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玄幻魔法 > 我转生了还变成了哥布林 > 成年·兽人族篇 第八十三章.就像灾厄…无法避免的克赫决斗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看!那就是我所说的『莱琳之屋』。”

    当我和薇诺与特莫、盖维走到德里街道口时特莫用手指着位于街道中央的一栋外观绚丽多彩的建筑对我们大家说,听到特莫说的话我抱着好奇的心情看向了他手指的方向。

    嗯――喔~

    位于街道中央的『莱琳之屋』确实是一家高档餐厅,不,应该说是它可没有辱没身为高档餐厅的称号。

    『莱琳之屋』的屋体结构应当是由木材、石材以及部分钢铁所建筑而成的,这家高档餐厅的外观看起来古典、开朗两相宜,尖塔形斜顶,抹灰木架与柱式装饰,建筑材料与攀附其上的藤蔓相映成趣,经典而不失兽人一族的文化。

    “图特在德里街上除了『莱琳之屋』这家高档餐厅以外,还有其他十分有意思的店铺哦~在这条街道中的『雅拉花店』内有着一些与众不同鲜花与花种。”

    走在我身旁的薇诺看着正观望着远处『莱琳之屋』有些入神的我笑着和我讲起了德里街上一家花店的事情,听见薇诺的声音还在看着远处『莱琳之屋』外观建筑的我把视线看向了身旁正对我微笑的薇诺。

    “对了图特…这个给你。”看着正看着自己的图特薇诺从自己背在身上的腰包中拿出一粒有点干瘪的种子递到了我的眼前。

    “这是?”

    看着薇诺右手掌中这粒干瘪的种子我发出疑惑的声音,犹豫着要不要从薇诺手里接过这里不知是什么植物的种子。

    “这是月蓝花的种子。”薇诺看着我那有些疑惑的神情不禁笑出了声她做出一副可爱的表情富有兴致的说。

    “谢谢妳,薇诺。”我将薇诺手里的花种收到自己的腰包内向她礼貌的道谢。

    “说起来德里街上还有一些更好玩的店铺,逊穆大叔开的酒馆、娜菲小姐开的烤肉店、位于街道末位几家的『卡福赌场』……(小声)不过最重要的还是像我们这些单身的战士每到夜里无聊必去的『喵喵天欲』,那里可是个好地方呀~你如果要去我推荐你就去指名名为【利薇】的女孩,她可是那家店里最害羞的女人了~”

    就在这时特莫为我热情讲解起了德里街上其它有名的店铺,当他讲到有关于风俗店的时候便神神秘秘的凑到我的耳边小声的讲起了有关『喵喵天欲』的事。

    “呃……”听见特莫的介绍后我的表情变的有点尴尬起来。

    “我说特莫你懂的还真多呀~”

    特莫在我耳边小声说的话显然是被走在我左身旁的薇诺听到了,毕竟她那对长在头上的狼耳听力极佳无论多么细小的说话声她都听的清清楚楚,此时的她正微笑的说着。

    “对不起薇诺!我不该这么多嘴的!!”听见薇诺的说话声后特莫显然是感到后悔起来,当他看到薇诺脸上那幅皮笑肉不笑的笑容时他十分抱歉的跟薇诺道着歉。

    “哼~不理你了!”薇诺没有理会特莫的道歉而是用着自己左手食指放在自己的下眼睑处对一脸歉意的特莫做了个鬼脸生气的说。

    看着薇诺对自己做出的鬼脸在这瞬间特莫仿佛是遭受到了某种精神打击一样,只见他神色慌张的走到薇诺的身旁一个劲的和薇诺道着歉希望她能原谅自己。

    走在我身旁的盖维看着神色慌张的特莫不禁叹了一口气无奈的笑了笑,他看着走在他身旁的我仿佛是想起了什么要对我说的话。

    “说起来…德里街上除了特莫跟你说的这些店铺以外,还有位于这条街道最重要的一家店……”盖维话中有话的对我平和的说。

    “是什么店?”听见盖维说的话我疑惑的反问着他。

    “『翠琳』。是家药店,那家店是曼牙古城内药物最全,医师、治疗师最顶级的药店了。”看见我脸上的疑惑盖维笑着为我讲解起了他口中所说的这家名为『翠琳』药店的相关信息。

    (原来如此…药店吗?以后有机会再去看看也行。)

