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玄幻魔法 > 我转生了还变成了哥布林 > 成年·战争篇 第五十一章.濒死的一击!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距离黎明还有二十分钟的时间……

    幽翠森林,中外围森林,苍翠林地。

    砰!

    这是剑与剑之间互相剧烈碰撞发出的巨大撞击声。

    在这处树木稀少的林地中一只哥布林正与一位银发精灵在不断战斗着,他们时而站在原地用着手中的利剑互相砍向对方又或是各自跑起来相互缠斗。

    如果我们站在远处可以看的出来,那只与精灵战斗的哥布林疾跑中的身体似乎总是有种十分不协调的感觉,不过无论怎样他都能紧随那位银发精灵的脚步。

    “怎么了,图特战士长?你的速度可是比刚刚慢了许多!”站在前方的荷伊尔一边游刃有余的闪避我挥剑斩出的砍击一边对着脚步已经慢下许多的我说。

    听到荷伊尔说的话,我挥剑的速度再一次变回刚才挥剑斩击的那个速度,但是每当我砍出一剑胸膛处那种钻心的疼痛都会从我的胸膛内剧烈的传导到身体的各个位置。

    (啧!可恶!果然是因为刚才被他刺中的那一剑的问题吗?!那个剑伤无论是用治疗魔法,还是用恢复药水都无法愈合,这样子拖下去对我来说很不妙!!)

    “咳?!呕!!!”

    还在挥剑砍向荷伊尔的我突然间从嘴中吐出一大口暗红色的血液,对于这种突如其来的状况还在挥剑斩击的我一瞬间嘎然而止。

    (恢复药水的药效已经过了吗?!不!不对!这是伤势恶化了!!)

    我将『失落·黑符』插入地面用着双手死死地支撑着有些站不稳脚步的身躯,腥甜粘稠的暗红色血液源源不断的从我嘴边、胸膛处的剑伤流出。

    “图特,剑伤很疼吧?忘了告诉你一点:被我手中的【朽森】造成的伤口随着时间的推移伤势会越来越重,也就是说你距离你活下去的时间不多了。”

    站在我前方不远处的荷伊尔伸出右手食指来会摆了摆可惜的说。

    “……?!”听到荷伊尔说出的话我的脸色瞬间变的难堪起来。

    胸膛内的肺部不断传来阵阵剧痛,剑伤处流下的血液此时无论怎样都止不住。

    “我说图特,要不要一招定胜负?再拖下去的话你是必死无疑的,不如来拼拼看怎样?与其让你的生命如同烛光那样暗淡,倒不如再一次像焰火那样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荷伊尔将手中的【朽森】随意的插在地上,摊开自己的双手对我讲述着目前情况。

    (要战斗吗?战斗?继续和他打?这样有什么用?我的败亡似乎已成定局……)

    我满脸阴沉的想着,光是身体带来的疼痛就让我神经感到很劳惫了。

    “看起来你似乎没有什么干劲,不如我给你点动力吧!如果你能打败我一招,我就放了你的手下们怎样?”荷伊尔似乎看穿了我的想法,他笑了笑看着我提了一个不错的提议。

    (我恐怕是到此为止了吧?无论是打与不打…死亡似乎是我必走的路了……就算是这样…那么倒不如让乔特他们活下去的好!)

    “咳咳咳!!!”又一大口暗红色的血液从我嘴中咳出。

    “决定好了吗,图特?你的身体可没有这么多时间供你思考。”荷伊尔看着前方不远处的我再次咳出一大口血液,面相凝重的问。

    “我…接受你的提议!”我一边说着一边将插入地面的『失落·黑符』拔出。

    “这就对了!”

    荷伊尔也将插在地上的【朽森】拔出看着表情坚定的我笑了起来。

    啧!

    看着前方不远处神情怡然自得的荷伊尔我的表情瞬间严肃起来,只见我将系在背上剑鞘中的『霜芷』缓缓抽出拎在左手中。

    右手握住的『失落·黑符』被我反手握住,左手中的『霜芷』依然用正手握住。

    “哦?”

