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玄幻魔法 > 我转生了还变成了哥布林 > 成年·战争篇 第五十章.身为战士长的责任!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幽翠森林,中外围森林。

    苍翠林地。

    在这这个林地中有着数量众多的哥布林战士正和精灵族的剑士打的有来有回,远处一位身穿皮甲的手持双剑的哥布林正和另一位身穿简朴护甲的银发精灵展开了一场剑与剑之间的对决!

    *

    我左手握住剑身如同水晶般的『霜芷』右手紧握黑色剑身的『失落·黑符』一个箭步冲到银发精灵身前使出一记绝妙的十字斩,看着交叉而来的双剑银发精灵单手持剑很轻便的将我使出的斩击挡下。

    “明明你的身体应该是受到了十分重的内伤,但你的速度却一点也没变慢。不错!”银发精灵手持长剑将面前这只哥布林挥来的双剑一一挡下称赞的说。

    我没有理会银发精灵赞许,左手与右手握住的两把剑快速地朝他的胸膛处猛地劈下。

    面对我接连使出的双剑斩击,面前这位手持长剑的银发精灵总能毫无压力似的轻巧挡下。

    “你的剑术还蛮怪的,但是很不错!看的出来你有一位好老师!”银发精灵手持长剑边挡下面前这只哥布林使出的斩击往着后方不断后退说。

    “只可惜,你的剑术有些招式上充满了瑕疵!”

    长剑将我砍来的双剑弹开,双剑被弹开的瞬间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停顿了一下。

    看着停下脚步露出致命破绽的哥布林,银发精灵手持长剑疾速地往我的喉咙处刺来!

    “啧!”

    看着快速不断逼近的剑尖,我凭靠着下意识的本能用着右手握住的『失落·黑符』一挑,向我咽喉处刺来的长剑被一把黑剑精准地挡下,但是我做出抵挡的动作始终慢了一步。

    长剑的剑刃如同切开薄纸那样将我左侧脖子的皮肤轻而易举的划开,红色的血液沿着冰冷的剑刃流了下来。

    “切!”我用着左手握住的『霜芷』瞬间朝银发精灵的脖子处砍去。

    然而还没等『霜芷』的剑刃砍中银发精灵,他猝不及防的往我的下腹部猛地一踢!

    “嘎啊啊啊!!!”被他踢中的我顺势倒在了几米远的位置。

    “本能不错嘛!你能在那个必死距离中瞬间挡下我刺出的一剑,真是难为你了。”银发精灵看着倒在几米远地面上的哥布林欣赏的说着,并挥动手中的长剑将上面的血液挥洒而干。

    “咳咳咳!!!”我爬起身跪坐在地上咳出一大口血沫。

    (身体的状况真的很糟糕……体内的脏器受到先前那一连串的打击可能已经破裂了吧?这家伙!很强…比我目前为止遇到过的人来说他的实力真的很强!)

    右手握住的『失落·黑符』重重地插入坚硬的土壤内,我用着全身的力气集中在握住『失落·黑符』剑柄的右手下一秒我艰难的支撑起身体站起身来。

    看到倒在地上的哥布林重新站了起来,银发精灵注视着我的眼神没有了先前那种轻视的眼光,现在的他看着这只哥布林的眼神变的敬佩起来。

    “高阶治疗(小声)……”

    我低喃般的吟唱出一小段施展治愈魔法的咒语,一丝丝绿芒将我身上各处不同的伤势缓缓包裹住。

    “你应该是受了很重的伤才对,为什么还要站起来呢?继续躺在地上等死不好吗?”银发精灵看着几乎站不稳脚步的哥布林认真的问。

    听到面前这位银发精灵说的话我的眉头紧皱起来,双手握住的两把剑下一瞬间握的更加紧致起来。

    “呵呵~哈哈哈――为什么我一定要乖乖等死啊?!”突然间我心情复杂的大笑了起来,笑了没一会我看着面前这位银发精灵斩钉截铁的质问到!

