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玄幻魔法 > 我转生了还变成了哥布林 > 成年·兽人族篇 第九十三章.罪与“罪”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暗牙监狱』·在这座监狱内不知哪一层的监层中。

    原本此时牢房中的囚犯应该是依旧与往常日子一样在各自的牢房中度过安静无声的一天,但却在今天的中午开饭的时分响彻起了热闹非凡的起哄声……

    ――――

    “喂!哥布林!你倒是说点什么啊!!”

    关在我隔壁牢房内不知是谁刚刚向我搭话的那家伙又说出了一句极具挑衅语气的话语。

    对于关在我隔壁牢房中那家伙的搭话我没有任何想要搭理他的意思,此时的我还是坐在木长椅上后背靠在坚硬的墙壁上,我静下心来平静的感受着这层这么多单间、多人牢房中有多少个发出了起哄的声音。

    “哈哈!这家伙一定是个胆小鬼!!”

    在关押着我牢房的右边隔壁单间牢房内传来了这样一句嘲笑般的笑讽。

    “对!对!!对!!!这个刚进来的哥布林一定是个胆小鬼!”

    一声难听的声音包含着无比兴奋的情绪从我左前方的牢房中传了出来,听的出来说出这话的人是在附和着刚刚嘲笑着那位哥布林的人。

    “新来的那个哥布林你别怕,我们没有恶意的所以说…我们好好谈谈吧!我会好好给介绍被关在这里的人,你们也许可以成为朋友哦!”

    就在这时在我正前方那处光线昏暗的牢房内传来了这么一句带着开心情绪的话语。

    “没错~没错~这里的人一定会和你好好交流的,特别是…嘿嘿~进行『肉体上的交流』!!”等这句话音刚落的时候关押在我牢房左边隔壁牢房内的囚犯传来了一声不怀好意的声音。

    坐在木长椅上的我没有在意关在其他牢房中那些囚犯说出的话语,此时坐在木长椅上的我依旧还是在数着那些虚无的‘绵羊’。

    “咦?”

    关在我右边隔壁牢房中的囚犯见那只哥布林没有做出任何反应来理会他们搭话,这让他不禁感到疑惑起来。

    “奇怪?”

    左边隔壁牢房中的囚犯也发出了对此感到类似疑惑的声音。

    “恍哈哈哈――这家伙该不会是个哑巴吧?”

    牢房外通道深处一间不知是关着谁的牢房里发出了噗嗤般的大笑声说。

    “哑巴?”

    当那位不知是谁的家伙说完话的瞬间,关在这一层牢房里所有囚犯们不约而同的喃喃自语说。

    “如果真是这样子的话,那哥布林…你就真的没意思多了……”

    时间大约过了一小会关在我牢房外面左前方的牢房中的那个囚犯发出了没意思的唏嘘声。

    “嘛~虽然你不会说话,不过你至少会笑、会哭对吧?嗯…你也可以发出痛苦的惨叫,处于性奋高潮时候的叫声对吧?”

    突然间在我的牢房外右侧前方处的牢房内的囚犯阴险的笑着对我说。

    “是啊!不会说话的你至少可以大笑和大哭的,不是吗?”

    牢房外左手边方向通道的一间牢房内的囚犯也附和着刚才那个家伙说出的话语。

    “哈哈哈哈哈!说的不错!!”

    关在这一层所有牢房中的囚犯们齐声大笑着说,他们当中有些甚至还笑出了眼泪,要知道他们这些被长时间关在这里的囚犯都不知有多久没有像这样高兴的笑过了。

    但奇怪的是无论这些囚犯再怎么和那位被关在单独牢房中的哥布林说话,那位哥布林由始至终都没有理会他们的搭话,那怕他们说出了嘲弄这只哥布林的话语也好、激怒他的话语也好……那只身处在单间牢房中的哥布林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一时间这一层所有牢房中的囚犯再次陷入了安静,没人知道到底要说处什么话语才能让那位哥布林有点反应。

    “不如我们来为这位哥布林讲讲我们犯下的罪好了!”

    就在关押着我牢房外正对面牢房中的那位囚犯打破了这份短暂的寂静,他声音响亮的对关在其它牢房内的大伙这样说道。

    “那我先来说说我犯下的罪好了!你们这些混蛋可要听好了!!”

    关在我牢房右手隔壁牢房中的那家伙突然大声的对这一层的所有囚犯们大喊道。

    “好,好,好!你说吧!!”

