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玄幻魔法 > 我转生了还变成了哥布林 > 序曲 序章·城户莲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在这个无聊而又现实的世界,一段无人知晓的故事悄然展开……

    本人是这个社会十分普遍的上班族,每天都是匆忙的早早上班晚晚下班,日复一日枯燥乏味……

    我是个三十出头的中年人,长相普普通通,至今未婚。在公司工作的日子说不上好也不坏,领导吩咐的事情我都尽我所能的完成。同事之间的关系也还不错,这样的生活日子久了有点无趣。

    每个月领着那点死板不变的工资,每日拼命卖力的工作有时忙的话通常是要忙到半夜的。有人常对我说“你这样不累吗?”我木纳的笑了笑说“早已习惯了”。虽然工作很累但我早已麻木。

    我比较在行的事情有很多,不过跟现在的工作很不搭边。在我读初中的时候,在自己的故乡同爷爷学习过捕鱼、打猎、布置陷阱、盖几座临时简易住所我还是很在行的。

    年轻时时候我曾因为和他人斗殴被警察送进了派出所,关于这件事该怎么说呢。这件事的祸端感觉也有我的责任……当时他在商业街上正在对几位女学生不断在骚扰着她们,当他还要对她们动手动脚的时候,我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将他干翻在地……

    之后等警察来了调查这件事情的原由后,却发现女学生们和那位中年男人正在‘成人交易’着……额,貌似是我太冲动了吧?处理完现场的情况后我被警察们带回了派出所接受调查……

    又是无聊、平凡的一天,我安安分分的上班。看着手中的档案处理着电脑上的文件,快下班的时候和我关系一般的同事叫我把一份重要的文件交给董事长而他自己有事要回家一趟。

    我万分无奈的同意了他的请求走到不远处的董事长办公室,正打算敲门进去却听到了一阵一阵女人的呻吟声……

    诶?!这是怎么回事???听到这阵声音我内心充满了不安的想法;现在应该还不能进去吧?!但是我好想早点回家啊!!!!

    进去……不进……这两个想法在我的脑海里不断冲突着、矛盾着,可恶!拼了!!吞了吞由于紧张产生的唾液我胆战心惊的敲了敲门。

    “董事,你在吗?”我的声音有点嘶哑。

    等了片刻,办公室没有人回答我的问候相反的是女性的呻吟声越来越大。“不好意思,有人吗?”我有点不耐烦的敲了敲门。

    许久还是无人应答,看了看手中的怀表“没时间了!”我索性的打开了门走进室内看到了尴尬的一幕。

    董事长和一位年轻的女人正在做着令人脸红的事,“你丫的,怎么不敲门?!”董事长一脸气急败坏的说。

    “那个…我有敲过了。”我不好意思的说。

    “你被开除了!给我滚!!!”董事长愤怒的叫骂着。

    就这样工作有十几年的我失业了,真是莫明其妙!

    走的这天,我是十分不爽的同时也有点落魄。

    在人行道上走着,回到家中宅了好几天。找不到什么有意义的事,仿佛我的人生灰暗了起来。

    真无聊阿,我的人生……我忍不住自嘲了起来。

    夜晚,我走出家门打算到楼下的便利店买几瓶啤酒消消愁。

    买完酒后,走出便利店。

    “真迷茫阿。”我苦笑着说。

    我这一生明明都很努力。但是人算不如天算,一瞬间我突然没了干劲呆呆地站在原地想着曾经的事……

    “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做那些无用的事,你现在只要好好学习就好了!”

    这是父亲常常跟我说的一句话……妈的!

    每次都是这样!我想做的事他都要反对,而我只能麻木地学习枯燥无味。

    “也不知道,那个老头还好吗?”我喃喃自语道。

    还记得自己很久以前和他断绝关系了……

    “累了的话,就休息一下。不要这么拼命,莲。”

    还记得自己学习学的很累的时候,妈妈总会端来一杯牛奶关心的说。

    真好阿,上学的那段时光有妈妈的关心,还有不错的料理。不像上班族的生活,受尽白眼等等……

    只不过一切都回不去了,老妈五年前因为交通意外去世了。听闻这个消息,我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母亲不在了,我与父亲在两年前彻底闹翻了。

