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玄幻魔法 > 我转生了还变成了哥布林 > 成年·战争篇 第四十八章.命运般的相遇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这处即宽敞又和三角形差不多的分岔河流,被幽翠森林中的哥布林与兽人称为三岔河。

    中外围森林西侧,三岔河。

    杜特战士长和他带领的队伍与奇柏德带领的兽人战士们在这处如同三角形的分叉河流,摆出防御迎击的阵型以便对付即将出现的敌军。

    在河对岸一支由矮人族战士组成的军队缓缓出现在杜特战士长与奇柏德视线范围中,这些矮人族的战士们虽说身高不高但每个身材都异常魁梧。

    他们身上穿着的铠甲、护具是由矮人族的锻造大师一件件经过千锤百炼的锻造制成的,铠甲、防具的不但可以挡下大多数物理伤害甚至还可以抵挡一些低阶魔法。

    武器方面,在矮人族战士们各自的手上有的手持厚实的重斧、庞大看着又令人颇有压力的矮人战锤、用不知名金属锻造而出的锋利而又均衬的大剑。

    当矮人族战士们也注意到河对岸的兽人战士们与哥布林们时他们全体停下了脚步,一时间站在三岔河两岸的兽人、哥布林与矮人族的战士们在他们之间一股剑拔弩张硝烟弥漫了出来。

    “呦~要打吗?”

    站在河岸边的奇柏德手持斧戟,伸出左手朝河对岸的矮人族战士们客气的打了个招呼。

    (斧戟:将矛和战斧结合的长柄格斗冷武器,英文写作halberd,中文通常就译作“斧戟”。)

    听到河对岸那位兽人战士的询问,站在矮人族战士们队伍前端的‘将军’微微勾起了嘴角。

    “我们就这样对峙吧!我们矮人族没必要和你们打!”‘将军’摆了摆手示意了此行的目的。

    “又和上次那样吗?老是那样也太无聊了吧,不如这次我们来互相好好较量一番吧!我可是好久没有和你们矮人族的军队战斗了!”

    奇柏德边说边将手中握住的斧戟挥舞出破空的声音,随即又重重地击打在布满碎石的地上,瞬间巨大的外力将地面震出了几道裂痕。

    看到如此威慑性的一幕站在军队前端的‘将军’脸色变的严谨起来,当他看到手握斧戟兽人的表情是仿佛明白了什么。

    “当真要打?”看着河对岸的兽人与哥布林,‘将军’再次询问到。

    “放马过来!”奇柏德与兽人战士们和杜特战士长带领的哥布林战士们异口同声的说。

    “哈哈哈~很好!”听到河对岸兽人与哥布林的答复后,‘将军’用着粗迈的声音大笑了起来。

    “冲锋!”

    随着‘将军’一声令下,他带领自己身后的军队向三岔河对岸的兽人、哥布林们发动了极具震撼力的冲锋。

    看着冲来的矮人族战士们,奇柏德与杜特互相点点头露出了硬朗的笑容。

    他们深知一场可以尽情过瘾打的硬仗,即将开始!

    ·

    在幽翠森林,中外围森林里有这么一处如同迷宫的森林。要是贸然闯入这片森林内,你要担心的不仅仅是迷路还要担心某些潜在的危险……

    中外围森林正南方,迷踪林径。

    在如同迷宫的森林中由查理瑟和索洛维、玛琳两国的将军带领的人类军队,此刻正在这片森林中不断探索着一条正确离开森林的路。

    随着在森林中不断探索,查理瑟队伍中部分士兵有些劳累、厌烦起来,一时间一种懈怠的气氛在人类军队中无声的涌现出来。

    “魔法师,用木系、土系魔法开辟一条出路。”

    看着有些焦虑的士兵,查理瑟便让军队中的魔法师们使用魔法试图开辟出一条走出森林的干道。

    正当这些手握法杖的魔法师要使出魔法开辟道路的时候,在不远处的树林中传来一阵悉琐的声音,几只鬣狗从树林中迅捷地扑出朝人类士兵们极速的跑去。

    看着疾跑而来的鬣狗,查理瑟队伍中的斯兰共和国士兵迅速地摆出阵型将这些朝自己这边跑来鬣狗们相当轻松地围杀。

    杀死这些鬣狗后,查理瑟示意让魔法师再次施展魔法。

    但似乎先前朝人类军队袭来的鬣狗们只是一场前戏,在不远处周围的森林中又传出了几声更加凶厉的兽吼。

    就在斯兰共和国、玛琳教国、索洛维帝国的人类士兵们还在警惕四周是时候,从不远处的右侧方冒出几只体型巨大的熊。

    这些体型巨大的熊,皮毛为金棕色,头部上有独特的白色毛发。它们的利爪异常的尖锐,它们嘴中骇人的獠牙令斯兰共和国的小部分士兵看的胆战心惊。

    “是金爪熊!”

