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玄幻魔法 > 我转生了还变成了哥布林 > 成年·兽人族篇 第六十五.训练的成果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克捷城·地下世界·黑框住所。

    我站在黑框长老住所的门口处整理着自己身上的着装,整理完自己的着装后我打算动身离开黑框长老的住所内。

    站在我身后的黑框看到我刚刚做出的动作后将我面前的石门施法打开,看着缓缓打开的石门我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走出黑框长老住所我来到了互相交错的地底通道内,看着在我面前的三岔洞口我很自然地走向正中央的通道中,进入通道后我先是走了一段距离再拐了一个弯紧接着我走上了一处向上的阶梯来到了地下世界去往地面的大门处。

    把守在通往地面上大门处的几位守卫看到走来的我时纷纷向我恭敬的鞠躬,紧接着他们合力将厚重的大门缓缓推开。

    随着大门被这几位守卫推开刺眼的阳光瞬间朝我照射而来,被突如其来的阳光照射到的我一时间还无法适应这耀眼的阳光只好眯起眼睛逐渐适应这这耀眼的光芒,当我的双眼完全适应耀眼魔阳光后我果断地走出了通往地往地面世界的大门。

    “刚刚走出去的是那位图特战士长吧?”

    “是啊,你不认识他吗?”

    “他可是在这克捷城中颇有名气的!在二十五位战士长中图特战士长的年龄是最小的,我还听别人说在那场战争中图特战士长他立下了极大的功劳……”

    在我走后不久看守在地下世界大门处的那几名守卫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有关我的话题……

    克捷城·外城。

    主街道上大多数居民此时行走在市集上购买着自己一天所需要的食物、淡水、酒以及其他一些生活用品,站在摊位中、店铺内的老板则各自用着自己的独特的嗓音吆喝着路过的居民们。

    我走在哥布林没有那么多的街道中看着道路两侧的店铺、行走中的居民们边思考着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先去见见达伦吧,他现在一定是很想见我这个师傅……)

    听黑框长老说达伦每天都在萨满之殿附近的空地上独自训练着,不知现在的他训练的怎么样了?真想马上见到他啊!想到这一点时我便加快脚步朝萨满之殿的方向走去。

    当我看着道路两侧原本是木制建筑变为了由石材与钢材筑成建筑时我意识到我已经来到萨满之殿附近了,看着这里与别处截然不同的建筑、街道上的环境也和别处不同这里跟外城的主街道相比可安静多了。

    在街道中有些居民用着木制手拉车载运着烧火用的木材,有些行走在街道上有说有笑的走过,还有些居民则和买卖东西的摊主、店铺老板别有生趣的讨价还价起来……

    就在我一边走着一边看着街道上的风景毫无察觉般的来到了街道前方的萨满之殿前,看着前方这座庞大的大殿我不由自主的笑了笑,说起来我也有一段时间没到这里了。

    “好久不见了,图特。”

    当我环顾萨满之殿四周时一声询问从我身后传来,听到这熟悉的问候声我下意识转过身看着那位向我问候的萨满。

    “是你啊,乌利。”我礼貌的朝乌利回应道。

    “你来这是有什么事情要处理吗?”乌利没有理会我的回应而是向我反问道。

    “其实我是来找人的,你有没有见过一位每天都在这里训练的年轻哥布林阿?”面对乌利的询问我坦然的说着。

    听到我说出的话后乌利诺有所思的想了想,当他仿佛想起什么后灵光一闪的打了一个响指。

    “你说的那位哥布林应该是他吧?”乌利用手指着萨满之殿旁一处空地上说。

    听见乌利说的话我下意识看着乌利手指的方向,那是萨满之殿旁的一处空地,空地内一位年轻哥布林正手持两把匕首在练习着各种战斗技巧。

    “原来在那……谢谢啦乌利,我先走了。”我朝乌利道声谢后头也不回朝着那处空地走去。

    看着自己朋友走向空地的背影乌利淡然的笑了笑,随后他便转身走进了萨满之殿中。

    空地中那位年轻哥布林还在挥舞着两把匕首做出一系列只有匕首才能施展的战技,当那位年轻哥布林注意到朝他走来的成年哥布林时他下意识的停下了自己手中的动作,当他看清这位成年哥布林的面容时他仿佛是愣住了。

    “师傅!!”