    “说的也是,那继续吧?你还能接着和我战斗吧?”

    听到面前这只哥布林说出的话,银发精灵摆出一副早已知道我会说出这句话的表情,只见他平和的笑了笑问。

    “当然能!”

    此时的我站着的脚步已经不在不稳,各自握在左、右手的『霜芷』与『失落·黑符』剑尖已经对准了面前这位银发精灵。

    “来吧!”银发精灵向面前这只哥布林再度招了招手说。

    …………

    幽翠森林,克捷城,地下世界,黑框长老住所,隐藏石室。

    坐在石椅上的温妮雅此时脸上充满了焦虑不安的神情,为什么会这么焦虑不安?

    在她的右手上印记此时正不断散发着光芒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数次,印记上散发的不单只有光芒还有一阵又一阵毫无规律、杂乱不成形的心跳声。

    这是相当不好的征兆,羁绊魔法另一端的链接者此刻身体一定是受到了很重的伤势。

    “为什么……你还要去做那么危险的事?!”

    突然间温妮雅朝着空无一物的身旁大声的喊到,在她的声音中微微气愤的音色占了很大的成分。

    “就算是…为了我,你也不应该去这么做的……”

    看着坚硬、冰冷的石壁温妮雅紧接着说,这一次在她的声音显得十分颤抖、惧怕起来。

    “……你要是死了…我怎么办?!”

    温妮雅的声音显得格外伤感,在她的脸上一滴如同水晶般的水滴滑落了下来。

    …………

    下一秒我和银发精灵各自瞬间朝着对方冲了过去,双剑与单剑不断来回交接着,每次撞击都会有如同雨点一般的火星不断飞溅出来。

    “不错!就是这样!”银发精灵手持长剑一边挡下面前这只哥布林的斩击一边欣然的说着。

    我手持双剑使出全力再一次使出一记十字斩,面对袭来的斩击银发精灵习惯性的用着手中的长剑格挡下来。

    虽然说银发精灵手握长剑挡下了我双剑使出的十字斩,但他也因此倒退了几步。

    “刚才的斩击还不错!再来试试吧?”银发精灵伸出右手向我招了招手说。

    “提醒你一点,在战斗中的时候不要说这么多无用废话了!”我对着面前这位银发精灵做出一副噤声的举动告诫般的说。

    “学的还有模有样嘛!”听到这只哥布林刚才说出的话,银发精灵冷笑一声说。

    蓄能!

    在我的双手中的『失落·黑符』与『霜芷』上不断有微弱的白色光芒在不断汇聚,随着光芒的不断汇集白色的光芒渐渐变的耀眼起来。

    “你这家伙!领悟剑气的层次已经到达这种地步了吗?!”看见那只哥布林手握住的双剑上闪烁起耀眼的白光,银发精灵的神情瞬间变的严肃万分起来。

    (速度还不够快!再快点!再快点!!再快点!!!)

    剑身上原本已经发出十分耀眼的白光下一秒瞬间转化变成了淡金色的光芒,散发着淡金色光芒的双剑看起来十分的圣洁。

    “森之极!”

    看到耀眼白光变为淡金色光芒这一幕后,银发精灵双手握住剑柄冷喝一声,

    在他手中紧握的长剑剑身上一抹充满生命气息的翠绿色光芒瞬间布满了剑身,那翠绿色的光芒中肃杀、锋利的危险气息不断飘显而出。

    二次蓄能!

    随着我意念一动握住双剑的手掌上猛地用力,刹那间『失落·黑符』与『霜芷』剑身上的淡金色光芒变为了发出灿金色的光泽,原本看上去十分圣洁的双剑此刻看起来变的无比庄严。

    “这家伙!果然隐藏了自己的实力吗?!”

    看到面前这只哥布林双剑上散发出的灿金色光泽,银发精灵的脸上露出一副有些超出预料的神情。

    突然间手握双剑的我朝着不远处银发精灵的方向跑去,看见我奔跑而来银发精灵没有做出任何后退的动作反而手持长剑摆出一副格挡的架势等待着我接下来会使出怎样的剑术。

    (很好!就是这样!!)

