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玄幻魔法 > 我转生了还变成了哥布林 > 成年·战争篇 第五十四章.苏醒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经过森之精灵·依蕾妮不断的治疗,这位躺在由藤蔓形成的床上的哥布林胸膛处的那处被荷伊尔【朽森】刺穿的剑伤以一种不紧不慢的速度正在愈合。

    当伤口愈合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在血肉模糊的创口内又有先前那种冒着森然、肃杀的绿芒涌现出来将原本已经愈合的伤口再次撕裂而开,看到这种现象依蕾妮微微皱起了眉头。

    “真是的,那个精灵王子手中拿着的那把剑竟然是诅咒类型的武器吗?不过就这种程度的诅咒,由我来解除还是绰绰有余的!”

    看着图特胸膛处创口内冒出的绿光,依蕾妮自言自语的说着。

    下一秒依蕾妮的右手轻轻地放在图特的胸膛上,随着依蕾妮的意念一动在她的右手掌心上浮现出了一个符号,还在撕裂图特胸膛处创口的绿芒如同嗅到甜气的蜜蜂那样一股脑的涌入依蕾妮的右手掌心内。

    “好!”

    当胸膛伤口内的最后一丝绿芒没入依蕾妮右手的掌心后,依蕾妮瞬间将放在图特胸膛处的右手挪开。

    “现在愈合吧,生命之光于此绽放!”

    依蕾妮轻声吟唱起施展魔法的咒语,但从她口中咏唱出来的咒语却和平常魔法师咏朗咒语的语言截然不同。

    将最后一节咒语吟诵出来后在依蕾妮的左手掌心上出现了由魔法元素形成的蝴蝶,在依蕾妮的注视下这只由魔法元素形成的蝴蝶煽动自己那双蝶翅飞落在图特胸膛处的伤口处。

    当那只由魔法元素形成的蝴蝶落在图特胸膛上的瞬间蝴蝶化为了十分明亮的翠色光芒,那只蝴蝶绽放而出的明亮光芒和极具耀眼的光芒完全不同这种光芒是柔和的光芒,在这个光芒中有种令人放松身心的感觉。

    ******

    这里是?

    看着周遭陌生的环境在我的心中顿时冒出了许多不解的疑问。

    我不是身处苍翠林地中与荷伊尔他们那些精灵展开战斗了吗?为什么我现在会在这里?

    对了……那个时候…我输了,被荷伊尔重伤倒在地上…最后昏死了过去……之后怎么了?

    乔特他们逃出去了吗?荷伊尔他到底有没有遵守诺言?

    一想到这些时我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胸膛,那处被荷伊尔用利剑刺穿的伤口似乎还在隐隐作痛,但当我触摸到胸膛时却并没有发现任何伤口。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没有任何的伤口呢?

    我到底是怎么了?难道说我死了吗?那现在我是身处天堂中?还是地狱里?

    不对!现在的我真的是死了吗?等等我要是死了…妈妈(温妮雅)她会怎么样?!

    想到这一点时我双膝无力的跪倒在地用着自己的双手捂住头部后悔般的想着,如果我当时没有和荷伊尔战斗的话…我是不是就不会变成这样?

    “听好了你要是死了的话,你知道我会怎样对待你的母亲对吧?”

    回忆起黑框长老对我说过话,在我的脸上悔恨万分的情绪没有掩盖的暴露出来。

    “不…不要!不要过来!!救救我!!图特求求你…救我逃出这里!!!”

    突然间我仿佛看到温妮雅一丝不挂的被无数哥布林凌辱,被无数哥布林围住的她失声痛哭尖叫起来,她叫喊着我的名字试图让我去救她。

    住手!给我住手!!你们这些家伙!!!

    当我刚想起身前去拯救温妮雅的时候,我却无论怎样都无法站起身来,我低下头却骇然的发现自己的双手与双脚被数十根黑漆漆的铁链束缚住了。

    可恶!!

    我死死挣扎着想要摆脱锁链的束缚前去救出温妮雅,但无论我怎样挣扎都无法挣脱开锁链,就在这时被无数哥布林围住的温妮雅声音渐渐变的十分微弱。

    “图特…救救我,求你来救救我……为什么你…不来救我?”