    大约过了五秒这位年轻哥布林朝面前那位成年哥布林小跑了过去,当他跑到成年哥布林面前时他一把抱住了成年哥布林面露喜色的喊到。

    “哟~好久不见了,达伦!”我摸了摸达伦的头笑着说。

    听到我的声音达伦也笑了起来他抱住我腰部的双手下意识放开,当达伦看着我的时候在他的眼中似乎有种思念许久的目光。

    “师傅,你是昨天刚回来的吗?”回想起昨天哥布林战士们与兽人战士们从城门归来时的情景,达伦礼貌的问我是不是昨天刚回来的。

    “是啊。”听到达伦的询问我肯定的回答到。

    “师傅,你能跟我说说有关战争中的事吗?”突然间达伦有些不好意思的向我询问。

    他实在是太想知道那些在有关在战场上所发生的事了,但是他一直不敢询问其他刚归来的战士、骑兵、萨满们,因此当达伦看到我出现在他面前时他终于按耐不住自己的念头问着我有关战场的话题。

    (关于战场上所发生的事?这小子为什么想要了解这些呢?)

    “战争很残酷……”我压低声音故作深沉的对面前的达伦说。

    我跟达伦讲着在战场上有关于在战斗中与人类、精灵战斗时的情况,而达伦则津津有味的听着我耐心描述的战场故事。

    我讲到我带领的队伍与精灵族战斗的情节时达伦的双眼变的炯炯有神起来,随着我不断述说故事也到了尾声……当故事被我彻底讲完后达伦显然还是有些意犹未尽。

    “师傅我什么时候能上战场阿?”达伦有些呆呆的向我问到。

    “傻瓜!现在的你要上战场还太早了!!”听到达伦说的话时我没好气的呵诉道。

    “但是…师傅我要是上战场的话,那不就可以立下功劳了?立下功劳的话,我就能成为一位像师傅你这样出色的战士了!!”

    听到我的呵诉后达伦没有气馁而是眼冒精光的说着一些令我感到无语的话。

    当达伦说完话的瞬间我的左拳立马朝他的头颅不重的敲去,被我左拳打中头部的达伦下意识的摸了模自己头部被我打中的地方。

    “哎呦!师傅你干嘛?!”达伦吃痛疑惑的问着我。

    “你还记得沐季节宴会上那位刁难你的战士长吗?”我没有理会达伦的质问声而是心平气和的对他问。

    听到我口中说出的询问声达伦没有多说什么,他想起来了在沐季节宴会中所发生的事……

    “记得。”达伦小声的对我说。

    “那位战士长他死了,死在了那场战争中……”我声音低沉的说。

    “诶?师傅你是在开玩笑吗?”听到我说出的话达伦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刚听到的声音。

    “我是在开玩笑吗?”我的目光变的冰冷起来语气严肃的反问着达伦。

    “但是他不是战士长吗?他怎么会……”一时间达伦还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般的喃喃自语着。

    说实话达伦是挺讨厌那位在沐季节宴会上对他恶语相向的战士长的,但是讨厌归讨厌除了讨厌的情绪以外达伦也是蛮敬佩那位战士长的。

    “战争从来都不是闹着玩的,那怕是拥有极高战斗经验的战士长稍有不慎也会死在战场上。战场就如同一个漩涡一般,我们这些战士就如同是在漩涡中不断挣扎的哥布林。实力强悍、运气好的家伙可以在漩涡中挺过来,实力本来就弱、运气一直倒霉的家伙马上就会被漩涡吸入水底被乱流无情的搅碎。”

    我一边用手抚摸着达伦的头一边别有深意的对着达伦说,在和荷伊尔死斗的时候要是荷伊尔全力以赴的话,我可能大概早就被他杀死数次了吧……

    “师傅我明白了。直到我的实力变强为止我是不会上战场的,您说的对!现在的我实力确实是太弱了……”达伦一脸认真的看着我语气坚定的说。

    “你明白就好……不过能让我看看你这段时间来的训练成果吗?”我满意的点点头说,同时我还想看看达伦这段时间以来训练的到底怎样。

    “我明白了!那师傅请您看好了!!”达伦一边说着握紧匕首的双手变的更加有力起来。

    达伦手握两把匕首摆出一副蓄势待发的战斗姿态,仿佛下一秒他就要以迅雷不及的速度挥砍出各种各样的动作。

    突然间达伦动了他手中的两把匕首被他运用的十分巧妙,他每挥砍一下下一招就会朝敌人的各种部位刺去。

    (挺有一套的嘛~)

