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玄幻魔法 > 我转生了还变成了哥布林 > 成年·战争篇 第五十五章.与依蕾妮的交谈(上)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听到这位金发女性精灵说的话我的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这么说来刚刚我感受的软绵绵的触感是……这位精灵的膝枕吗?!

    (天啊!这不是在做梦吧?…对了,她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是很舒服,谢谢妳。请问是妳救了快要死去的我吗?”

    我坐起身来按耐住自己心中不敢置信的情绪和疑惑重重众多的问题,问着这位金发女性精灵。

    “是啊~当时在你的身上真的受了很严重的伤,再加上过了这么长时间伤势恶化了。如果我没给你治疗的话,你真的会死的。”

    听见我的询问依蕾妮眨了眨自己那双淡绿色瞳孔的眼睛,笑着回答坐在床上行为举止有些拘谨的我。

    我用着左手摸了摸自己的身上却惊奇的发现身上的所有伤口真的全部愈合了,就连胸膛上那处被荷伊尔刺穿无论怎样都愈合不了的剑伤也彻底愈合。

    “谢谢妳。我知道说再多道谢也抵不过妳救了我的恩情,但我还是要说谢谢。能告诉我妳的名字吗?”我抬起头双眼正视着这位仍然微笑的注视着我的金发女性精灵真挚的说。

    依蕾妮听到我说的话脸上的微笑瞬间变为了十分难为情的表情,不,确切的说是种不敢当的神情。

    “我的名字叫依蕾妮,是守护幽翠森林的森之精灵。还有…你不用跟我道谢啦,我…我也没做什么十分厉害的事。”依蕾妮一脸慌张的看着我略显紧张的介绍起自己。

    “不是这样的!如果没有您使用魔法治疗我的话,我就真的死了!对我来说妳是我的救命恩人,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要报答这份恩情!!”

    听见依蕾妮说的话坐在依蕾妮身旁的我一把握住她那双柔弱的手,语气诚恳的向她的说。

    被我握住双手的瞬间在依蕾妮的脸上红晕逐渐染红了她的双颊,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握手依蕾妮显然是被吓了一跳。要知道她可是从来没有和任何陌生人牵过手的,唯一和自己有过肢体接触的也只有她的同伴们也就是其他森林中的森之精灵。

    总之呢,现在脸色嫣红的依蕾妮因为过度害羞,只能从嘴中不断的发出一些类似『哇啊哇、哇喔』之类的难为情呻吟声。

    “妳怎么了?”听到依蕾妮发出的呻吟声我有些疑惑的问,当看到依蕾妮红晕的脸颊时我仿佛明白了什么。

    大概过了有几分钟的样子,脸色没有先前那么红晕的依蕾妮声音很小的对我说。

    “那个…那个,图特…能不能先请你放开我?”

    听到依蕾妮声音的瞬间我立即松开了握住她双手的手,并一脸歉意的看着脸色红晕的她。

    “对不起,我不该那么冲动。”我为自己刚刚的失礼举动向依蕾妮道歉。

    “没关系的。”依蕾妮听到我道歉连忙摆了摆手示意让我不要在意刚刚发生的事。

    (她真害羞…不对,那算是怕生才对。对了!我还有问题要问她……)

    看着坐在身旁床上的森之精灵·依蕾妮,我突然意识到了一些无论如何都有知道的问题。

    “荷伊尔,那个银发精灵带着他的下属离开这里了吗?”

    我转头看了看四周却没发现荷伊尔等人,抱着疑惑的情绪我问着身旁正在用着手指卷弄着自己头发的依蕾妮。

    “荷伊尔的话,他已经带着他的人撤退了,按现在时间来看可能已经回到他们的营地了。”听到我问出的问题依蕾妮摆出一副轻松的表情对我说。

    (已经离开了?这样也好……)

    听到依蕾妮的答复我低下头思考起之前我与荷伊尔战斗时的回忆,荷伊尔很强现在的我与他的实力相比较来说还有着不小的差距,再加上当时的我…确实是如同黑影所说的‘你被太多的善念束缚住了,那个时候的你犹豫了’……

    如果说再要我和荷伊尔再打一次的话,全力以赴、毫不犹豫的厮杀我大概也许可以…和他勉强打成平手!

