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玄幻魔法 > 我转生了还变成了哥布林 > 成年·战争篇 第五十二章.孽缘般的连环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轰!

    巨大的爆炸将苍翠林地的尘土震的到处飞扬,一时间大半个苍翠林地被无数土黄色漂浮中的尘埃弥漫住了。

    爆炸中心位置一扇由祥和的绿芒组成的六边形护罩竖立在了爆炸位置的另一端,突然间六边形护罩上的光芒瞬间变的暗淡无光起来。

    啪!

    一声类似于晶体破裂的声音从六边形护罩上传出。

    无数道裂痕瞬间在六边形护罩上蔓延开来,下个瞬间整个六边形护罩如同水晶那样破碎开来,在原本六边形护罩护住的那片空地上站着十一位面貌截然不同的男性精灵。

    在这十一位精灵中有十位精灵脸色变的有些苍白起来,剩下的那最后一位头发为银色的男性精灵在他的表情上有些充满疑惑、复杂的神情。

    看着前方不远处那只躺在地上的哥布林这位银发精灵的脸色变的阴晴不定起来,只见他径直朝着那只躺在地上的哥布林走去。

    “殿下,等等!”

    其余十位精灵看到银发精灵独自前进时纷纷劝阻起来,但那位银发精灵仿佛没听到他们所说的劝告继续朝着那只哥布林的方向走去。

    来到那只躺在地上哥布林的身旁银发精灵的眉头再次皱紧了起来,眼前这只哥布林的生命就如同即将熄灭的火苗一般。

    看着这只身上受着各种各样伤口伤痕累累的哥布林,自己明明还有重要问题要问它。

    “图特告诉我!为什么你的眼睛会是灵瞳?!你究竟…是不是……”银发精灵蹲下身姿大声朝着这只躺在地上的哥布林的耳边大声喊到。

    听到这位银发精灵喊话的声音躺在地上的哥布林睁开了自己那双早已疲惫不堪的双眼,看着眼前毫发无损的银发精灵这只哥布林的眼神变的如同死灰一般。

    “荷伊尔…告诉我,你…能不能遵守你的承诺?”我用着沙哑不堪的声音问着面前的银发精灵。

    “都什么时候了!我答应你就是了!快回答我,你身上是不是有精灵的血脉?!”荷伊尔歇斯底里的声音再一次冲着我的耳边大喊。

    (精灵…血脉?!他问这个干吗?)

    听到荷伊尔口中说出的话后,我心中悬着的那块石头终于可以放下了。但对于他问出的那个问题,在我的脑海中瞬间回想起了一些事。

    (眼前的荷伊尔难道说……)

    “是,我拥有部分精灵的血脉……”我小声的说出自己身上的秘密,都到了这种地步了…已经没有必要再隐瞒了……

    听到我的答复后荷伊尔表情瞬间铁青了许多,但他没有放在心上看着我荷伊尔打算再次询问。

    “告诉我你的母亲是谁?!她的名字叫什么?!她长什么样子?!”荷伊尔一口气朝我问出了一连串各种各样的问题。

    (他…到底想知道什么?难道说…他认识妈妈(温妮雅)吗?)

    看着表情焦虑万分的荷伊尔,我确定了我自己心中的猜测。

    “她有一头褐金色的长发,她长的很温柔……咳咳咳!!!”

    回想起温妮雅的样貌我便一五一十的告知蹲在我身旁的荷伊尔,不过还没把说完我就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

    这一次的咳嗽比以往更加剧烈,不断有暗红色粘稠状的血块从我口中咳出!

    (我可能真的……要死了吧?)

    已经说不出话了…我的意识变的有些模糊、迷离起来,看着身旁神情急切、焦虑的荷伊尔我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喂!醒醒啊!!可恶!你这家伙但是给我描述的清楚一点啊!!”看着已经昏死过去的我荷伊尔没好气的说。

    褐金色的长发、长相很温柔?

    回想起图特描述出来的特征,在荷伊尔的心中有种不详的预感充斥着他的内心。

    …………

    幽翠森林,克捷城,地下世界,黑框长老住所。

    “小姑娘,肚子饿了吧?早点我端来喽。”

    黑框端着木制餐盘将隐藏石室门口处的结界打开,径直走了进去轻声的说到。

    (嗯?这是血的味道?!)

    刚踏入石室黑框就嗅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这股血腥味有种独特的香味……当黑框看见躺在石床上脸色苍白的温妮雅时,他的脸色瞬间大变。

    哐当!

    黑框手中端着的餐盘掉落在地面上发出了沉重的响声,餐盘中的早点全部飞溅了出来但黑框此时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只见他极快地走到石床边坐下将温妮雅的身体抱了起来。

    “小姑娘!保持住自己的意识,千万不要让自己的意识陷入沉睡状态!!”黑框对着温妮雅的耳边一遍遍的呼喊到,不知当黑框喊到了几遍脸色苍白的温妮雅终于睁开了自己的双眼。

    “黑框长老……”看着抱住自己的黑框,温妮雅声音很小的说。

    (到底是怎么了?她的身上无论是精神、生命都在不断流逝着……为什么会这样?!)