    “你给我滚出去!”父亲愤怒的说看起来有点打算和我断绝关系的样子。

    “走就走!听好了!我·不会·再回来了!!”当时我忍不住回敬了他一句。

    “你……你!!”他似乎是被我气的说不出话了。

    当天,我收拾好行李头也不回的走了。从此,我们再也没联系过……

    “哦?”突然天上下起了雨,我没有避雨只是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雨景自嘲的笑着。

    也许此刻行走在街上的行人正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我,认为我是一个行为怪异、精神错乱的家伙。

    但这一切都不重要……

    我什么都没了,没有了稳定的收入。

    我还打算在今年找个女朋友好好谈谈,如果谈的不错的话。那就结婚吧……

    噗…但这怎么可能!首先,现在的女人不都是喜欢长的帅气又有钱的男人吗?怎么可能喜欢我这种三十多岁的大叔阿,况且我也没什么钱。

    “嗯?”

    在这激烈的的雨声里我好像听到有人在争吵的声音。

    真讨厌,我可不想和这种事情有牵连。虽然这样想,我却不自主地往声音的方向走去。

    “――所以说,是你――”

    “你才――”

    走到离争吵声不远处的位置,发现像是情侣正在吵架。两男一女,穿着现在很常见的校服。

    看起来吵得很凶,其中比较高的的少年和少女在争执着着什么,而另一名少年介入希望他们能够冷静下来,但正在气头上的两人根本没法听进去。

    目睹这一幕让我想起了往事。

    那段时光还真不错,我发自内心的笑着。

    我还在上高中的时候也有个可爱的青梅竹马。记得她曾经加入田径社不得不将头发剪短,走在路上和十个人擦肩而过会有三、四个人回头观望她――大概是被她的清新风格给迷住了。

    因为我们各自的家离得近,小学、初中与高中常常分到同一班,所以我们常常放学的时候一起回家。班上的男同学总用一种羡慕的眼光看着我,对此我不以为然。

    这可不是谈恋爱,当时我的内心是这样想的。

    由于我和她经常一起回家,所以有很多机会一起聊天讨论各自的过往还有喜欢的风景与事物。

    但是有一天这个平常的关系变了,还记得那天午休其他同学去吃饭的吃饭、回家的回家。课室内除了她和我以外可以说是没有其他人了,当时我正趴在课桌上睡觉,她轻手轻脚地走了过来。

    “打扰一下,你可以醒醒吗?我有话要对你说。”她的声音很小,感觉是害怕吵醒我的样子。

    “有什么事吗?”出于礼貌我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试图将自己的睡意甩走。

    “那个…那个…”她扭扭捏捏的说着。

    她……为什么要脸红阿?我有点不解的看着她。

    “你…你…能当…我的…男朋友吗?”她的脸红通通的断断续续的说着令我感到吃惊的话。

    “我……”我十分想拒绝她的告白,但她的表情感觉快哭出来了。想必她他一定是鼓起很大的勇气,向我告白的吧?

    “愿意。”我不想伤害她接受了她的告白。

    她当时的表情十分的高兴,我也笑了起来。

    “谢谢你。”她喜极而泣的说。

    看到她哭了起来顿时我不知所措,我不知道怎么哄她。确切地说我不太会哄女孩子。

    “别哭了,我请你吃圣代(一种冰淇淋)吧?”我试探性的问。

    “好的。不好意思,那个…在你面前出丑了不好意思。”她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调整好表情后向我说道……

    不过这段时光没有持续很久,记得是某一天她见到我一言不发满脸委屈的哭泣着。

    “发生了什么?”看到她不断的抽泣着我关心的问。

    听到我的问候她刚想开口诉说着原因但欲言又止,随后她摇了揺头转身离开。怎么了?当时我的内心充满了疑惑。

    此后好几天他都没来上学,我挺担心她的。

    再次见到她的时候,她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失去了灵魂的人一样。

    “妳到底怎么了?我很担心妳,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的语气有点焦虑这次见到她我感觉她是真的出了什么事。

    “什么事…也没有。”她的双目不敢直视我,小声的答复着。

    “我想要帮助你,告诉我出了什么事。好吗?”将双手放在她的肩膀上,我真诚的说着。

    “……”听到我这番话她的眼睛下一秒立马红了起来仿佛快要哭了,但她用牙齿死死咬住下唇强忍着泪水。

    看到她脸上十分委屈的神情以及咬住下唇强忍的泪珠,我顿时愣住了。她家里或者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

