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玄幻魔法 > 我转生了还变成了哥布林 > 成年·战争篇 第五十八章.议会、停战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幽翠森林,中外围森林内。

    两位骑着黑狼的哥布林骑兵正在森林中的各处路径到处巡视,待两名骑兵巡视许久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后便骑着自己的坐骑往着自己军队的驻扎地方向走去。

    “今天人类他们那边还是没有动静……”

    “是啊,不知他们在搞什么从上次战斗过后一直没有再度进攻到中外围森林内。”

    …………

    哥布林军队驻扎地,一处在驻扎地内算得上是较大的帐篷内。

    帐篷内哥布林战士长们与萨满们坐在左边的座位席中,而奇柏德和特莫等兽人战士则坐在右边的座位席上,站在他们面前石制平台上的是哥布林一族的族长,此时的他正和面前的众人探讨起联合军的下一步行动。

    距离上次我们哥布林与兽人和人类、精灵、矮人组成的联合军战斗过了有十天之久,在这段时间中联合军没有再次朝我们中外围森林内发动进攻而是十分的寂静……

    “不知道人类、矮人、精灵他们的接下来的行动是怎样的?”

    坐在左边座位席中的一位脸上有着爪形疤痕的哥布林战士长用着左手托起自己的下巴略显苦恼对着周围的人说。

    “也许他们正在酝酿着下一个朝我们发动进攻的计划……”坐在刚才那位脸上有着爪形疤痕的哥布林战士长的战士长诺有所思的说出自己的看法。

    “或者此时的他们真意见不合,跟现在的我们一样在探讨着议会。”坐在前面座位席中的杜特战士长回过头朝着那两位战士长这样说到。

    “但谁又知道联合军他们现在究竟是怎样了?也许他们打算停战了?”一名坐在后方座位席上看起来比较阴沉的哥布林战士长语气低沉的说。

    “可能…大概,由人类、精灵、矮人组成的联合军们此时正等待着援军的到来,一旦他们的援军到达他们的营地下一场进攻就要开始了。”

    听到身后那位声音略显低沉的战士长说出的话,我用着左手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颏语气平淡的说。

    当我把话说完的瞬间站在平台上的族长,坐在我身旁、身后的其他战士长们,以及奇柏德和特莫那些兽人战士们无一例外把各自的视线纷纷对准了我。

    “真是那样的话就好了!我现在可按耐不住再次想要和那些矮人族战士战斗的欲望了!!”奇柏德声音有点狂热的说着,听的出来在他的语气中不乏有着一种想要战斗的欲望。

    “请稍微冷静点队长,不要忘了我们还在开会中。”坐在奇柏德身旁座位席上的特莫好心提醒着奇柏德。

    “你真啰嗦啊特莫,等我们回我们种族的领地后你是不是还要和我打一场?”

    听到特莫的提醒奇柏德微微皱起眉头声音冷冷的说,而特莫听见奇柏德说的话特莫只好不再说些什么。

    “确实如此…图特如果按你所说的那样。联合军在等着他们援军的到来,一旦当他们援军到来之时他们则会毫不拖沓的对我们发动下一次进攻……”对于我所说出的话,站在平台上的族长脸色严肃的说着。

    “所以说我们这边也需要援军!族长不如让我把骑兵营地内所有可以参加战斗的哥布林骑兵带到驻扎地内吧?!”坐在我边上的古伽队长听到族长说的话后立马站起身来郑重的说。

    “不…再等等看,调动我们的援军风险性可能太大了,一旦后方守备军队实力空虚而联合军这时突然袭击我们的后方那情况真的会变的十分严重!”

    听到古伽的提议族长伸出了自己左手的食指摇了揺否决了古伽的提出的意见。

    “那我们现在只能静观其变吗?”古伽将自己的双手摊开看着站在平台上的族长无奈的问。

    “是阿,只能静观其变。”族长点点头坚定的说。

    一时间帐篷内的所有人都沉默无声起来,无论是我、古伽、杜特和其他的战士们、就连一向安静不下来的奇柏德此时都不知要说些什么。

    …………

    幽翠森林,中外围森林与外围森林交界地带。

    距离联合军营地远处两百多米的森林中,三名哥布林战士此时正站在一颗较大树林的树枝上,他们各自用着手中的瞭望镜观察着远处的联合军营地内部守备军队的动向。

    这三名哥布林战士在此处已经观察了数天,在这段时间中联合军营地内的守备军队没有做出任何开展进攻的动作,相反的是联合军令人感到诧异的是联合军营地内十分的平静。

    除了联合军中的人类士兵为了捕杀动物采取食物而进入森林打猎,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任何动静……

