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玄幻魔法 > 我转生了还变成了哥布林 > 成年·兽人族篇 第九十章.怒『炎』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挂在天空上绚丽夺目的太阳此时也正往西方的穹空上十分缓慢地落下,是的这一天的下午时分此刻已经到了……

    『德里街』。

    在这条中午发生了一起克赫决斗的繁华街道中,时间到了现在究竟会发生怎样的事呢?

    位于街道中心被人数众多围住的举行克赫决斗的空地内。

    “缇娜,妳在和谁说话?”

    躺在地上睁开自己眼睛的古莱·缇尔看着身旁坐着正在不知道和谁喊话表情忧心忡忡的缇娜,他便面带疑惑的坐起身来问着自己的女儿。

    “爸爸?!你…终于醒过来了!!你听我说,图特先生他现在极有可能会被那些治安战士给抓起来啊……呜呜……”

    听见自己父亲那熟悉无比的声音从自己身旁传了过来,缇娜先是感到十分激动但这位表情镇定的猫人小女孩只过了一会便流下了眼泪扑倒了自己爸爸怀中哭泣起来说。

    “图特先生是谁?缇娜,你不要着急慢慢说……”听到缇娜哭着说的话古莱·缇尔表情先是疑惑了一会,紧接着他用着右手摸了摸缇娜的头轻声的对着缇娜说。

    “好的。……爸爸在你被那位一脸凶巴巴的鬣狗人打成重伤失去意识的时候,是那位哥布林先生为你挡下了那个鬣狗人想要杀死你的攻击…呜…”缇娜看着自己面前的父亲用着自己左手的食指指着图特先生的背影的声音不大的对爸爸说。

    “替我挡下了……攻击?那么说…他岂不是救了我?!”听见缇娜说的话古莱·缇尔的声音变的有些大的问着自己的女儿,此时他脸上的表情变的无比复杂起来。

    缇娜听到爸爸再次问出的问题只好带着哭声一五一十的将刚才古莱·缇尔昏过去发生的事情如实告诉了自己的爸爸,古莱·缇尔一边听着缇娜说的话一边用着异样的眼神凝望着那位单手持剑对峙着十位治安战士的哥布林战士……

    ――――

    群众中。

    “嘁!竟然是克德那家伙!事情果然变的麻烦了!!”看见那十位治安战士中那位带领其余九位的领队时特莫咬紧牙关表情严肃的说。

    “我很同意你说的……事情真的变的麻烦多了!!!”就连一向稳重的盖维此时他脸上的神情也变的无比凝重起来。

    站在特莫、盖维身旁的薇诺的脸上此刻充满了焦虑、担忧的神情,她用着自己的双手紧紧地握成拳状死死盯着空地内与那十位治安战士对峙的图特。

    说实话现在的她真的很想要冲到空地内协助图特一起逃跑,但她很清楚做出这种事情到底会怎样……

    ――――

    人群中的另一端。

    “嗯。不用看了,那家伙一定会被抓起来的。”站在最靠近空地周围位置上的奇柏德无聊的打了个哈欠对着自己的同伴说。

    “队长话不能这么说吧?那个哥布林战士的实力看起来很强耶!他刚才不是打赢了那位鬣狗人吗?”站在奇柏德身旁的一位战士听见奇柏德说的话后一脸不信的反问道。

    “哦,是吗?你打算赌什么?”听到自己同伴的反问奇柏德似乎是被挑起了什么兴致,只见他露出了一脸开心的微笑看着那位朝他问问题的战士和他相当愉快的提了一个不错的赌约。

    “如果那位哥布林没能成功逃跑掉的话,那就…晚上这顿饭由我来请大家好了!!!”与奇柏德下了赌注的那位战士表情坚定的大声说。

    “好的,我很欣然接受你的赌注。”奇柏德相当有把握的看着自己的同伴笑着说。

    看到奇柏德脸上丝毫不动摇的表情那位战士似乎明白了什么,他有些苦恼的低下了自己的头……看起来这场赌博自己输定了,想到这点这名战士自嘲的笑了起来。

    “施展了一个高阶级魔法他身体里的魔力应该消耗很多,再加上他先前与那位鬣狗人进行了战斗……体力与魔力应当消耗了不少才对,这样子的话这位哥布林战士还有余力来与那十位治安战士,不,是精英战士才对,来战斗吗?等待着这位哥布林战士的结局,无非就是被抓住、还是被抓捕住,就是被抓捕住而已。”

