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玄幻魔法 > 我转生了还变成了哥布林 > 幼儿、少年篇 第三十章.温妮雅的一天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在这个庞大的地下世界中,某处洞穴内。

    温妮雅从床上爬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下有些僵硬的身躯,她那一头褐金色的头发散在身后显得格外动人。

    舒展完身体后她穿上了放在石椅上的布衣,粗糙的布衣丝毫没有影响到女精灵的美丽。将衣服穿好,温妮雅有些苦恼的笑了笑。

    粗糙的布衣令她的身上感觉很不自在,但要是不穿的话那就有些太失礼了。

    洗漱好面容后,她走到石椅旁坐了下来。石桌上摆放着由那位长老送来的食物,温妮雅将一块面包拿在手上送到嘴边小口小口的吃着。

    面包的味道并不怎么好,但肚中有些饥饿感的她也只能默默的吃下去。解决完一个面包后,温妮雅端起石杯喝了几口水来润润有些干燥的喉咙。

    温妮雅在这个地方已经生活有三年之久了,在这段时间她刚开始有些无聊、枯燥,当那位长老拿来几本书籍时她在这里的生活才没有这么枯燥乏味。

    不过她自己感到很庆幸,如果不是图特的话她现在肯定还在那个地方受苦被其他哥布林肆意的侵犯着。

    想起那段不好的记忆,温妮雅的表情变的格外委屈起来。那个时候的事,令她到现在都十分后怕……

    她在睡觉的时候,偶尔会做几个奇怪的梦。

    在梦境中,当她被可怕的怪物一把抓住准备送入口中吞噬掉时,总会有一位穿着铠甲的战士骑着战马将那些怪物一一打倒救下了她。

    这位战士在无尽的险境里不断守护着自己,不管来的怪物再可怕他都可以将它们击败。

    ‘能让我看看你的脸吗?’这句话在梦中不知道说了无数遍,但是那位战士似乎是没有听到一样的背对着自己。

    看着他那即冰冷又坚挺的后背,在她的心中总有一股不舍的情绪产生着。

    ‘……那个!’温妮雅鼓起勇气冲着那位战士的背影大声的喊到。

    这次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这位战士貌似听见了身后那位女精灵的呼喊。只见他缓缓的转过身来,面对着这位向他喊话的女精灵。

    看见这位战士的面容时温妮雅似乎看到了什么诧异的景物,只见她用着自己的左手捂着嘴惊讶的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在这位战士的头部带着由未知金属打造的头盔,他的面容被冰冷的金属护面所覆盖着。没有任何人能够看出这位战士现在的面容……

    嘀嗒――

    这是水滴滴在地上发出的声音。

    看着这位战士的面容被有些冰冷的金属头盔覆盖住,温妮雅的眼角处流下了泪水,就当她要用手要去抚摸这位战士面容时。

    梦醒了……

    在这个梦中温妮雅面对那些怪物时感到很害怕,但那位战士前来保护她时她感到很安心。

    不过在那位战士头盔之下的面容究竟是怎样的呢?

    当温妮雅回想起图特时,她内心里的念头似乎跳动了一下。在那个头盔中的面容如果会是图特的话……想到这一点,温妮雅的脸上出现了可疑的红晕。

    “……我还是写写日记好了。”

    克制住自己胡思乱想的思维,温妮雅从书架上拿出一本小巧的书本,顺手拿起石桌上的羽毛笔准备将之前的事写在本子上。

    她在这三年的时光内每天都会写写日记,记录着每天所发生的事或者想到什么有趣的故事。

    “要是图特在这里就好了……也许他还可以给我讲个故事。”温妮雅拿着羽毛笔一边写着日记一边笑着说。

    …………

    幽翠森林,某处山脚下。

    砰!

    我凭靠本能的躲过塔普长老向我袭来的火焰流星,火焰流星砸在我先前站着的位置上猛的炸开。

    “啧!”

    我极速的跑了起来,接二连三的躲闪塔普长老操控的火焰流星。

    火焰流星一颗接着一颗的炸开,爆炸所产生的温度令我眉头一皱。

    “水龙卷!”我快速的吟唱出咒语。

    由水元素魔力形成的水流立马翻腾了起来,下一秒由水流高速旋转形成的水龙卷向塔普袭去。

    看着即将袭卷而来的水龙卷,塔普微微勾起了嘴角。

    只见他伸出左手一团火蓝色的烈焰在他掌心突然冒出,刹那间一面炽蓝色的火墙出现到了他的面前。

    水流与火焰剧烈的碰撞在一起,不消一刻我施展出来的水龙卷被那面火墙瞬间蒸发掉了。

    就在水龙卷撞在火墙的时候,在塔普身旁周围浮空着几根已经形成火焰箭矢。

    “可恶!!”