    但话又说回来荷伊尔他当时在我还没有昏迷过去的时候,他却询问了我几个莫明其妙的问题。

    (唔!难道说他真的和妈妈(温妮雅)有关系吗?)

    不管怎么说,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是不太想再见到荷伊尔那家伙了……

    他的实力很强,在战斗中他身上总有一种冰冷的肃杀感,而且他手中的那把剑真的很可怕,但凡被刺、划、砍、斩中造成的伤口无论怎样都无法治愈好,再加上伤口要是不第一时间治疗的话还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进一步恶化。

    真棘手啊!

    我低着头脸色阴沉的想着之前与我战斗的荷伊尔,下一次如果再见到他要怎么和他打呢?

    正当我低着头还在思考有关于荷伊尔的事情时,一只苗条的手手中捧着一颗如同葡萄大小般的绿色果实伸到了我的身前。

    “要吃吗?”

    依蕾妮动听的声音将还在思考中的我拉了出来,当我转过头看着正对我微笑的依蕾妮时原本阴沉的我突然释怀了。

    “这是苍翠林地中在这些树上结的果子,味道还好啦~要不要试试?”依蕾妮也转过头看到我的同时笑着向我介绍起手中的果实。

    “好,谢谢。”

    我接过依蕾妮手中的绿色果实送入嘴中轻轻地一咬,一瞬间甜酸的味道充实了我的口腔。

    (真好吃~这种果实和我以往吃过的野果截然不同。)

    “好吃吧?味道应该还算不错的。”依蕾妮看着脸色有些惊讶的我小心翼翼的问。

    “谢谢妳,果子很好吃!”

    我点点头看着依蕾妮肯定的说,听到我肯定说出的话依蕾妮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依蕾妮,我能问妳几个问题吗?”看着坐在我身旁的依蕾妮我坚定了自己想要询问她的念头说。

    “要问什么?”

    坐在由藤蔓形成的床上的依蕾妮听到我的话微微转过头下意识的问。

    “依蕾妮,妳睡觉的时候做过梦吗?”看着脸色平和的依蕾妮我忐忑的问。

    “睡觉的时候做梦?嗯,我在睡觉的时候也做过梦。”依蕾妮听到我的问题后咧开嘴角微微一笑说。

    她睡觉的时候做过许多的梦境,这些梦有的是美好的、有的是较为普通、有的却十分不好。

    “你想要问什么?”还没等我开口询问依蕾妮却反问道。

    “我昏迷的这段时间里我做了这样一个梦,在梦中我看到了许多不好的事情…那些不好的事物一一呈现在我眼前,在我束手无力心如死灰的时候,一个声音在我耳边不断嘲弄我、取笑我、数落我、开导我。”

    “听到这个声音我第一时间是感到很愤怒,但随着这个声音循循善诱的开导下我没有再反驳他的话语,我觉得他讲的很有道理。就在这时这个声音的主人出现了,他是一个黑影一个长的和我的样貌一模一样的黑影。”

    “当我对此感到疑惑的时候,黑影对我这样说‘我是他,他也是我。’在后来的交谈中我得知到我这是与他第二次见面了。依蕾妮妳能告诉我,那个黑影究竟是什么吗?”

    我将自己昏迷中做的的梦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坐在我身旁认真倾听的依蕾妮,听完我说的梦依蕾妮的神情变的严肃起来。

    “那个黑影是你,你也是他。确切的说他是你的血脉,你身上的哥布林血脉带来的潜意识。”依蕾妮用手轻轻的摸着我的头解答起我的疑问。

    (血脉带来的潜意识?)

    一时间在我心中再度涌出了更多的疑问,看到我疑惑万分的表情依蕾妮脸上原本严肃的神情变回之前平和的神情。

    “图特,你是哥布林。在你身上有着哥布林独有的血脉,可你不是纯种的哥布林。你的身上还有部分精灵血脉,也就是说你即是哥布林也是精灵,不,应该是半精灵。可是你身上的部分精灵血脉却并没有觉醒,姑且也不能称为半精灵。”依蕾妮伸出左手的食指向我一本正经的说。

    “但是哥布林血脉带来的潜意识,到底是……唔!”

