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玄幻魔法 > 我转生了还变成了哥布林 > 成年·兽人族篇 第八十八章.酒鬼眼前发生的『奇迹』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缇娜妳能松开妳的手吗?”被缇娜抱住的我做出一副困惑的表情笑着说。

    “好…好的!”听见我说的话脸上挂满红晕的缇娜慌张的松开了她自己那双抱住我的手对我不好意思的说。

    看见缇娜明显有些害羞腼典我任然保持着自己脸上那幅微笑看着正因为不好意思低下头的缇娜,我用着自己的右手轻柔地托起缇娜那低下头的脸庞随着我这么一托她的那低下的头被我重新抬起了。

    “唔……”

    被我托住脸庞的缇娜发出了一声难为情的声音,她那微微发红的脸颊此时变的更加红润起来,此时她的脸颊就如同一颗已经成熟的苹果那样红彤。

    “这里还疼不疼?”我用着左手的食指轻轻按在缇娜左脸上的淤青关心的问。

    “有点……”被我手指的一按缇娜吃痛的说。

    “阿…抱歉,喝了这个的话妳脸上的伤就会好了。”

    听见缇娜发出的痛呼我歉意的对她道歉,并从自己系在腰上的腰包内拿出一瓶由小玻璃瓶装着的淡红色药水递给她示意让她饮用下去。

    “请问那个…这个是什么?”缇娜从我手中接过这瓶好奇的问着我。

    要知道从一个陌生人手中接过一瓶不知道是什么的液体最好还是问清楚这是什么再喝,这是自己的爸爸对自己常常告诫过的话语。

    “这是治疗药水,喝了有助恢复妳身上受到的伤。”见缇娜脸上充满了戒心我笑了笑为她解释起了她手中这瓶由玻璃瓶装着的液体到底什么东西。

    “欸?!”

    听见我说的话后缇娜发出了一声吃惊的惊呼声,紧接着她的表情变的忐忑不安起来并用一种不敢接受这份重要物品的眼神看着我。

    “请问给缇娜这么好的东西…真的好吗?我记得这个药水是要花很多钱才能买到的……”缇娜忐忑的看着自己面前这位笑容和蔼的哥布林紧张的问。

    曾经和自己爸爸几次到药店买药的她是知道治疗药水要花费多少钱才能买到的,听到这位哥布林说的话缇娜不禁感到紧张起来…把这么贵重的药水给她喝下去真的好吗?这会不会太过浪费了……要知道她自己如果受伤了,爸爸也只是用普通价格的草药和绷带来敷在她的伤口上来为她治疗的。

    “没关系的啦,妳就放心喝好了。对我来说这种药水并不贵重……”我将自己托住缇娜脸庞的右手伸走竖起自己左手的食指对她露出阳光的笑容说。

    听到我说的话缇娜脸上的表情变的没这么拘谨了,只见她将自己手中玻璃瓶的木塞拔开把瓶口伸到自己的嘴边打算一饮而尽。

    但就在瓶中的液体马上要进入缇娜嘴中的下一秒,她用手挺住玻璃瓶的倾斜将这瓶治疗药水挪开自己的嘴边用着自己的双手稳重地握着。

    “怎么了?为什么不喝?”看着做出这种举动的缇娜我疑惑的问。

    缇娜在听见我的询问后恭敬地向我鞠躬,鞠完躬后她面向着我把自己的身体站的笔直,此时的她看着我的眼睛中似乎有种感激不尽的眼神。

    “尊敬的哥布林先生,尽管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还是要谢谢你给了我这么贵重的药水,缇娜脸上的伤并不疼……所以能不能把这瓶治疗药水给我的爸爸喝呢?”缇娜声音不大恭敬的对着站在她身前的哥布林说。

    (她果然是一位心地善良的孩子啊……)

    听到缇娜说的话后我莫明在自己心中感到了许多温暖,我看着脸色忐忑、紧张的缇娜禁不住露出了平和的笑容。

    “真的不疼?”我故意的问着缇娜。

    “真的…真的不疼!”