    看到那几根火焰箭矢时,我脸色凝重的抽出背上的锈迹剑。

    “去吧。”

    塔普看见我手持武器准备应对即将到来的威胁时他笑了笑,随后在他身旁的火焰箭矢以迅雷不及的速度向我射去。

    面对数根飞驰而来的元素箭矢,我手持锈迹剑不敢掉以轻心的应对。

    我每一次挥剑就有一根火焰箭矢被剑刃斩断,就在我不断斩断火焰箭矢的时。一根火焰箭矢突然诡异的在空中改变了飞行轨迹,它下一秒便向我的右腿径直射来。

    “切!”

    看见这冷不防的一幕,我下意识明白这是塔普长老的杰作之一。

    我向身侧猛的一跃尽可能的来躲过这一根箭矢,但我还是晚了一步。

    火焰箭矢的箭头轻而易举的将我右腿上的皮肤划破,原本应该流出鲜血的伤口受到炽热的火焰灼烧变的有些焦黑。

    “嘶!雷电!!”

    我忍着腿上的伤痛,在手中不断汇聚着雷元素。

    刹那间一道粗犷的耀眼蓝电向塔普长老劈闪而去,看见耀眼的雷光塔普并没有在意。

    “喂,轮到你了乔尔!”塔普冲身后站着的萨满喊到。

    就当闪电即将劈到塔普的一瞬间,无数的藤蔓组成了一张木盾将这道闪电轻而易举的挡了下来。

    雷电劈在由藤蔓形成的木盾上,顿时化为了无数细小的电花。

    由藤蔓形成的木盾挡下闪电后下一秒便散开了,站在我前方的长老此时早已不是塔普。

    “来吧,图特。”

    乔尔伸出左手向我招了招手,示意让我继续攻击。

    看着站在前方一脸稳重的乔尔长老,我紧张的咽了咽口水。

    顾不上先前受伤的右腿处,我右手紧握锈迹剑仔细的观察着乔尔长老接下来的行动。

    (啧!拼了!!)

    我手持锈迹剑对乔尔长老的方向做出一副蓄势待发的冲刺动作,锈迹剑的剑尖对准乔尔长老仿佛下一秒我就要向乔尔冲刺而去。

    “要上了!!!”

    在我说完这句话的同时,我便极速地向乔尔长老冲去。手中的锈迹剑往乔尔长老的身躯砍去……

    “哦?你的剑术挺有意思的,看起来你有一位好师傅。”面对即将斩来的剑刃,乔尔看清我的剑术时有些感慨的说。

    “不过…你这把剑显然是不够看!”

    乔尔手握法杖将砍来的锈迹剑挡下后顺势弹开。

    “哼!”

    我果断的抽出背上另一把钢剑配合着锈迹剑使出了十字斩,出其不意的往乔尔长老的胸膛处斩去。

    看着交叉斩来的双剑,乔尔的脸上没有任何一丝慌张面对即将斩来的双剑他欣赏的笑了笑。

    “还不赖!”

    …………

    “诶?!”

    刚才还在拿着羽毛笔书写着日记的温妮雅突然感觉到手背上传来的剧烈心跳时,她的神情显然有些紧张。

    看着右手背上的印记此时不断散发着光芒,温妮雅顿时感到不安起来。

    “图特……”

    温妮雅放下手中的羽毛笔有些担忧的喃喃道。

    就在温妮雅在担心图特的时候,房门上的魔法结界被打开了。

    黑框走了进来,当他看到女精灵安静的坐在石椅上后他便放心的笑了起来。

    “挺有精神的嘛。小姑娘,食物我送过来。”黑框端着一盘食物走到了温妮雅身旁说。

    “谢谢您。”

    温妮雅小声的道谢着,并将石桌上的日记本收了起来。

    “不用客气。”听见女精灵的道谢,黑框礼貌的回应着。

    “不过妳每餐真的吃的好少……”

    黑框看着石桌上摆放的另一盘食物说,这盘食物是他早上拿来的。

    “那是因为我的胃口比较小啦。”温妮雅低着头小声的说。

    “是吗?不管怎么说,我觉得妳还是吃多点比较好。毕竟吃饱了,精神方面才会变好。”

    黑框若有所思的对面前的女精灵关心的说。

    “嗯,我知道了。”温妮雅默默的点点头说。

    “好,我先走了。”

    黑框将手中的餐盘摆放在石桌上,顺手将另一个餐盘端在手上。做完这些事后,他转身便要离开。

    “那个…请等一下!”温妮雅鼓起勇气朝黑框的背影喊到。

    “怎么了?”黑框停下了脚步,下意识的转过身来询问。

    “请问……图特他现在还好吗?”温妮雅问出了自己想要问的疑问。

    “图特?他呀,现在还在训练、学习中。”黑框轻言细语的向抱有疑问的女精灵解答。

    “他为什么要一直训练阿?”温妮雅还有些不解的问。

    听到女精灵的反问,黑框习惯性的用着左手摸了摸下巴。

    “为了变强,为了妳呀……”

    黑框把话说完后走出了房门,在他走出房门的瞬间魔法结界再次关闭上了。

    “为了我……”

    回想起黑框刚才说的话,温妮雅喃喃自语起来。

    图特……你现在还好吗?