    “二型·V字斩!!”

    就在我跑到银发精灵那还有十米远的距离,我左手握住的『霜芷』右手紧握的『失落·黑符』同时向着前方斩出一记巨大的V字形。

    两道金色剑气构成的巨大V字斩疾速地向着前方那位银发精灵袭去,斩出这两下斩击原本灿金色的剑身瞬间变为先前的淡金色。

    “挺有一套的!”

    看着近在咫尺的那两道金光剑气,银发精灵双手握住长剑微微倾斜到一个巧妙的角度。

    “翠刃!”

    就在V字斩即将命中银发精灵身躯时银发精灵手握长剑挥出十分平常的一斩,一道碧绿色的光刃死死斩击在由我斩出的那两道金色剑气上!

    两道金色剑气构成的V字斩与碧绿色的光刃死死的撞击,剑气与光刃之间的锋芒彼此之间如同水与火一般的互不相让切割着。

    趁着剑气与光刃互相冲击消散时,我快速冲到了距离银发精灵左侧五米远的位置。

    银发精灵平静的望着身处五米远位置还在奔跑中的哥布林,用着手中握住的长剑将锐利的剑尖精准对准了跑动中的我。

    “三牙·齿斩!!!”

    我猛地挥出双剑两道淡金色的剑气瞬间朝着银发精灵斩去!

    “哼!”

    银发精灵冷哼一声双手持剑将面前这只哥布林再次斩来的剑气挡下。

    只不过这次的剑气和之前挡下的截然不同,银发精灵手中握住的长剑上不断传来类似于某种锯东西的震感,握住剑柄的双手已经开始有些松脱了。

    在银发精灵脚边的地面上有着一连串类似于野兽撕咬而出的牙痕,这些牙痕犹如利剑斩击般的整齐。

    “得手了!!”

    看着面前这位银发精灵露出的细小破绽,我手持双剑跑到距离银发精灵一米远右手握住的『失落·黑符』往银发精灵的脖子处砍去。

    “你不去看看你的手下们吗?”银发精灵微微勾起了嘴角冷笑的说。

    “……?!”

    听到银发精灵说出的话,我下意识的收回了即将砍到他脖子处的『失落·黑符』,往着身后看了一眼后立即转身向着乔特他们那快速的跑去。

    银发精灵伸出食指摸了摸左脸颊传来轻微刺痛感,当他看到食指上那一抹红色的血液时银发精灵的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挺能干的嘛~”

    在我前方乔特他们这些哥布林战士全体已经被那十位飞在空中的精灵打倒,此时的他们有的身受重伤倒在地上、有的伤势较轻的便艰难的跪坐在地上。

    吸――呼――

    跑动中的我大口吸入一口有些发凉的空气将左手握住的『霜芷』收回系在背上的剑鞘中,握住『失落·黑符』的右手与没有握住任何东西左手几乎是同时行动。

    在我的左手掌上魔力在掌心上不断的汇集,聚在手掌上的魔力经过一连串的刻画变成了一个体型跟我手掌差不多大的橙光的魔法阵。

    “去!”

    随着我左手一抛漂浮在我掌心中的魔法阵瞬间笼罩住了乔特他们那些无法作战的哥布林战士们,看到他们被魔法阵的光芒护住后我那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现在就是那十位身处空中的精灵了!)

    飞在空中的十位精灵也注意到身处地面的奔跑中的哥布林后,他们手持利剑等武器全体朝着我这边的方向飞了下来。

    看到那十位精灵向我俯冲而来时,奔跑中的我停下了脚步双手握住『失落·黑符』摆出一副持剑斩击的姿势。

    “四疾·银光落刃―剑风!!!!”

    我大喝一声,握住『失落·黑符』的双手对准俯冲飞下的十位精灵猛地一斩!

