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玄幻魔法 > 我转生了还变成了哥布林 > 成年·兽人族篇 第九十一章.也许…不会后悔的决定……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感受着身体上的疼痛感变弱许多后躺在地上的我艰难地站起身来,此时我手中握住的『霜芷』的剑身上熊熊燃烧中的火焰已经熄灭掉了。

    “哦?还要打吗?你还想继续与我战斗吗,图特?”

    目睹这位刚刚被他全力一踢踢飞出去的哥布林战士从地上站起身来,克德露出了好战的表情嘴角也不断往上勾起做出一副难得的高兴笑容。

    面对克德向我提出的疑问我再度没有回应他任何话语的意思,此时的我看了看站在空地周围边上正用异样眼神看着我的围观群众。

    憎恨、恼怒、厌恶……

    这是大多数兽人居民看着我的眼神,对于这些看着我的眼神没有太过在意。

    除了这些眼神以外我还看见了包含其他意思情绪的眼光……

    感谢、温柔、开心、震惊、感叹……

    看到这些与刚才大多数人眼神不同的眼光后我不禁勾起了自己的嘴角,做出一副会心的笑容看着那些对我露出这些眼光的兽人居民们。

    “稍微说点什么吧……”克德还是用着那种轻浮的语气对图特不经意的说。

    但我还是没有理会克德的再次搭话而是目不转睛观察着空地周围边上的兽人群众,在我一番仔细的凝视后我似乎看见了正在小声哭泣中的薇诺。

    这么说来…刚才的她果然是哭了,刚才发出声泪俱下的尖叫的大概也是她吧……

    尽管我现在很想和薇诺道歉,但此刻的我却没有办法对她道歉,我只能用着一副深感歉意的表情看着还在哭泣中的薇诺。

    (对不起……因为我一时对克德的愤怒才导致了事情会变成这么严重……)

    已经没必要再打下去了……

    想到这时我将自己左手握住的『霜芷』收回到了系在我背上的剑鞘内,站在我不远处前方的克德看见我做出的举动后不禁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怎么回事阿…你?不打了?你是要放弃抵抗了吗?!”

    在这个瞬间克德的脸上露出了落寞的神情,只见他大声的朝着图特喊着,看起来对刚刚战斗不满足的他似乎是想让图特重新和他再次进行战斗!

    和刚才一样的是我依然没有回应克德,我还是用着平和的目光看着空地周围边上的兽人居民们,我一边全神贯注的扫视着这些与我素不相识的兽人,直到看见一双熟悉、纯白的兔耳时我下意识的将自己的目光注视到了这双兔耳主人的身上。

    看清这双兔耳的主人时我似乎是愣住了,那是一位正在伤感靠在自己妈妈怀中哭泣的兔人少女,对于这位兔人少女是谁我是再熟悉不过了……

    菲萝?她也在这里吗?还有……雷格斯也在这?!

    看见菲萝身旁站着身穿亚麻布料大衣的狼人少年,我不由自主的的睁大了自己的双眼。

    嗯?那应该是他们的父母吧?

    看到雷格斯、菲萝身后站着的中年狮人男性与充满着魅力的兔人女性我的心情竟莫明感到有点意外,令我感到诧异的是中年狮人男性似乎感受到了我的目光竟然与我对视起来。

    中年狮人男性目光如炬的看着我并朝我点了点头看起来他似乎是在和我示意着什么,一开始我有些疑惑但当我看见中年狮人男性那无奈、歉意、坚定的眼神后我也明白了他所想对我表达的意思。

    『不好意思……目前这种情况我也帮不了你……』

    那位中年狮人男性想要表达出来的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嘛~不过我也没指望他能帮我,毕竟他也得照顾好自己的家人才行……

    “怎么回事?搞什么啊?喂!继续和我打啊!喂!别啊!喂――”

    看着不为所动没有回应自己话语的图特克德脸上挂着不甘、还想要继续战斗的神情,只见他舞弄了一会手中的秘银短剑后便用着他那粗犷的声音大声朝着图特喊着。

    站在克德身后的九名治安战士看见自己队长此时做出的举动纷纷流下了冷汗,他们这九位战士曾经可见过克德队长喊出这种话语,要是那位哥布林战士还是不回应克德队长的话…那接下来的事情一定会变的十分可怕……

    但那位哥布林还是并没有回应克德队长的打算,他还是目不转睛的看着空地周围边上的兽人居民。

    “混蛋!你这样子是要放弃抵抗了吗?!给我继续战斗啊,胆小鬼!!!”