    听到我的询问缇娜开口大声的说,但当她开口说话的瞬间她的眉头似乎是因为某种原因瞬间紧皱了起来。

    等缇娜把话说完的同时我伸出自己的一根手指轻轻地接触在缇娜脸上的淤青部分,当我的手指接触在缇娜受伤的脸上瞬间她的表情变的无比委屈起来。

    “好疼!!!”

    被我用手指指在脸上的缇娜发出了一声痛呼,听见缇娜发出的痛呼我的脸上瞬间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缇娜这瓶药水还是妳喝吧。想要治疗妳爸爸身上受的伤,单靠这瓶药水是远远不够的……”我目光祥和的看着捂住自己淤青部分脸的缇娜对她耐心的解释道。

    “怎么会……那我爸爸身上受的伤要怎么办?”听见我说的话缇娜的表情瞬间变的焦急起来,她无助的看着自己手中的治疗药水小声的说着。

    “妳爸爸身上受的伤…由我来帮他治疗好了,妳就好好的将这瓶药水喝下去好吗?”我用着自己的右手摸了摸缇娜的头并用着手指了指她手中握住的药水对她温柔的说。

    “…………”

    听到这位哥布林说出的话后缇娜脸上顿时挂满了不可置信的表情,她微微的张开了自己小小的嘴巴不知所措的看着对她微笑地哥布林。

    “好啦~别发呆啦,赶紧喝吧。”

    我走到缇娜身旁用着自己的右手轻轻地拍在她的肩膀上笑着说,等我把话说完后我走到缇娜的身后蹲下身子仔细看着躺在地上身受重伤皮肤上流着血液的古莱·缇尔……

    看着这位哥布林背对着自己察看起自己爸爸身上受伤情况的背影缇娜一时间竟不知道要说点什么才好,是要道谢吗?……不现在还是听这位哥布林刚刚对自己说的话把这瓶药水喝下去好了。

    缇娜握住装着药水的玻璃瓶将瓶口抵在自己的嘴边,淡红色的药水顺着瓶口缓缓流入她的口中,包含药效的药水在缇娜的口腔停滞了一会后便顺着她的的喉咙瞬间流进她的喉咙内。

    (味道有点苦……)

    缇娜微微皱起了自己的眉头治疗药水的味道可算不上太好,不过这毕竟是药嘛!要知道妈妈经常喝那种很苦的药都没有皱一下眉头,想到这一点时缇娜那皱起的眉头便解开了。

    (咦?这种感觉……)

    就在缇娜刚喝下那瓶淡红色的治疗药水没过一会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变的暖洋洋起来,她脸上的淤青在下一秒瞬间就化开了。

    (好舒服,身体里暖洋洋的。)

    感受着身体里传来的暖流缇娜不禁感到有些忘我,她那因为长期营养不足有些发白的脸色现在竟然恢复了几分肉色………

    “伤的真重……”

    我一边将古莱·缇尔身上穿着的这件在先前战斗中被特因用镰刀砍得破破烂烂的锁子甲解开,随着锁子甲被我解开古莱·缇尔那浑身是伤的上半身瞬间暴露在我眼前,看着他身上的各处被镰刀砍伤的伤口我不禁发出了一声叹息。

    这种伤势单单只靠治疗药水是很难恢复如初的,要想治疗古莱·缇尔身上的伤必须得用高阶治疗魔法来为他治疗。

    (嘛~在这种情况下是不得不用了呢!)

