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玄幻魔法 > 我转生了还变成了哥布林 > 成年·兽人族篇 第六十九章.暗阴/暖柔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兽人族·曼牙古城·城中心堡垒。

    堡垒内的议会室中奇柏德和特莫正坐在一张圆桌旁的木制扶手椅上向面前的将军、记录官汇报着与人类、矮人、精灵组成的联合军战斗的战况,战况中所发生的各种重大情况奇柏德一一对将军没有任何掩饰的汇报……

    等奇柏德汇报完战况后特莫也开口对将军说出了有关与战争中所发生的一些事,例如自己邀请到自己种族来的那位哥布林……

    坐在圆桌主位上的将军听完特莫的汇报后表情平静的摇了摇头,看起来他可一点也不相信特莫口中所说的那位哥布林。

    见将军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特莫的嘴角微微勾起,他早料到了这种情况会发生。特莫双眼紧盯着将军表情严肃的看着他,说出了自己在战场中得知的一条消息……

    这条消息很重要…特莫坚信这条消息会引起将军的注意,坐在主位上的将军听着特莫口中所说的消息脸色逐渐变的凝重起来。

    匪夷所思…太匪夷所思了……

    听完特莫的汇报将军这般在心中想着,这条消息未免也太离谱了吧?!但如果这是真的话,那么特莫口中说的那个哥布林可真得见见他才行……

    “特莫有时间的话带他来见见我,我想见识一下可以与精灵族王子匹敌的家伙…到底长什么样!”将军礼貌的笑了笑对特莫话中有话的说。

    坐在一旁的记录官听到刚刚特莫与将军所说的话后脸色明显大吃一惊,但吃惊归吃惊他手中握住不断记录中战况的笔可丝毫没有停下。

    “那…将军,我与特莫先告退了。”

    奇柏德从自己的座位中站了出来对将军恭敬的说,听见奇柏德说的话特莫也站起身来。

    “好,你们先下去吧。”将军点点头同意了奇柏德提出的先行告退。

    听见将军的允许奇柏德与特莫朝议会室的门口走去,当他们走出议会事后坐在将军身旁的记录官克制不住自己的疑惑问将军为何要相信刚刚那个兽人所说的。

    对于记录官的问题将军露出了些许平和的笑容,只见他伸出自己的左手食指有一说一的说出自己的看法“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相信特莫所说的,如果他说的是真的…我倒是真的很想见见那位哥布林。”

    听到将军说出的话记录官便不再说些什么,她看着一脸稳重的将军略显无奈的笑了笑将这条话语记录了下来……

    堡垒外大门处。

    奇柏德与特莫此时已经走出了堡垒他们彼此之间看了看对方后便发出的感慨的感叹声,紧接着奇柏德用着右手拍了拍特莫的肩膀爽朗的笑了笑。

    “特莫我真是服了你了!关于那个哥布林的事,你这可算是对将军说了差不多有十次了吧?”奇柏德紧皱眉头苦恼的说。

    “别总是用‘那个哥布林’‘那个哥布林’来称呼他,他可是我们一族的客人!礼貌点叫他的名字,好吗?”听到奇柏德说的话特莫有些怒色的提醒着面前这位自己的朋友,尽管这位朋友平时总会做出一些令他感到无奈的事情。

    对于特莫稍有怒色的声音奇柏德不怒反笑,突然间他仿佛想起了什么……

    “我懂了…我懂了,你是说图特对吧?哈哈~没想到你们这么熟了,不好意思阿特莫。”奇柏德笑着对特莫道了歉。

    “……虽然还有许多事想对你说,但是现在基本上是没有什么时间了。那就这样吧…特莫,有空的话我还会找你好好切磋一番的!”奇柏德紧接着对特莫笑着说。

    当他把话说完后他转过身朝着右方一条繁华的街道中走去,看着奇柏德远去的背影特莫松了一口气。

    (终于走了……)

    “现在还是去见薇诺、盖维他们两个好了……”特莫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左侧方一条人流量偏少的街道走去。