    就这样我与薇诺跟着特莫、盖维一起往着通往『莱琳之屋』的街道处走去,在这一路上我们富有兴致的参观起街道中的各种风景同时也遇到了……

    ――――

    德里街·通往『翠琳』药店的道路。

    一位头发为黑色长相普通身上穿着链甲的中年猫人男性牵着一位身高只到他腰间处的猫人女孩走在这条街道上,这位中年猫人男性的额头上与脸颊上有部分因为劳累而产生的皱纹,但这些皱纹并没有掩盖住那两道剑锋一样高高扬起的黑眉,和黑眉下那一双深沉果决的眼睛。

    看的出来这位中年猫人男性是那种经历过无数战斗长期参加乌索竞技场竞技的兽人战士,他看着握住自己右手的黑发猫人女孩时露出了一副相当温柔的神情。

    “爸爸~我们还有多久才到药店呀?”猫人女孩用着自己那双水灵灵的眼睛看着中年猫人男性问。

    “还要再走一会才到哦,缇娜。”这位中年猫人男性用着温柔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女儿亲和的说。

    “嗯!好的爸爸,我一点也不累。”缇娜面露可爱的微笑对自己的爸爸说。

    “那我们走吧。”中年猫人男性稳重的握着自己女儿柔嫩的右手往远处的『翠琳』药店走去。

    在德里街上最有名的店铺有这么几家,高档餐厅『莱琳之屋』、开在这家餐厅一旁不远处的『翠琳』药店,以及处于街道末位处的『卡福赌场』和兽人美女众多的风俗店『喵喵天欲』……

    在德里街道两侧种植的树木上一只身上长着稀疏羽毛的年幼雏鸟从树枝上的鸟窝中不慎的摔落在了坚硬的地面上,摔在地的雏鸟发出了一声声细小的悲鸣声。

    此时的趴在地上的它一定想要让自己的父母来救它,但无论它怎么鸣叫都没有任何的成年鸟来救助他,再这样下去的话这只雏鸟可能会因为饥饿、口渴、被野狗、野猫吃掉……在此丧命。

    见自己鸣叫了一段时间没有丝毫的作用,这只雏鸟发出的鸟鸣声变的越来越小,劳累且有绝望的它缓缓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爸爸那只小鸟好可怜呀,不如我们收养它一段时间好吗?”

    就在这只雏鸟闭上眼睛绝望等死的时候它听到了在自己周围传来了一阵其它动物的说话声,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匍匐在地上雏鸟下意识的睁开了自己那双近乎迷你般的眼睛。

    原本近乎绝望的它看到了两位身高不同、性别不同的猫人种兽人,在这个瞬间这只雏鸟不禁感到胆战心惊起来,它那瘦弱的身体此时正因为害怕的情绪而瑟瑟发抖。

    “好吧。”对于自己女儿充满爱心的请求中年猫人男性心软的说。

    听到自己爸爸同意缇娜开心的笑了起来,她小心翼翼地蹲了下来对那只雏鸟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看着朝自己伸来的大手雏鸟本能的往后缩了缩,缇娜看见雏鸟有些害怕便用着自己右手的两根手指轻柔的往雏鸟那靠了靠,她用着自己的两根手指温柔地抚摸着雏鸟微微发抖的身体。

    “不要怕~我是来帮你的。”缇娜用着自己的手指不断地抚摸在雏鸟身上说。

    被缇娜轻轻抚摸着的雏鸟不知是听懂了缇娜说的话往缇娜的两根手指上亲昵地蹭了蹭,看到雏鸟不在惧怕自己缇娜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来~请上来吧,小鸟先生~”

    缇娜亲切的对雏鸟说并将自己的右手摊了开来作为供雏鸟可站立的地方,雏鸟见状一开始还有点不敢走上缇娜伸出的右手但当它看见这位猫人女孩对自己露出善良笑容时这只雏鸟显然是放下了自己的戒心。

    雏鸟小心翼翼的走到缇娜的右手掌心位置上并蹲坐了下来,缇娜看着蹲坐在自己右手掌心处的雏鸟便小心翼翼地缓缓抬起自己的右手。

    坐在缇娜右手掌中的雏鸟看见自己周围的事物一下子变的截然不同起来,这种感觉就好像原本身处低处的你一下子就站到了高处……看着周围多姿多彩的景色雏鸟发出了相当喜悦的鸣叫声。

