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玄幻魔法 > 我转生了还变成了哥布林 > 成年·兽人族篇 第八十五章.卑鄙·绝望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曼牙古城·『德里街』,围观克赫决斗居民中的一角。

    “喔~真是一场不错的决斗阿!”

    看着自己前方这场这场既残酷又过瘾的『克赫决斗』奇柏德发出了一声赞叹的声音,站在他身旁的同伴目睹这场决斗后也不禁纷纷发出了惊叹十足的声音。

    这场克赫决斗可以说的上是过于血腥了……

    在这处被兽人居民团团围住参观的空地内那位身穿锁子甲的中年猫人男性在与身穿铠甲的鬣狗人战斗中落于下风,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这位身穿锁子甲中年猫人男性身上所受的伤越来越多,就连他身上穿着的那件单薄的锁子甲也变得破烂不堪……

    这场克赫决斗无疑是压倒性胜利的,想到这一点奇柏德不禁叹了一口气感到有些无奈,这场决斗无疑是很精彩尽管那位中年猫人男性在战斗中落于下风但他始终在剑与剑的招式上凌驾于那位长相凶悍身穿铠甲的鬣狗人男性。

    但只可惜……那位中年猫人男性此时的体力已经不支了,他身上受到的创伤也变的越来越多…他的失败只不过是时间上的问题……

    ·

    (是的,空地中那位与鬣狗人战斗的中年猫人男性在决斗中失败确实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看着空地内那位与鬣狗人展开拼死战斗的中年猫人男性我表情严肃的思考着,他确实是一位战斗经验极高的兽人战士但…为什么他在战斗中带给我的感觉却总有一种不协调。

    这种感觉就好像一部机器松了一颗螺丝那样……

    如果这场决斗再打下去的话那位中年猫人男性绝对会因为伤势过重、失血过多丧失身体行动,不过话说回来这位中年猫人男性很强……当然这种强不是强大的强,而是精神方面坚强的强。

    身上受着众多伤势的他到底在坚持什么?

    脸颊上的剑伤、手臂手肘处的砍伤、他的腹部上甚至还插着一把飞刀……这些伤势如果放到其他意志薄弱的哥布林战士身上,那么大多数哥布林战士早已丧失战斗的可能倒在地上痛苦的哀嚎起来。

    “图特我们走吧……”站在我身旁的特莫语气有点失神的对我说,他伸出自己那充满肌肉的左手打算将我拉出围观克赫决斗群众内。

    “不,我要在这里看完这场决斗。”我用着自己的右手一把将特莫朝我伸来的左手打开脸色坚定的对他说。

    听见我的答复特莫脸上没有任何的怒色而是略显无奈的叹出一口气,站在我身旁盖维与薇诺没有多说什么他们也和我一样脸色严肃的默默目睹着这场决斗的进行。

    (嗯?那个女孩是……他的女儿吗?)

    正当我还在聚精会神的看着中年猫人男性与鬣狗人之间互相战斗的过程时,我注意到在那位中年猫人男性身后不远处有一位正伤心哭泣中的猫人女孩,这位女孩右手中捧着一只雏鸟,她的嘴巴似乎是说些什么话语而微微张开。

    爸爸……不要再打了?求求你……爸爸??

    通过那位猫人女孩微微张开的口型,我大概猜出了她说出了什么话语……

    ――――

    空地内古莱·缇尔此时正无力的半跪在地上,他双手分别握住的双剑也因为没有力气的原因而掉落在了地上,此刻的他脸色十分苍白似乎没有了任何一点红色。

    看见半跪在地上的古莱·缇尔特因很识趣的停在原地摆弄着自己左手中握住的月牙状镰刀,看着因为伤重、体力不支喘息粗气的古莱·缇尔他莫明感到心情愉悦了起来,他一边哼着欢快的音乐不知在打着什么有趣的算盘。

    “古莱·缇尔你真的是一位很强的战士!……”突然间特因十分高兴的对半跪在地上脸色苍白的古莱·缇尔喊道。

    听见特因的声音神情有些恍惚的古莱·缇尔微微抬起了自己的头看着这位正高兴的大笑的鬣狗人,他不明白特因此时到底想怎样…这场决斗是他赢了…要干脆杀掉自己的话何必废这么多话呢?