    看着我的握剑方式变了荷伊尔发出了些许疑惑的声音,在他看来我手中这样的握剑方式可是相当怪异的。

    “[疾风加护]、[生生不息]”

    我开始低吟起施展魔法的咒语,在我的身上淡绿色的光芒不断的蔓延在我身体的各处,胸膛处的那处剑伤受到淡绿色光芒的覆盖后痛感似乎变轻了许多。

    “你还会提高自身的强化魔法吗?挺有意思的。”

    看到原本重伤的我身上涌现而出的光芒,荷伊尔顿时觉得接下来一招定胜负可能不会那么平淡。

    “一招定胜负吧!”我双手持剑摆出一副战斗的姿势看着前方不远处的荷伊尔用着沙哑的声音喊到!

    “好!”

    荷伊尔点点头说,只见他左手握着【朽森】双脚微微低下做出一副仿佛要冲刺起跑的动作。

    “愿你的灵魂能得到安息!”

    当荷伊尔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瞬间冲了过来,当他向我跑出几步时他的身影毫无征兆般的消失的无影无踪。

    (又是和刚才那样子消失吗?!)

    看到荷伊尔消失的无影无踪我的脸色瞬间变的凝重起来,如果没有什么好的对策那么接下来我可能会受到突如其来的致命一击。

    (现在…该怎么办?)

    此时的我如同一个进退维谷的徘徊者那样思绪变的飘忽不定起来,握住两把剑的双手此刻因为过度紧张开始微微发抖起来。

    嗯?

    就在我还思考着该如何应对荷伊尔的时候,站在原地的我突然察觉到身旁远处的一棵树上几滴水珠缓缓从树叶上落下。

    原本从高处落下的水滴是快速掉落在地面上的,但奇怪的是那几点水滴的落下速度却十分缓慢。

    这种感觉就好像时间突然变慢了起来,正当我对此感到疑惑的时候原本消失的无影无踪的荷伊尔突然出现在前方距离我还有十米远的位置处。

    (原来如此!我大致明白了!!)

    看着前方的荷伊尔还在疾速的向我跑来,我一瞬间明白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我双手持剑快速地向着前方冲去,正手握住的『霜芷』和反手拿着的『失落·黑符』对准前方疾跑中的荷伊尔。

    “什…?!”看到我冲了过来还在跑动中的荷伊尔神情变的十分诧异起来。

    我双手中握住的双剑瞬间闪烁起了耀眼的金光,还在冲刺的我看到双剑上散发出的的光芒时眼神立刻变的集中精神起来。

    嘶――呼――

    我大口吸入一口发凉的空气,发凉的空气顺着鼻腔、嘴内进入到我那隐隐作痛的肺部。

    “五合·剑刃风暴!”

    我手持闪烁着金光的『失落·黑符』与『霜芷』朝着前方还在跑动中的荷伊尔接连不断的挥砍出各式各样的斩击,无数形态各异的剑气形成交叉十字形、米字形的斩击瞬间朝着我前方的荷伊尔袭去。

    这些剑气有的跟『二型·V字斩』、『三牙·齿斩』斩出的剑气一样,但大多数剑气就和平常我斩出的那种平常挥砍而出的剑气一样。

    不过不容置疑的是我持剑斩出的金光剑气,无一例外每一道剑气都十分的致命!

    “你这只该死的哥布林!!!”

    面对极速斩来形态各异的金光剑气,荷伊尔没有露出任何的惧怕神情倒不如说此时的他脸上充满着一副咬牙切齿表情,如同火山那样即将要喷发而出的愤怒情绪令他的脸色变的狰狞起来。

    “辉林·断生线!”