    看见自己同伴脸上自嘲的表情后奇柏德有一说一讲出了自己的观点,听到奇柏德说的那位战士的脸色瞬间变成了铁青。

    “(小声)图特…那怕就算是你,也很难从克德手中逃走的……”看着空地内那位愈发令奇柏德感到眼熟的哥布林战士,奇柏德喃喃自语的说。

    ――――

    围观群众内。

    雷格斯的父亲身穿皮制大衣的中年狮人男性正全神贯注地看着空地内接下来可能会发生什么,站在他身旁的兔人女性、雷格斯、菲萝也在看着空地内的那位与十位治安战士对峙的哥布林战士长·图特。

    说真的身为战士的他,现在丝毫没有办法来帮助这位曾经救过自己孩子的哥布林战士长,触犯了那一条法律等待着这位哥布林战士长的无疑将会是……

    …………

    ――――

    空地内。

    站在我前方不远处十位兽人战士中的一位站在了其他九位的前面,这位身穿铠甲的兽人战士用一种漫不经心的眼光看着全神戒备中的我。

    “噗哈哈哈哈――”

    突然间这位兽人战士做出了一副嘲弄他人的表情看着我噗嗤般的笑出了声,此时他看着我的眼神中充满了不屑,那种不屑就似乎是在看着垃圾一般似的。

    (这家伙…居然敢小瞧我!)

    看到那位兽人战士的眼神后我莫明感到了有点生气,那算什么眼神阿?那个眼神的意思是以为他自己比我要高等吗?

    “哟~你好啊,哥布林战士!”当这位兽人战士止住笑声后他便对着自己面前的哥布林语气轻浮的打了个招呼。

    听到他对我打的招呼声后我没有任何想要回应他的想法,见自己的打的招呼没有回应那位兽人战士再次笑了起来。

    “别这么紧张~我先来自我介绍好了,我叫克德。管理城中治安战士的队长,同时也是要将你抓住送入位于城中心军事堡垒监狱的兽人战士!”

    看着自己面前这只还在全神贯注戒备着面前敌人的哥布林,这位兽人战士则是面带礼貌微笑的介绍起自己究竟是谁。

    听见名叫克德的兽人战士所说的介绍时我的脸色瞬间变的凝重起来,此时如果用用手摸在我额头上肯定会擦拭出许多冷汗……

    “喂~哥布林,你也介绍介绍自己是谁吧?”克德看着脸色凝重的我饶有兴致的说。

    “图特。”

    我很简短的朝克德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说完自己的名字后我便不再对克德说出其他任何的什么了。

    “图特?这是你叫的名字吗?呵~听起来怪蠢的。”听到这位哥布林战士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克德热嘲冷讽的对名为图特的哥布林战士说。

    听见克德那武器中充满不屑的声音我皱起了自己的眉头内心莫明的涌现出一种怒气,如果可以的话……我现在想要不顾一切地朝露出一副嘲弄他人嘴角的克德发动进攻,但一旦我这么做的话我必将陷入更加被动的处境……

    所以说…现在尽量克制住自己内心的怒气吧,静静看着接下来会可能会发生的情况再作决定!

    “嗯。你很聪明呀~图特,你是在压抑自己内心中的怒火吗?就算是被我挑衅这么久,你甚至没有任何一点明显的生气、愤怒……唉,算了。既然你很明白你目前的处境,那么就放弃抵抗乖乖被我们逮捕好了~你是知道的,反抗的话可是会受许多皮肉之苦的。”

    看着神情异常冷静的图特克德的脸色瞬间变的厌恶起来,不过厌恶的情绪没在他脸上持续太久在下一秒克德重新摆出一副皮笑肉不笑的笑容摆了摆自己的右手半开玩笑似的对着图特说。

    确实…如此……

    尽管说我很讨厌站在自己面前不远处的克德但他说的话并完全不是没有一点道理,是啊…只要我乖乖放弃抵抗的话……

    【你就甘愿这么被他们抓起来吗?】

    就在我想要把『霜芷』收回剑鞘的刹那间,在我的脑海中不知为何传出了一声他人的声音。

    【你不是还要救自己的妈妈逃出那个鬼地方吗?】

    陌生但又熟悉的声音再次从我的脑海中传来,是谁?谁在说话?!

