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玄幻魔法 > 我转生了还变成了哥布林 > 成年·兽人族篇 第九十四章.此时此刻的别人·审判前的时间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清晨太阳还没有出来天空却突然阴暗下来,当一阵微风徐徐吹过,天空上的乌云便突然下起了小雨,原本从空中飞落下的稀疏雨滴随着时间的推移变的更加密集起来,是的,雨势变大了。

    早晨的大雨令曼牙古城中许多想要外出工作、打猎、冒险、购买一天生活用品的兽人居民与战士们不禁皱起了眉头,在他们眼里早上就是这种天气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当天空中倾盆而下的大雨下有一段时间后原本很大的雨势渐渐变小起来,待天空之上的乌云中没有任何一滴雨点飞下的时候,阳光透过从天空中的乌云碎碎地洒了进来,飘荡在空气中,织成一片金黄,空气中弥漫着温馨的味道。

    在温暖、舒适阳光的映衬下,那些原本坐在家中靠在窗户边刚才看着雨势不停愁眉苦脸的兽人居民们纷纷露出了高兴万分的笑容。

    坐立难安的他们终于可以开始新的一天的工作了,这得感谢伟大的兽神对他们慈恩的眷顾!

    ――――

    曼牙古城·城中大部分居民生活的居住区。

    居住区内一座座落在偏僻位置处的老旧木屋,在这座古朴的木屋屋外的门前有两处被木制栅栏围住的花圃,花圃中满是娇小玲珑、颜色各异散发着花香的花朵,如果这个时候有一阵不大的轻风从花圃中吹过这些花朵一定会别开生趣的随风摇摆着。

    看的出来住在这座木屋中的主人是一位很细心的兽人,他每天都会精心照料着他所种植的花朵。

    木屋内的房间里。

    在这个房间摆放的木床上躺着一位脸色红润但身子骨瘦弱的中年猫人女性,此时躺在木床上羽毛毯上的她正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坐在床边木椅上用着柔和眼神看着自己的中年猫人男性。

    “妳感觉妳现在的身体和以前比好多了吗?”坐在木椅上看着躺在木床上的中年猫人女性的中年猫人男性语气关心的问。

    “亲爱的,我好多了。”

    躺在木床上的中年猫人女性看着一脸关心着自己的中年猫人男性声音不大的说,听到中年猫人女性说的话坐在椅子上的中年猫人男性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亲爱的,你能告诉我……你喂我喝下的那些药水是从哪里得到的吗?”看着露出笑容的中年猫人男性躺在床上的中年猫人女性紧接着询问起了他。

    “那个阿……是我从『翠琳』药店买的,那些医师说这种药水可以调养妳的身体……”

    坐在椅子上的中年猫人男性听见自己爱人询问自己的问题时脸色变的不自然了起来,紧接着他恢复了平静对自己的爱人笑着说。

    “……”

    躺在床上的中年猫人女性听见自己爱人说出的答复后表情瞬间愣住了,她看着正用着微笑的表情来掩饰着自己脸上不自然的中年猫人男性不禁皱起了自己的眉头

    “艾珊?”

    坐在椅子上的中年猫人男性见自己的爱人皱起了眉头眼神似乎有点生气,他疑惑的叫出了自己爱人的名字希望能得知她为什么要这样?

    “亲爱的…你为什么要骗我?”

    时间大概只过了十秒艾珊紧盯着中年猫人男性一字一句的反问道。

    “……我…我没有骗妳呀!那两瓶药水真的是我从『翠琳』药店里买来的,妳知道吗我可是用了好多钱才买到的……”

    被艾珊这么一问中年猫人男性先是慌了起来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意外,紧接着他故作镇定的对艾珊笑着解释道。

    “古莱·缇尔!你能不能不要再对我说谎了?!”

    躺在床上的艾珊听见古莱·缇尔对她说的话后下意识的咬紧了自己的嘴唇,突然间她朝着古莱·缇尔声音略大的喊到。

    “艾珊…我没有说谎……”

    坐在椅子上的古莱·缇尔似乎是被艾珊大声的质问所动摇了,他的双眼不敢看着艾珊的脸而是盯着艾珊的双手说。

    “你还要骗我到什么时候?!缇娜……她都和我说了!要不是那位名字叫做图特的哥布林战士救了你和缇娜的话,你们是不是就会被那个鬣狗人杀掉啊?!”