    黑框感受着怀中温妮雅的身体状况,脸色瞬间变的不好起来。

    “我感受到了…图特他…呜……的生命跳动渐渐变的微弱起来了……哽…他是不是快要死了?”温妮雅将脸埋在黑框怀中哽咽的说着。

    “不会的,图特…他很坚强,他是不会这么容易死的。”黑框叹了一口气用着安慰般的语气轻声的跟怀中的温妮雅说。

    “……但是我感受到了…通过羁绊魔法的链接,我感受到他的心跳在慢慢衰弱。我不想让他死……我想要救他,所以我将自己的生命力不断给予给了他……”

    温妮雅声音低沉的说,听着她说话的声音黑框很明显的听出在她的声音中有着难以掩盖的泣声。

    (嗯?)

    当黑框看见温妮雅右手背上泛起血光的印记后,他瞬间明白了什么……

    这是只有精灵一族才能使用的种族魔法之一,羁绊魔法。它可以让链接双方感受到对方的生命跳动,这个魔法可以让身受重伤的一方加速让伤势愈合,甚至还可以内共享彼此之间的生命力!

    “真是个多愁善感的女精灵啊!不过妳倒是一个好母亲,虽然说妳的年龄还没到当妈妈的时候!坚持住,就让我用魔法来维持住妳的生命力!!!”

    黑框脸色瞬间变的凛然起来,只见他一边说着一边在他的双手上浮现出柔和的水蓝色光芒、祥和的翠绿色光芒、充满活力的橙光。

    “元素融合魔法·愈生!!”

    黑框将手中的漂浮中的三种光芒极简的汇集到一起,他的右手稳实的扶住温妮雅的后背,左手轻触在温妮雅的腹部处。

    三色光芒如同三色堇一般缓缓送入脸色苍白的温妮雅体内,随着魔力不断进入温妮雅的体内原本脸色苍白的她脸颊不断变的红润起来。

    (图特……你是我见过众多同胞中截然不同的一个哥布林,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挺过这一关的。因为你可是我教导数位学生中最得意的徒弟!!)

    看着温妮雅的脸色不断好转黑框凝重的神情却并未放松,他十分了解目前的情况。

    这是场生命与魔法的竞赛,一旦有任何一方倾斜那后果将不可预料!

    …………

    苍翠林地。

    就当荷伊尔试图给躺在地上已经昏死许久的我治疗时,在我的右手小拇指上那个细小的符号瞬间闪烁出祥和的淡金色光芒。

    从那个细小的符号涌现而出的淡金色光芒以肉眼可观的速度迅速覆盖住我胸膛上那处被荷伊尔【朽森】刺中的剑伤,淡金色的光芒不断的想要治愈那处剑伤但从那处血肉模糊的剑伤中不断有着森然的绿光死死抵抗。

    一时间淡金色的光芒与森然的绿光彼此互相之间各不相让的抵触、抗争、消融……

    看到淡金色的光芒不断在治愈着我的身躯,荷伊尔的神情逐渐变的阴冷起来。

    那股不安的预感仿佛真的要成真了!

    荷伊尔伸出左手将我的右手微微抬了起来,当我右手小拇指离他的脸庞还有一小段距离时,荷伊尔停下了继续抬起我右手的力道。

    看着不断涌现而出淡金色光芒的符号,荷伊尔很清楚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这是只有他们精灵一族才能使用的魔法――种族魔法·羁绊魔法!

    只见荷伊尔伸出右手轻轻触碰散发而出的淡金色光芒,受到触碰的淡金色光芒如同柳絮一般的飘落在荷伊尔右手掌心处。

    看着落在自己掌心中的柳絮状淡金色光芒,荷伊尔将自己的右手靠近自己的眼前,他轻轻地嗅了嗅柳絮状的淡金色光芒顺着风向进入了他的鼻腔。

    (这个气味……)

    当淡金色光芒进入荷伊尔鼻腔的一瞬间,他猛地回忆起了这个气味的主人……

    (果然是…她吗?)

    “哈哈哈!呵呵哈!哈哈哈哈!!”荷伊尔很随意的将我的右手丢下,只见他站起身来手握【朽森】发出了苦涩的笑声。

    在荷伊尔身后的不远处那十位精灵听见荷伊尔的笑声时纷纷脸色诧异万分起来,他们实在不知道为什么荷伊尔会发出这样的笑声。

    “不应该是这样才对…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啊!!!”荷伊尔猛地抬起头朝着天空发出了愤怒的质问声。

    在他的脑海中不断回忆起了妹妹曾经和他一起在精灵族领地内一同生活的时光,那时的他是一个对自己妹妹很温柔的哥哥……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那个时候我没制止住她呢!!!)