    身处这一监层中牢房内的大部分囚犯都为那家伙热情的鼓起了掌声。

    “……我是因为偷东西才被城中那些管理治安战士抓起来的……”

    时间大约过了有一会那位身处在我牢房右边隔壁牢房中的那家伙声音不大的说出了他自己犯下的罪。

    “噗哈哈哈哈!!”

    “喂!这算什么啊?”

    “因为偷东西被抓进来的?你也太没用了吧?”

    “这算什么罪啊?”

    在那家伙把自己的罪行说出来的同时这一监层中大部分的囚犯都哈哈大笑起来,在他们看来因为犯了这种罪的兽人还被抓进这里……这样的话犯下这种罪的家伙也太没用了吧?!

    “喂关在我隔壁的哥布林!你来听听我犯下的罪好了!!”

    就在众囚犯还在哈哈大笑的时候关在我隔壁牢房中的囚犯语气高昂的对我喊到,身处在其他牢房中的囚犯见状纷纷安静了下来静心聆听着这位囚犯将要说出的罪。

    “杀人。”

    关在我左边隔壁的那家伙很干脆的说出了自己犯下的罪行。

    “是的,我杀了那个渣滓…那个杀了我女儿的家伙……”

    当他说完自己的罪行后他陷入了沉默,其他囚犯见此没有任何一个敢打扰这位沉默无声的家伙。

    “你们知道我是怎么杀死那家伙的吗?我来讲给你们听听好了:首先我用着大剑将那个渣滓的四肢一条一条的斩断,紧接着我用着匕首一刀一刀的将他的耳朵和鼻子十分漂亮地削切了下来,然后他哀求着旁我住手的时候我依然用着自己手中的匕首将他阉了……对!你们没听错,阉了!!我把将我女儿凌辱致死的那个渣滓阉了!!!当那个渣滓失去卵蛋的时候他绝望痛苦的向我磕头求我放过他……当然我没有放过他的打算,我用着自己的备用武器一把已经钝了的短刀,一刀接着一刀奋力的斩在那个渣滓的脖颈上……直到我彻底将他斩首为止。”

    突然间他用一种极具阴冷、愤怒的声音低沉的为这一层所有的囚犯说着他是怎样杀死那个凌辱他女儿的渣滓的过程,他的声音不大但是完全可以令这一监层的所有囚犯听清楚。

    时间大约过了有好一会,在其它的牢房中的囚犯没有任何人敢接过这位刚才说出自己犯下罪行的兽人说的话,直到有人对这份安静略显感到无聊的时候……

    “『残杀者』你那冗长的话还是少说点吧~”

    就在这时从关押着我牢房外左侧前方位置的牢房内传来了一声阴险无比的说话声,从这个声音中听的出来说出这种话的主人对刚刚那位说出自己罪行的家伙是充满着不屑的态度的。

    “我来和你们讲讲我犯下的罪好了~我犯下的罪在一部分人眼中可能听起来会很有意思,但可能也令一部分人在生理上感到难以接受。不过在你要问我,我一定会说这绝对是最有意思的事!”

    身处左侧前方位置牢房内的那家伙用着阴阳怪气的声音对这一监层所有牢房中所有的囚犯说,其它牢房内的囚犯们听见那个人说的话后纷纷咽了咽自己口中的唾沫目光中透露着对某种事物的渴望、好奇的神情。

    “我和那家伙一样也是犯下了杀人的罪行。但与他不同的是我的行为很恶劣的~我不知道自己这些年来玩弄了多少女人在她们失去贞洁后我让不懂那方面知识的她们感受到第一次生理高潮后杀死了她们。嘿嘿~你们知道最有意思的还是夺走她们那些女人初次的时候吗?当你夺走她们贞洁的瞬间她们无不例外都会发出悲鸣、痛苦、绝望的惨叫,随着你和她们‘做’了许久之后她们会渐渐感受到快感。嗯,等到了那个时候,你对她们那些女人说:‘我也要高潮了哦~’。听见你说出这句话她们一定会露出绝望的表情并且大哭挣扎起来求你住手,但你不予理会而是提高了自己的速度,当你达到高潮的瞬间后那些女人们多半也会和你同时高潮的。但最有意思的事还在后面:我会在那些女人还处于高潮快感中的时候用着短剑,一剑刺穿她的心脏!嘛~我讲完了~”

    身处我牢房外左侧前方牢房内的囚犯以一种极为险恶、冰冷的声音向我们大家说出了他曾经所犯下的罪,当他把话说完的同时其它牢房中的囚犯们不约而同的喘了喘粗气。

    “闭嘴吧!『狮虐』你这渣滓说的话无论那一次听起来都会令我感到无比的愤怒啊!!”