    随着军队中一位毫不起眼的士兵说出那些巨熊的名字,那些巨熊面露凶光朝面前这些人类士兵冲来。

    见到这一幕索洛维帝国的士兵们果断摆出了迎击的阵型,几位重铠步兵手持厚重的方盾挡在前面跑来的金爪熊见状举起熊掌朝方盾强重重地拍去。

    金爪熊巨大的力气令手持方盾的索洛维帝国重铠步兵险些站不住脚,站在重铠步兵身后的枪矛手手持长枪透过方盾的缝隙朝金爪熊的胸膛处猛地刺去。

    锐利的枪头刺穿金爪熊皮毛瞬间没入它的胸膛内,枪矛手见状继续使劲将枪刺入金爪熊的体内。

    “啊啊啊啊啊!!!!”

    受到突如其来的重创,金爪熊发出了令人震耳欲聋的吼叫声。

    “魔法师。”查理瑟向站在队伍中央位置的魔法师示意。

    看到查理瑟的手势,站在队伍中的魔法师们纷纷施展出了自己的拿手魔法。

    火球、水刃、岩枪、岩炮弹……

    这些低阶魔法一个接着一个的被魔法师们毫不犹豫的施展出来,各种不同的元素魔法撞击在金爪熊身上令金爪熊受到了不小的创伤。

    片刻后,那几只金爪熊在这些魔法师施展出来的低阶魔法攻击下无一幸存,它们的尸体没有任何一具是完整的都是被魔法轰的七零八落。

    “解决完了!准备开路!”看到金爪熊们全部都已经死去,查理瑟赶紧下令让魔法师们使用魔法开路。

    但下一秒在不远处的森林中又一阵比上一次更加凶狠的兽吼从林中传出,听到这阵兽吼斯兰共和国、索洛维帝国的士兵心中经不住抽了抽,而玛琳教国的士兵则一脸平静的看着不远处的森林。

    一只只体型比狼、鬣狗要大的多的猛虎从森林中走了出来,它们紧绷住身子一步一步的走着仿佛下一刻这些猛虎就要瞬间冲来。

    当这些猛虎看到不远处倒在地上散的七零八落的金爪熊尸体时,它们的双眼中已经闪烁起了淡红色的凶芒。

    “这是血金虎!!!”在索洛维帝国的士兵中一位认出这种魔物的士兵惊恐万分的说。

    “准备战斗!”

    下个瞬间斯兰共和国士兵与索洛维帝国的士兵彼此联起手,摆出迎击血金虎突袭的阵型。

    (真不走运,抽到下下签了……要是我们从西侧进军的话,也许就能顺利多了。)

    查理瑟看着疾跑而来的血金虎脸色阴沉的想着。

    面对速度极佳的血金虎斯兰共和国与索洛维帝国的士兵明显有点力不从心,血金虎每一次挥出利爪总有一个倒霉的士兵被虎爪撕裂了身体。

    看到战友不断牺牲,站在队伍中央手握法杖的魔法师们准备施展出魔法将那几只血金虎精准的击杀掉。

    不同颜色的元素在人类魔法师手中不断汇聚着,待魔法元素汇聚完后一连串细小的符文浮现了出来。

    当魔法师们即将施展出魔法的一瞬间,从周围森林的高处无数的箭雨从空中射下。

    “不妙!”

    还在和血金虎缠斗的士兵们瞬间被射成了筛子,还在施展魔法的魔法师们被箭雨逼得被迫防御起来但仍有一、两位没有反应过来的魔法师被箭矢射中发出了惨叫。

    “摆盾阵!”