    随着我的意念一动在我的左手的手掌中瞬间出现一团翠绿色的魔法元素,是的,这是代表木元素的元素。

    当充满生命气息的翠绿色木元素在我手中聚集的清晰可见起来的同时,我声音不大的低吟着施展高阶治疗魔法的符文,吟唱出每一节符文的下一秒我左手中那如同地球仪大小的木元素就会从内部飞出一个由木元素构成只有写字般大小的符文。

    这些不断从我左手掌中那团木元素构成飞出的符文有规律的排列在我面前的半空中,随着我不断吟唱排列在我面前半空中的符文数量变多了起来。

    站在我身后的缇娜看见自己面前出现的这副不可思议的景象不禁长大了自己的嘴巴,对她来说摆在她面前的这副景色实在是太奇幻了……

    (这是什么?漂浮在这位哥布林先生身体周围的这些翠绿色的字……是什么?感觉…好漂亮,它们就好像晶莹剔透的水晶那样……)

    看着自己面前这位哥布林先生的周围不断出现了许多翠绿色字,表情好奇的缇娜露出了一副活泼的微笑不知在想些什么。

    站在空地周围围观这场克赫决斗的群众看到空地中那位哥布林战士身旁漂浮着的符文时纷纷瞪大了自己的眼睛,他们当中的部分人很清楚漂浮在那位哥布林身边的符文到底什么,那些符文是施展某种高级魔法的前奏……

    “那是……”一位脸色茫然的鼠人看见那些浮在半空中的符文时疑惑的问。

    “魔法吗?”站在这位鼠人身旁的另一位年纪颇大的马人看着那些浮在空中翠绿色的符文时诺有所思的喃喃自语着。

    “喂喂喂,开玩笑的吧?那个哥布林不是战士吗?他怎么可能还会使用魔法呢?!”群众中仍有些人不相信空地中此时正在发生中的事。

    站在人群中的雷格斯、菲萝看到图特战士长身旁漂浮着散发出光芒的文字时也露出了好奇的眼神,对于此时空地中发生的这副场景他们也是第一次见识到。

    “爸爸,那些是什么?”

    “妈妈,图特战士长身边的文字是什么?”

    雷格斯和菲萝同时问着自己的父母空地中出现的散发出光芒的符文会是什么,听见自己的两位孩子提出的疑问身穿皮制大衣的中年狮人男性与身材极美的兔人女性不约而同的露出了有些意外的表情。

    “那个啊……是魔法哟~”中年狮人男性与兔人女性面露微笑异口同声的回应着向他们提出问题的雷格斯和菲萝。

    ·

    “于此绽放出生命之光吧『耶迪亚』!”

    待我将施展高阶治疗魔法的最后一节符文吟咏而出,漂浮在我身前、身旁散发着翠绿色光芒的符文全体飞到空中化为了无数如同雨滴大小的光芒。

    这些如同雨滴大小数之不尽的翠绿色光芒在空中形成了一颗身姿庞大的树木,这颗树木由这些翠绿色的光芒形成,枝叶繁叶茂,它的树枝很长。

    这棵由光芒组成的大树在空中完全定形后它那枝繁叶茂魔的树枝上流出了一滴滴如同萤火虫大小的光芒,这些光芒从树枝上滴落下来后统统都滴落在了躺在地上身受重伤昏过去的古莱·缇尔身上。

    当萤火虫大小的翠绿色光芒落在古莱·缇尔伤痕累累身上的瞬间,古莱·缇尔身上所有在先前战斗中受的伤以一种肉眼可观的速度在恢复,就连他胸膛处那些曾经受过伤而产生的疤痕也在慢慢消失。

    我用着自己的右手小心翼翼地将那把插在古莱·缇尔腹部处的飞刀取了出来,随着飞刀被我取出那道极深的刀口在下一秒就被翠绿色的光芒所治愈好了。

    (看起来他以前受了不少严重的伤阿……)

