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玄幻魔法 > 我转生了还变成了哥布林 > 成年·兽人族篇 第六十六章.谜一样的家伙!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克捷城·萨满之殿旁一处空地上。

    我手持『霜芷』一脸慎重的看着站在我前方不远处的年轻哥布林,而这位哥布林的右手则握住一把不大不小的尖牙钢锤并且对我露出一副讥讽的笑容。

    几乎是一瞬间他毫不犹豫地朝我大步跑来我见状用着左手将还站在我身旁的达伦大力推开,紧接着我深深地吸了口气握紧『霜芷』的剑柄做出一副防守反击的动作。

    当那名年轻哥布林即将跑到我的面前的瞬间,我手中握着的『霜芷』和他手中握住的尖牙钢锤同时朝各自挥去。

    砰!乒!

    『霜芷』与尖牙钢锤重重地交接在一起发出了刺耳的金属碰撞声,互相撞击在一起的利剑与钢锤同时被震开了,我握住『霜芷』的右手虎口处被这股巨大的反震力微微震麻了。

    “哈哈哈!就是这样!看招!!”年轻哥布林大笑了一声紧接着他握紧左拳朝我挥来。

    我见势也用着自己的左拳迎了上去刹那间我与他的左拳剧烈的碰撞在了一起,但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我与这位年轻哥布林几乎是同时被彼此之间的外力震退了两步。

    “还没完哟~”

    还没站稳脚步的年轻哥布林将自己的左手伸进随身携带的腰包内将某种由金属材质制作的小物件掏了出来,只见他握住东西的左手以一种巧妙的手势将小物件拿捏而住,他的身体快速地转了一圈后便用着全身的力气将左手中的东西朝我投掷而出。

    “啧!”

    看清被那位年轻哥布林扔出的东西时我的眉头不由自主的紧皱起来,那不是什么无害的金属小物件……而是形状各异的小飞镖!

    单独来说小飞镖没有太大的杀伤力,但如果使用者瞄准敌人身体的各处要害部位那情况可就不一样了,再加上如果说是别有用心的使用者在飞镖上涂抹上毒药、液的话那这些飞镖每一支都会变的十分致命……

    哥布林战士与哥布林骑兵一般是很少使用这种不光彩的武器的,经常使用这种武器的家伙一般是隶属于『游击队』的杂兵们,锻造这种武器锻造师与哥布林杂兵们常常将这种武器称之为『暗器』。

    『暗器』意为暗中使用的武器,只有在出其不意的情况下使用才有奇用!

    看着朝我快速飞来的数只小飞镖我手持『霜芷』全神贯注的将这些小飞镖一一打落,同时我还要顾及不远处的达伦避免让他受到这些飞镖的威胁。

    就当我将最后一只飞镖从空中打落的瞬间那名年轻哥布林以迅雷不及的速度朝我冲来,他右手握住的尖牙钢锤对准我的胸膛狠狠地砸去。

    我见状下意识的往后一跳轻松地躲过了这名年轻哥布林蛮横地一锤,但我先前站脚的位置可遭了殃尖牙钢锤瞬间就将地面砸的开裂。

    年轻哥布林将手中的尖牙钢锤缓缓从地上拿起只见他将钢锤尖锐的一端对准了我,看着表情严肃的我他的嘴角微微勾了起来。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和我战斗?!”我声音冷冷的质问起站在我前方的年轻哥布林。

    听到我的质问时这位年轻哥布林额头上的青筋因为稍许愤怒而暴露出来,不过这份愤怒没有持续太久他一边用着盯着猎物的眼神看着我一边舞弄起自己手中的尖牙钢锤。

    “我是谁不重要。为什么要跟你打?那是因为我认为你压根不配作为〖战士长〗!!”

    还没等他话音刚落这名年轻哥布林就朝我极速地跑来,当他跑到我只有二、三米远时他仿佛用着全身的力气汇聚到握住钢锤的右手上朝我砸来。

    看着不断朝我袭来的尖牙钢锤我下意识握紧了『霜芷』的剑柄,下一秒我手持『霜芷』往着年轻哥布林朝我挥来的尖牙钢锤拼尽全力的斩去。

    砰!

    『霜芷』的剑刃与尖牙钢锤同时被彼此相互的力反震弹开,我与那名年轻哥布林没有在意这种微不足道的状况反而用着各自的武器再度开始不断地交接着。

    每一次利剑与钢锤的碰撞都会有几颗米粒大般的火星飞溅出来,站在远处的达伦看到这一幕目光变的无比紧张起来,在他看来这种战士长与资深战士之间相互战斗的场面是十分难见到的。

    况且他们身上的战斗技巧也十分值得学习,但仅凭短短几眼观摩学习是很难学到什么真本事的,除非你是什么独一无二的天才不然你只能学到皮毛而已。

    空地上我与年轻哥布林之间的战斗此时已经到了白热化,随着再一次『霜芷』剑刃与尖牙钢锤之间的碰撞,手持尖牙钢锤的年轻哥布林突然怪异的笑了笑,紧接着他快速地用着左手抽出随身携带在刀鞘中的短刀朝我的腰部刺来。

    “啧!”