    见图特还是摆出一副不理睬自己说出话语的样子克德额头上的青筋瞬间浮现了出来,他以最大的声音朝挑衅般的图特吼到。

    站在原地的我没有理会克德的挑衅而是稍微回过头看着身后不远处位置正靠在古莱·缇尔怀中的缇娜,靠在自己父亲怀中的缇娜似乎也注意到了我看向她的视线,还在流着眼泪的她也正在看着我。

    “对不起……缇娜,我不该让妳哭的……”

    看着还在哭泣中的缇娜我露出了一副温柔的笑容对她轻声的道歉。

    缇娜似乎是听见了图特先生的道歉声她想要从父亲的怀中挣扎出来走到图特先生身旁握住他那只受了伤流着血的左手,道无论这位猫人女孩再怎么挣扎都无法从自己父亲怀中挣脱出来。

    “古莱·缇尔。”

    时间大约过了一秒钟左右我叫出了缇娜的父亲那位抱住缇娜中年猫人男性的名字。

    听到那位哥布林战士叫出了自己的名字,古莱·缇尔眼神坚定下意识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不远处的哥布林战士·自己的救命恩人·图特。

    “你身上的伤被我治愈好了,也还包括那些长年累积在你身上的后遗症。”我看着古莱·缇尔那坚定的眼神一字一句的对他说。

    古莱·缇尔在听见我说出的话语后在他的脸上瞬间出现了吃惊、意外、感激的表情,此时的他一时间不知道要对我这位哥布林战士怎样道谢才好……

    “不用谢我了……”

    我看出古莱·缇尔想要对我道谢,便用着自己的右手食指抵在自己的嘴唇上做出一副噤声的动作一边对古莱·缇尔这样说道。

    “对了!你以后有空的话用着我给你们的钱,买些营养高的食物给缇娜、还有她妈妈补补身子吧……”

    就在我刚要转过自己的头再次看向克德那幅臭脸的时候,突然间我似乎想起了什么背对着古莱·缇尔笑着说。

    “谢谢你,图特先生。要是没有你的话,我……”

    “行了。”

    还没等古莱·缇尔把话说完我便打断了他的发言,此时的我很清楚他想要说出什么道谢我的言语。

    我看着站在我身前不远处表情有点怒色的克德眼神变的相当平淡,克德注意到我看向他的眼神后不禁皱起了自己的眉头。

    “哦?你终于打算理我了?”克德目光冰冷声音低沉的对着面前不远处站着的图特说。

    “我不会再抵抗了……所以说…请你们来把我抓起来带走吧。”我看着克德还有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那九位管理治安的兽人战士坦然自若的说。

    听见图特说的话身为治安战士的克德脸色不甘的发出啧的一声,站在空地周围边上的兽人居民听见这位哥布林战士刚刚说出的话后他们的表情也突然愣住了,在他们看来这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了,那位刚才还在和精英阶级战士打的有来有回的哥布林战士就这样放弃抵抗了……?

    “铐起来!带走!!”

    克德将自己手中在先前战斗中受损的秘银短剑收回剑鞘后,猛地甩了甩自己的右手对他身后的部下厉声下达了命令。

    接到克德队长的指示后两位身材高大的治安战士从九位战士中走了出来,他们一人拿着一副看起来相当结实的钢制锁链另一人却什么都没有拿,他们笔直的朝那位站在原地不动的哥布林战士走去。

    看着朝我走来的两位兽人战士我没有做出任何情绪波动表情而时一脸淡然的看着朝我走来的他们,当他们走到我身前时我对他们点了点头。

    “请将你自己身上的所有武器交出来!”

    在这二位战士中的一人朝这位哥布林战士伸出了自己的手示意让这位哥布林战士将武器全部交出来。

    听见这位兽人战士说的话我没有丝毫犹豫的将系在背上的『失落·黑符』、『霜芷』连同剑鞘取了下来交给了这位长相悍迈的兽人战士,除了这两把主武器以外我还将备用武器短刀、短剑和那把短弩交给了他,至于那把放在腰包内的小型法杖我留了一个心眼没有拿出来。

    这位治安战士接过面前这位哥布林交给自己的武器后便示意让自己拿着锁链的同伴可以铐住这位哥布林战士了,听见同伴的示意那位双手拿着锁链很娴熟地用着自己手中的锁链将这位阻止了克赫决斗的哥布林战士铐住了。

    看着铐住自己双手、双脚的钢链我的表情瞬间变的复杂了起来,就在我对此感到心情复杂的时候那两位治安战士此时已经转过身朝克德那边走去。

    “走吧。”

    走出一段距离的两位治安战士见那名哥布林战士没有迈出一步,便回过头示意让那名哥布林战士跟上他们的脚步。

    听到他们二人的示意我也只好识趣地跟上他们二人的脚步,当我走到薇诺他们以及菲萝站着的位置前时我停下了自己还在行走中的脚步,我转过身看着薇诺与菲萝他们大家。

    “你还想干什么?”