    关在我左边隔壁牢房内那名称号叫做『残杀者』的囚犯听见刚才那个家伙说出的罪行后,他用着自己的拳头奋力捶向自己牢房中的墙壁声音愤怒的喊到。

    “哼~其实你也很想和女人来做一次那种事对吧?毕竟我们这些不知被关了多少年的囚犯都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和那些女人做了呢!”

    身处在我牢房外左侧前方牢房内称号名为『狮虐』的囚犯没有理会『残杀者』愤怒说出的话,他反而用着一种过来人的语气对『残杀者』这样说道。

    关在我左边隔壁牢房中的『残杀者』听见『狮虐』刚才对自己说的话后愣住了,沉默无声的他看起来在某种角度上是认同了『狮虐』说的话。

    “我也来讲讲我犯下的罪好了,你可要听好了哥布林。”

    坐在牢房中木长椅上还在数着绵羊的我突然听见了从对面牢房内传来的声音,发出这个声音的主人年纪应该是中年阶段的兽人。

    “我的名字叫莱安。我想在这座暗牙监狱中的所有囚犯都知道我的名字了,毕竟我在曾经可是在王都『奇尔加斯』实施了一场被很多人谈论至今的屠杀……”

    关在我牢房外正对面牢房内的那个名叫[莱安]的囚犯不急不慢的说出了自己曾经的故事,当他说起自己曾经在『奇尔加斯』引发了一场屠杀时其它牢房内的大部分囚犯下意识的发出了震撼的一声。

    “我所犯下的罪行是屠杀。在那场屠杀中我大概杀了有几百人左右……我不是抱着有着什么特别的目的去杀死那些与我根本就不认识的人的,我杀他们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每当我杀死一个人的时候在我的脑海中就会出现某种异样的快感。我沉醉于那份异样的快感之中,所以说处于那个时候的我引发了那场屠杀……”

    身处在牢房中的莱安轻描淡写的说着自己犯下的罪行,从他说话的声音听起来他似乎一点都没有负罪感的愧疚,倒不如说莱安他是在说着自己所做的一件极为了不起的事。

    “你听到了吗,哥布林?”

    当莱安说完话的同时他下意识的问着关在他牢房隔壁的我。

    (真无聊阿……)

    把自己犯下的罪行说出来是种光荣的事吗?这群家伙……大概没有任何一个是无罪的吧?这群疯子真令我感到无聊…厌恶……

    “哈哈哈哈哈哈哈――――”

    听到莱安对我发出的询问坐在木长椅上数着‘绵羊’的我停下了自己心中的默数,咧开了自己的嘴角大声且有无趣的笑了起来。

    这一监层中所有牢房内的囚犯们在听见这阵陌生的笑声时纷纷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了那间发出笑声的单人牢房中,他们这些长年被关押在牢房中囚犯不知道那只哥布林为什么要笑呢?不,按理说这只哥布林现在应该绝望、害怕尖叫起来才对吧?

    “你在笑些什么?!”

    『狮虐』声音有些愤怒的质问着被关在那间单人牢房中的哥布林。

    “笑什么?你问的话可真有意思,像你们这样的垃圾犯下的罪对我来说就是一个笑话!我可真不知道…为什么你们可以这般不知所谓的把自己犯下的罪行说出来呢,垃圾们?”

    对于『狮虐』的质问我用着一种极其低沉的语气回应着他说出了自己看待他们这些囚犯的看法。

    “哦?这么说来你不也是个垃圾吗?”

    关在我牢房左边隔壁牢房中的『残杀者』噗嗤一笑的对着他牢房隔壁的那只哥布林这样说道。

    “确实我和你们犯下了兽人族的律法,但是我并没有做错什么……所以说我并不会后悔。”听见『残杀者』笑着说出的话语我语气平淡的回应着他。

    “哈哈~来听听,这位哥布林竟然说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喂!哥布林你是犯了什么罪才会被关进这里的?”突然间身处在我对面牢房中的莱安笑了起来询问着我犯下了什么罪行。

    “我犯下的罪行吗?”我声音不大的喃喃自语道。

    “对!说一说你是犯下什么罪行被关进这里的?”