    一股狂风掺杂着不断螺旋的透明剑气,如同龙卷一般的朝着俯冲飞下的十位精灵袭去。

    “呜哇!!!”

    “这阵风是怎么回事?!”

    “当心了!这阵风不对劲!”

    那些俯冲飞下的精灵们瞬间被狂风吹的七零八落、有的还被大风被刮到了远处,透明剑气将这十位精灵身上露出的铠甲关节活动处轻而易举的切开。

    被剑气伤到的十位精灵从半空中扭歪的掉落了下来,不过在他们身上没有太严重的伤势。

    “暂时解决了……”

    我深深叹出一口长气缓解着紧绷住的身躯,先前节接使出〖剑气·十式〗中的四种剑气对我身体的体能造成了不小的消耗。

    “……图特战士长!……”

    (嗯?这好像是乔特声音。)

    听到身后传来的呼喊声,我感到有些疑惑不解起来。

    “图特战士长,你要小心啊!!!”乔特的声音再次从我后方传来。

    (小心?那十位精灵已经被我打下空中了……还有……?!)

    当我想起那个危险的身影时,一切似乎都晚了……

    噗!

    这是我在熟悉不过的利器穿透肉体的声音……

    在我的胸膛处一道冰凉的异样感觉传了出来,除了冰凉的感觉还有随着而来的钻心巨痛!

    一把剑身不宽的长剑刺穿了我的身体,对于这把长剑的主人我是再熟悉不过了……他是刚才那个与我交手的银发精灵。

    “不得不说你刚才的行动真的很出色,单手刻印出魔法阵又再次斩出接连不断的剑气,我之前算是小看了你!不过你到此为止了,哥布林!!”

    左手握长剑剑柄的银发精灵站在我的身前,此时的他看着面前这只哥布林的眼神如同一位刚刚认识到的知己一般。

    “空气压缩!”我忍着长剑穿透胸膛处传来的阵痛疾快的吟唱出施展魔法的咒语。

    在我的左手上一大团淡绿色的风元素不断集中――压缩,当左手掌上的风元素压缩到一定程度上时我将左手掌对准了就在眼前的银发精灵。

    “我本来不想用这招的……咳啊!!用出这个魔法就连施法者的我也会被这个魔法伤到!!!”

    我顾不上擦拭嘴边不断流下的的血液歇斯底里的说着,漂浮在左手掌上的淡绿色风元素魔力瞬间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

    银发精灵还没来得及向后方躲闪就被一股巨大的冲击力震飞了出去,而身处另一端的我同样也被冲击到了远处的地面上。

    :

    “殿下,你还好吧?!”目睹银发精灵被震飞了出去,站在不远处的那十位精灵脸上顿时露出了担忧的神情。

    “图特战士长!您快逃吧!不要在打了!!放弃我们这些伤兵快逃啊!!!”

    身处在橙光魔法阵中哥布林战士们看到身受重伤的图特战士长被震飞到了远处的地面上时,他们纷纷朝着图特战士长倒地的方向急切的大喊到!

    :

    倒在树根裸露冰冷、坚硬的林地上的我此刻仿佛真的已经动弹不了自己的身体一般,胸膛上被银发精灵刺穿身体的伤口真在不断的流淌出鲜血…只过了那么一小会鲜血就已经浸润了我上身的皮甲……

    (真困阿…这种感觉就和那个时候差不多…被那辆卡车撞到的时候……)

    “图特战士长……跑啊!!……”

    (是乔特他们在喊吗?……让我一个人跑?)

    听到乔特他们的呼喊声让我原本已经动弹不了的身体顿时产生了一种莫明的力气,我艰难的从林地上爬起身跪坐在地。

    “唔呕!!!!”