    “啊啊啊啊啊!!!!”荷伊尔仰天发出了愤怒的吼叫声,他发出的吼声就如同野兽怒吼一般。

    在荷伊尔自身周围出现了一层肉眼可观的剧烈魔力波动,剧烈的魔力波动让荷伊尔身后的那十位精灵无一例外都纷纷动容起来。

    “图特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和她究竟有什么关系,但可以肯定的是你绝对和她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不然的话在你身上为什么会有羁绊魔法?!”

    看着躺在地上昏死许久的我,荷伊尔咬牙切齿的说。

    “决定了!”

    荷伊尔边说边将左手握住【朽森】将剑刃对准我的颈部做出一副斩击的预备姿势。

    “图特你就给我死在这吧!你死了以后,我们精灵族将会全面对你们哥布林发动总攻!!”看着躺在地上依旧昏迷不醒的我荷伊尔沉声说。

    嗖!

    一支箭矢发出破空的声音朝荷伊尔射来,面对这根射来的箭矢荷伊尔抬起右手瞬间握住。

    射出这根箭矢的正是我带领的队伍中的一员,此时的他们满腔怒火的看着前方那位站在图特战士长身旁的银发精灵。

    “给我住手!离图特战士长远点!!”

    乔特手握利剑带领着一众手持武器的哥布林战士朝着荷伊尔的方向快速跑来。

    “『别动队』!给我挡住他们!!”荷伊尔回头看了眼身后的那十位精灵并向他们喊到。

    听到荷伊尔命令的瞬间这十位精灵极快的冲向哥布林战士们的方向,他们再度与这些哥布林们展开了交战!

    “现在……就让我结束这一切!让我来解脱你!!”荷伊尔手握【朽森】边说边做出一副持剑挥砍的举动。

    (为了她的安全…图特,你必须死!!!)

    想到这一点时荷伊尔的脸色瞬间阴暗了下来,他手中握住的【朽森】极快而又果断的斩向我的颈部。

    当【朽森】剑刃离我的脖子处还有五公分时,荷伊尔感受到一道无法憾动的外力抓住了他所握住的利剑。

    (怎么了?)

    “停手吧。”

    正当荷伊尔感到疑惑不解的时候,一声祥和不失庄严的女性声音从荷伊尔的左前侧方向传来。

    “是谁?!”荷伊尔环顾四周没发现任何异样的状况后厉声的质问到,但荷伊尔发出的质问声没有迎来任何的回应。

    叮铃铃,叮铃铃……

    取之而来的是在苍翠林地中,一阵轻柔的微风带来了风铃般的清脆叮铃声。

    这阵声音十分的清脆、具有如同生命强烈跳动的活跃,突然传来的风铃声令身处苍翠林地中的所有哥布林战士、精灵剑士纷纷停下了交战的厮杀。

    一时间苍翠林地内的气氛变的异常微妙起来……

    “请你们停下这场无谓的战斗,你们已经没必要在打了。”

    庄严、祥和的女性声音再一次从荷伊尔的左前侧方向传来,听到再度传来的声音荷伊尔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

    (什么叫没必要在打了?!开什么玩笑!!!)

    当荷伊尔还在思考刚刚传出声音的主人是谁时,在他的左前侧方无数如同萤火虫大小的翠绿色荧光在不断汇集。

    随着荧光不断的聚集这些光芒逐渐形成一位女性的外形,当荧光完全形成女性的外形后那些如同萤火虫大小般的荧光便完全消散。

    印入荷伊尔第一眼的景象是这位女性的那一头耀眼的、像是波浪起伏的黄金海洋般的美丽金发,那金色的头发就像是沙丘散开似的洒落在身体上。

    紧接着印入荷伊尔眼中的是她那如同精灵族一样的尖耳,以及一双正以庄严、肃穆神情的眼睛,眼睫上的睫毛令她的双眼变的更加楚楚动人。

    她的头发纤细得让人吃惊,仔细一看的话,会发现只有普通人头发的二分之一粗细。如此纤细的头发一旦动起来,似乎可以听见空气被柔和地搅动发出的沙沙声,而长发映射出来的阳光令其周围显得特别炫目耀眼。

    正如她的头发一般,这位女性的身体也十分纤细。

    她的身体仿佛就是经过神之手精心雕琢过的身躯,跟她那不足一握的腰部相比和身体纤细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那双硕大胸部,把护住身体不知用何材质的长裙高高托起。

    从她肌肤光滑程度来看,年龄似乎是在十八、九岁上下。然而那仿佛经过神之手雕琢过的曲线玲珑的美丽身段,却给人一种猜不透她年龄的感觉。

    (她是…谁?)

    看着左侧前方突然出现的女性,荷伊尔第一时间感觉是警惕、疑惑,不过更多的是注视着那位女性动人的脸颊时,此时荷伊尔的目光里充满了某种异样的眼光,而且在他心里有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好…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