    听到那位哥布林自己发出的喃喃自语声其它牢房内的所有囚犯在这时统统起哄喊到。

    “我是因为阻止了一场克赫决斗才被那些治安战士抓捕起来的。”

    坐在木长椅上的我听到牢房外那些囚犯的起哄声后抬起头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面无表情的说出了自己为何会被关在这里的原由。

    当坐在木椅上的我把话说完的同时我明显注意到周围的气氛变了,其它牢房内的囚犯们没有任何一个发出起哄的声音,我不知道他们此时的表情与想法到底是怎样的。

    “哈哈哈!!真的假的啊喂!!!”

    “阻止克赫决斗被逮捕进来?!你该不会是在骗人吧,哥布林!!!”

    “这一定是我们听过的最好笑得笑话之一!贼哈哈哈哈哈哈!!!”

    时间大约过了一小会其它牢房内的大部分囚犯对于我刚才说出的罪行纷纷嘲笑起我来,尽管我看不见他们现在的表情是怎样的,但不用想也知道他们此时的表情一定是满脸不相信我的神情。

    奇怪的是『残杀者』、『狮虐』和莱安却并没有嘲笑我刚才说出的话语,至少我没有听见他们的笑声……

    “……”

    (爱信不信,随你们好了……)

    想到这一点坐在木长椅上的我顺势躺在了这张长木椅上闭目养神起来,嗯,我完全没必要与他们那些家伙争论不休嘛……

    “哈哈哈哈!!他绝对是骗人的!!!”

    其它牢房内的囚犯们还在哈哈大笑不相信那只哥布林说出的罪行,也对反正在他们眼中看来这只是一个极为好笑的笑话而已。

    “哥布林,你刚才说出的你所犯下的罪行是真的吗?”

    突然间从关押着我的牢房外的通道深处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通道深处不知是那一间的牢房内传了出来,从他的声音中我似乎知道了他对我刚才说的话稍微有点感兴趣。

    其它牢房中还在嘲笑着那个哥布林的囚犯们听见这个苍老的声音后纷纷闭上'自己的嘴巴,此时在他们大家所有人的脸上充满了忐忑不安的情绪。

    “是真的又怎么样?这重要吗?”

    躺在木长椅上的我漫不经心的回应着那个朝我提问的苍老声音。

    “哈~你这年轻的哥布林说话倒是挺有意思的……听好了!如果你真的是阻止了进行中的克赫决斗的话,那么明天等待着你审判后果将会很严重!”

    那个苍老的声音听见我漫不经心的回应后先是笑了笑,紧接着他声音不大语气严肃的对我出了一条很重要的消息。

    “很严重?具体有多严重?!”

    听见那个苍老的声音刚才说的话躺在长木椅上闭目养神的我下意识的坐起身来声音略大的问着那个苍老的声音。

    “年轻的哥布林你可要听好了,如果你真的犯下了阻止克赫决斗的罪行……那么接下来等待着你的将会只有三种审判的结果……”苍老的声音话中有话的对我这般说道。

    “三种审判结果?”

    听到那个苍老的声音说出的话语我不禁感到疑惑起来。

    “对!是三种:第一种.族长或者将军会通过审判议会宣判你的死刑。”苍老的声音将第一种结果毫无掩饰的告知给我。

    (死刑?!开什么玩笑!)

    “第二种.你可能今后的余生都要在这座『暗牙监狱』中度过了。”苍老的声音不紧不慢的对我说出了第二种审判结果。

    (…………)

    “第三种.也许你……唉,算了我还是不说好了,哥布林你明天就会知道的。”

    当苍老的声音说到第三种审判结果的时候他不知为何不再告知我有关最后一种审判的结果了,一时间我不禁感到自己的内心有点痒痒的……

    但……明天审判我的议会到底会变的怎样呢?