    当我刚想开口问出真正重要疑问的同时,依蕾妮用着左手的食指轻轻抵在我的嘴唇上示意让我安静而她露出些许苦涩的神情看着我。

    “当你看到那个黑影的时候,那就意味着你身上的哥布林血脉已经完全觉醒了。”依蕾妮凑到我的耳边轻声说。

    诶?哥布林血脉完全觉醒了?那是什么意思?

    还没当我开口询问出自己心中的疑问,一旁的依蕾妮似乎看出了我心中的疑惑便再次开口为我解释。

    “每个种族的生物都有各自血脉中的力量,只要觉醒了自己身上的该种族血脉力量就能将自身的实力变的更强。虽然说你身上的哥布林血脉现在已经觉醒了,但是你自身却并没有变强多少。你在梦中见到的那个黑影则是哥布林血脉带来的潜意识所形成的。”

    “原来如此……”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说。

    (我身上的哥布林血脉已经觉醒了……那我身上的部分精灵血脉呢,精灵血脉要怎么觉醒?)

    等等!我记得在和荷伊尔战斗的时候奔跑中的他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随后他毫无征兆的出现在我身前他用着手中的剑刺穿了我的胸膛。

    当重伤的我与荷伊尔准备一招定胜负时,荷伊尔再次奔跑了起来然后跑动中的他第二次毫无预料的‘消失’了。

    就在我全身充斥着战栗的危机感不得不全神贯注戒备四周的时候,在我自身的周围所有景物似乎都变的十分缓慢下来而原本‘消失’的无影无踪的荷伊尔再度出现在我前方的不远处……

    想到那个时候发生的事我的眉头再次紧皱起来,唔!真令人感到头大,那个时候周围环境突然变慢下来…难道说我身上的部分精灵血脉觉醒了不成?“图特,你还有什么问题要问我的吗?”依蕾妮看着我眨了眨自己的双眼期待的问。

    (对了,我还有两个问题要问她!)

    听到依蕾妮声音的瞬间,我顿时想起了自己还有两个重要的问题要询问她。

    “依蕾妮,我想要搞清楚『被选中的万物』到底是什么?它代表着什么?还有我在梦中听到了一首有关于『被选中的万物』的歌声它和『被选中的万物』有关系吗?”

    看着满脸期待的依蕾妮我顺势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听完我问出的一连串问题后依蕾妮原本期待的脸逐渐变的严谨起来,当她听到我问出那首有关于『被选中的万物』的歌声时在她的眼中一丝精光瞬间冒了出来。

    “图特!能告诉我你听到的那个歌声具体是什么内容的?”当我还想开口再问出问题时,依蕾妮抢在我前面反问道。

    “阿?”

    听到依蕾妮的问题我的表情瞬间呆住了。

    (什么内容?那岂不是要我唱出来给她听吗?可是…我压根就不会唱歌啊!!!)

    “嗯,那首歌的内容是这样的。光,给予了这个世界温暖、和平。暗,为这个世界带来了宁静与安详。它们彼此之间不能失去平衡,因为光与暗谁都少不了谁。被选中的万物啊,你不能在这里倒下!站起来,这个世界需要你。”

    我看着依蕾妮严谨的脸色将梦中的那首歌的歌词说了出来。

    听完我把歌曲的歌词说完依蕾妮原本已经十分严谨的眼神瞬间变的更加凝重起来,只见她深深的叹出一口气有些感慨的看着我。

    “『被选中的万物』是守护这个世界的【诸(众)神】遗留在这个世界的遗迹、远古代书籍中存在的事物,后来经过众多种族命名得出的一个称呼。”

    守护这个世界的诸神?也就是这个世界中果然有神吗?!