    我凭靠着自己的本能往身后猛跳了一步,但我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年轻哥布林的短刀将我的身上穿着的皮甲轻而易举的破开,不过短刀的刀刃没有伤到我因为我的皮甲下还有着一层锁子甲。

    (这家伙的实力不弱,但是未免太过阴险狡诈了点……)

    “哦?那怕是这样你都可以躲过我的奇袭吗?”年轻哥布林显得有些意外的问着我。

    “那要是这样子的话…你还能躲过吗?!”年轻哥布林一边说着一边握住尖牙钢锤的锤柄以一种不太常见的姿势手持尖牙钢锤对准我。

    刹那间年轻哥布林手握尖牙钢锤往我锤来我见状下意识地用着『霜芷』迎了上去,利剑与钢锤互相碰撞的结果是明显的『霜芷』被尖牙钢锤打飞了出去,『霜芷』在空中旋转飞了几圈后便掉落在不远处的地面上而它的剑尖则没入在土地中。

    “死吧!”

    年轻哥布林见状立马用着尖牙钢锤朝我的胸膛处砸来,看着朝我朝我快速挥来的尖牙钢锤我的表情变的严谨起来。

    当尖牙钢锤即将砸中我胸膛的瞬间我出其不意的朝着年轻哥布林的腹部恶狠狠地踢去,被我踢中腹部的年轻哥布林吃痛后退了好几步。

    “达伦!把你手中的武器给我!!”我朝站在远处的达伦喊到。

    “明白了,师傅!”

    听到我的呼喊达伦立马将手中的两把短剑朝我抛了过来,我见状立马跳到了半空中将那两把短剑漂亮的接住。

    我双手各自握住一把短剑将剑尖对准前方那位年轻的哥布林,年轻哥布林看到我手上多出的武器后表情显得无比惊讶与愤怒。

    “结束了!”

    突然间我手持双剑朝年轻哥布林的方向快速地跑去,在跑向年轻哥布林过程中的我察觉到周围的一切似乎变慢了起来。

    又是这种感觉吗?

    这种感觉就和荷伊尔战斗的那个时候完全一样……

    我将两把短剑交叉搭在一起对准前方的年轻哥布林打算漂亮地使出一记十字斩将其击败,但我却看到了这样一副现象那是我感到较为疑惑的景象。

    那名年轻哥布林的嘴角微微勾起在他的脸上是一副从容不迫的笑容,只见他的双眼中的蓝色利牙状瞳孔在慢慢发光。

    “拥有精灵血脉的不止你一个!!!”

    看着表情有些疑惑的我年轻哥布林果断地将右手中的尖牙钢锤奋力朝我扔了过来并对我相当大声的喊到。

    “啧!”

    看着朝我极速飞来的尖牙钢锤我下意识地将双剑抵挡在自己的身前,下一瞬间尖牙钢锤立马撞在两把短剑的剑身上发出了巨大的撞击声,紧接着尖牙钢锤失去了外力掉落在地面上。

    咔擦!

    我手中两把短剑的剑身毫无征兆的出现了裂纹下一秒剑身前端的部分破碎了开来,看着已经破碎掉的剑身我笑了笑仿佛早就料到有这种情况发生。

    “你死定了!”年轻哥布林看到我手中的武器已经损坏便手握短刀朝我大步跑了过来。

    看着朝我跑来的年轻哥布林我没有在意而是做出一副相当不屑的眼神看着前方奔跑中的年轻哥布林,当那位年轻哥布林看到我的表情后脸上的青筋变的更加裸露。

    “去死!”

    年轻哥布林在这一瞬间似乎被愤怒的情绪给占据了只见他失去理智不顾一切毫无顾虑地朝我跑来,看到这一幕我的嘴角微微勾起我等的就是这种情况发生。

    (重塑!)

    随着我的意念一动我双手握住的两把短剑剑身上的两颗晶石瞬间光芒四射,原本破碎掉的剑身在下个瞬间恢复成了先前短剑的模样。

    “胜负已分!”