    见那名哥布林战士停下了自己的脚步,这两名兽人治安战士不禁感到疑惑问。

    “请等我一会,真的只要一会就可以了。”

    我语气诚恳的向这二位兽人治安战士请求道,听见这位哥布林战士的请求两名治安战士只好无奈的点点头同意了这名令他们哥布林战士的请求。

    我目光真挚的看着刚刚止住眼泪的薇诺和还在哭泣中的菲萝,在这个瞬间我似乎想好了要对她们说出什么话语了……

    “也许…我不该这么多管闲事的,但如果我不去阻止这场克赫决斗的话……我绝对会后悔的!我知道我做了一件错事,但在我看来这个决定对我来说是不会后悔的。……那个…对不起……我知道这么说很不负责任,今天的约会可能没有办法和妳们大家一起去聚餐了,不过妳放心好了……等我从监狱里出来了以后,我们再一起约会好吗?”

    望着正看着我的薇诺还有站在自己哥哥旁边流着眼泪的菲萝,我心情复杂的说出了此时自己心里一直想要对她们说的话。

    站在空地周围边上的兽人居民听到这位哥布林战士刚才说的话后瞬间哗然了起来,那个哥布林刚才的话到底是对谁说的啊?这也太莫明其妙了吧?!

    ――――

    围观群众中。

    薇诺听见图特刚才说的话以及道歉后她不禁用着自己的左手捂住了自己微微勾起的嘴嘴角,薇诺此时的眼中透露着开心且有伤感的眼神,她默默的看着双手铐上锁链还在对她微笑中的图特。

    人群的另一处。

    菲萝在听见图特战士长说的话后逐渐止住了自己还在哭泣中的泪水并向依偎似的将自己的头靠在了自己的哥哥肩膀上,看着靠在自己右肩上的菲萝雷格斯的脸上露出了无可奈何的神情用着自己的左手轻轻摸了摸菲萝的兔耳。

    ――――

    “好了好了~闲话就讲到这里吧。”

    这时站在不远处原本双手交叉放在自己胸膛前的克德突然走到图特的身旁,用着自己的左手搭在图特的肩膀上冷笑着说。

    “走吧,图特!”

    克德用着自己的右手粗鲁地抓起铐在图特双手上的锁链将图特一把拉走。

    被克德拉着走的我只好跟着这位令我感到不舒服的兽人战士走着,另外九名治安战士见状也跟着克德队长的身后一同走着。

    嗯……接下来我可能真的就会向克德刚才那样所说的被这些治安战士送进位于曼牙古城·城中心·军事堡垒中的监狱里等待着接下来族长或者将军对我这位阻止了克赫决斗的哥布林战士进行审判……

    (心情变的有点糟了阿……)

    看着这处举行克赫决斗的空地站在这处空地周围边上的兽人居民们我此时的心情变的有点低落起来,没想到…这一世转生到异世界的我竟然第一次进监狱了……

    “等等!克德!!”

    就在我被克德要拉出这处空地的同时一声声音洪亮的声音从人群中传了出来。

    (奇柏德?!)

    对于这个声音的主人我是再了解不过了,那位在不久以前在战场上与我们并肩作战实力强悍的兽人战士!

    听见这个声音的同时还在拉着图特的克德走着的停下了自己行走中的脚步,他过头不经意的瞟了眼朝自己喊话的家伙,看清那位发出声音的兽人战士后他露出了厌恶的表情。

    那个家伙是…兽人资深战士奇柏德,是一个令他自己感到头疼的家伙……

    为什么要感到头疼呢?那是因为奇柏德每次都要阻碍自己…估计这次他也要阻止自己干活了吧?