    “真的没事……谢谢。”她还是回避着我的关心与问候。

    “你…”就在我还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她突然紧紧地抱着我。

    “什么事情都没有,你不用这么担心啦。”她靠在我的胸膛上笑着说。虽然她的笑容和平时没太大的区别,但总有一种不自在的感觉。

    “妳的手还疼吗?”我看到她的双手上有十分明显的淤青时心疼的问。

    听到这句话她的神情慌了起来,“这个阿…是我昨天不小心撞到桌子上的。”她的声音很小眼睛不敢看着我。

    “妳……到底为什么要骗我?”听到她说的言语我苦笑的摇了揺头。那个淤青绝对不是撞到的,大概是别人用鞭子抽出来的……

    “……”她低下头沉默了起来。

    就在我闭上眼睛思考事情的时候,她凑到我的耳边轻声的说出一句令我感到震惊的话。

    “妳刚刚说了什么?!”我有点不相信自己听到的声音。

    “能和我去…情侣旅馆住一晚吗?”她十分从容地说了一遍刚才对我说的话。

    “为什么…?”听她说出这句话我下意识的问。

    “我不想让我们的恋爱失去遗憾。”

    她脸色潮红的说,并牵着我的手向不远处的旅馆走去。

    她没事吧?!我的脑海里十分矛盾,还有她…为什么要说遗憾?

    “等等啊!为…”我还想开口问她问题时。

    她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身看了看我,下一秒她垫了垫脚用手一把扯住我的衣领后我和她的嘴唇相互轻触到一起。那一刻我有点懵逼。

    “……”

    “……”

    我们彼此没有说话,准确的说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如果真的要我对她做那种男人与女人之间干的那种事,我真的下不去手。

    做了那种事的话…她会失去作为一个女孩的贞洁,而我极有可能…阿,想想就可怕……

    那天晚上我和她睡在情侣旅馆的双人床上,彼此之间没说什么。

    “不做吗?”她率先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听到她的询问我没说话打算糊弄过去。

    “…你不打算做吗?”她把身体往我这边紧靠过来并扭动着腰部。

    面对她的问题我仍然没有出声,这种时候我挺怕面对她的询问的。

    “别装了,你没睡吧?”她转过身来盯着我的脸问。

    “我不能这么做。”我略显紧张的说。

    “你不能?为什么不能?难道说你是处男?”她听到我说的话后笑了起来。

    “真的不做吗?很舒服的呦……”她见我至此无动于衷索性换了一种说法。

    “我做不到这种事情…这样做是错误的。”我闭上了双眼坚定的说。

    这样做是错的,我不能这样做……我反复的告诫自己不要这么做。

    “唔?”我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抚摸着的脸。

    “睁开眼睛。”她轻声的说。

    我无奈的睁开了双眼,看到她一脸微笑的看着我。

    “手伸过来。”我将右手伸了过去,她抓住我的手放到她的胸口上。

    “呜啊!”手中传来的触感让我不由自主的惊叫了一声。

    “……感觉怎么样?”她坦然的问着吃了一惊的我。

    “对不起…我果然没办法下手阿……”我将手收了回来忐忑不安的说。

    听到我说的话,她脸上的神情变了变“你人真不错和那些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好多了。”她笑着说。

    “能…抱着我睡吗?”她小声的问着声音感觉有点羞涩。

    “没问题。”

    我一把将她拉入怀中我闭上了眼睛感受着她那有规律的呼吸声。

    “你真是个温柔的男朋友。”她在我的怀中小声地笑了起来。

    …………

    第二天,等我起床的时候她已经离开了。房间的桌子上留下了一封信,等我完这封信时我的脸色十分不好起来。确切的说我很愤怒,她这些天的悲伤的原因我终于知道了……家庭原因?家庭暴力?!还有…真是个畜牲啊!她的父亲竟然让她去做这种事!