    站在远处原本看不见我与年轻哥布林战斗过程的达伦在下一秒在空无一物的空地中看到了这样一幕,该怎么说呢?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

    那名年轻哥布林此刻浑身是伤完全无力的躺在地上,而躺在地上的年轻哥布林被我用着一把短剑的剑尖指着距离他的喉咙处大约有两公分处的位置。

    “你还在等什么?要杀就杀啊!我是绝对不会屈服在你这种货色的!!”年轻哥布林对我无所畏惧的大吼到。

    我没有理会这名年轻哥布林的喊叫而是用着指着他的短剑轻轻地划开他脖颈处的皮肤,赤红色的血液从伤口处缓缓流出但年轻哥布林脸上并没有畏惧的神情。

    “你给我听好了。我不知道你到底是谁?我也不知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如果你下一次还要像这样恶劣的偷袭我的话,那么下一次我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你。你听明白了吗?”

    我声音不大的对着躺在地上的年轻哥布林说,我的语气中不乏有着冷冷的威胁意味,在说话的同时我手中的短剑的剑尖慢慢刺入了年轻哥布林脖颈处的皮肉中。

    “……明白了!”躺在地上的年轻哥布林听到我说的话后先是愣了一会,随后只见他表情变的懊恼、悔恨、不甘的对我说。

    听到年轻哥布林的答复后我将指着年轻哥布林的短剑移开了,我把两把短剑收回剑鞘后便向原本躺在地上坐起身来的年轻哥布林伸出右手。

    注意到我伸出的右手后年轻哥布林的脸色变的无比惊讶但过了一小会他的表情确变的十分复杂,突然间他用着左手将我伸出的右手力道不重地打开。

    “用不着你多事!”

    年轻哥布林站起身来后对我紧张的说,随后他转身去收回刚刚与我战斗中掉落在空地上的尖牙钢锤与其他武器。

    “师傅,你的剑。”正当我看着那位年轻哥布林独自拾取他自己的武器时达伦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

    我回过头看着拿着『霜芷』对我微笑的达伦在看看那位年轻哥布林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感叹,那家伙到底是谁啊?

    “谢谢。你的武器还给你。”我一边说着一边将『霜芷』收回自己的剑鞘后再将手中拿着的两把短剑还给达伦。

    “谢谢师傅!!”达伦对我高兴的说。

    “不客气。”我点点头笑着说。

    (现在还是和达伦一起离开这吧……)

    我想到这点时便朝着街道的方向走去站在我身后的达伦见状连忙跟着我的脚步一同往街道的方向走去,突然间我仿佛想起什么停下了自己行走中的脚步,紧跟在我身后的达伦来不及停下脚步撞在了我的背上。

    “师傅?”达伦有些疑惑的问着突然停下脚步的我。

    “喂!那边那位年轻的哥布林你叫什么名字?”我转过身没有理会达伦的询问而是大声问着还在空地上拾取武器的年轻哥布林。

    站在空地中的年轻哥布林听到我的询问后也转过身来面向着我,此时他的表情变的纠结起来他脸上那种纠结可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的。

    “我叫维亚!!!”

    ………………

    【再一次的相遇】

    让我们把时间倒退回哥布林军队与兽人族军队刚回到克捷城,抵达内城·中央大殿的那个时候……

    我与黑框长老相聚在酒馆喝完酒后,趁着还有稍许时间我独自一人前往了中央大殿内。

    “看起来她今天不在……”走在殿内通道中的我没有找到我想找到的哥布林后便喃喃自语起来。

    不知我在通道中到底走了多久,突然间在通道前方的拐角处走出一位身材娇小身上穿着麻布材质裙子的哥布林,她头发的颜色是灰白色的并且还梳成了一双可爱的双马尾发型。

    看到她时我没有出声而是静静的看着前方的她朝我慢慢走来,当她走到我的身旁的时候她冲我不失礼节的笑了笑,随后她便与我擦肩而过。

    “您辛苦了,战士长大人。”当她没走出几步时她背对着我声音轻柔并且礼貌的说。

    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站在原地的我嘴角微微勾起,我已经知道她是谁了……

    “我回来了,洁丽雅。”我转过身看着她的背影笑着说出了她的名字。

    听到我的声音洁丽雅停下了脚步也转过身来微笑的看着我,她此时的目光仿佛就如同见到许久未见的前辈那样。

    下一秒洁丽雅向我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我见状则伸出自己的左手下意识的握住洁丽雅的右手,我握住洁丽雅右手的左手力道很轻,为什么要这么轻?因为我生怕把她弄疼了……

    她手很柔嫩、很纤细,握在手中的感觉就和我的上一世·小学时期与我握手的女同学触感相似。

    此刻洁丽雅的脸颊两边两抹红晕毫无征兆的出现,看着这位自己想要再次见到的哥布林洁丽雅一时间变的有些难为情起来。

    时间大约过了数十秒,洁丽雅微微张开了自己的小口对我说出了她自己一直想要说出的话语……

    “欢迎回来,图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