    正当这三名哥布林还在用着手中的瞭望镜观察着联合军营地的动态时,一名表情阴沉的男性精灵走入到了这三名哥布林战士藏匿处的森林中,在这位精灵身后还跟着一名穿着铠甲表情严峻的人类士兵,以及还有一名身材健硕满脸胡茬的矮人族战士。

    “喂,你们看那!”一位站在树枝上的哥布林战士看到出现在自己视野范围内的三人时立马向自己的同伴警惕的说。

    听见同伴的提醒另外两名战士放下自己手中的瞭望镜也低头望见了那三名走入他们视野中的三人,看到那三人的瞬间这两名哥布林战士的神情变的十分严肃起来。

    “出来吧!我知道你们在那!我们没有恶意,我们只是来传递一个消息的!如果想要听听看的话,就请显身吧!”突然间那三位人中的矮人族战士向着前方寂静无声的森林叫喊般的说。

    听到那位矮人族战士说出的话站在树枝上的三名哥布林战士神情变的纠结起来,要显身吗?他们说只是来传达一个消息的…但谁又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圈套呢?

    “我们在这!”那三名哥布林战士中一位胆子较大的战士朝树底下不远处的三人喊到。

    听见从树上传来的声音时矮人族战士、人类士兵、男性精灵各自将自己的目光看向了树上,当他们看到那三位站在树枝上的哥布林时满脸胡茬的矮人族战士哈哈大笑起来。

    “哦?终于显身了呢!不得不说你们很有胆魄!!”

    听到那位矮人族战士说的话这三名哥布林战士脸色一沉只见他们三人相互点点头后,他们将自己随身携带的短弩取了出来卡上弩弦装好弩箭对准树底下的三人。

    “喂喂喂!冷静一点好吧!!都说了我们只是来传达我们上头的一个消息罢了,没必要搞成这样吧?!”

    看见那三名哥布林手握短弩对准了他们这边,矮人族战士连忙解释般的大喊着说,而他身旁的人类士兵、男性精灵纷纷拿出了自己的武器做出了一副随时准备战斗的姿态。

    “什么消息?!你们联合军打算对我们再次发动进攻吗?!”站在树枝上一名脸上面露青筋的的哥布林战士歇斯底里呐喊般的质问到。

    “并不是要再次对你们发动进攻!我们联合军要撤退了,也就是不打了!听到了吗?我们联合军全体要撤退了,也就是说停战了!!”

    面对站在树枝上哥布林战士的质问,这名矮人族战士声音丝毫不减的回应着说。

    “跟他们废话那么多干嘛!喂,哥布林!具体怎么样你们看过这封信就知道了,但记住啊这封信一定要交给你们的族长。明白吗?”

    当矮人族战士刚说完话时,站在矮人族战士身旁的男性精灵一边很不耐烦的说着一边将自己随身挂在身上的折叠弓握在手中。

    只见这名男性精灵从自己背在身后的箭袋中取出了一支箭,将箭搭在了弓弦上只见他缓缓拉开弓弦待弓弦被他完全拉开之际男性精灵瞬间放开握住弓弦的左手。

    下一秒那根箭瞬间朝着那三名哥布林战士站着的树上射了过去,而那位男性精灵做完刚刚的举动后转过身朝着森林外走去。

    “还等什么?走了!”