    我用着自己的左手将额头上流下的汗珠擦拭掉,看着古莱·缇尔身上那些曾经的伤疤消失掉了便这样想着。

    站在我身后缇娜正抬起头看着天空出现的那颗大树此时在她的眼睛中满是震撼、吃惊的眼神,在她面前出现的这副场景实在是太过于梦幻了……

    站在空地周围的围观群众也露出惊讶无比的表情看着那颗漂浮在空中的大树,位于人群中的特莫、盖维和薇诺此刻也正目不转睛的看着那颗散发着生命气息的翠光之树。

    “高阶治疗魔法吗?”看着那颗由翠绿色光芒组成的大树特莫喃喃道。

    “真有他的啊!”盖维用着自己的右手摸着自己的下巴看着刚施展完魔法的图特欣赏的说。

    “真美啊……”看着那颗由翠绿色光芒形成的青树薇诺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发出了一声感叹。

    ――――

    进行这场克赫决斗空地周围的一栋建筑。

    在这栋建筑的顶层克德他们与这几位管理城中治安的精英战士正站在这里俯视着楼下不远处的那幅景色,看着面前那颗漂浮在空中由翠绿色光芒形成的大树克德相当鄙夷的发出了切的一声。

    “看起来阻止这场决斗进行的‘英雄’,真是很善良啊~啧啧啧……他明明只不过是一个肮脏、自私的哥布林而已呀。”站在钢制扶手旁的克德看着楼下空地中那位施展高阶治疗魔法的哥布林一脸不屑的讽刺道。

    听到克德队长说的话站在克德身旁的几位战士并没有回应什么,他们可不想接过克德队长刚刚说的话……尽管那位哥布林战士的确是很善良。

    “各位准备一下,待会我们可得要按照法律将那名哥布林郑重地抓捕起来哟!”克德看了眼身旁这几位沉默无声的部下便露出了险恶的笑容对他们下达了命令。

    “明白了!克德队长!!”这几位兽人战士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回应着站在他们身旁的克德。

    随着这几位战士的话音刚落他们便跟着克德一同跃跑到了距离进行这场克赫决斗空地旁的一栋不高不矮的楼房上,此时的他们和克德正全神贯注的看着空地中接下来会发生的状况……

    ――――

    在空地内周围的一张石制长椅上正坐着一位身穿灰袍正端着一个不大不小的橡木桶往自己口中倾倒着葡萄酒的中年豺人,这位豺人的头发是金黄色的,他的下巴处长满了与他金黄色头发一样颜色的胡子,他下巴上甚至有些地方的胡子与他脸庞两边的头发并连长在了一起。

    坐在石制长椅上的他周围没有站着任何的兽人居民,至于为什么没有任何兽人居民站在他身边多半是因为他那一身酒臭味所导致的吧……

    这位中年豺人是谁呢?

    你如果去问站在周围空地边缘的兽人居民的话,他们肯定会一脸无奈的告诉你……这家伙是曼牙古城里有名的酒鬼,整天到晚不是在喝酒就是在呢喃着一些令人费解的话语……

    看着那位先前介入到这场决斗中想要阻止这起决斗的哥布林战士这位正在喝酒的中年豺人停下了喝酒的举动用着一副死灰般的表情看着那位哥布林战士的侧面,面如死灰的他打了一个酒嗝呼出的酒气令站在他身旁不远处的人皱起了眉头。

    当这位中年豺人还想端起酒桶喝酒的时候他就看见了那位哥布林战士用着手中的利剑施展出绝妙的剑术,从这个时候开始这位中年豺人就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位哥布林战士。

    当这位哥布林战士施展而出的高阶治疗魔法的瞬间,中年豺人那双多年以前就暗淡无光的眼睛刹那间瞪大了起来。

    随着哐当一声!