    躺在床上的艾珊看见自己爱人低下了头似乎已经表明了刚才他对自己说的话是谎言的态度,艾珊用着自己的左手一把用力抓住了古莱·缇尔的左手大声的对他质问道。

    此时躺在木床上的艾珊因为古莱·缇尔对她说谎而导致愤怒、生气的情绪被气哭了,一点一滴的泪水从艾珊的双眼中十分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想要骗妳的……”

    时间大约只过了一分钟左右古莱·缇尔鼓起勇气向艾珊语气诚恳的道着歉,他怀着忐忑、愧疚的心情用着自己的右手稳稳地握住艾珊的抓住自己左手的右手。

    “我原谅你了。缇尔,你能去看望一下被关进『暗牙』监狱里的图特先生吗?他毕竟可是救了你的恩人,可以的话你就去探望他一下好吗?”

    艾珊感受着被古莱·缇尔右手握住自己的左手上传来的温度,她露出了礼貌的笑容看着自己爱人脸上愧疚的脸色声音不大的请求着古莱·缇尔。

    “……”

    面对艾珊的请求古莱·缇尔陷入了沉默,此时的他脸上满是凝重的表情不知他到底在考虑着什么?

    “缇尔?”看着默不作声的古莱·缇尔躺在床上的艾珊脸色疑惑的问。

    “好的。我答应妳就是了,我会去『暗牙』监狱探望图特先生的。”

    听见自己妻子的询问古莱·缇尔深吸了一口气看似已经下定了决心,他用着自己的双手力气不大的将艾珊的左手微微托起放在自己的面前,当他把话说完的同时古莱·缇尔轻轻地吻在了艾珊左手的手背上。

    “讨厌啦~你还是这样。”

    感受到自己左手背上传来的触感后艾珊的脸瞬间红了起来,年到中年的她竟然莫明的害羞了起来。

    “艾珊等妳的身体变好以后,我们一起和缇娜去野餐一次怎么样?”古莱·缇尔看着脸颊两边上微微嫣红的艾珊不禁感到无比开心起来,他笑着对艾珊提了一个不错的提议。

    “好的~到时候我们一定要好好去玩玩!”躺在木床上的艾珊听见古莱·缇尔说的话后也开心的点了点头笑着回应。

    “嗯!”

    房间的门外。

    年幼的缇娜此时正站在房间的门外偷偷听着自己的爸爸和妈妈刚才的谈话,当她听见妈妈许久没有发出的甜美笑声后靠在门前身材娇小的她脸上露出了一副可爱的笑容。

    “嘿嘿~太好了!”

    缇娜发自内心的将藏在自己心里的话小声的笑着说了出来。

    ――――

    曼牙古城,一条繁华的街道中。

    在这条繁华的街道上一家规模较大的售卖武器店,在这家武器店铺外的招牌上刻着四个不大不小的刻字『齿钢炼屋』,这很显然就是这家售卖武器店的店名。

    武器店内此时有几个身材健硕的兽人战士正站在置物架上挑选着各自需要的武器以及防具,从他们身上穿着的崭新护甲上来看他们应当是位于低阶层次的新人兽人战士,他们中有的拿起置物架上放置的一把利剑试了试手感,有的则拿起一面木制的圆盾仔细观摩着这块圆盾的做工以及有多坚固……

    站在柜台内年纪处于老年的蜥蜴人老板看着那几位年轻的兽人战士小伙子时不禁欣然的笑了笑,要知道他曾经也像这些年轻的他们一样,但可惜的是发生了一些事情……他才会开这家武器店,不然的话他现在可能也还是一名战士呢!

    “你们听说了吗?”一名身穿金属胸甲的战士声音不大不小的问着他的同伴们。

    “听说什么?”那名战士的同伴们异口同声的反问道。

    “诶?你们不知道吗?我听别的战士说,昨天在德里街道中有位哥布林战士阻止了一场克赫决斗耶!”

    看见同伴们脸上疑惑不解的脸色那名战士先是发出了奇怪的质问声,紧接着他说出了他自己在昨天从别的战士嘴中听到的传言。

    “真的假的?!”

    听到这位战士说出的话他的同伴们一脸不相信的问。

    “我说的都是真的!我还能骗你们不成吗?!”