    手握【朽森】长剑的荷伊尔沿着一条平稳、整齐的水平线,愤怒的斩出一道细小、散发出深绿色光芒的光刃。

    众多耀眼的金色剑气与那一道细小的深绿色光刃死死地碰撞在一起,刹那间刺眼的光芒仿佛照亮了整个苍翠林地。

    “告诉我!你的眼睛为什么会是只有我们精灵才特有的灵瞳?!”荷伊尔飞快地冲到我的身侧向我砍出一剑,语气愤怒的向我质问到。

    我用着左手握住的『霜芷』凭靠着自己的本能有惊无险的挡下了荷伊尔斩出的一剑,当我听到荷伊尔怒气冲天的质问后在我的脑海里瞬间涌出了许多的疑问。

    “你究竟……可恶!”刚想开口询问荷伊尔但没等我把话说完,迎面而来的却是森然、果断的斩击。

    “回答我!”荷伊尔一脸怒色的向我喊到,他手中握住的【朽森】挥砍而出的斩击丝毫没有给我任何喘息的机会。

    双手持剑的我招架荷伊尔接连不断的砍击逐渐显得力不从心起来,此时的我生怕自己会暴露出任何一丝致命的破绽……

    远处身处于橙光魔法阵中的全体哥布林战士此时身上的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乔特他们看着魔法阵外丝毫看不清楚状况的战斗时他们的神情变的十分紧张起来。

    站在远处的那十位精灵看着荷伊尔殿下与那只哥布林交战的身影仿佛就如同两道流光一般,当那十位精灵看到那只哥布林渐渐处于劣势时他们脸上严肃的神情变的舒坦多了。

    “啧!”

    我手持双剑接连挡下荷伊尔如同暴风雨一般的斩击,随着剑刃的不断交接火星再次飞溅了出来。

    就在我挡下荷伊尔挥砍而出的一记重斩后,我身体的反应似乎逐渐变的愈加缓慢,胸膛上的剑伤传来的痛感虽然很痛但似乎痛感变的麻木多了。

    手握【朽森】长剑的荷伊尔看到我的行动缓慢下来后,极快地朝我握住利剑的剑柄处砍来。

    铛!

    我左手握住的『霜芷』瞬间被打飞了出去,被打飞出去的『霜芷』剑尖插入橙光魔法阵周围的林地上。

    “可恶!”我见状连忙将反手握住的『失落·黑符』转为正手握住打算接着来应对荷伊尔的攻势。

    砰!

    几乎是瞬间荷伊尔手持【朽森】将我手中的『失落·黑符』打飞,我握住『失落·黑符』的右手虎口处被外力震裂而被打飞出去的『失落·黑符』掉落在橙光魔法阵的周围。

    “呃啊啊啊啊啊!!!!”

    荷伊尔右手握拳重重地打在我的腹部处,被击中腹部的我被打退了几步后痛苦的跪倒在地。

    “咳咳咳!!!”

    突然间我剧烈的咳嗽起来,一口夹杂着血块、暗红色粘稠状的血液被我吐在了地上。

    (我可能真的…要死了吧?)

    ――

    橙光魔法阵内。

    看到我跪在地上乔特他们有的因为接受不了眼前的事实而吃惊的捂住自己的嘴巴,有的则颓然的坐下接受眼前所发生的事实。

    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个不容置疑的现实,带领他们一直打赢胜仗的图特战士长败了并且…图特战士长他身受重伤可能会死……

    “这不是真的吧?”在这些战士中有一些抱住自己的头有些绝望的喃喃自语道。

    “图特战士长要死了……”还有一部分战士则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企图逃避眼前的景象。

    “闭嘴!我们不能对图特战士长失去信心!来,和我喊!图特战士长!站起来!!”

    听着周遭的战士所说的丧气话乔特朝着那些绝望的战士们大声吼到,看着魔法阵外身受重伤跪倒在地的图特战士长乔特高声朝着我的背影喊出鼓励的话语。

    不知是不是乔特语气坚定的喊声令那些原本绝望、不敢相信眼前现实的战士们重新把自己的目光看向前方那位身受重伤跪在地上带领着他们胜利了数次作战的战士长。

    “图特战士长,站起来!”突然间不知是谁紧跟着乔特一起大声朝着前方图特战士长的背影喊到。

    “站起来!!!!”