    中年豺人手中抱着装着葡萄酒的橡木桶瞬间滚落在了地上,酒桶中的红色的酒液顺着不大的瓶塞口缓缓流出倾倒在了地面上,红色的酒液瞬间浸润了有些干燥的地面。

    看到空中出现的那颗由无数光芒形成的大树坐在石制长椅上的中年豺人表情变的极其不可思议起来,他的嘴中一直不停在呢喃着什么声音不大的话语……

    “这……真是奇迹啊……”

    “回来了…回来了……他果然回来了……”

    “……几十年前的『哥布林英雄』……”

    ――――

    当古莱·缇尔身上的伤被我施展出来的高阶治疗魔法治愈好后空中的那颗由无数光芒组成的大树也随之化为无数碎片大小的光芒消散掉了,我见状转过身看着正一脸感激看着我的缇娜不禁笑了笑。

    刚刚的高阶魔法近乎消耗了我身上储备的三分之一魔力量,尽管说我身上那三分之一的魔力消耗掉了但我个人觉得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用掉的魔力会随着时间流逝从而恢复。

    “谢谢你!真的谢谢你救了我的爸爸!!”缇娜扑到我的身前用着她的双手紧紧拥抱着我十分感激的道谢着。

    正在道谢着她甚至还喜极而泣起来了呢,看到出来她真的是真心感谢才会对我这样子道谢的。

    看着缇娜那喜极而泣的面容我便用着自己的右手轻柔地抚摸着她的头,被我抚摸着头的缇娜看着面露微笑的我脸瞬间红了起来。

    “那个…请问你叫什么名字?缇娜…很想知道你的名字叫什么?”缇娜放开了抱住我的双手红着脸不好意思的看着正对自己温柔微笑的哥布林先生问。

    “我叫图特。”我没任何犹豫的告诉了缇娜我叫什么名字。

    听见哥布林先生说出的名字后缇娜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但就在下一秒缇娜那原本就有点红晕的脸变的更加红润,就连她脸上的表情似乎变的忸忸怩怩起来。

    “……图特先生……”缇娜红着脸难为情的叫着我的名字。

    “缇娜,妳是要和我说什么吗?”听到缇娜那不好意思的声音我关心的问。

    “我、我想要报答图特先生,要、要是图特先生没有救我的爸爸的话,我爸爸说不定已经被那个坏人杀掉了……”听到我关心的询问缇娜红着脸鼓起勇气大声的对图特先生说出了自己内心想要想要说的话。

    “所、所以说…无论图特先生想做什么事都可以的,只要……图特先生你心满意足就好了……”缇娜故作镇定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图特先生紧接着说,此时她的脸红的像个熟透的西红柿那样。

    就在缇娜还想要说出什么更加令她自己感到羞红的话语时,我用着自己左手的食指轻轻地抵在她那两片不大的嘴唇上示意让她不要在说下去了。

    感受着抵在自己嘴唇上图特先生手指传来的触感缇娜害羞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等待着接下来可能会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但五秒过去了、十秒过去了……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这令缇娜感到了十分的疑惑,她抱着好奇的心理小心翼翼地睁开了自己的双眼却看见了这样一幕,自己面前的图特先生此时的脸上正挂着一副相当困惑的表情看着她。

    “那就……让我摸摸妳的耳朵好了。”看着缇娜头上的那双小巧可爱的猫耳我也不禁感到有点难为情说。

    “耳朵吗?也、也不是不可以……好的,请摸吧。”

    听到图特先生的请求缇娜的表情立马变的有点犹豫,不过这份犹豫的情绪并没有在她脸上持续太久时间大约过了一小会缇娜便握住图特先生的右手往自己的头上放。

    看着缇娜这么主动我反倒是变的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我深深吸了口气使自己重新恢复了镇定,恢复平静的我用着右手力道极轻地抚摸在缇娜头上的那双猫耳。

    (唔哇~这个感觉可真不得了……)

    缇娜头上的这双猫耳带给我的第一触感是很柔软,这种柔软…就好像是在摸着云朵那样,软软的……而且还有一种令我感到温暖的温度。

    ――――

    空地周围边的人群中。

    薇诺看见图特摸着那位猫人女孩的耳朵时不禁咬紧了自己的牙齿露出了一副“相当和善”的表情看着正抚摸着那位猫人女孩耳朵的图特,站在她身旁的特莫与盖维在看到薇诺脸上的表情后紧张的咽了咽各自口中的唾液。