    “……致我最爱的城户莲,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回去了回到属于我的那个“家”了,昨天晚上是我人生中度过最开心的时光。谢谢你,小莲?。你永远的女朋友――高桥樱。”这是信上最后的一段话。

    可恶!可恶!!可恶!!!我懊恼了起来但更多的是不甘,我没能帮上她……自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她了她仿佛从我的世界中离开了,直到现在为止我也没有见到她。

    …………

    天空还在下着令人不悦的雨滴,街上的行人稀少了起来。偶尔有几个手持雨伞路过的行人一脸不解的看着正在仰望天空回忆过去的我。

    “嗯?”这时我注意到我一辆货车正以高速的冲向那三名学生,而且货车司机还趴在方向盘上。该死!是疲劳驾驶吗?!那三名学生显然还没有发现后方的货车。

    “你们三个!危险啊!”我冲着他们那个方向大喊着。但不知道是雨声还是距离太远的缘故,导致我的呼喊声没有被他们听到。

    我得去救他们!如果我不去救他们的话。几分钟后他们绝对会被那辆货车碾成血肉模糊的尸体……到那个时候我一定会后悔的!

    在我脑子思考的同时,我的身体也跑动起来。

    “啧!碍事!”将手中装有啤酒的袋子随意地扔到路上,我身体跑动的速度也快了起来。

    刚刚还在吵架的那个少年察觉到货车逼近,把少女抱进怀里打算护住她。另一个少年因为背对着货车所以还浑然不觉反而因为同伴做出这种行为而愣住。我毫不犹豫地抓住那个没有察觉到货车的少年的衣领,用尽力气把他往后拉。在我的动作下,少年摔离了货车的前进路线。

    好,还有两人。再快一点!快点!!神啊!!!拜托让我在快点!!!!

    我出于本能的将最后的二人拉离了危险区域,然而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在我把他们两个人拉出危险位置的同时我进去了危险区域。

    被卡车撞到的瞬间,我仿佛看到我的后方有什么亮了一下。那就是世人常说的『走马灯』吗……?

    想想我着一生还真是无聊啊!

    “嘎啊!”骨头好像碎了至于哪里碎了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痛死我了!

    但下一秒货车顶着我向一堵水泥墙上撞上去……

    ……我的身体似乎已经支离破碎了吧?全身的神经剧烈的传输着疼痛感,在我神情恍惚的时候我的脑海里冒出后悔的念头。后悔…吗?值…得吗?

    算了,我是按照我自己的意志来行动的。我……不后悔!!

    “咳!”喉咙剧烈的咳嗽起来鲜血不断的从嘴里、身体受创的部分流出、喷溅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吗?

    有点不甘心阿,我这一生是多么的枯燥无味……

    …………

    “城户同学,你怎么睡在这?快起来了不然会感冒的。”

    这是…?看到这一幕我有点吃惊……我还记得这是在国中的时候,当时刚好放学来着……我在学校的天台上似乎是睡着了,之后是高桥她叫醒我来的……

    “……像城户同学这样的男生不多了,并且你还蛮有责任感挺亲切的。”

    这是那个难忘的中午阿……‘高桥樱,她现在还好吗?’这个问题一直在我心里悬着,她目前现在的状况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

    对不起,我那个时候没有帮到妳……

    …………

    “小莲,记得把早饭吃了。不要迟到哦。”

    在我还在懊恼的时候,一声熟悉的声音在我身后传来。妈妈…?

    “你这孩子做什么事都要小心点,很痛吧?!”

    记得这是国中田径比赛的时候,我出了意外腿部受了点伤。我忍着腿伤带来的痛苦跑完了比赛,放学回到家里妈妈看到我腿上的伤时忍不住心疼起来……

    看到这一幕时,我的眼睛不自主的流下了泪水……

    …………

    “爸爸,我为什么要叫做『城户莲』啊?这是女孩子的名字吧?!”看到这一幕我的内心复杂了起来……

    “什么为什么?硬要解释的话,是这样的。莲这个字在字典里是一种植物,它生活在池塘的淤泥里但又十分的干净。我希望你以后能成为一个正直的男人,无论在哪个环境里。你都要出…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出淤泥而不染……”

    正直的男人吗?不过在这个社会里太难做到了……

    …………

    ……好困,到此为止了吧?意识渐渐的模糊起来……

    …………

    “这里发生了车祸!请你们快点过来!”

    “请救救他!拜托了!!”

    “――――√╲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