    【在接下来等待着你的审判可能是死……】

    是谁?!

    【想想无时不刻还在担心你的温妮雅,想想还在默默为你祈祷中的洁丽雅,想想还在与你热恋中的薇诺……】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反抗吧……尽全力来反抗他们,拼尽全力地逃走吧!!】

    那不断在我脑海中响起的声音就好像是恶魔的低语一般扰乱着我现在内心中的想法,我果然还是要反抗吗?

    站在图特不远处的克德见图特听到他说的话后没有一点反应而是沉默无声起来这令他感到有点可笑,那只哥布林他该不是…还想要抵抗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他到底有多蠢啊?哈哈哈哈哈!!!

    “图特你是个聪明的哥布林吧?你很明白你现在的处境到底是怎样的,对吗?”看着单手紧握着利剑剑柄的图特克德面无表情的说,但图特对他说的话丝毫没有做出任何一点反应。

    真不知这只哥布林到底想要做什么……如果真要和我们动手的话,按理说应该早就发生战斗了……亏我还以为本来是场轻松的抓捕行动呢,看起来要好好陪它玩一玩了,呵呵~

    克德看着此刻已经持剑摆出一副战斗动作的图特微微勾起了嘴角笑了起来,抓捕过程就是得这样……才好玩嘛!!!

    ――――

    站在空地边上的群众中。

    “我算是服了这小子了!”

    特莫用着自己左手捂着自己的额头声音极其低沉的说。

    “搞什么啊喂?!现在最好的结果还是早早放弃抵抗才对吧!!”

    就连站在一旁的盖维也克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一拳锤在自己的胸甲上喊到。

    “图特……”看着空地内想要与那十位治安战士战斗的图特,薇诺脸色担忧的看着图特的背影呢喃着他的名字。

    人群的另一端。

    “没想到他果然还是这么做了,那个哥布林战士真是个傻瓜啊……无论他战不战斗等待着他的都将会是被治安战士抓捕住的结局……”

    看着空地内的那位手持利剑做出一副战斗姿态的哥布林战士,奇柏德用着左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语重心长的对站在他身旁的同伴说。

    围观群众内。

    “……”

    中年狮人男性看着图特战士长做出的决定后他的眼神变的相当凝重起来,他不知道那位图特战士长此刻到底想要干什么……但在他眼里来看图特做出的决定无疑是一种最疯狂的决定……

    ――――

    看着前方不远处的克德我的左手紧握住『霜芷』的剑柄将剑尖对准了他的方向,就在下个瞬间原本在水晶般剑身上散发着蔚蓝色光芒的水元素突然消失的一干二净。

    熊――烘!

    伴随着这阵灼热的声音响起,时间大约只过了一秒左右『霜芷』的剑身上熊熊燃起了橘红色的火焰,这是正在不断燃烧中形体飘渺不断的火之元素。

    “炎之剑吗?你的小花招可真多啊。”看见图特剑身上毫无征兆般燃烧而出的烈焰克德撅起了自己的嘴冷笑的说。

    站在空地周围边上的兽人居民看见那位哥布林战士手中的利剑冒出火焰的瞬间他们纷纷咽了咽自己的口水瞪大了自己的眼睛,这副场面令他们的内心感到了无比的震撼。

    “唔啊啊啊啊啊!!!!”

    看着前方不远处的克德我单手持剑发出了一阵愤怒的怒吼。

    克德听见图特那充满的怒色的吼叫声后他没有任何的生气倒不如说现在他脸上一点情绪都没有,他缓缓抽出了系在他腰上的备用武器。

    这是一把剑身为银白色的短剑,它的剑刃与其它的利剑不同,不是光滑平整的利刃而是像锯齿类的剑刃。

    克德朝自己身后的手下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待会不要出手,站在克德身后的九位战士明白的点了点头。

    在我呼吸的下个瞬间我与克德同时迈开了各自的脚步,我的速度此时应该说的上是极快了,但现实的事实就摆在你眼前你就不得不去接受……克德他跑动的速度远比我还快!