    (真可怕啊……吃醋中的少女……)

    二人不约而同的这样想着……

    ――――

    这个触感真让我感到入迷……缇娜的猫耳与薇诺的狼耳完全不同,对缇娜猫耳上传来的触感有些入迷的我不自主地变大了自己右手抚摸着缇娜猫耳的力道。

    “唔嗯~”缇娜红着脸发出了一声声音不大的呻吟声。

    “啊?!对不起,是我不好弄疼妳了!谢谢妳缇娜,我满足了。”

    听见缇娜发出的呻吟声我急忙拿开了自己放在缇娜猫耳上的右手深感歉意语气忐忑的向她道歉,当我道歉完后我又同时的向这位只处于小孩子年龄阶段的猫人女孩感激般的道谢着。

    “图特先生,你真的满足了吗?”缇娜摆出一副仍有些不信任图特先生的表情问。

    “真的满足了!”听见缇娜的反问我脸色坚定的回应着她。

    真是古灵精怪的小女孩……早知道刚才不摸她的猫耳好了,嘛~不过话又说回来……嘿嘿~那个触感还挺不错的~

    看了眼正对我礼貌微笑的缇娜我对她会心的点头一笑站起身来,现在…是时候该去处理我该做的事了!

    我头也不回的转过身看着水墙另一端正对我龇牙咧齿手持镰刀的特因,我身后的缇娜看到我转过身时表情立马失落了起来。

    就当我刚迈出几步朝插在地上正在释放着远远不断流动中的水流的『霜芷』走去的刹那间,我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回过头看着正站在自己父亲一脸失落的缇娜。

    “图特先生?”

    看见图特先生回过头看着自己缇娜发出了疑惑的声音问,说实话此时她的内心莫明的感到高兴起来。

    “缇娜妳要记得把这个给你爸爸。”

    我拿出腰包中的一个小布袋把自己腰包中大部分钱与两瓶颜色不同的药水装进了这个布袋中,做完这个动作的同时我将这个小布袋稳重地交到了缇娜的手上说。

    “布袋里的那两瓶药水可以改善妳妈妈身体虚弱的体质,记得要提醒她每瓶分两次喝呀。”我摆出一副稳重的表情看着缇娜笑着说。

    “诶?!图特先生为什么会知道……”听见图特先生说的话缇娜的脸上顿时充满了十分意外的表情。

    就在她刚想开口询问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我用着自己起茧的右手食指抵在了她的嘴前示意让她不要再问了,被我抵住嘴唇的缇娜则露出了不解的神情看着我。

    “好啦,别再问啦。妳站在就坐在妳爸爸身边看着我好了。”我一脸祥和的看着缇娜笑着哭。

    当我把话说完后我便转过身朝剑尖插在地上的『霜芷』走去,这一次我没有回头而是下定了某种决心那样似的。

    “图特先生,你一定要赢啊!”

    走到『霜芷』旁边我刚要伸出左手握住剑柄的瞬间在我的身后传来了缇娜为我鼓励的声音,听到缇娜对我说出的鼓励的话语我目光坚定的将插在地上的『霜芷』拔了出来。

    “我会赢的!”

    『霜芷』被我拔出来的同时那面将特因阻挡住的水墙瞬间变化成了无数的流水重新回到了我手中这把水晶般的剑身上,看着面前手持镰刀仿佛下一秒就要朝我攻来的特因我的表情变的严肃认真了起来。

    这场克赫决斗我是非得阻止不可了,现在的我必须得打倒特因并且不能杀死他……不然的话事情会变的很糟……

    然而就算我成功阻止了特因,等待着我的结局也必然是……

    哼!现在可没功夫想这些了!

    我左手握紧『霜芷』看着面前手持镰刀用着蠢蠢欲动想要杀死我的特因,我用着右手摊开来作为掌状朝他招了招手做出一副挑衅他的动作。

    “放马过来吧,特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