    温妮雅低声的说着在她的声音中夹杂着许多哭泣声,她的眼睛已经流不出任何眼泪了,当她把话说完的同时她的双眼就如同失去生命之光那样缓缓闭上……

    “嘎啊啊啊啊啊啊!!!”

    看到这一幕时我歇斯底里的发出了嘶吼,在我的额头上裸露出愤怒的青筋。

    在我的心中除开愤怒的情绪,更多的是悔恨、对自己感到失望甚至是绝望的情绪。

    为什么我会这么弱小?!我明明是要救妈妈逃出那里的,但我现在却什么也做不到…什么也做不到!什么也做不到啊啊啊!!!

    一想到这些我死死咬着自己的牙齿使出全身的力气拉扯自己被铁链死死缠住的双手,鲜血不断的流了出来手腕上的皮肤因为过度用力拉扯而严重开裂筋肉、骨头完全裸露了出来。

    “停下吧,你再这样下去的话。又会死的哟~”就在我还想再用力挣脱锁链的时候一个陌生的声音从我身旁传来。

    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我回过头却看到了一个身材与我差不多高的人形黑影,黑影坐在我身旁的地上当他注意到我的视线时他挥了挥自己虚渺不定的左手。

    那又怎样?!

    “不怎么样,只不过再这样下去你真的会死哦。毕竟你现在实在是太弱小了~”黑影用着他那充满戏虐般的嘲笑语气对我说。

    ……给我闭嘴!

    “你是在否认自己的弱小吗?唔~真伤脑筋啊!既然这样那我就大发慈悲的让你看看,你死后不久的‘未来’吧!”

    黑影用着左手托住自己的下巴苦恼的说,当他把话说完的时候他伸出右手很随意的一挥,在我的前方出现了这样一副场景……

    整片幽翠森林充斥无边无际的火光,骑兵营地已被人类、精灵、矮人组成的联合军攻破,古伽队长等众多骑兵纷纷死在了联合军的铁蹄之下。

    就连主城·克捷也没有幸免,联合军在城内大肆开展了屠杀,以族长为首的战士长们、黑框长老等长老们纷纷各自和联合军展开了激战。

    这场战斗没有持续多久,不知过了多久克捷城内的所有的抵抗军队被联合军斩草除根般的消灭。

    “哈哈哈~好好看,接下来才是最精彩的~”黑影咧开嘴角肆无忌惮的狂笑起来对我说。

    什么?!

    在克捷城内城中央的大殿位置,联合军将大殿内的所有哥布林一一俘获带到了大殿外的一处空地上集中起来。

    突然间几位身材魁梧的人类士兵从大殿中抓出几名哥布林,这几只哥布林跟其他的哥布林截然不同他们的身材很娇小。

    走在这几只哥布林前端的是一位身穿麻布材质衣服的哥布林,对于这位哥布林我是在熟悉不过了她正是――洁丽雅。

    此时的她和身边的同伴们被联合军的士兵们押送着前进,当她们走到那片空地的时候她们的脸色变的十分惧怕起来。

    在她们的前面是一个火炉在火炉中插着一根根烙铁,这些烙铁的前端则刻着一种特殊符号。

    见押送中的哥布林们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联合军士兵则很不耐烦的走到它们身后粗鲁的抓住它们的手臂向前走着。

    “呀啊!放开我!!好疼!!!”

    洁丽雅和其他几位哥布林被士兵们相当蛮横的拖向前方,当他们走到火炉旁边的位置时全体停下了脚步。

    站在火炉旁拔弄插在火炭中的烙铁的是一位身材稍胖的人类士兵,当他看着前面这几只脸上充满恐惧的哥布林时在他的脸上瞬间出现了一副极度不正常的瘆人微笑。

    看到他摆出那副瘆人的笑容洁丽雅和其他的哥布林的身体因为过度惧怕而颤抖起来,这位身材稍胖的人类士兵注意到这一点后立马抽出了一根插在火炉中的烙铁。

    烧红的烙铁上充满了可怕的温度,仿佛只要被这块烙铁一烫青烟马上就会飘出。

    身材稍胖的士兵轻轻地往烙铁上吹了口气,原本已经烧红的烙铁变的更加红透起来。

    “可以开始了。”身材稍胖的士兵对押着哥布林身材魁梧的士兵说。

    听到身材稍胖士兵示意这些身材魁梧的士兵各自强硬地将面前这些身材娇小的哥布林们身上的衣物扒开,随着衣服被无情的脱下洁丽雅和她的同伴们赤裸的站在原地用着双手捂住自己的隐私位置。

    “带过来吧,从妳先开始。哈哈~我会稍微温柔一点的。”身材稍胖的士兵用手指着一身赤裸的洁丽雅说。

    听到身材稍胖士兵说的话,二名身材魁梧的士兵分别抓住了洁丽雅的双手将她拖到了身材稍胖士兵的跟前。

    “不…不要!大家!救救我!”