    “加油啊!!!”

    “不要输!你可是我们心中最重要的战士长!!”

    一时间魔法阵内的所有战士们纷纷在乔特的带动下,一同朝着前方跪在地上的图特战士长大声呼喊着。

    ――

    (你们……)

    听到身后传来的呼喊声,我那原本已经有些模糊的意识重新清醒了许多。

    看着站在前方的荷伊尔再看看身后冲我呼喊着的乔特他们,我的双手和双脚同时用力打算从地上站起身来但无论我怎样似乎都无法站起来。

    “别做那种无谓的举动了!快回答我的问题!”荷伊尔朝我大声呵诉道。

    (问题?什么问题啊?!他从刚才一直在问我这种莫明其妙的话…那到底是什么意思?!)

    想起这一点时我使出身体那仅剩最后一点力气从地上站起身来,看着前方紧皱眉头的荷伊尔我站着的身体开始逐渐变的摇摇欲坠。

    “荷伊尔!咳咳!!你还记得你的沉诺吗?!只要我打赢你一招…你就会放过我手下他们,对吧?!”

    看着荷伊尔严谨的神情我用着自己那早已沙哑无比的声音问。

    “那个不重要!图特,先回答我的问题!你的眼睛为什么会是只有精灵族才有的灵瞳?!”听到我十分虚弱的声音时,荷伊尔紧张的看着我急切的问。

    听到荷伊尔说出的话,我噗的一声的笑了起来。这是万事休矣的苦笑,荷伊尔…他显然是要否诀刚刚的承诺。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了!”我的右手以一种不自然的手势做出施展出魔法的动作。

    “你还打算做什么吗?!”荷伊尔听见我苦笑说出的话他下意识的警觉起来。

    环顾四周没发现什么异样的情况后,他猛地抬起头却看到这样的一幕……

    在图特头顶的上空中一根短小的法杖漂浮在空中,在法杖的前端一团由火元素魔力与雷元素魔力此刻已经完全融合完毕。

    “……?!你这家伙!不应该啊,不应该是这样才对!!为什么你会元素融合魔法?!”看到那根短小的法杖上汇聚的魔力后,荷伊尔脸色大变的看着前方的我。

    他再一次被这只哥布林身上所带来的行动惊住了,它的年纪并不像那些哥布林长老那样老,但为什么它会元素融合魔法呢?难道说…它是哥布林族群中百年难见的天才不成?!

    “殿下!”

    荷伊尔身后的十位精灵见到那只哥布林施展出的魔法时,以迅雷不及的速度赶到荷伊尔的身旁。

    “咳呕!!!”

    还在控制着法杖的我再次吐出一口暗红色粘稠状的血块,这是不顾身体伤势强行使用魔法的反噬!

    看着面前的荷伊尔还有那十位精灵我仿佛下定了某种决心,就由我来解决他们吧!

    “哈――呼――哈……炎雷破!!!”

    我大口喘息粗气右手的食指微微的一弯,漂浮在空中上的法杖处于法杖前端的那团火元素与雷元素相融的魔法瞬间朝着地面上的荷伊尔等人发射而去。

    将元素融合魔法朝荷伊尔等人发射而去后,那根原本漂浮在空中的法杖瞬间丢落在了林地上,法杖落下的的同时我也疲惫的倒下了自己早已重伤不堪的身躯……

    “防御结界!”

    ――

    橙光魔法阵内。

    “图特战士长!”

    看到图特战士长倒下的瞬间,乔特他们这些战士纷纷失声痛哭了起来。

    ――

    好累……

    (乔特他们应该可以独自逃离这里吧?……达伦…我可能不能教你剑术了。好冷……妈妈(温妮雅)对不起…我可能回不去了,我明明还要救妳逃出这里的…但是我好像做不到了……)

    躺在地上浑身疼痛不堪的我看着缓缓升起的太阳思考着自己还未完成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