    在奇柏德、特莫面见将军汇报完战况一天后,有关那个哥布林的消息传到了许多人耳中……

    兽人王都『奇尔加斯』,王都宫殿。

    宫殿内一位年龄处于中年下巴长着连鬓胡的兽人坐在宫殿内的精钢王座上,听着王座台下一位半跪在地汇报消息的兽人骑兵所述说的情报。

    听完这位骑兵带回来的情报这位中年兽人用着左手捋了捋自己下巴的连鬓胡,王座台下的两侧几位在族中有着重要地位的长老此时纷纷面面相觑,他们的大多数都无法相信这位骑兵口中所说的消息。

    “出现了……”

    坐在王座上的中年兽人突然开口声音不大的说,听到坐在王座上中年兽人说的话王座台下的长老们感到疑惑不解起来。

    “族长,不知你刚刚说的是什么出现了?”一位手握一根由某种骨头与木材制成的法杖的兽人族长老率先问了族长话中的意思。

    “数百年前的『哥布林英雄』……”

    此话一处王座台下的所有兽人长老恍然大悟般的记起了什么,确实如果情报中的那个哥布林真的和那位『哥布林英雄』那样……传奇又要再度重现于世了………

    某处阴森的森林。

    森林中一位坐在朽木上的年迈兽人正和面前一位兽人战士不知在交谈些什么,但从二者面部的险恶表情来看他们所交流的绝不是什么美好的事物……

    “听说了吗?”

    “你是说那位哥布林?”

    “又可以实施那个计划了阿。”

    “我懂你的意思。我们得把那个哥布林跟之前的那些垃圾们送进那·个·地·方,对吧?”

    “你还挺了解我的,克德。”

    “那可不这几十年来就只有我和你干会干这种破事啊!”

    “哈哈哈~你已经急不可耐了,对吧?再等等吧克德,现在的时机未到。”

    …………

    ――――

    曼牙古城,某处巷子内。

    虎人少年、熊人少年与狼人少年的斗殴早已结束,这场斗殴的结果很明显虎人、熊人赢了而狼人少年则浑身是伤鲜血几乎染红了他大半个身体。

    看着倒在地上已经昏了过去的狼人少年站在一旁虎人少年与熊人少年互相点了点头,看起来他们二人是想对倒在地上的狼人少年下死手。

    “喂!我说那边的小兄弟们~住手吧。”

    就在虎人少年、熊人少年正准备动手的时候一声平淡的警告声从二人身后传来,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虎人少年和熊人少年十分警觉的转过身看着发出声音目击者。

    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位身穿皮甲背着两把利剑的成年哥布林,在哥布林身后先前那位兔人少女也在此时的她正畏畏缩缩的躲在这位哥布林的身后。

    “妈的!你算什么东西!!竟敢来管我们的事?!”熊人少年脾气暴躁的朝着前方不远处的哥布林骂道。

    听到熊人少年的叫骂声哥布林似乎没有在意,此时他脸上的神色很平和丝毫没有一丝怒色。

    “首先我不想找麻烦…如果说你们带着自己已经受伤的同伴离开这,我可以完全不追究你们刚刚所做的事。”身穿皮甲的哥布林用手指着躺在不远处的牛人少年与豹人少年相当冷静的说。

    “你这家伙未免也太看不起人了吧!!”脾气暴躁的熊人少年听见那位哥布林说的话后再次怒气冲冲的喊着说。

    “像你这样杂碎我分分钟就可以……”

    “等等!!辛姆!!!”

    就当熊人少年还想开口说出什么威胁身穿哥布林的话语时,站在一旁的虎人少年突然开口喝止住了自己无礼的同伴。

    “喂!卡特你这是什么意思?”听到虎人少年的喝止声名叫辛姆的熊人少年一时间还没有弄明白同伴为何要那样说。

    “辛姆,你给我稍微安静一点!”名叫卡特的虎人少年再度喝止住了辛姆,并用手指着那位身穿皮甲的哥布林身上的勋章示意辛姆。

    当自己的同伴完全安静下来后卡特明显是松了口气,只见他对着面前的哥布林深深鞠了一个躬。

    “尊敬的哥布林战士长我为我的同伴做出的举动道歉,我们现在马上就带着受伤的同伴离开这希望您原谅我们。”卡特抱有歉意的对着面前这位哥布林恭敬的说。

    听到同伴说的话辛姆下意识的愣住了,不过在下一秒吃惊的表情在他脸上毫无掩饰般的表露出来。

    “欸?你是哥布林战士长?”就连那位哥布林身后的兔人少女也愣住了,只见她发出了一声相当疑惑的声音。

    “行了,你们走吧。”

