳。

    聂莺莺本来请薛青衣等人前来,也是再想观察一下看看这三人和雷长夜之间是否有什么联系,希望清除自己最后一点疑惑。

    但是石大嘴端出的零食新品,却打消了她所有的计划和念头。观赏着这松软金黄,形态特异的糕点,看着它随着木盘的移动,微微颤动的样子,周围的声音和人一瞬间都淡入了背景之中,聂莺莺眼前只剩下这一方戚风蛋糕。

    “嗯……好吃。”鱼玄机满足的声音传入耳际。

    “尚可。”薛青衣淡雅的肯定声显得如此不真实。

    “哎,这个不错。以后可以多做点。”这是蜀山派钱师叔的声音。

    “暴殄天物啊……”聂莺莺闭上眼摇摇头。不用吃,光是从味道和观感上,她就对这味美食惊为天人。以她尝遍大唐珍馐的丰富阅历,这种形态和味道的食品打开了另一个世界。

    她觉得自己仿佛误闯瑶池,看到了西王母的供奉。

    她闭上眼睛,以虔诚的心情拿起戚风蛋糕,张嘴咬了一口,然后又飞快地咬了一口,迷人的蛋香味在空气中弥漫,令她陶然欲醉。入口丝滑,香醇味厚,层次丰富,后味……

    聂莺莺突然睁大了眼睛,她发现自己下意识地吃得过快,一大块蛋糕全让她吃进去,卡在了喉咙处。

    “莺莺?莺莺!她噎到了!”鱼玄机反应迅速,飞快拿起一杯牛乳,塞到聂莺莺手里,然后又怼到她嘴上,“喝点牛乳,冲下去。”

    “不……咕咚。”聂莺莺连牛乳带蛋糕全冲进了肚子。

    “咳咳咳……”聂莺莺捂着喉咙,剧烈地咳嗽。

    “哎,别说,这糕点越吃越好吃,绕齿留香啊。”一边的钱师叔以兰花手捏着一块金灿灿的糕点,摇头晃脑,品头论足。

    “嗯……”薛青衣正襟危坐,吃相优雅,但是一点都不慢,很快就把蛋糕吃完了,还略微失态地吮了吮手指,捧起牛乳缓缓饮下,闭上眼睛长叹一声,点点头。

    “还有吗?”鱼玄机第一个吃完,站起来询问。

    “这是新品,我刚摸到门路,只有这一盘,也不知道明天能不能做出这么成功的。”石大嘴的声音犹如晴天霹雳,震得聂莺莺全身发麻。

    言下之意,这盘糕点可能是这世上唯一的一盘。但是她还没来得及细细咀嚼就全吞下去了。

    这感觉,就和失恋一样。聂莺莺有种了无生趣的绝望。

    “哎呀,好可惜。莺莺姐吃得太急,全咽下去了。”那是鱼玄机造作夸张的惋惜声。

    聂莺莺艰难地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人。薛宗主和钱师叔都在转头看她,微微摇头,一脸暴殄天物的惋惜表情。

    “我……我想起还有事要办,先告辞了。”聂莺莺神志恍惚地站起身,朝着薛青衣等人躬身万福,低头拢手,姿态优雅地离开了。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雷长夜暗暗祈祷她别在这个时候一头撞上齐可追,很可能会发生命案。

    直到聂莺莺离开足足一刻钟,薛青衣等三人才笑着走到柜台前。

    “长夜师侄,这聂莺莺是发现你的身份了吗?”薛青衣一眼就看出聂莺莺的心思,以传音入密询问。

    “她只是有怀疑。我正在设法消除她的疑心。”雷长夜低头以传音入密回答。

    “雷师侄,你到底布置好没有?再耽误下去,鬼王蛆就把我家宝藏吃干抹净了。”钱幂迫不及待地问。

    “放心,钱师叔,玄机已经是蜀武盟的客卿,我必会照顾好她和她的产业。而且,我也需要这笔宝藏为今后的武盟出力。”雷长夜坦言道。

    “师父,长夜师兄有多稳重,我最是知道。他的安排肯定很周全的。”鱼玄机抓紧时机捧雷长夜臭脚,这当然是为了他在永强面前为她说几句好话。

    “你到底做了什么安排,就不能透露一点?”薛青衣不满地问。

    “是。宗主。最近很可能会有精精儿宝藏出没的线索,这就是我的布置。”雷长夜不敢隐瞒,立刻把自己的布置手法详细说了一遍。

    “哦……祸水东引之计?”钱幂眼睛亮了。

    “等一下,难道你已经知道鬼王蛆的落脚位置?”鱼玄机心思如电,猛然想到这个关键。

    “正是,永大侠已经传来消息。贼在山塘街。”雷长夜低声说。

    面前的三人同时屏住了呼吸。山塘街,东至阊门西到虎丘,号称七里西塘,这可就在蜀秀零食店附近。想到雷长夜把店开在这么要命的地方,三人都很紧张。

    “你早就知道他会在山塘街?”薛青衣皱眉问。

    “巧合。”雷长夜当然不敢说自己早就知道了。

    薛青衣抿了抿嘴唇,对于雷长夜和永强的关系,她心中一直有疑点。以前她都没有发现追查的必要。直到现在,距离抓捕鬼王蛆到了触手可及的阶段,她有点开始担心永强和雷长夜之间的关系是否会影响到最后抓捕的成功。

    “宗主请放心,永大侠绝对值得依靠。”雷长夜看到她的神情,用传音入密说。

    薛青衣瞥了他一眼,刚要说话,店门前的门帘一挑,雷长夜抬头一看,顿时感到一阵头疼:齐可追带着一群头目兴冲冲地走进店来。

    PS:求推荐票求月票^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