    看着达伦认真施展而出的招式我便仔细的观看起来,在平常哥布林眼中达伦使用两把匕首施展而出的招式是很难看清的,但在我的眼中他所施展而出的招式却变的很慢。

    仿佛有这么一瞬间我似乎看到达伦正与三位手持钢剑的人类士兵在相互厮杀着,不过那名人类士兵是压根不存在的那只是我假想出来的敌人。

    几乎是一瞬间达伦手持匕首将一名与他对峙中的人类士兵握住钢剑的几根手指头轻松地砍断,紧接着达伦毫不留情地用着右手握住的匕首将这名倒在地上哀嚎着的人类士兵喉咙划破,鲜血瞬间从被割破的喉管中喷溅而出而那名人类士兵无力的倒下死去了。

    剩下两名士兵见状手持钢剑朝达伦的颈部、腰部斩去,看着朝自己斩来的剑刃达伦低下身姿灵巧地一闪躲过了这两名士兵的斩击,躲过两名士兵的砍击后达伦下个瞬间猛地跳起用着左手与右手分别握住的匕首刺入这两名士兵的脖颈处。

    鲜血瞬间止不住地从两名士兵受伤的地方流逝出来,紧接着这两名人类士兵无力的倒下死去……

    “真不赖!”我拍了拍手朝达伦鼓励道。

    听到我的声音达伦停下了手中挥舞匕首的动作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我,只见他接下来将两把匕首收回刀鞘中后朝我走来。

    “达伦刚刚你用着匕首使出的招式真的很不错,这些招式用来偷袭敌人的话一定很不错!但是匕首攻击范围太小了,这是一个致命的缺点。”我一边鼓励着达伦同时也指出了他在战斗中的缺点。

    “那个…师傅我的武器是匕首,攻击范围小也没有办法。”达伦摊了摊双手有些无奈的说。

    “除了这两把匕首以外,你还有其他的武器吗?”看着满脸无奈的达伦我反问道。

    “没有。”达伦摇了摇头说。

    达伦使用的武器只有两把匕首而已…匕首较短的攻击范围是个硬伤,而且使用匕首的他一旦面对手持轻剑、刺剑的敌人时战斗会变的十分棘手……

    达伦…他还需要一副主武器才行!

    想到这一点时我催动身体里的魔力将其转换成金元素魔力后我便调动着魔力输送到自己的双手中,下一秒两团金光色的光芒毫无征兆般的出现在我的左手掌与右手掌中,站在一旁的达伦看到我双手中突如其来的金光禁不住大吃一惊。

    我没有在意达伦的表情而是专心致志的用着金元素魔力构建着两把武器的雏形,随着我不断使用金元素魔力锻造、构建这两把武器,这两把武器也从雏形渐渐变为了成品。

    这是两把外貌普通的短剑,这两把短剑身上没有任何的装饰但在剑身末位处有两处较小不知用来镶嵌什么的凹槽,剑刃很锋利仿佛可以轻而易举的将野兽的皮毛毫不费劲的斩开。

    当这两把短剑被金元素魔力完全构建好后我将剑身上的金元素魔力慢慢收回,看着金元素魔力不断回到我的双手掌中我见状没有解除金元素魔力而是将自身金元素魔力再度运用到自己手掌上。

    看着逐渐体型逐渐变大的金元素魔力我心有领会的笑了笑,紧接着我表情严肃将双手中金元素魔力团不断压缩再压缩。

    这个过程很重要容不得施法者出一点差错,随着我不断压缩着金元素魔力最终这两团金元素魔力变为了两颗体积较小的金光色晶石。

    我见状小心翼翼的将这两颗晶石镶嵌在两把短剑剑身末位处的凹槽内,当晶石镶入凹槽内的瞬间我用着剩余的金元素魔力将这两颗晶石稳稳固定好。

    随着晶石被我固定好后的瞬间剑身上镶嵌晶石的部位处一条一条淡金色的纹路中规中矩的蔓延在两把短剑的剑身上,看到这一现象后我用着自己的双手分别握住了两把短剑的剑柄。

    “师傅这两把武器是要给我的吗?”达伦用手指着我手中握住的两把短剑好奇的问。

    “是的。”我看着达伦肯定的说。

    听到我的肯定达伦高兴的笑了起来而我则握紧双手中短剑摆出了一副战斗姿势,达伦见状仿佛明白了什么目不转睛的看着我接下来可能会做出的行动。

    “看好了!”