    身穿皮甲的哥布林挥了挥手示意让他们离开,听到面前这位哥布林的示意辛姆与卡特连忙搀扶起牛人少年和豹人少年准备转身离去。

    “等一下!”就当他们没走出几步距离身穿皮甲的哥布林突然叫住了他们。

    “请问还有什么事吗?”卡特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问着身后的那位哥布林战士长。

    “你们以后可不许和这位狼人少年打架了,明白吗?”身穿皮甲的哥布林语气严肃的对卡特、辛姆说。

    “明白了!”辛姆与卡特胆战心惊的异口同声说。

    “对了!还有一点你们更不能欺负这位狼人少年的妹妹,听明白了吗?”身穿皮甲的哥布林看了看自己身后畏畏缩缩的兔人少女仿佛想到了什么,紧接着对卡特与辛姆说。

    “明白!”

    “很好,走吧!”

    ――――

    在辛姆、卡特走后不一会我与兔人少女走到了倒在地上的狼人少年身旁,看着狼人少年身上的伤势我的脸色瞬间凝重了起来。

    被殴打所导致的淤青、有几处被利爪抓破的抓伤、甚至还有一、两处地方骨折了……

    “伤的好重……”我声音不大的说。

    “求求你尊敬的哥布林战士长,救救我的哥哥!只要你愿意救他,无论你让我干什么都可以的!!”站在我身旁的兔人少女克制不住自己的泪水难过的哭了起来,她向我眼泪汪汪的哀求说。

    听见兔人少女的哭声我叹了一口气,我伸出右手轻轻地为她拭去了不断从她眼角流出的眼泪,说实话我很明白她现在的心情……

    “别哭了~我会救妳哥哥的,所以别再哭了好吗?女孩子哭了的话,可是会变的不好看哦~”我有些笨拙的安慰着哭泣中的兔人少女。

    “嗯!”

    还在流泪中的兔人少女听见我的安慰后朝我点点头发出了肯定的声音,听到兔人少女的肯定我便面露微笑的看着她。

    “我住的地方就在这附近,我带妳哥哥一起去我住所里疗伤吧?”我略显忐忑的询问起兔人少女的意见。

    “好的。”兔人少女用着自己的双手将眼泪擦干后对我同意道。

    听见兔人少女的同意声后我轻轻地将重伤的狼人少年搀扶起来将其稳重地背在我的背上,站在我身旁的兔人少女见状见到一幕时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道谢的话语才好……

    “我们走吧。”背着狼人少年的我笑着对兔人少女说。

    “好的。”兔人少女回应我后连忙跟上了我的脚步。

    我们朝着一条压根就没有什么居民行走的街道中,从这条道路回到我的住所还有一段颇远的距离……

    走在我身旁的兔人少女用着右手紧紧地握住了处于昏迷状态中狼人少年的左手,在兔人少女的脸上时不时会有一丝伤感的神情从她脸上跳过…看的出来现在的她心中一定很悲伤……

    行走中的兔人少女将狼人少年的左手轻轻地放在了自己的脸上,狼人少年左手掌上传来的令兔人少女安心了不少同时也令她想起了刚才所发生的事。

    ******

    别过来!

    我…在妳眼中一直都是很可怕的,对吧?妳是兔…我是狼,我的样子很可怕…对吧?

    我跟妳已经不是兄妹了,所以说妳离开这里吧…用跑的!!赶紧离开这!!!

    ******

    哥哥…他是绝对不可能会对我说出那样的话的,当时的他一定是故意这么说…想要让我赶紧离开那里才对。

    还记得小时候哥哥经常处处礼让着她,她那怕是受到一点伤哥哥都会十分温柔贴切的帮她处理伤口处理问题……

    那么温柔的人才不会对自己的妹妹说出那样的话,不!是绝对不会!