    查理瑟一边用着手中的利剑将空中射来的箭矢一一挡下,大声的对全体士兵说。

    听到查理瑟的命令后,斯兰共和国、玛琳教国、索洛维帝国的士兵们纷纷举起圆盾蹲下身来护住身体。

    “人类,欢迎你们来到幽翠森林。我们的欢迎仪式够好吧?”箭雨停下后,从森林的树上传来一声挑衅而又刺耳的声音。

    查理瑟等人看着树上传来声源的地方却发现了他们最厌恶的生物,那是阴险狡诈、无恶不作的哥布林们此时的它们在周围森林的树上成功的伏击了人类的军队。

    (真是雪上加霜……)

    看着周围森林树上的哥布林们以及不断杀戮着人类士兵的血金虎们,查理瑟的脸色瞬间变的阴冷起来。

    又有一场恶战要打了!

    ··

    要说幽翠森林最难走的路是那条?那一定是位于东侧的泥泞之地了。那里为什么那么难走?那里几乎都是淤泥还有几处危险的沼泽。

    中外围森林东侧,泥泞之地。

    布满淤泥的泥泞之地中,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上几支由哥布林战士长带领的队伍在此与飞在空中精灵族军队展开了交战。

    面对飞在空中的精灵们,哥布林一族的战士长们与他们所带领的队伍中的战士们朝空中不断射出做工粗糙的箭矢。

    飞在天空之上的精灵族剑士与精灵族弓箭手彼此之间互相配合的挡下袭来的箭矢,并毫不示弱的射箭反击。

    如果这时有其他人在这里看到这一幕的话,那他一定会十分感到惊讶。

    因为他看到了这样一副场景,地面上的手持弓箭的哥布林们与天空之上手握轻弓的精灵们在互相对射,极速飞驰的箭矢与箭矢交错而过形成了两处截然不同的箭雨……

    ···

    在赫拉斯大陆幽翠森林中有这样一片树木稀疏的小森林,这片小森林没有什么很特别的地方…唯一特别的只有每到夜晚都会发出翠绿色荧光的大树。

    没有任何人知晓这一片小森林为什么会发出翠绿色的荧光,但凡事看过那幅光景的人都会这样认为‘这片森林为什么会发出荧光?我想那里一定是有位善良的森之精灵住在那。’

    你问我说的这一片小森林叫什么名字?……它有这样一个名字,它叫『苍翠林地』。

    中外围森林东南侧,苍翠林地。

    一小支由人类士兵组成的小队在苍翠林地中不断奔跑前进着,在他们的脸上挂着一副毅然决然的神情。

    “跟报告说的没错,这里果然没有那些哥布林守卫”跑在队伍前端的领队语气激动的说。

    听到领队的说的话,紧随他身后的队员们跑动的速度再次加快。

    “泥沼!”突然间不知从那传来的一道陌生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时,跑在队伍前端的领队显然有些狐疑。

    随即下一秒这一小队还在奔跑中的人类士兵纷纷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与其说是停下脚步倒不如说是被迫停下脚步。

    这一小队人类士兵全体的脚陷入异常粘稠的沼地里,此时深陷泥潭中的他们根本无法动弹因为只要他们稍微一动他们的身体就会陷下去一点。

    真当这支小队的领队十分警惕的看着四周的时候,突然间他感觉自己好像飞到了空中,紧接着下一秒一股失重感随即传来使得他重重地摔落在地上。

    倒在地上的他感到……十分的冰冷起来,自己的意识也变得模糊起来……

    (发生…什么事了?)

    这是这支小队的领队最后所想的念头……

    我手握『失落·黑符』站在那处沼地的不远处,身陷泥潭中的人类士兵们无一例外地被斩断了头颅。

    看着那几具如同一道小水柱似的喷涌而出血液的无首尸体渐渐沉没于泥潭之中,我的内心似乎有了某种莫明的愉悦。

    (我怎么会这样?现在的我是不是和梦中那个声音说的差不多了吧?!)

    我阴沉的拉下了脸庞,在自己脑海中纠结的想着。

    “图特战士长,真是太强了!!”

    “对啊,特别是他那高明的剑术与巧妙的魔法!不知道有多少对手落败在他手下!!”

    在我身后的森林中由乔特暂时带领的队伍此刻走出森林,队伍中的战士们纷纷议论起我刚才那完美的出手。

    站在前方的我没有在意那些战士们的只言片语,我手持『失落·黑符』没有放松警惕的察看着四周随时可能会出现的敌人。

    “嗯?”