    “我们继续走吧缇娜,可不要让妳妈妈等久了。”站在缇娜身旁的中年猫人男性牵起自己女儿的左手拉着她往远处『翠琳』药店的方向走去。

    “嗯,爸爸我们走吧!”还在看着雏鸟的缇娜听到爸爸说的话后没有丝毫犹豫的与自己父亲一起朝『翠琳』药店的方向走去。

    当中年猫人男性牵着自己的女儿路过德里街道上的『雅拉花店』店门口,一位体型健硕身穿铠甲脸色无比凶悍的鬣狗人朝他们这边的方向走了过来。

    此时距离双方走到一起大概还有一百米左右距离的样子……

    缇娜正和自己的父亲一同走着路便开心的讨论起路旁两侧的各处风景,看着自己女儿右手中雏鸟再看看她脸上的笑脸这位中年猫人男性脸上满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幸福感。

    当那名脸色凶悍的鬣狗人与中年猫人男性还有五米左右距离的时候,这名鬣狗人丝毫没有避开中年猫人男性的意思而是径直朝中年猫人男性走了过去。

    砰!

    牵着自己女儿的中年猫人男性撞到了身穿铠甲脸色凶悍的鬣狗人的左肩膀处,被中年猫人男性撞到的鬣狗人脸上此时已经是一副极度不爽的神情。

    “你的眼睛长哪去了?”身穿铠甲的鬣狗人声音低沉的质问着站在他面前的中年猫人男性,听的出来在他的声音中不乏有着找茬的意思。

    “是我没有看到你走了过来,对不起。”

    牵着缇娜的中年猫人男性礼貌的朝这位脸色凶悍的鬣狗人道歉,现在的他可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与这位鬣狗人进行无谓的争执。

    “我们走吧,缇娜。”中年猫人男性拉着自己的女儿打算绕开这位鬣狗人往前方不远处的『翠琳』药店走去。

    但还没等他们踏出两步那位长相凶悍的鬣狗人再次挡在了他们二人的身前,看着站在自己面前阻挡自己的鬣狗人中年猫人男性微微皱起了眉头。

    “请问你打算干什么?”中年猫人男性语气平淡的问着站在他面前的鬣狗人,在他的声音中不乏有些微微的怒色。

    “干什么,撞到了我你以为道歉就可以完事了?”鬣狗人做出一副十分嗤笑的表情对中年猫人男性说。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任然不依不饶想要找事的鬣狗人,牵着自己女儿的中年猫人男性深沉地吸了一口气用着自己的双眼瞪着这名表情不乏讥笑的鬣狗人。

    如果你能仔细观察这位中年猫人男性的眼睛,那么你会发现他眼中瞳孔此时已经变为了尖尖的利牙状。

    这是所有猫科动物即将攻击对手前的警告……

    “歉我已经道了,你如果觉得还不够的话我可以赔偿你一点钱。”中年猫人男性呼出一口气皮笑肉不笑的对站在他面前的鬣狗人说。

    “切~谁要你的钱了……嗯?哦!你是『乌索竞技场』中的十连胜对吧?”

    听到中年猫人男性对自己说的话鬣狗人满不在乎的说着,他看着身前这位中年猫人男性愈发觉得眼熟下意识的问着这位中年猫人男性。

    “爸爸……”

    缇娜紧握着父亲的右手靠在自己父亲的身侧旁脸上满是害怕的神情,这位长相凶悍的鬣狗人确实吓倒了年幼的她。

    “是又怎样?”中年猫人男性将缇娜护在自己身后对这名鬣狗人说。

    身穿铠甲的鬣狗人听见中年猫人男性说出的话后,他那嗤之以鼻的笑声变的更加轻蔑起来。

    “你是竞技场中的十连胜,那么…也就是说你一定积累了不少荣誉徽章对吧?”身穿铠甲长相凶悍的鬣狗人露出了阴险的笑容对中年猫人男性说。

    “你……”听见那名鬣狗人口中所说的话中年猫人男性仿佛已经知道鬣狗人接下来要说出什么言语了。

    “来!克赫决斗吧!!”身穿铠甲长相凶悍的鬣狗人毫不犹豫的大声喊了出来这近乎禁忌一般的话语。

    克德街上有不少朝他们身旁走过的兽人居民听见鬣狗人喊出的话语时纷纷停下了脚步围观起这场即将开始的『克赫决斗』!!!随着时间的推移围观的兽人居民变的越来越多。

    “你这家伙!!!”中年猫人男性眼神凌厉的看着鬣狗人呵诉道。

    (这家伙果然还是要这样吗?!!)