    想到这一点克德皱起了眉头看着正从人群中走出来的奇柏德,走在奇柏德身后的还有一同随行的七名身穿铠甲不知是什么阶级水平的战士。

    “你想要做什么?没什么事的话,我现在要押着这位哥布林战士前往『暗牙监狱』复命。”克德看着对着自己露出虚假笑容的奇柏德冷冷的说。

    “你凭什么要将这位哥布林战士送入监狱里呢?他可是我们一族邀请来的客人啊~你这样做真的好吗?”

    听见克德冷冷的声音奇柏德脸上没有露出任何不悦的表情,看着自己面前不远处的克德他笑了笑说出了令站空地周围边上所有兽人居民们感到吃惊的话语。

    “说的不错!图特他可是将军想要见的哥布林战士!”

    就在这时站在人群中的特莫大声接过了奇柏德的话,说完话后他与站在他身旁的盖维一起走到了克德面前的不远处。

    (特莫、盖维?!你们……)

    看着这两位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老熟人’克德的表情瞬间阴沉了下来,令他感到厌恶的家伙总是一个接着一个的出现在他面前。

    “就算是这位哥布林战士是将军要亲自会见的客人,现在他也必须被我们送入暗牙监狱中关押起来。你们难道是不记得关于阻止克赫决斗会有什么后果的律法了吗?”克德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奇柏德、盖维和特莫刻意压低了自己的声音对这三位碍事的家伙阴冷的说。

    听见从克德嘴中说出的话奇柏德、特莫、盖维脸上的神色瞬间变的严肃起来,确实…违反那条律法会有怎样的后果他们是很清楚的。

    “明白了的话,你们三位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该干什么的就干什么去!!连这点都不明白的家伙……亏他自己还是位讲究荣耀的战士呢~”看着还站在自己面前的家伙们克德冷笑起来嘲讽般的对他们说。

    听见克德的嘲讽话语原本还想要交涉的特莫与盖维发出了啧的一声皱起了各自的眉头,他们紧接着用着一脸歉意的表情看着双手、双脚戴着锁链的图特。

    “对不起,图特……”

    “恕我们实在没有办法了,不过你放心好了我和特莫一定会在将军那里为你求情的。”

    特莫与盖维同时抱着歉意万分的神情对他们面前的图特说,看见特莫、盖维这样我反倒是觉得有些不自在了。

    “谢谢你们为我说话,但这只是我一个人惹出来的事……”我看着特莫与盖维对他们语气平淡的说示意他们不要那么自责。

    克德听见图特说出的话后他脸上的那幅冷笑笑得更加带刺起来,站在一旁的奇柏德看见克德脸上那幅令他感到不舒服的笑容后一向沉得住气的他此刻竟然也皱起了眉头。

    “哼!”

    奇柏德看着还在那里露出令自己看不惯的笑容中的克德,他显然是有些愤怒的怒哼一声。

    “那在送这位哥布林战士进入暗牙监狱之前,你这家伙就和我来场克赫决斗吧!”

    望着克德那幅令自己感到不舒服的笑容奇柏德声音响亮的说出了令在场所有人感到震惊无比的话语,原本已经束手无策的特莫、盖维和正在得意微笑的克德无不例外的把自己的视线看向了奇柏德,就连被钢链牢牢铐住双手、双脚的我也毫不例外。

    “你这头‘疯牛’!”

    听见奇柏德刚才说的话克德不禁对奇柏德怒骂一声。

    看见克德脸上出奇无比的怒色后奇柏德的嘴角微微勾了起来,此时终于看见了克德生气的表情看到克德那怒气冲冲的脸色后奇柏德便笑得无比高兴。

    “……我可没功夫陪你拼命!睁大你的眼睛看好了,这可是族长…他亲自发给我的『免决牌』!!”

    但可惜的是克德并没有生气太久,时间大约只过了一秒只见他从自己的腰包内掏出一块不知用什么金属制成的牌子,他将这块牌子稳重地摆在了自己身前示意奇柏德和特莫、盖维仔细看好了!

    这是一块没有刻着太多刻纹的金属牌子,牌身为银灰色。

    看清克德手中拿着的那块牌子后奇柏德满脸不屑地往自己脚边的地上啐了一口碎沫,特莫与盖维脸上的神情中也充斥着一股无法发作的怒火。

    “多亏了这块族长发给你的『免决牌』,你捡了一条命啊……垃圾!”突然间奇柏德走到克德的身旁凑到他的耳边刻意压低了自己的声音阴沉的说。

    “啧!我们走!!”