    ………………

    兽人王都·『奇尔加斯』,位于王都城中心的宫殿中。

    在这处宫殿内部不算奢华的大殿内,殿内中央位置的末端一张精钢王座正竖立在高高的台阶上,一位年龄处于中年下巴长着连鬓胡的兽人此刻正坐在这张精钢王座上。

    在台阶下的两侧站着几位身穿布袍手握法杖岁数上了年纪的兽人魔法师,看起来他们应该是兽人族的长老。

    “听说那位来我族做客的哥布林战士长触犯了律法目前被关在『暗牙监狱』中了。”一位站在左边的满脸皱纹的长老声音不大不小的开了个头说。

    “是阿,那个哥布林战士长触犯的是阻止克赫决斗的罪行。”另一位站在右边身穿灰色布袍脸上有着一道伤疤的长老接过了刚才那位长老说的话紧接着说。

    “这么说起来那个哥布林战士长明天就要接受审判了。”

    站在左边台阶下第二位手握骨制法杖的长老用者自己的另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颏看似是在对大殿内站着的众人说。

    “唉。”

    听着台阶下的长老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讨论着坐在精钢王座上的中年兽人摇了摇头发出一声叹息声,站在台阶下两边的长老们听到族长发出的叹息声后不约而同的将自己的目光看向了坐在精钢王座上的族长。

    “族长?”

    一位站在右手边排列在第三位脸色沉稳的长老询问着族长为什么发出那样的声音。

    “我真替那位哥布林战士长感到可惜,这位哥布林战士长他现在的处境不就和当初那几位来我们兽人族做客的哥布林一样了吗?”

    坐在精钢王座上的族长发出了一声十分惋惜的声音,他替那位犯下不可饶恕罪行的哥布林战士长深深感到遗憾。

    “是啊族长这样的话,我们将会通过接下的审判议会将那个哥布林战士长与先前那几位哥布林一样送进……”

    一位站在左边末位位置处身穿黑袍手握一支由头骨制成法杖的长老走到了大殿的中央位置面向坐在精钢王座上的族长语气严肃的说出了关于明天将要进行的审判议会的决定。

    听完那位身穿黑袍的长老刚才说出的话语,一时间整个大殿中所有人的眼中都流露出了一种无可奈何的神情。

    “也行吧。”

    坐在精钢王座上的族长像是妥协般的从自己的喉咙中发出了这样的回应。

    ――――

    曼牙古城·城中心的军事堡垒,在这座堡垒中的大厅内。

    奇柏德、特莫、盖维此时正站在距离一张圆木桌前的位置边上,在他们身前站着的是他们此行所要见到人统帅兽人族全体军队的将军。

    奇柏德他们从刚刚有一会就来到这里会见将军说出了他们此行到来的主要目的,听见特莫一行人向自己提出的请求将军的脸色变的愈加严肃起来。

    ……事情真的变的很糟糕起来了……

    那名自己一直想要见见的哥布林战士此刻竟然触犯了那条极为严重的律法目前被关在『暗牙监狱』中?!

    “将军,如果可以的话请您帮帮图特吧!”

    奇柏德稳重诚恳的声音把将军那絮乱的思绪瞬间点明清楚了,听见奇柏德对自己说的话将军看了看特莫、盖维、奇柏德这站在他面前三位十分可靠的战士。

    “恕我无能为力,明天的审判议会不是我一个人就可以完全干涉的……”

    看着满怀期待的三人将军深吸一口气语气沉重的说出了自己无能为力的事实。

    听到将军说出的话后奇柏德、盖维、特莫三人心情沉重的低下了自己的头将各自的视线看向了一无所有的地面,……图特你…就可能到此为止了吧……这是三人此时的主要想法。

    “但…我在议会上还是有一定的话语权的,所以说我会尽我所能尽可能的为那位哥布林战士开脱罪行。毕竟我还挺欣赏阻止克赫决斗的他的……”

    将军见特莫他们心情变的沉重起来便看向了大厅窗户外的景色不经意的将自己心中的决断告知了盖维他们。

    奇柏德、盖维、特莫三人听见将军刚刚说出的话语后纷纷露出了感激的神情,有希望…尽管这个希望很小……但图特你还有希望!

    ――――

    曼牙古城·座骑休息处·某座弧形木屋外的庭院中。

    薇诺此时正悉心地为芬尔梳理着毛发,她轻手轻脚地将芬尔毛发中藏着的虱子一只只捉了出来。

    被薇诺细心照料的芬尔相当惬意的躺在庭院的地面上,而为芬尔梳理毛发的薇诺脸上显然是有着重重的心事。

    图特被抓进『暗牙监狱』时间已经过了有一天了,在那之后薇诺第一时间就来到了座骑休息处通过手续将芬尔的拥有权归属到了自己的名下……

    图特…你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听特莫他们说明天在城中心的审判高台上族长、将军会亲自审判你……

    你知道吗?

    现在的我很担心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