    这名战士见自己的同伴还不相信自己说的话便声音坚定的对他们近乎半喊着说。

    听见这名战士再三确认说出的话他的同伴们只好半信半疑的相信了他刚才所说的话,然而站在柜台内的那位蜥蜴人老板在听见那几位小伙子之间的谈论时他便用着自己的左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做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制止了克赫决斗发生的哥布林战士?……该不会是那天来我店里买短弩的哥布林战士吧?”站在柜台内的蜥蜴人老板声音不大的自言自语的喃喃道。

    ――――

    曼牙古城,城内一条人流量并不多的街道,在这条街道中一家专门售卖花卉的花店内。

    店内一位身穿布制裙子身材均衬但某些部位却很丰满的羊人女性正站在放置着花盆的物架上悉心照料着这些柔弱还未绽放的花朵,从她娴熟的护理动作来看她就是这家的老板娘。

    “还是给你们施点肥好了~”

    看着物架上花盆中还算健康的各种花朵,这位还在护理着花朵中的羊人女性笑着说。

    “注意了!注意了!!在今天中午族长会从『奇尔加斯』抵达到我们城中的军事堡垒,他和将军会一同对那个昨天阻止了克赫决斗的哥布林进行审判!有空闲时间的居民、战士可以自行到军事堡垒内观看这场审判!!”

    就当羊人女性要往每个花盆中撒些草木灰的时候在店外的街道上传来了他人大声叫喝的声音,听见这个叫喊声的同时这位羊人女性瞬间停下了自己手中的动作,她呆呆的转过自己的头看着门外似乎是有点不相信自己刚才听见的声音。

    “阻止了…克赫决斗的……哥布林?他该不会是…昨天上午和那位狼人少女一起来我花店里买花的哥布林战士吧?应该不会是他……”

    羊人女性不相信般的自言自语的喃喃着。

    “看起来我得去看看这场审判才行……”

    ――――

    暗牙监狱,某层监层中。

    “哥布林图特,今天中午是族长与将军还有那些长老们对你审判的时间!请乖乖地配合我们的工作,不要做出无谓的反抗!!”一名身材稍胖的狮人狱卒站在这间关押着一位哥布林战士的牢房前声音洪亮的说,在他的身后还站着其他两名手握钢制狼牙棒的狱卒。

    当这位狮人狱卒说完话后他便用着手中握住的钥匙将这间牢房的闸门打开,看见关押着自己牢房的闸门被打开后牢房中的那位哥布林战士便从坐着的长木椅上站起身来。

    随着这名哥布林战士走出牢房的同时站在狮人狱卒身后的两名狱卒走到这名哥布林战士的身体两旁打算将他押着走,但还没等他们分别抓住这位哥布林战士那被铐上锁链的两只手臂那名哥布林战士却早已走出几步。

    “我自己会走。”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两名手握狼牙棒正一脸不耐烦看着我的两名狱卒说。

    听见这名哥布林战士说的话那位狮人狱卒抬手示意那两名正想要制服住手脚上铐着锁链的哥布林战士的同僚停下自己的举动,看见狮人狱卒的示意这两名狱卒只好心有不甘的停了下来。

    “走快点!”狮人狱卒走到我的身后狠狠地推了我一把呵诉道。

    说完话后的他便走到我的前面,我见状只好紧跟在这名狮人狱卒的身后,与这名狮人狱卒一同前来的其他两名狱卒十分识趣的跟在我的身后,他们各自用着自己手中握住的狼牙棒时不时的碰在其它牢房的金属栅栏门上,当狼牙棒碰在金属栅栏上的同时发出了十分清脆的声音,看起来这两名跟在我身后的狱卒是在默默警告着我……

    “没想到这居然会是真的……”

    “是啊,那家伙竟然真的阻止了克赫决斗……”

    在我被押送走后不久其它牢房内那些对我犯下的罪行不信的囚犯纷纷七嘴八舌声音很大的讨论起来……

    “你们都闭嘴吧!”

    关在单人牢房中的『残杀者』声音有些恼怒的喊到。

    “那个哥布林真是勇气可嘉啊!”

    身处在另一处单人牢房里的『狮虐』肆无忌惮的大笑着说。

    “唉……”

    在其它牢房内的囚犯结束讨论后从这一监层中深处的牢房内传来了一声苍老的叹息声,听到这声叹息原本还想说话的『残杀者』、『狮虐』纷纷闭上了自己的嘴。

    “这到底是愚蠢呢?还是勇敢呢?亦或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