    冒着火焰的利剑与极其普通的剑来会交接碰撞在了一起迸溅出了米粒大小的火星,此时克德与我相互用剑对砍的身影甚至还变的难以看清。

    “嗯。图特你的实力还不错!”克德一边游刃有余的用着手中的短剑一一挡下图特不断用着『霜芷』使出的剑术像是在称赞着图特说。

    “跟大多数的哥布林比你的实力在种族中应该算得上精英级别了吧?”克德用着短剑轻松挡下了图特斩出的剑刃对我面带笑容的问。

    我没有回应克德询问我的问题而是用着相当凌厉的剑招一剑接着一剑的朝着克德的身体各处挥砍而去,面对朝自己砍来不断冒着烈火的剑刃克德以迅雷般的速度挡下了图特朝他砍出的这几招。

    “不过…你还真是无聊啊!!!”

    与图特经过一番剑与剑之间的较量后克德无趣的摇了摇头说,当克德的话音刚落他握紧自己的右拳用尽全力狠狠打在图特的腹部上。

    “呃啊!!!!”

    被克德打中的我瞬间被击飞出了有一米远的距离倒在地上。

    “亏我还以为你是什么『哥布林英雄』呢……你的实力如果就只有这点水平的话,你岂不是就像那些垃圾一样了吗?”看着艰难地从地上站起身来的图特克德嘲谑般的笑着说。

    “给我……”

    看着面前摆出一副取笑我表情的克德我声音不大的说。

    “嗯?”

    克德用着右手放在自己的耳朵上故作一副没听见图特说话的样子,看起来他似乎还想进一步的激怒图特。

    “闭嘴!”我以极大的声音近乎是半吼着对克德喊到。

    “哦呀?”

    听见图特呐喊般喊出的话语克德发出了没有太大情绪波动的惊叹声。

    【把克德……将他碎尸万段吧!】

    想到这一点…不……听见脑海中那个像是恶魔低语般的声音后,我左手握住的『霜芷』的剑身上还在冒着火焰的剑身此时突然居然涌现出了更加具有可怕温度的红色烈焰。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不远处仍在对嘲笑的克德我用着右脚恍恍惚惚地踏出了一步,紧接着用着左脚猛力蹬在地面上。

    “唔……喔啊啊啊啊啊!”

    我大吼着将左手握住的『霜芷』高举到头上,以冲锋的速度、自身所有的重量,以及自己内心中剧烈翻腾的愤怒,全都注入在这把被我握住如同水晶一样的利剑,朝着前方站在原地依然嘲笑着我的克德脸上直劈下去。

    我斩出的这一剑没有任何的变化,准确的说这只是没有丝毫剑术影子的斩击而已,这只是正面硬砍,身为精英战士的克德是不可能躲不开的。

    然而克德却丝毫没有想要躲避的意思,就像是先前与图特战斗一样,还是只用着那把剑身为银白色的短剑,看起来他似乎是想用这把短剑将图特手中的利剑强行挡下。

    我手中握住剑柄剑身上不断冒着熊熊烈火的『霜芷』,跟克德手持的那把银白色短剑,在空中相碰!

    照先前战斗中的情形来判断,二人手中的利剑应该在一碰到的瞬间就剧烈互斥而弹开。

    但这次却发生了完全相反的现象。

    当冒着熊熊燃烧火焰的剑刃与银白色剑身的剑刃猛力互击的瞬间,我剑上的烈焰不断翻腾着企图将克德手中握住的银白色短剑熔断。

    但不可思议的是克德手中握住的那把短剑竟然没有被『霜芷』剑身上的火焰烧红,看着此时表情变的有些凝重的克德我的表情还是很愤怒。

    “真有一套啊图特,你挥砍出来的元素剑气竟然可以令秘银材质的武器受到一定的损耗……”克德看见自己手中的银白色剑身被图特剑上的火焰烧的微微发红不禁有点欣赏起这位因为愤怒的情绪双眼散发出红芒哥布林战士·图特。

    “给我去死……给我去死啊克德!从我眼前……消失吧啊啊啊啊啊!!!”

    就在这时从『霜芷』的剑身上发出了金属振动的声音,此时的『霜芷』竟然与克德手中的秘银短剑微微共震起来。

    脸色凝重的克德啧了一声,他手中握住的秘银短剑被火焰烧的微微发红的剑身上此时在剑与剑交接的位置处竟然出现了一个断凹口。

    “花样还真多……!”

    克德大喊了一声,加强了握住秘银短剑剑柄左手的力道。

    “呜……喔喔喔喔……!!!”