    “不得不承认我和你打的很过瘾!不,是很痛快才对!!”特因紧接着语气激动的说。

    “……你到底…要说什么?”古莱·缇尔声音不大的反问着站在他面前的特因,此时他的声音冰冷的吓人。

    听见半跪在地上身上的伤口不断流淌出鲜血的古莱·缇尔提出的问题,特因脸上没有任何的恼火而是露出的相当会心的笑容。

    “我不想要你死在这场决斗中,古莱·缇尔想你这样的战士在此死掉太可惜了!听好了你现在只要投降认输,我就可以不按克赫决斗中的必死一方规则来杀死你。”特因声音洪亮的说出了这句令古莱·缇尔,不,是在场所有围观群众都大吃一惊的话语。

    半跪在地上的古莱·缇尔在听见特因说的话后脸色变的十分复杂起来,现在的他脸上充斥着两种神情想认输和死也不想认输……就这样跪在地上的他一声不吭陷入了沉默……

    “你在犹豫什么?快认输啊!这样的话你就可以不用死了……”特因见古莱·缇尔陷入了沉默脸色瞬间变的焦急了起来,他想要古莱·缇尔亲口认输不然的话他刚刚说出的那些话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特因……你这家伙…真够混蛋的啊!要不是你…向我提出克赫决斗……事情会变得这副样子吗?!”对于特因的催促半跪在地上的古莱·缇尔用着嘶哑的声音大声的吼道,但当他这么一吼他再次从喉咙中喷出一口鲜血。

    听见古莱·缇尔的怒吼特因的表情瞬间愣住了,但没过一会他勾起了自己的嘴角异常开心的大笑起来。

    空地周围的围观群众此时正默不作声的看着空地中那位中年猫人男性与鬣狗人之间的谈话,在他们看来这二人之间的谈话内容精彩程度丝毫不亚于刚刚决斗时的战斗过程。

    “是!是我向你提出的克赫决斗!!在德里街上遇到你的第一眼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一位拥有极高战斗经验的战士……所以说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向你提出克赫决斗的原因之一,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因为我需要荣耀徽章!!!”特因这位长相凶悍的鬣狗人声音洪亮的对着半跪在地上脸色苍白的古莱·缇尔喊着说。

    “所以说快投降吧!古莱·缇尔快点投降啊!不然的话你就要死在这里了!!快认输啊!!!”特因用着自己那因为大声喊话而略显沙哑的声音紧接着朝古莱·缇尔喊道。

    “……我拒绝。特因你这家伙…知道吗?我身上的荣耀徽章对你来说只不过是一种给你带来利益的东西而已……嘶…但对我来说它是可以…拯救别人的重要存在,唔……要是没有荣耀徽章的话…我就不能带她去看病…不能给她买药效好的治病药物……不能…给她买食物调养身体……咳咳咳!!你…明白吗?你懂吗?!”

    此时无力双膝跪倒在地上的古莱·缇尔看着面前这位眼神焦虑的鬣狗人便用着自己那嘶哑的声音说出了自己一直以来为什么要在乌索竞技场中参加死亡比赛的原由,当古莱·缇尔把话说完的同时特因脸上的表情瞬间变的无比烦躁起来。

    周围围观克赫决斗的群众中有部分心地没有那么坏的兽人战士伤感且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在这些群众中有些不同种群内心善良的兽人女性在听见那位中年猫人男性说的话后不由自主地用着自己的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无声的流下了眼泪。

    ·

    (原来是这样吗?那位兽人战士一直不肯认输的理由……)

    站在围观群众比较靠近那位中年猫人男性位置处的我听见中年猫人男性说的话后莫明的对他感到敬佩起来,站在我左身旁的特莫、盖维则一脸坚定的看着那位名叫『古莱·缇尔』的中年猫人男性,站在我右身旁的薇诺露出了些许伤感的表情看着浑身是伤的古莱·缇尔。

    ·

    “也就是说无论怎样,你都不肯认输对吗?”看着跪在自己面前只有几步之远的古莱·缇尔特因十分淡然的问。

    听见特因的询问古莱·缇尔没有出声回应而是目光坚定的点点头,看着朝自己点着头的古莱·缇尔此时特因脸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笑容。

    “嘛~我明白了…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了古莱·缇尔!”特因用着自己阴冷的眼神死死盯着跪在地上的古莱·缇尔一字一句的说。

    “你……你想要做什么?!”