    听着依蕾妮口中道出的神,我的脸色不得不变的严肃起来,我似乎听到了什么十分不得了的事了。

    “一旦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种族内的生物『被选中的万物』选中时,那该生物则拥有学习‘那份’魔法的资格。”依蕾妮紧接着说出被选中的万物代表着什么。

    “那份魔法?请问是什么魔法?是通用魔法吗?”听到依蕾妮口中所说的只有『被选中的万物』才能学习的魔法,我的好奇心瞬间涌了出来禁不住问。

    听到我的提问时依蕾妮脸上的凝重并没有放松下来,只见她微微吸了口气看向我。

    “是通用魔法之一,‘那份’魔法是位于通用魔法的顶端:光、暗!当『被选中的万物』完全掌握住这两种魔法时,【诸神】便会召见他(她)……这就是『被选中的万物』是什么、代表着什么。”

    依蕾妮看着略显吃惊的我心平气和的说。

    咕嘟――

    这是吞咽口中唾液的声音。

    (唔!不得了!『被选中的万物』所代表的意思竟然是这个吗?!)

    想到这一点时我吞咽唾沫到喉咙内的吞咽声十分清楚的传导到我的脑海内。

    “你胸口上的那个图案就是最好证明你是『被选中的万物』的证据,但你要切记不要让别有用心的他人看到你胸口处的图案。”依蕾妮告诫我的声音将因为震惊而愣住许久的我拉了回来。

    “依蕾妮,妳能教导我光与暗这两种魔法吗?”看着坐在我身旁庄严的依蕾妮我期待的问。

    “图特恕我无能为力,我并不会光与暗这两种魔法。按照通用魔法中的难易学习度,这两种魔法是最难学习的。”对于我的请求依蕾妮平和的看着我语重心长的说。

    这样也好…反正以后也许有机会可以学到这两种魔法的!此时的我不必太过在意,做好现在的事就好了!

    嗯?

    就当我还在思考着什么的时候,我突然注意到几只不同颜色的蝴蝶在依蕾妮身旁周围翩翩起舞地不断飞翔。

    煽动翅膀飞行中的蝴蝶时不时落在依蕾妮指尖上形成的花朵上采集花蜜,阳光照在这几只蝴蝶翅膀上时七彩斑斓的光芒映射了出来。

    一时间被这几只翩翩起舞飞行中的蝴蝶围住的依蕾妮形成了一副极美的景色,看到与这几只蝴蝶互动的依蕾妮我的神情不由自主的呆住了。

    此刻我所看到的这副场景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景色之一……

    正在与飞舞中的蝴蝶互动中的依蕾妮似乎是感觉到了我的视线,只见她转过头微微一笑的看着我。

    “图特,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刚才在我醒来的时候,我记得妳说妳是森之精灵对吗?能请妳详细的告诉我森之精灵是什么吗?”听到依蕾妮问候我便第一时间的脱口问到。

    听见我提出的这个问题依蕾妮的表情显得有些意外,不过她莞尔一笑的看向我说。

    “『森之精灵』。在这个世界上每一片森林中都有一位守护、庇佑、掌管看护森林安全的森之精灵,无论是庞大的森林也好、很小的森林也好、古老的森林也好、繁锦茂密的森林也好、无人问津的森林也好……在这些森林中都有一位森之精灵。”

    原来如此……

    “除此之外我们『森之精灵』听从精灵女神的告诫一般情况下是绝对不会出现在他人眼前的,至于为什么不轻易的出现在他人眼前这其中的原由恕我不便多说。”

    精灵女神?难不成是精灵族的供奉的神?!

    “以上就是有关于我们『森之精灵』的介绍。”依蕾妮一脸微笑的看着我说。

    “明白了。谢谢妳,依蕾妮。”看着身旁坐在床上的依蕾妮我爽朗的笑着说。

    (图特…你露出的笑容真好看~)

    依蕾妮看到我露出的笑容脸瞬间变的红晕起来,真不愧是『被选中的万物』呢!

    “依蕾妮妳没事吧?妳的脸好红哦。”看到依蕾妮微红的脸颊我关心的问。

    “没…没事!阿,图特你的同伴们来了……”

    听到我的问候依蕾妮表情瞬间慌乱起来,当她看到前方不远处森林中走出的哥布林时便用手指着前方对我说。

    “同伴们?”

    (难道是说乔特他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