    亲爱的…对不起,我可能要晚点才能回去了……

    中年猫人男性想起自己躺在床上身材显瘦的爱人时脸色变的无比凝重起来,等一下买完药回去的时候买点有营养的东西给她补补身子好了……

    “呜呜……哇――”

    就在这时中年猫人男性的身后传来了一声声音不大的哭声,听见这个哭声中年猫人男性下意识转过身看着发出哭泣声的小主人。

    发出这个哭泣声的是缇娜,此时她的眼睛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不一会儿,便大声啼哭了起来。

    “缇娜不要哭,你是个坚强的女孩所以说不要哭好吗?”中年猫人男性蹲下身体看着自己的女儿面露和蔼的笑容安慰着她说。

    “爸爸你能不能不要参加这场克赫决斗?”缇娜止不住自己流下的眼泪对自己的爸爸说。

    “不行。”中年猫人男性摇了揺自己的脑袋略显苦恼的说。

    “但是…爸爸你的身体不是一直不好吗?为了照顾妈妈…爸爸你的身体到现在为止一定很劳累……”看着自己父亲那神情无奈而又坚定的脸庞,缇娜扑到自己爸爸的怀中小声的哭泣着说。

    她一直以来都知道自己的父亲为了给自己患病的妈妈买药、带她去看医生花了不少的钱,为了赚够给妈妈治病高昂的费用自己的爸爸甚至还去了『乌索竞技场』里参加竞技场中的死亡比赛。

    每次爸爸浑身沾满血污浑身是伤回到家里的时候她自己都会被自己的父亲给吓了一大跳……想到这时靠在父亲怀中的缇娜不禁大声哭泣了起来。

    “还哭呀,小公主~(小声)妳听好了…如果爸爸待会在这场决斗中输了,妳就一个人去为你妈妈买药好吗?其实爸爸一直都是知道的,缇娜是个勇敢的孩子,所以说不要哭了好吗?”中年猫人男性看见自己女儿做出的举动颇感无奈起来,只见他凑到缇娜的耳边十分小声地对她说。

    “嗯!那拉勾吧。”

    缇娜止住了自己的哭泣声对爸爸伸出了左手的小拇指,中年猫人男性见状也伸出了自己的小拇指勾上了缇娜的小拇指处。

    “好,爸爸答应妳。”

    当中年猫人男性与自己女儿说完话后蹲着的他站起身转身面对着这名已经有点按耐不住自己好战欲望的鬣狗人,那名鬣狗人看见中年猫人男性面相他自己的大笑了起来。

    “我叫特因!在此向你提出『克赫决斗』!!!”身穿铠甲鬣狗人抽出携带在身上的镰刀用着刀尖对准中年猫人男性的方向近乎癫狂的说着。

    “我叫……嗯?”就在中年猫人要回应鬣狗人般的说出自己名字的时候他突然感到自己背后的衣服被外力给抓住了。

    “放手!离我远一点!!”

    中年猫人男性没有回头的呵诉道他很清楚抓住自己衣服的人是谁,听见中年猫人男性的呵诉声抓着他背后衣服的外力突然松开了,感受到抓住自己衣服上的外力松开了,中年猫人男性的表情瞬间严肃了不少。

    (现在可不能有这么多顾虑的了!)

    “我叫古莱·缇尔!在此接受你提出的『克赫决斗』!!”中年猫人男性声音洪亮的回应着站在他身前不远处的鬣狗人并抽出背在自己身后剑鞘中的钢制长宽剑快速抽了出来,单手持剑将剑尖对准了这位令他感到微微愤怒的鬣狗人。

    看着自己父亲手持利剑准备战斗的姿态缇娜那有些慌张的情绪变的稍加安心了许多,而蹲坐在她右手掌中的雏鸟正一脸好奇的看着眼神这副令它感到惊讶无比的场面。

    “赶紧开始吧!”

    “加油加油!!!太早结束可一点也不好哦!!!!”

    …………

    周围围观的兽人居民看着这场即将开始剑拔弩张的决斗纷纷吵杂的叫喊着,在他们的心中巴不得这场决斗快点开始…并且他们还希望有多精彩就多精彩!有多血腥就多血腥!!

    毕竟发生在德里街上的『克赫决斗』可是十分难得的……

    有多难得?可以说的上数十年不曾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