    听到特因说出的话古莱·缇尔脸色瞬间慌了,他不知道特因到底想要干什么……如果说特因是冲着自己来的那么随他好了!但如果说他不是冲着自己来的话……

    咕咚――

    想到这一点古莱·缇尔不禁咽了一口嘴中带血的唾沫,表情慌张的他大概猜到了特因想要做什么了……

    “要做什么?你还真是明知故问阿……”

    特因摆弄了下自己左手握住的月牙状镰刀露出了瘆人的笑容说。

    “我可是鬣狗种兽人,古莱·缇尔哟~你知道鬣狗这种动物代表着什么含义吗?”

    对于特因的询问古莱·缇尔脸色变的愈发紧张起来,此时的他想要站起身来保护好自己身后的女儿――缇娜,但无论他怎么用力跪倒在地体力不支的他始终都无法站起身来。

    “阴险、狡诈、卑鄙可是我们鬣狗人的代名词。”特因看着跪在地上想要站起身来的古莱·缇尔语气冰冷的说。

    “说的好!”

    当特因把话说完的瞬间在围观群众中有几位看似是战士的鬣狗人纷纷拍起手情绪高涨的叫好道。

    “呵~只要能让你在这场决斗中认输投降,无论多卑鄙的事我都会做!!”特因冷笑一声语气严肃的说。

    就在特因说完话后他的身体瞬间变化了起来,他的头部此时变的就和鬣狗相差无疑,握住镰刀的左手与受伤的右手也变成充满毛发的动物利爪那样,此刻的特因看起来就和鬣狗相差无疑。

    围观克赫决斗的群众看到这一幕时他们脸色纷纷变的凝重起来,在他们看来这场决斗誓必要出现一位死者了……

    ·

    (那就是…兽化吗?)

    看见那位名叫『特因』的鬣狗人身上的变化时我脸色也变的稍加严肃起来,我之前第一次看见兽人兽化的时候还是帮助雷格斯那次……当时的他身受重伤的情况下还保持着兽化状态。

    ·

    跪在地上的古莱·缇尔看见特因身上的变化时眼睛不由自主的瞪大,他眼睛中的利牙状瞳孔此时因为受到某种危险感而变的竖立起来。

    站起来!站起来!!站起来啊!!!动起来啊我的身体!!!!

    看着自己面前已经兽化完毕的特因古莱·缇尔挣扎般的想要从地上站起身来,但无论他再怎样挣扎他都无法挪动自己一分的距离。

    此时的特因左手握住镰刀摆出一副蓄势待发的举动对准了古莱·缇尔的方向,奇怪的是手握武器对准古莱·缇尔的特因似乎并不是在全神贯注的盯着面前的对手反而是在看着其他什么。

    此刻特因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猎物那样……

    就在下一秒特因这位长相凶悍身穿铠甲的鬣狗人以疾风般的速度朝古莱·缇尔的方向冲去,看着朝自己冲来的特因古莱·缇尔此时的内心瞬间掉落在了谷底。

    当特因冲到古莱·缇尔身旁时他并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再次飞快地往古莱·缇尔身后不远处的那位猫人女孩跑去,跪在地上的古莱·缇尔目睹这一幕后彻底陷入了绝望。

    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啊啊啊啊啊!!!!

    ?