    正当跪坐在地的我要站起身来,突然间从我的喉咙内一大口鲜血从我嘴里吐了出来,刚要站起身来的我再次无力的跪坐在地上。

    站在远处的银发精灵看到前方那只身受重伤的哥布林刚要站起身来却又无力的跪倒在地,目睹这副景象令他的眼神变的充满敬意起来。

    “殿下,要不要我们出手解决它?”站在银发精灵身旁的十位精灵同时开口问道。

    “不必了。”银发精灵看了眼身旁的十位精灵摆了摆手说。

    砰!

    这是利剑插入地面上传来的声音。

    我用着双手握住『失落·黑符』的剑柄将剑尖用力插在林地上,确保剑身不会松动后我的双手支撑起全身艰难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肺部好像因为银发精灵刺出的那一剑受到了不小的创伤,此时站着的我只能艰难的呼吸着发凉的空气,但每当我呼吸一次总有刺痛无比的痛感从我的肺部传来。

    “伤口很疼吧?被我的【朽森】刺中的剑伤不用精灵族特有的治疗魔法治疗是无法痊愈的。”银发精灵走到那只哥布前方的不远处位置平和的说。

    (原来如此……难怪刚刚的治疗魔法没用……)

    “给你一个选择吧!你丢下你自己的手下逃吧,我不会派人去追你。”银发精灵伸出右手的食指对着面前的哥布林提了一个不错的建议。

    听到银发精灵说出的话我怔住了,要我丢下乔特他们独自离开这里?

    (我……真的要这么做吗?丢下这些与我朝夕相处一段时间的战士们?)

    ‘图特你一定要记住一点。那就是杀死自己心中的善良,成为一个真正的战士长!’

    希杰战士长对我告诫说过的话,在我耳畔再一次响起……

    “考虑的怎么样了?”银发精灵象征性的询问了我的答复。

    我没有理会银发精灵的询问,而是将左手伸进系在腰上的腰包内取出一小瓶红色的药水,打开瓶塞将药水一饮而尽。

    随着药水灌入嘴中,我身上那些先前被魔法波及到的伤势逐渐恢复起来。

    “你还想做什么?为什么还要做出一副强弩之末的架势?独自逃跑对你来说不是很好吗?!回答我,哥布林!!”

    看到刚才面前这只哥布林做出这种无谓的举动,银发精灵神情顿时充满了怒色大声质问道。

    “闭嘴!别把我想象的那么不堪!!我是不会丢下自己队伍中的战士们的!!!”

    我拔起插在林地上的『失落·黑符』,双眼正视面前脸上充满怒色的银发精灵呵诉道。

    听到这只哥布林说出的话银发精灵仿佛是突然般的愣住了,在他的脸上愤怒的神色渐渐消失。

    蓄能!

    随着我的意念一动右手握住的『失落·黑符』剑身上一层层淡金色的剑气再次聚集起来,在我的左手掌上一团橘红色的火球漂浮在我的掌心上。

    “去!”

    将左手中的火球对准天空上极速的射去,火球射到空中时猛地炸裂开来形成了一副硕大的焰火景色。

    “你这家伙!!!”看着天上出现的焰火状图案,银发精灵突然意识到这只哥布林的真正目的了。

    看着面前这只哥布林银发精灵眉头紧皱了起来,他深知一点哥布林的援军可能即将要来了!

    我双手持剑看着前方不远处的银发精灵以及身在远处的那十位精灵,『失落·黑符』上的淡金色光芒此时已经重新升化变成了灿金色的光芒。

    “我会尽到身为战士长的责任,绝不会让在场任何一个哥布林死去!”

    我回头看了看乔特他们再看着面前的银发精灵等人,尽自己最大的声音冲着银发精灵的方向喊到!

    听到面前这只哥布林叫喊出来的话语,那位面色一向冰冷的银发精灵这一次竟然动容了。

    银发精灵缓缓吸了一口气,手握长剑看着面前这只与自己至今为止见过的哥布林中截然不同的哥布林。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银发精灵很坦率的问。

    “图特!”我毫不犹豫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听到眼前这只哥布林说出的名字后,银发精灵露出了十分会心的表情。

    “我也告诉你我的名字,我叫荷伊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