    紧握着『霜芷』剑柄同时施加更强力道的我喉咙间也迸出了野兽似的吼声。

    时间大约仅仅过了一秒左右,突然间在『霜芷』与秘银短剑相互交接的位置处迸发出了一阵又一阵的热浪,站在空地周围边上的所有围观群众感受到这阵热浪时纷纷皱起了眉头。

    为什么要皱眉?那是因为这阵热浪实在是太热了,他们中甚至还有人觉得这阵热浪比炎炎夏天吹来的热风还要热……

    ――――

    在我的身后不远处的位置。

    就是那位哥布林战士打倒了特因并救了我吗?

    咕嘟――

    看着那位与精英阶级的治安战士展开可怕战斗的哥布林战士·图特,古莱·缇尔心情紧张地咽了咽口水将缇娜护在自己怀中。

    真的有这么强的哥布林战士吗?

    看着图特与治安战士的战斗古莱·缇尔的心中莫明出现了一个这样的问题,这在他以往十几二十年的认知里也太匪夷所思了……

    ――――

    刹那间还是想刚才那样毫无征兆般的,在『霜芷』不断熊熊燃烧着火焰的水晶剑身上,无数的火苗形成了一条看似正在愤怒怒吼中的‘龙’的形体。

    “嘁!”

    看见图特剑身上出现的由火元素组成的龙时克德的表情变的严肃了起来,此时他所站脚的地面上裂开了好几道裂纹。

    六焰·炎龙……

    就当我要使出剑气·十式·六型:火之剑气杀招的瞬间,愤怒中的我似乎看见了克德那不得不严肃认真起来的表情,他原来还会做出这种表情吗?

    (好!一股作气将他杀死好了!!)

    在这个瞬间愤怒、好战的情绪仿佛占据了我大脑的全部思想,看着克德严肃的脸色我的嘴角微微勾了起来做出了一副狰狞的笑容……

    接着好几件事同时发生了。

    “不要再打了……图特先生不要再打了――”

    在我身后的位置缇娜那哭泣的尖叫声从我身后大声传了出来。

    但还在愤怒情绪中沦陷的我似乎并没有听见缇娜的声音……

    “图特战士长,求求你住手啊!别再打了!!!”

    在围观群众中一声听起来似乎是少女带着哭腔的声音从人群中大声传了出来,发出这个声音的主人正是站在雷格斯身边流下眼泪的菲萝。

    “给我……消失啊啊啊啊啊――――”

    但我低沉的咆哮却压过了缇娜和菲萝带着哭腔的喊声。

    “图特!你这个笨蛋!!你在干什么啊?!赶紧住手啊!!!快住手啊――”

    就在我即将要用出『火之剑气』杀招斩断克德的秘银短剑的同时,薇诺声泪俱下的尖叫响彻了这片还在进行克赫决斗的空地。

    诶?

    薇诺哭了吗?她为什么要哭阿?是我做错了什么事吗?我惹她不开心了吗?

    咦?

    我现在到底在做些什么啊?我为什么正在和克德战斗呢?唔……我记得刚才…我似乎感觉真的愤怒……

    感受到图特利剑抵压在自己左手握住的秘银短剑上的力道变弱了克德不禁对此感到了有点疑问,当他看见图特此时脸上的茫然的神情与图特手中那把利剑上熊熊燃烧的火焰变弱后克德瞬间摆出了阴冷的笑容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图特。

    “哼~稍微有点像『英雄』的样子了嘛,不过你现在的水平还差的远了!!!”

    看着表情茫然的图特克德冷笑着说,并趁图特不备的瞬间用着自己的右脚重重地踢在图特的腹部位置上。

    “唔啊!!!”

    我发出一声闷哼倒飞摔倒在了不远处的地上。

    现在空地周围边上的围观群众看见这一幕时先是愣住了一会,紧接着他们纷纷大声为克德欢呼起来。

    “呼――哈――”

    被克德踢飞躺在地上的我深深呼出一口气试图来缓解身体上传来的疼痛,听着空地周围边上围观群众的喝彩声我不禁皱起了眉头。

    太吵了……

    哇啊啊啊――

    这个声音是?

    呜呜――

    ……?

    呜…哽…笨蛋…呜……

    谁哭了?薇诺?缇娜?还是……

    她们为什么要哭呀……我不知道…我果然还是做错了什么……

    …………

    我到底…都做了什么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