    乌索竞技场内一家专门为受伤战士提供廉价救治的医疗所。

    医疗所内一位年纪为中年的猫人男性此时正脸色忐忑的听着为自己诊断的医师悉心说出的结果。

    “缇尔,你现在的身体情况真的很糟……”

    为这位身穿锁子甲中年猫人男性检查身体状况的是一位上了年纪的翼人种·鹰人,他的背上长着一双强健的羽翼他戴着一副半边框的眼镜正冗长的讲述着坐在他面前椅子上这位中年猫人男性的身体状况。

    “汉穆先生,我现在的身体情况具体有多糟?”中年猫人男性脸色凝重的低下头心情忐忑的问。

    名为『汉穆』的医师看见坐在自己面前的中年猫人男性脸色铁青低下了自己的头,他的嘴角微微勾起用着自己那布满皱纹的左手微微托起这位中年猫人男性的下巴使他重新抬起了头。

    “有多糟?”看着中年猫人男性那脸上有着数道剑伤疤痕的脸颊汉穆语气平淡的说着。

    “你现在的战士阶级是资深战士对吧?”一脸沧桑的汉穆脸色平和的问着被自己左手托起下巴的中年猫人男性。

    中年猫人男性没有回应汉穆的询问而是表情严谨的点点头,得到中年猫人男性肯定的汉穆不禁叹了一口气。

    “你身上那些曾经受伤严重的伤使伤口愈合好的你留下了众多的后遗症……这些后遗症使现在的你并不能达到资深战士的水平,也就是说现在的你(小声)实力只有中阶战士的水平。”

    汉穆摆出一副严肃的神情对着面前的中年猫人男性说,当他说到中年猫人男性身上的后遗症对他的实力有什么影响的时候汉穆小心谨慎的靠到中年猫人男性的耳边小声的说。

    “但最重要的一点还是……(极度小声)现在的你不能兽化了,一旦你再次强行兽化战斗…那么你体内的器官大多数都会受到严重的损害,到了那个时候你…极有可能会死!”

    靠在中年猫人男性耳边的汉穆紧接着小声的说,他说到这些后遗症对这位中年猫人带来的最后一点影响时他很明显的压低了自己的声音说,此时他说话的声音恐怕就只有针掉落在地上发出的声音这么大。

    “你说什么……”中年猫人在听见汉穆说完的话后脸色变的十分不好起来。

    “所以说…就是这样!唉,你还是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吧,古莱·缇尔。”汉穆用着自己的右手拍了拍这位经常来他医疗所中接受治疗战士的肩膀感伤的说。

    说真的作为医师的汉穆真的替这位在乌索竞技场中浴血奋战名为『古莱·缇尔』的战士感到惋惜……

    ?

    “啊啊啊啊啊!!!!!”

    跪在地上的古莱·缇尔发出一声声音嘶哑的吼叫,随后他用着自己的牙齿猛地咬紧了自己的下嘴唇一用力,下嘴唇瞬间被古莱·缇尔咬破红色的血液瞬间浸润了他的口腔。

    感受到自己口中血液带来的刺激古莱·缇尔的身体瞬间变化了起来,他的头部一半变成了如同野兽般的猫一样,他的双手上长着稀稀松松的毛发,手中的指甲变成了十分尖锐的利爪。

    要说古莱·缇尔的兽化和其他兽人战士的兽化不同的地方在哪里?那就是他身上长着的毛发不是通常毛发颜色的黑、白、棕、斑纹……等,他身上的毛发颜色则是一种不详的浅红色。还有他兽化变化的身体也很不完全,他的头部上只有部分野兽的特征,双手、身体、双脚基本上的变化少之又少。

    “那是……”

    “不会吧?”

    “『半兽化』?”

    就在围观群众惊呼的同时古莱·缇尔快速地站起身大步地朝这站在他身后的缇娜跑去,此时的他奔跑的速度远在特因那名鬣狗人之上。

    身体早已没有任何一点力气……

    但随着自己兽化后,在自己体内莫明涌现出了一股异样的暖流……

    这股暖流使自己重新有了可以行动的体力,尽管现在自己每跑一步都好像是有种被利刃砍中了疼痛,但现在我心里只有一件想要做的事…必须做的事……必做的事!!!!

    看着特因手持镰刀打算朝缇娜砍去而缇娜脸上则露出了惊恐万状的表情古莱·缇尔跑动的速度再次变快了许多,就在这个瞬间身体原本受着许多伤的他跑动的速度竟然远比特因还快!