    克德没有理会奇柏德对他说的话而是回头看了眼自己身后的手下嘱咐他们一同与自己前往『暗牙监狱』,说完话后他一把拉住铐住图特的锁链走出了这处被人数众多的兽人居民围住的空地,那九名一同与克德前来的治安战士也跟在克德身后一同离开了这里……

    ――――

    随着那位哥布林战士被治安战士带走围住这处空地的所有兽人居民无一例外都走了,目前还留在这处空地上的只有刚才与那位哥布林战士有着瓜葛的几位兽人而已……

    “没想到……那位哥布林战士竟然会是图特……”看着身旁默默无言的特莫、盖维奇柏德心情复杂的说。

    “是我没能阻止到他。”听到奇柏德说的话,特莫叹了一口气心情沉重的说。

    “我也有责任……当时我就应该一把将他牢牢按住的!”听见特莫说出的自责话语盖维下意识的握紧了自己的拳头语气严肃的对一脸歉意的特莫讲道。

    “行了。现在可不是自责的时候你们两个先去处理你们现在要做的事吧,至于我……我会向将军他求求情,看看他能不能通融一下减轻对图特的责罚。”

    听见特莫与盖维自责的发言奇柏德不满的撅起了嘴,他用手指了指不远处站着的薇诺对特莫、盖维淡淡的说了句,紧接着奇柏德声音坚定的和特莫、盖维这两位他的好友说出了他接下来的打算。

    当奇柏德说完话后他立马转过身招呼着自己的同伴一起与自己往城中心的军事堡垒方向走去,特莫与盖维见状互相看了看对方一眼他俩再次叹了一口气便转身朝薇诺走去……

    ――――

    “爸爸……被关进监狱里的图特战士长他会怎样……?”菲萝看着自己身边站着脸色沉重的父亲声音不大小心翼翼的问。

    听见菲萝对他说的话后中年狮人男性脸上沉重的表情瞬间化开了,他用着一种似乎听见了什么不可思议话语的表情惊奇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可能图特战士长,他过了一段时间就会被平安无事的放出来吧。”

    中年狮人男性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对自己名义上的女儿菲萝说了一个不确实的谎言,他很清楚图特战士长接下来他到底会怎样…但为了让自己的女儿不在伤心他也只好撒了这个充满善意的谎言。

    “太好了……我刚刚真的很担心被治安战士带走的图特战士长他会变成怎样……”

    听见自己爸爸说的话菲萝脸上瞬间出现了副如释重负的表情,只见她用着自己的双手做出了祈祷的动作说,看起来她似乎是在为图特战士长默默祈祷着。

    站在菲萝身旁的雷格斯看见自己妹妹做出的举动后他苦涩的笑了笑,紧接着他用着自己坚定的眼神看着自己的父亲,他很清楚刚才父亲说的话是骗人的,但是他并不想拆穿这个充满善意的谎言。

    “亲爱的,不如我们一起去『芳翠农场』摘取今天要买的食材吧?”就在这时兔人女性笑脸相迎想要扯开这个话题般的对自己的爱人和孩子说。

    “『芳翠农场』吗?今天还有时间…好吧!我们一起去吧!!”听到兔人女性说的话身穿皮制大衣的中年狮人男性略显高兴的对自己的家人说?

    “那我们快点走吧!”

    ――――

    “爸爸…我还是很担心图特先生……”被古莱·缇尔握住右手的缇娜忧心忡忡的看着图特先生被带走的方向说。

    “没事的缇娜……图特先生他一定…会平安没事的,所以妳不要这么担心好吗?”看到缇娜脸上担心的表情古莱·缇尔尴尬的笑了笑对缇娜说。

    “但是……”

    “好了缇娜,我们还是赶紧为妈妈买药去好吗?我们可不能让妈妈等那么久呀!”

    正当缇娜还想要说出担心图特先生的话的时候古莱·缇尔声音亲和的打断了缇娜的发言,他平和的对缇娜说着他们现在最该做的事是什么。

    缇娜听见爸爸说的话后朝古莱·缇尔点点头,随后父女二人一同往着位于『德里街』上的『翠琳药店』方向走去……

    …………

    曼牙古城·通往城中心军事堡垒的主干道。

    在这条宽阔的干道上十位管理治安的精英战士正押送着一位身穿皮甲手脚上铐着锁链的哥布林战士,这十名治安战士呈包围状将这名哥布林战士毫无死角的围住押送。

    “图特哟~能告诉我现在的你心情是怎样的吗?”