    哥哥真一点都不可怕,就算他是狼…自己是兔也好……

    每当自己看着哥哥那幅具有狼一样特征的面貌,她从来都不会感到这很可怕。就算哥哥当着自己的面露出尖尖的獠牙她也不会觉得可怕,倒不如说哥哥的样子很帅气、很成熟、很野性、很硬朗……

    在自己眼中哥哥是很温柔可靠的,有时候在她看来哥哥并不完全是哥哥而是一位可以放心依靠的男性。

    有的时候自己甚至觉得她与哥哥之间不单单只有兄妹之间的亲情,还有其他的一些她无法坦率说出的情愫……

    如果自己当时不被那些坏人抓住就好了,这样的话哥哥也不会被他们打的这么严重……

    说到底这一切都是因为她自己才导致了哥哥会受到这么重的伤,对不起哥哥…真的对不起……

    ·

    想到这里时兔人少女不禁流下了愧疚的泪水,泪水顺着眼角流到了狼人少年的左手上。

    (她又哭了呢……兔子都是这么爱哭的吗?)

    背着狼人少年行走中的我突然间听到了兔人少女细小的哭泣声,听到哭泣声的同时我在想自己要如何安慰她呢?

    对了!不如这样吧…稍微有点紧张……

    “那个…别哭了,我知道妳很伤心…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妳能笑一笑。作为条件我会为妳唱一首歌,好吗?”背着狼人少年的我温柔的对身旁的兔人少女。

    说真的现在的我紧张的要命,这种感觉就和我的上一世在学生时代与好友刚进卡拉OK时差不多……(卡拉OK:付费唱歌的公共场所。)

    “你还会唱歌?”听到我说的话后兔人少女好奇的问。

    “稍微会一点,只不过我唱的可能不是很好。”面对兔人少女的询问我不好意思的说。

    听完我说的话我仿佛感觉到兔人少女正用一种金灿灿的目光看着我,看起来她很想听一听我所唱出来的歌声,毕竟一个会唱歌的战士长也太过罕见了。

    “你唱吧。”兔人少女对我微笑着说。

    “好。”我也平和的笑了笑说。

    我缓缓吸了一口空气在记忆中寻找着自己以前听过的歌曲,当我想起一首曾经我听过蛮不错的歌时我颇显无奈的笑了笑。

    (啊――稍微有点后悔了……)

    在兔人少女目光的注视下我缓缓张开了自己的嘴巴,想到该如何歌唱的音调后我便毫不犹豫的轻声唱了出来:

    “?山上的小兔子,耳朵为什么那么长??

    ?那是因为兔子妈妈,?在怀着它的时候,?吃了长长的大树叶,?所以它的耳朵才那么长~?

    ?山上的小兔子,眼睛为什么那么红??

    ?那是因为兔子妈妈,?在怀着它的时候,?吃了红色的小果子,所以它的眼睛才那么红~?”

    唱完最后一句歌曲的时候我注意到兔人少女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任何伤感的神情,此时在她用着自己的脸上一副纯真的笑容正纯洁无瑕的对我会心的笑了笑。

    (太好了…她终于笑了……)

    我明显是松了一口气看着正在冲我微笑的兔人少女我也亲和的笑了笑,注意到我亲和的微笑时兔人少女突然变的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那个…我刚刚唱的不是很好吧?”我忐忑不安的问着走在身旁的兔人少女。

    “不是的,你唱的很好听!”

    听到我数落自己的话兔人少女着急的向我辩解道,刚刚我唱给她听的歌是她在兽人族中从未听到过乐曲,这种歌曲听起来与兽人族的编乐师所唱的歌曲截然不同,听起来倒也别有一番韵味的。

    “是吗。”听见兔人少女的辩解声背着狼人少年行走的我对她露出了爽朗的微笑说。

    看着面露微笑的我兔人少女的脸色莫明的温红了起来,她用着自己的牙齿轻咬着自己的嘴唇不知在想着什么。

    “尊敬的哥布林战士长,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叫什么吗?”兔人少女红着脸腼典的问着我的名字叫什么?

    “图特。”我没有太多顾虑将自己的名字告诉了询问着我的兔人少女。

    知晓我的名字后兔人少女的表情变的微妙了许多,她的脸颊两边上依旧有两抹红晕诺隐诺现着。

    “图特战士长,您真的是很温柔的一个哥布林呢~”兔人少女没有忘记用敬语,她不露声色的笑着对我亲切的说。

    “……温柔吗?”听见兔人少女对我刚刚说的话后,我仿佛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语自言自语般的喃喃着。

    “我们到了。”

    就在这时背着狼人少年的我与兔人少女此刻终于走到了特莫给我安排的住所处,看着面前这栋有着两层楼高的房屋兔人少女不由自主的睁大了自己那双可爱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