    看到被炭火烧红烙铁的瞬间洁丽雅胆小的朝着身后的同伴们求救,但无论她怎么喊同伴们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拖到那位身材稍胖的士兵跟前。

    来到身材稍胖的士兵跟前洁丽雅立马被这两位身材魁梧的士兵强硬地跪在地上,洁丽雅双手的手腕和双脚的脚踝被这两位身材魁梧的士兵死死地禁锢住了。

    无论洁丽雅怎么用力挣扎她都无法从这两位士兵的禁锢中逃脱,毕竟她的力气实在是太小了。

    “求求你,不要这样!”看着面前这位身材稍胖的士兵洁丽雅畏畏缩缩的哀求着。

    “那可不行。啐!”

    身材稍胖一边说着一边朝着烧红的烙铁上吐了一口唾沫,唾沫接触到烙铁的瞬间被蒸发成淡薄的水蒸气。

    “要开始了!”身材稍胖的士兵手持烙铁对准洁丽雅的胸口方向处缓缓伸去。

    看到慢慢逼近的烙铁洁丽雅的脸色瞬间变的惨白起来,当她想起曾经那个和她第一次相遇的哥布林战士在她心中瞬间有了种缥缈的希望。

    “救救我(小声)……图特!救救我!!”洁丽雅用着她那颤抖的声音喊着。

    但是她的呼救并没有得到回应,而烧红的烙铁还在不断的逼近当烙铁距离洁丽雅的胸口处还有几厘米距离的时候,在洁丽雅的眼角处流下了两道绝望的泪痕。

    “啊啊啊啊啊!!!!”

    当烙铁触碰到洁丽雅胸口的瞬间洁丽雅发出了相当凄惨的惨叫声,随后她双眼一黑昏了过去。

    烙铁烫在洁丽雅的胸口上发出了滋滋的声音,身材稍胖的士兵把烙铁拿走后一个特殊的烙痕印在了洁丽雅的胸口上。

    “带下去吧!”身材稍胖的士兵对着那两位身材魁梧的士兵说。

    听到身材稍胖士兵说的话,这两位身材魁梧的士兵立即带着这位身材娇小的哥布林离开了火炉旁……

    “怎么样?你死后的‘未来’精彩吧?”坐在我身旁的黑影用着他那嘲弄十足的声音对我说。

    未来…为什么会变成那样?

    “为什么?你的问题还真是可笑,可笑极了!想想为什么会这样,那都是因为你太弱了。什么也无法守护住,自己的战友、认识的人、自己的母亲全都死在你的面前了。”

    听到我说的话黑影用着极度压抑的声音向我说着,在他的语气中充满了不屑的态度。

    我…很弱小……我明明是要保护我所要保护的人的,但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为什么我会这样一事无成的…死去?!可恶!可恶!!可恶!!!

    听着黑影对我说的话我心如死灰的低下了自己的头颅,在我的双眼处不断流下了对自己的弱小感到绝望、愤恨的情绪。

    “哈哈~你终于意识到这一点了!你与荷伊尔之间的战斗中,为什么你不下死手?在那个时候你…犹豫了,对吧?为什么不果断的出手杀死他呢?因为你并不想这么做,看得出来你被许多的善念束缚住了。”

    黑影大笑了起来说,他一针见血的说出了我之前与荷伊尔战斗时致命错误,在生与死的战斗中但凡有任何一点犹豫都会导致战斗的失败,那就是死亡!

    他说的很对,我没有任何反驳他的念头。

    “你如果想要变强那就不妨试试抛弃一切的善念,这样的话你在战斗中就不会有这么多的犹豫不决。这个意见怎么样呢?战士长大人~”

    见我摆出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黑影会心的笑了笑看似开玩笑般的对我说。

    你…到底是谁?