    就当特因手中的镰刀要砍中缇娜身体的刹那间,古莱·缇尔跑过特因的身旁一把抱住了缇娜将自己的女儿……这位可爱善良的小公主安全的护在自己怀中。

    特因手握的月牙状镰刀的刀刃瞬间斩在了古莱·缇尔那结实的后背上,一道骇然的刀口刹那间出现在了古莱·缇尔的背上,像水流一样喷溅而出般的鲜血从这道可怕的伤口上喷涌而出。

    “嘎啊!!”

    古莱·缇尔禁不住背上刀伤传来的疼痛发出一声惨叫,此时的他全身的皮肤表面上毫无征兆般的出现了一层薄薄的血液,浑身沾满红色血液的他看起来无比吓人……

    “你……”

    对于自己眼前的这副情景手握镰刀的特因一时间感到有些愣神起来,此时他的表情变的无比错愕起来…他深知自己做了一件不可挽回的错事……

    “呜呜呜……爸爸,爸爸你还好吗?”被古莱·缇尔抱在怀里的缇娜看见自己爸爸嘴角流出的血迹哭着问。

    听到缇娜惊恐、伤感且有害怕的询问古莱·缇尔低下自己的头看着正流着眼泪缇娜的面容露出一副十分疲惫的笑容,他忍着自己身上各处伤口中传来的剧痛用着自己带着血迹的左手轻轻地抚摸着缇娜头。

    “嘶唔……缇娜…太好了…我终于…保护住妳了……”

    古莱·缇尔用着自己那嘶哑无比的声音目光慈祥的看着自己怀中的缇娜说,当他说完话后他咳出一口鲜血疲惫的闭上了自己的双眼倒在了缇娜身旁地上。

    “呜呜呜哇啊啊啊啊――”

    在古莱·缇尔倒在地上的瞬间缇娜绝望的发出了极为悲伤的嚎啕大哭,她跪在自己的父亲古莱·缇尔身旁那双水灵灵的眼睛不断流出了晶莹的泪水。

    站在空地外围观这场克赫决斗的所有群众在这一刻都沉默了,他(她)们无不例外都一一看着这位跪在自己父亲身旁伤感、绝望痛哭中的猫人女孩,此时的他(她)们心情异常的沉重,甚至没有人在窃窃私语着……

    “喂!特因你还在等什么?!赶紧给他最后一击啊!!!”

    就在这时围观群众中不知是谁喊出了这样一声充满恶意的声音,站在离倒在地上古莱·缇尔只有两步距离的特因听见这句话时他的表情变的无比纠结起来。

    想动手与住手吧……

    这两种思想占据了特因脑海中的全部思考,然而没过一会还在思考中的特因露出了一副自嘲的笑容笑了起来。

    我也…必须要得到荣耀徽章啊!

    特因此刻的脸上已经不在纠结,他将左手中握住的月牙状镰刀高高举起对准倒在地上的古莱·缇尔的脖子处。

    古莱·缇尔哟你放心吧,我会一击将你斩首的!这样的话你就不会有任何的痛苦死去……我向你保证!!

    “(小声)谁来……谁来救救……”

    “求求你们!求求你们大家救我的爸爸!!呜呜…他快要死了…求求你们了…真的求求你们了……”

    看着自己面前这位长相凶悍的鬣狗人已经高高举起他手中的镰刀跪在自己父亲身旁的缇娜此时勇敢的站在自己父亲的身前对围观的群众大声喊到,尽管她用尽全力呐喊的声音而出的声音并不大,但可以肯定的是在场的所有围观群众都听见了这位猫人女性富有勇气的稚雅童声。

    绝望的是在场围观的所有兽人居民无一例外没有任何人想要来帮助这位猫人女孩的念头,看到这一幕缇娜她那颗还有稍微期望的内心瞬间绝望了……

    缇娜用着自己的眼睛死死地看着自己面前这位朝她举起镰刀长相凶悍的鬣狗人,她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被他打成这样!!!

    “不要…不要过来!你这个坏人!!!”

    缇娜声音很大的朝着站在她身前的鬣狗人喊到,尽管此时的她还流着眼泪但是在她的目光中透露着一股愤怒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