    见和自己一同前来地人类士兵和矮人族战士还迟迟未动,男性精灵转过头朝那二人没好气的说。

    听见男性精灵没好气说的话人类士兵与矮人族战士略显苦恼的笑了笑,随后便紧跟着男性精灵一同离开了这处森林往着联合军营地的方向走去。

    当人类士兵、矮人族战士、男性精灵那三人已经离开这处森林时,站在大树树枝上还在警惕中的三名哥布林战士缓缓放下了戒备。

    看着插在离自己身旁只有几公分距离的箭矢站在离树干旁枝头较近的哥布林战士脸色显得有些不好,刚刚的这一箭是那位男性精灵射出的不得不说那位男性精灵的箭术真的十分老练。

    那根箭矢的箭身上绑着一个类似于小圆柱体的纸筒,看到箭身上绑着的物件时那位离树干较近的哥布林战士将这根箭矢从树干上取了下来。

    “走吧!”这名哥布林战士将绑在这根箭矢身上的小纸筒取了下来后便对着同伴果断的说。

    听到同伴所说的话另外两名哥布林战士率先从大树上爬了下来往着哥布林军队驻扎地的方向走去,而那位拿着信件的哥布林战士则紧紧跟着同伴们的脚步……

    ******

    哥布林军队驻扎地,一处较大的帐篷内。

    帐篷内族长和我们这些战士长、萨满以及奇柏德与特莫那些兽人战士还在探讨着所谓的议会,就在这时一名神情紧张的哥布林战士从帐篷外跑了进来郑重其事的说。

    “报告!在外围森林中侦查联合军营地的战士有重要的消息要汇报给族长!”

    听到这位战士所说出的话语帐篷内的所有人把目光看向了他,对于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刚才还在探讨议会的族长、萨满和我们这些战士长以及还有奇柏德那些兽人战士们脸上顿时充满了疑惑的表情。

    “让他进来吧。”族长果断的对那位神情紧张的哥布林战士说。

    “明白了!喂,可以进来了!!”听见族长命令这位神情紧张的哥布林战士转身朝着帐篷门外喊到。

    就当他把话刚说完一位满汗淋漓的哥布林战士走入了帐篷内,当他看到帐篷内的族长、战士长们、萨满们和兽人战士们时他便恭敬的半跪在地上。

    “行了,你有什么消息要汇报?”族长微微皱眉语气严肃的说。

    “族长,联合军那边派遣了使者与我们几位侦查联合军营地的战士们有了接触。他们说全体联合军要撤退了,不再和我们战斗了……还有这是联合军统帅托使者带来的信件。”

    听到这位哥布林战士说出的话帐篷内的所有人脸色变的不可置信起来就连我也感到有些意外,在我们大家还在吃惊的时候那位战士将一个小圆纸筒从怀中拿了出来。

    “这就是联合军统帅托人带来的信件吗?”看见那位战士手中的小圆纸筒时族长下意识的问。

    “是的。”捧着小圆纸筒的战士点点头说。

    “那打开来,将信件中的内容告诉我们。”族长有所顾虑的对着那位半跪在地的战士说。

    “好!”

    这位战士一边说着一边用着双手打开了手中的小圆纸筒并将其内部的纸条拿了出来,只见他把折叠的纸条打开平稳的拿在手上。

    “致邪恶而又卑贱的哥布林以及还有只知道满脑子战斗的兽人们。这场战争我们联合军与你们哥布林和兽人组成的抵抗军打了有段时间了,说实话你们这一次令我等感到有些惊讶,我们在这场战争中见识到了一些不得了的东西……”

    “……但是我们联合军此时不得不和你们停战了,因为某个原因而导致我们此刻只能撤军。――精灵、矮人致上。”

    当这位战士读完信上的内容后身处帐篷中的各位面面相觑起来,所有人都在思考着到底这是不是联合军所设下的一个阴谋?

    “族长,我认为这很有可能是联合军为了放松我们警惕而出的一个阴谋。”坐在我身旁的杜特战士长站起身来朝着面前的族长说。

    “但是不排除联合军撤军的可能,信上不是说了吗‘因为某个原因而导致我们此刻只能撤军’。问题就出在某·个·原·因上,可能应该是人类军队那里出了岔子吧?不然的话按精灵、矮人的性子怎么可能会这么容易罢休?”

    坐在右边座位席上的奇柏德紧接着杜特话音未落很冷静的分析说。

    “但是……”

    “够了!”

    正当杜特还想说出什么的时候,站在石制平台上的族长突然大声的呵诉般的喊到。

    “现在可不是毫无头绪瞎猜的时候!我们在中外围森林再驻扎十天看看状况,如果过了十天后派去侦查联合军营地的战士回来说联合军已经撤退了。到那时我们全体再撤回克捷,明白吗?”

    看着面前的所有人族长语气坚定的说着。

    “明白了!!”听到族长所说的话帐篷内的所有人纷纷大声回应道。

    …………

    还得在这驻扎十天……

    不知道黑框长老和妈妈那怎么样了,她应该不会生我的气吧?

    为什么我心里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