    “你的记性真差啊,我们不是之前见过一次的吗?不记得了吗?唔~那个时候的你,还挺抗拒我的。”黑影发出了类似于苦恼的声音对我说。

    你是?!

    听到黑影苦恼的声音后,我猛地回想起了那个时候发生的事。

    “你终于记起来了,我。”黑影说完话后瞬间化为了的样貌。

    这怎么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毕竟我是你而你也是我。这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事实。”化作我样貌的黑影站起身来用着他那双手抚摸着我的脸庞如此说到。

    就当他还想说出其他什么的时候,我们周围的环境瞬间变为了另外一副样子。

    这里是树木稀少的林地看到这片林地的瞬间我就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这里是苍翠林地。

    “啧!我啊,你如果真的想要变的更强的话,那就请你抛去你那一贯的作风将自身的善念、犹豫统统丢弃吧!只有做到这一点……?!可恶!你才能真正的守护住你所想保护的人!!”

    突然间黑影急切的对我说着当他说到最重要的地方的时候,他的身体如同雾状的飘散而出但他还坚持的将最重要的言语跟我说完。

    “你能做到的吧,我?你一定得……保护住你想要保护的……”黑影还没有把话说完就彻底化为雾状消散了……

    当然了!!!

    在我坚定的说出自己的答复后锁住我的铁链瞬间破碎了,而我顺势跪倒在地。

    就当我想要站起身来却怎样都无法站起来的时候,在我的前方突然传来了一阵由女性歌唱的歌声。

    ?光给予了这个世界温暖、和平~?

    ?暗为这个世界带来了宁静与安详~?

    ?它们彼此之间不能失去平衡,因为光与暗谁都少不了谁~?

    ?被选中的万物啊,你不能在这里倒下!站起来,这个世界需要你~?

    悦耳的歌声渐渐靠近了我的身前,当我正对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感到疑惑不解时,我突然感受到一双柔和的手抱住我的腰部缓缓地将我托起。

    是谁?

    尽管我提出疑问但没有任何声音来回答我,而我被这双柔和的手稳稳的抱住带到了天空中上。

    “醒来吧,求求你。你还不能在这里停下脚步!”就当我还处于疑惑众多的时候,先前那个在歌唱的女性声音轻声在我耳边说着。

    听到这句话我抬起头看着天空中散发着耀眼光芒的太阳,我伸起自己的右手向太阳探去。

    “唔哦哦哦哦!!!”我竭尽全力的发出最大声的呐喊,伸向太阳的右手也用力向前伸去。

    突然间我周围的景象全都如同镜子那样破碎掉了,迎面而来的是在我前方的一道曙光……

    ******

    …………

    (唔?)

    我感觉自己似乎是躺在了一处软绵绵的床上,这种感觉很温暖…令我感到很安心。

    (不过我是时候该醒来了。)

    想到这一点我缓缓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印入我眼中的第一道景色是还算较为柔和的阳光。

    “诶?”

    随着我正要把视线微微往上察看周遭的环境时,我却看到了这样一副场景……

    那是一双硕大并且富有弹性的‘双峰’,看到这副景象的瞬间在我的心中涌现出了一种险些把持不住理智的欲望。

    (这是…胸部吧?)

    惊讶归惊讶,我很明白我所看到的东西是什么,但话又说回来这对胸部…真大的说!

    依蕾妮此时坐在由藤蔓形成的床上,突然间她似乎感受到了这位躺在她大腿上的哥布林传来的轻微动静。

    当依蕾妮低头看着这位哥布林时却看到这样一幕,当这位哥布林看到她的样貌时在这位哥布林的脸上充满了紧张、窘迫的神情。

    看着这位拥有着一头金色长发的女性…不,应该说是年轻的女性精灵,她的年纪应该是处于少女年龄阶段的,对吧?

    出现在我面前的这位精灵她的容貌确实是美得夸张……不,她的美貌带着神圣的气质,甚至让人觉得『美丽』这种形容词过于庸俗。

    “阿拉~你醒了。”依蕾妮一脸微笑的看着头部躺在她大腿上的哥布林说。

    听到这位女性精灵说的话我没有做出任何回答,她的声音很温柔就像轻和的微风那样。

    依蕾妮见我没有回应她的问候,她索性微微弯下腰凑到我的耳边轻声的笑着对我说。

    “图特,躺在我的膝枕上舒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