    …………

    幽翠森林,某处山脚下。

    这里的树木和地面受到了严重的外力破坏,焦黑的树木、凹陷的地面、冻住岩石的寒冰、开裂的大地在这里一并出现。

    在一处极为凹陷的地面内正躺着一位遍体鳞伤的年轻哥布林,他躺在凹陷的地面中已经昏死了过去。

    他的身上有着被利器划破的伤口、有被钝器击打出来的淤青、有被火焰烧焦的烫伤,如果仔细观察在他身上还有少许的电流在跳动着。

    在这位年轻哥布林的不远处,几位年老的哥布林围成一个圈将那位年轻的哥布林围了起来。

    “他这一次的表现比以往好多了,在我们全体发动攻击的时候他居然可以撑这么久。”

    回想起先前的战斗,迪尔看着倒在地上昏迷的图特认可的点点头说。

    “他真不愧是黑框的徒弟,他战斗的方式在我看来十分的出色。嗯,真是个硬朗的小子。”

    想到图特之前用剑战斗时的姿态,塔普会心一笑的说。

    “我同意你说的,这小子的剑术总能出其不意的令我感到吃惊。”

    乔尔罕见的附和塔普说的话,图特在战斗中使出的剑术实在是令他大开眼界。

    “不过他转换元素魔力的速度有待提高,在我看来他如果在这方面训练一下。他转换元素魔力时的速度还能变快。”

    克萨挑出了图特在这场实战中的不足之处说。

    “防御方面也有待提高,一直用剑来进行防御,他身上的歹势就很容易被敌人发现了。”

    就连一向沉默寡言的米德也开口说出了图特在战斗中的不足。

    “是阿,他在这几个方面里还得好好学习一番。”听到克萨与米德的评价后,迪尔也认同的说。

    “当他什么时候可以胜过我们,他的考核就完成了……”

    看向躺在凹陷地面内的我,琼朗叹了一口气说。说实话他有些敬佩这小子,想当年的他貌似没有这小子的一半水平吧?

    “好,我们要带他回城。不过在此之前,得先帮他治疗一下。”迪尔对其他几位老友平淡的说。

    “中级治疗(Intermediatetreatment)!!”

    在众人的目睹下迪尔施展出了治愈魔法,一团蔚蓝的魔力瞬间覆盖住了倒在凹陷地面内的我。

    “嘿!你们来看看这小子的剑。”威普手里拿着图特先前在战斗被打飞的锈迹剑向众人走来说。

    “哦?他的武器阿?”听到威普的呼喊几位老者纷纷上前观察起来。

    在威普手中拿着的分别是两把剑。一把由钢锻造的钢剑在先前的战斗中变的残破不堪,而另一把略带锈迹的黑剑却丝毫没有破损倒不如说一点刮痕也没有。

    “他就是用着这种武器来和我们战斗的?”看到这把略带锈迹的黑剑时,克萨有些诧异的说。

    “厉害。”塔普十分简短的夸赞起图特。

    “说到底这也只是一把下等武器罢了。”乔尔撇了撇手毫不在意的说。

    “不…你错了,看好了。”

    听见乔尔说的话时,威普有些嘲弄的笑了起来。

    只见他将自身的金元素魔力不断注入到这把略带锈迹的黑剑中,刹那间泛着金光的魔力将锈迹剑的剑身完全包裹住了。

    咔擦――咔擦!

    剑身上的锈迹不断掉落了下来,不消一刻的功夫内剑身上的锈迹完全掉落了下来。

    一把刻着不知名符文的黑剑崭新的出现在众人面前,没有锈迹的黑剑看起来整体光滑了不少。

    “这小子淘到宝了。”威普一脸得意的对着众人说。

    ――――

    (好痛!疼死了!!)

    这是目前我现在的感受。

    尽管治疗魔法在不断恢复着我身上的伤势,但是伤口处带来的疼痛总能让我的精神紧绷。

    回想起先前和这几位长老实战时,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心有余悸起来。

    啧!!!

    随着魔力不断修复着我的身躯,我身上的痛感随着神经的传递变的更加剧烈起来。

    就在我神情有些恍惚时,在我的右手中的小拇指上那个细小的符号散发出了淡金色的微弱光芒。

    一道暖暖的热流似乎正不断游走在我的全身,瞬间我身上的疼痛似乎减轻了许多,恢复伤势的速度也变快了许多。

    在那道淡金色的光芒中,我貌似看到了温妮雅一脸担忧的面容。

    …………

    地下世界,黑框长老的住所内。

    温妮雅此时正躺在床上看着自己手背上不断发光的印记,她的表情变的复杂起来。

    “真是个笨蛋!”她有些生气地说。

    温妮雅往自己的右手背上轻轻的吻到,只见手背上冒着白光的印记变的金色起来。

    “晚安了,图特。”

    …………

    “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