    当我的话音刚落我手握短剑以一种不紧不慢的速度将当初我的师傅『赛恩』教给我的剑术经过我再次改良过的剑术,我的动作不算太快站在一旁的达伦完全可以仔细看清。

    劈、砍、刺这三个十分简单的招式被我运用的十分巧妙,看着我不断舞动双剑而出的各种招式达伦似乎是看着了迷。

    “看清楚了达伦!这一招是最重要的!!”

    突然间挥舞着双剑的我头也没回的对着达伦喊到,听到我声音的瞬间达伦聚精会神的看着我接下来要做出的招式,在他的双眼中此时已经没有任何的杂念。

    我双手各自握紧两把短剑的剑柄将两把短剑的剑刃沿着水平线平整地交叉搭在一起,随着我的鼻子深吸一口稍微发冷的空气刹那间我双手握住的两把短剑果断地朝空无一物的前方斩去。

    十字斩!

    一声破空的声音伴随着双剑斩向前方刺耳的响起,站在一旁的达伦似乎感受到了一阵不大的强风从他身旁极速地飞过。

    “结束了,你看懂了吗?”我将手中的两把短剑插在面前的地上问着站在我身旁正用着一种崇拜眼光看着我的达伦。

    “看懂了!”达伦向我点点头大声的说。

    “那就来试试看吧!”我用手指着插在地上的两把短剑对达伦笑着说。

    听到我说的话后达伦毫不犹豫走向插在地上的两把短剑位置前,紧接着他用着双手将插在地上的两把短剑拔了出来。

    “开始!”

    伴随着我话音刚落达伦便立即用着双剑重复着我先前做出的剑术,不过他的动作很笨拙每当他做出下一个剑术时他手上地动作总会变的十分生疏。

    但随着达伦一遍一遍重复着我先前施展而出的剑术他的动作变的逐渐流利起来,没有之前动作中那种不自然的笨拙与生疏。

    (不错。)

    当达伦将我教给他剑术一一中规中矩的施展出来后,下一秒他将双手握住的两把短剑快速地交叉在一起朝着空无一物的前方砍去。

    “做的不错!”我拍了拍手对达伦肯定的说。

    “真的吗?!师傅,我刚刚的表现真的做的很好吗?!”达伦仿佛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声音紧张的问。

    “真的。不过你的动作要是再快点就好了,记住以后要多加练习。只有不断的练习你才能变的更强,变的更强你就能当上你一直想要当上的战士了。”我坦率的点点头对达伦确切的说,同时我也指出了他刚刚动作中的不足。

    “我明白了,师傅。我会多加练习的!”达伦肯定的对我说。

    要知道他自己在师傅前去参加战争中的这段时间中他自己可是每天都有在萨满之殿旁的空地中不断训练的,就算不用师傅来提醒他他也会每天练习那些他刚所学习过的剑术。

    咕噜噜――

    就在这时一声不大的声音从达伦肚子中传了出来,当我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达伦变的十分不好意思起来。

    (他应该是饿了。)

    “肚子饿了吧?我们去吃点东西吧?”我笑了笑对达伦客气的说。

    “师傅这…怎么好意思让你请我吃饭呢!我待会自己去吃点东西就行了……”达伦低下头小声的说。

    “好了。别跟我客气啦,一起走吧达伦!”听到达伦拘谨又不好意思的声音时我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说。

    “那…好吧……”

    达伦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他最终还是接受了我的邀请,当他把两把短剑收入我递给他的剑鞘后打算和我一起离开这里。

    就在我们刚要离开这里的时候突然间我凭靠着自己对于危险警示的本能感觉到我身后有什么快速地飞向我,而我毫不犹豫地抽出了自己系在背上剑鞘中的『霜芷』朝身后果断地一斩!

    叮!乒!

    这是一声金属与金属之间相互撞击而发出的声音。

    一把如同匕首大小的飞刀被我左手握住的『霜芷』打落在了地面上,站在我身旁的达伦见状神情变的无比紧张起来,而这把飞刀的主人此时正站在我和达伦的不远处面露诡异笑容的看着我们。

    “你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我将『霜芷』的剑尖对准站在不远处身穿皮甲的哥布林冷冷的质问道。

    我还记得这家伙……尽管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我们可是昨天清晨可刚刚见过一面的!

    “喔~你的表情可真可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