    在我还在警戒四周可能会出现任何状况的时候,突然间我听到空中传来一阵类似于鸟类动物煽动翅膀的声音。

    “不得不说!图特战士长的实力是最强…?!嘎啊啊啊啊啊!!!!”

    一位还在讨论起我先前出手时的战士突然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

    一支由魔法元素汇聚成的箭矢赫然射中了他胸膛处的心脏位置,那根散发出深绿色光芒的箭矢令其他战士们感到有些毛骨悚然。

    看着那位被箭矢命中心脏死去战士的惨状,我下意识的紧皱眉头目光变的冷峻起来。

    这应该…是从空中射来的箭矢,我抬头看向天空却看到了这样一幕……

    天空中有十一位精灵族的剑士飞在空中。

    在这十一位精灵中有十位精灵身穿制作工艺极佳的铠甲,从这些铠甲上刻着精灵族特有的符号,除此之外那些铠甲上面还微微泛起了一层淡淡的魔法元素光芒。

    (那应该是具有魔法抗性的铠甲……)

    看到那十位精灵身上穿着的铠甲,我突然想起在萨满之殿中某本书籍上有专门记载着武器与防具的魔抗性。

    (啧!麻烦了!)

    想到这一点我的头不禁疼了起来,看来有场恶战要打了。

    在天空上的十位精灵从空中降落下来,当他们站在地面上后最后一位精灵从空中也降落了下来。

    看着那位最后从空中落下的精灵,看到他的脸庞时我不禁入了迷。

    该怎么说好呢?

    呈现在我眼中的是他那一头银色的长发和一双仿佛能够看穿一切的碧蓝色瞳孔的眼睛,他的样貌看起来十分漂亮但是在这份漂亮中富含着一股男性特有的神色。

    我清楚的看出来在他身上总有一种高贵的气息,这种感觉似乎总在哪里见过……

    对了!温妮雅(妈妈)在她身上也有这种高贵的气息。

    他身上穿着的则是做工较为普通的护甲,护甲没有太多的装饰与雕刻的符文但仔细察看会发现在简朴的护甲上不断有如同琉璃一样的光芒在盘旋着。

    在这位精灵的背上系着一把精灵一族贯有风格的长剑,虽然不知道这把剑的威力怎样…但我总隐隐感觉到有股莫明的危险感!

    突然间那位精灵似乎是注意到了我那有些着迷的目光,只见他用冷冷的眼神看着我。

    “刚刚你和那些人类士兵的战斗过程我看到了,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感觉你似乎很特别。你很强,你和你身后那些杂碎相比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

    他用着冰冷的目光看着我说,听得出来他的语气中不乏有些肃杀之意。

    “嘶――”

    我微微张开嘴唇露出牙齿猛地吸了一口气,握住『失落·黑符』的右手更加用力的握紧起来。

    看着面前不远处那些和前段时间被我杀死的精灵气势截然不同的精灵们,此时的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真的十分不妙!!!)

    …………

    ???

    荒凉的沙漠,神殿内。

    王座上那位身穿红色蕾丝小礼服女人,此时的她正通过面前漂浮在空中晶莹透亮的球体观测着球中的影像。

    当她从球体中看到在赫拉斯大陆幽翠森林中一位哥布林带领着队伍与不远处人数只有十一人的精灵相互对峙时,她的表情突然间愣住了。

    她伸出双手将球体影像中那位与精灵们对峙的哥布林面容后,她有些惊讶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没想到竟然会是他……)

    “嗯?等等。”将球体内影像的视角切换到那十一位精灵们,当她看清站在队伍前端那位男性精灵的面孔时意外的笑了起来。

    “想不到他竟然和他相遇了……让他接触到这种层次的敌人也许太早了点,但是他终究还是要面对这一关的。”

    坐在王座上的她看着球体里的影像喃喃自语的说。

    “不过他和他在这种情况里相遇,这也是命运的安排。哈哈哈~~”

    看着球体中不断变化的影像这位坐在王座上的女人开颜一笑的笑了起来,她的笑声虽然有点沙哑但丝毫不能影响她笑声中那股轻快、美妙的音色。

    她自己到底有多久没有像这样笑过了呢?

    几百年?几千年?几万年?

    唔~记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