    走在这名哥布林战士身旁一位脸上挂着轻浮表情的治安战士此刻正用着极为低沉扭曲的声音问着这名哥布林战士。

    “无可奉告。”

    这位双手、双脚上铐戴着锁链的哥布林战士听见这名治安战士的询问后,声音冰冷的回应道。

    “别这样啊~我可是很想~很想知道你现在的心情是怎样的唷。”克德用着一种令人感到极其不舒服的声音对着走在他身旁的图特这样说道。

    我没有理会克德说的话语而是沉默无声的继续走着我的路,见我没有理会他说的话克德似乎露出了嘲笑般的笑容看着图特的侧脸,此时的克德他不知道在酝酿着什么想要对图特说的话语……

    在这条通往军事堡垒方向干道的前方一位身穿灰袍头发为金黄色的中年豺人正站在这条干道的中心位置,形影单薄的他似乎是在等待着某人的到来……

    “队长,你看那。”

    一名走在克德身旁的战士看见那位站在道路前方的中年豺人后便对克德队长汇报。

    “哦。原来是那家伙阿……”

    听见自己手下的汇报克德下意识的看向了那名挡在他们前方不远处身穿灰袍的中年豺人,当克德看清那名中年豺人的面容后他脸上的神情就好像是看见了多年未见的熟人那样。

    看着那名身穿灰袍的中年豺人克德面无表情的走到了队伍的前端,中年豺人看到克德的瞬间他不禁咬紧了自己的牙关,在他的脸上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

    “好久不久啊。”

    看着那位身穿灰袍的中年豺人克德寒暄了一声,此时在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任何轻浮的表情。

    “客套话还是免了吧。”对于克德的寒暄中年豺人冷冷的说。

    “你这次还打算……做些什么呢?老家伙。”听到中年豺人说的话克德神情凝重的问。

    “……做什么?……也许我这次什么都不做,又或者要做就拼命的去阻止……”

    浑身飘散着酒气的中年豺人看着克德先是沉默了一会,紧接着他声音不大语气平淡的说。

    “也就是说你这次还是想阻止我们的计划喽?”听到这话克德表情瞬间变的凶狠起来,他看着中年豺人一字一句的问。

    “克德……你要是再做这种事的话,你会遭神谴的!!”突然间这名中年豺人睁大了自己的眼睛大声的朝克德呵诉道。

    “神谴?你是不是这里有问题阿?”

    听见中年豺人说的话克德噗诉笑了起来,他用着自己的手指指了指自己的头颅嘲讽般的问着站在他面前的这位中年豺人。

    “我都不知道和那家伙到底干了多少这种事了,如果真的有神谴的话…那么为什么几十年前不出现呢?”

    克德大笑了起来紧接着对中年豺人讽刺的说,听见克德说的话这位中年豺人脸色因为愤怒的情绪变的铁青起来。

    “行了,你这种自甘堕落的战士…不……是垃圾才对。拿着这点钱继续去买酒浇愁好了!”克德看着此刻已经无言以对的中年豺人从自己的腰包内掏出一枚金币扔在了中年豺人身前的地上满脸不屑的说。

    “各位我们继续走吧。”克德回过头看着站在他自己身后手下笑着对他们命令道。

    当我被身后的治安战士押着从那位中年豺人身旁走过的时候,我也看清了这位中年豺人的面貌究竟是长的怎样的。

    这是一位长着金黄色头发、满脸沧桑的中年兽人,他那茂密的胡子与头发长在了一起,这使他给别人第一眼看起来就显得无比的邋遢……

    “谢谢你。”

    从这位身穿灰袍中年豺人身旁走过的同时我下意识对这位与我毫不相识的兽人道谢。

    刚想要弯腰捡起那枚金币的中年豺人听到从自己身旁走过的哥布林战士说的话后,他的身体突然变的无比僵硬起来,如果你仔细观察的话你甚至会发现他的身体似乎在微微抖动着。

    滴答、滴答――

    这是水滴滴在地面上发出来的不大声音。

    一点一滴的泪水从这位中年豺人眼角顺着布满皱纹沧桑无比的脸颊两边上流了下来,是的…这位身穿灰袍的中年豺人哭了,没有任何人知道他到底为什么而流泪……

    此时在这位中年豺人的脸上满是自责、不安、愧疚、忐忑的神情……

    “你要我这种人……这种垃圾…这样可憎…这种卑鄙的家伙,要如何接受你的道谢啊?!『哥布林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