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玄幻魔法 > 我转生了还变成了哥布林 > 成年·兽人族篇 第一百章.不可名状之物们……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不知你们大家有没有见过种子发芽破开石砖、瓦砾、碎石的画面,当那颗小小的、微不足道的种子长出嫩芽破开碎石的瞬间,这颗渺小、没有存在感的种子身上正绽放着宝贵的生命之‘光’啊……

    ――――

    无数布满瓦砾、砖石的废墟中一条条、数之不尽表皮为黑色但不知是为何物……类似于软体动物、触手的生物此刻正刚破开废墟中的碎石探出了自己的前端,那些肆意扭动中的生物清理完覆盖住它们身上的砖石后一只只大小如同人类…不…那大概是体型比兽人族的兽人手臂都要粗的触手。

    这些数量可观、无处不在如同蛇一样灵活的触手它们无不例外的抵在地上起到一个支撑作用,下一秒体型犹如兽人大小一样的类人生物从废墟中一具具的站起身来……用类人生物这个词来形容它们可能有点错误……它们的体型虽然与兽人相差无疑但它们却并没有像灵长类动物那样的手与脚……

    那些生物原本是长着头颅的位置却长的并不是头颅,它们的头部是一团长着六根以上大小不一的触手…那些身处在头部位置的触手它们的表皮上布满了大部分如同蜥蜴鳞片大小的疙瘩以及少许内部藏着黄色脓液的脓包,在头部触手群的中央位置上的是一个不仔细看看不出来长着利齿的嘴喙。

    它们身上的四肢却更加怪异,本应该是长着双手的地方却是两条粗壮无比的触手,在触手的末端是一个看似手掌的利爪,不单如此在这两条触手的触身上还长有好几条如同毒蛇般大小表皮上带着棘皮的细小触手,这些生物的脚足显得更加离谱,本应该是长着双腿、双脚的部位却被数十根粗犷的触手替代着站立以及行走。

    (喔,那就是日记中所记载的不可名状之物吗?真恶心……)

    站在塔楼圆锥形屋顶上石制平台中的我仔细观察了那些刚刚从遗迹废墟中爬出的生物后不由自主的这样想到,看着这些在弯曲扭动着自己头上、手上、脚足部触手,口中不断分泌出粘稠液体的怪物我不禁感到有点生理上的厌恶。

    “叽啊――”

    就在我还在俯视着地面上的那些怪物时不远处的天空上传来了这样一声声音很尖锐的尖啸声,听见这声尖啸的我下意识抬起自己的头看着前方那布满黑雾灰暗的天上。

    从天空上的黑雾内一只只体型和魔物『巨鹰』差不多的诡异生物扇动着自己那相当怪异的翅膀朝站在塔楼屋顶上石制平台中的我飞来,看起来它们是把我当成某种可口鲜嫩的食物了……呵~它们长着的样子可真叫人无法恭维啊!

    飞在空中的它们模样与那些身处在地面上的“多手”完全不一样,那些飞在空中的怪物长着一颗一眼看过去就显得无比瘆人的异兽头颅,它们长着的翅膀就和『巨鹰』一样大但却又和『巨鹰』的翅膀不同,那是一对没有任何羽毛的翅膀……这是一片有着几个破洞的飞膜从前臂、上臂向下与体侧相连直至下肢踝部的异类翅膀,它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和蝙蝠的翅膀好像阿。(ps:这里为了方便称呼我唤作那些身上长着触手的怪物为“多手”作为代称,至于那些飞在空中的怪物…它们的名字还在想……)

    (不过话说回来…它们是怎么依靠那样残破的翅膀飞在空中的?真不可思议……)

    但最具有威胁性的还是这些飞在空中怪物足部的那对如同月牙一样弧度的利爪,那是一对看上去就令人感到无比骇然致命的利爪。只要被这对利爪中无论那一只抓中……那怕你身上穿着的是用上好精钢金属制作的铠甲恐怕也会被抓得粉碎。

    “真是的……看起来我现在不得不和你们这些不可名状之物战斗了!”

    现在石制平台上的我看着前方朝我飞来的那些怪物有些苦恼的发出了一声苦恼的声音说。

    说完话的同时我从背上抽出了两根枪头已经生锈了的枪矛,这两根枪矛除了枪头生锈的问题以外枪矛的枪杆也断了半截,我用着自己的左、右手分别各自握住了一把先前从古堡中捡来的枪矛将枪头对准那些空中朝我飞来的怪物,在下个瞬间我做出一副蓄力投掷的动作准备将自己右手握住的枪矛朝那些飞在空中的一只落单的怪物射去。

    “『构造强化』。”

    我低声吟唱着施展低阶金系魔法的咒语,当我将咒语的最后一节吟唱出来后我双手握住的这两根原本早已生锈了的枪矛枪头被一层薄薄的金光覆盖住了,不但如此我背后背着的那些生锈武器的表面上也被一层金光覆盖住了。

    “要上了!”

    我握住枪矛的右手在下一秒肌肉瞬间紧绷了起来,刹那间我右手握住枪矛被我对准天空中么一只怪物猛投了出去。

    “嘎啊?!!!”

    被我投掷出去的枪矛发出一声破空的声音瞬间贯穿了那只被我先前瞄准怪物的胸膛上飙出了浊黑的污血,被枪矛命中胸膛的怪物发出一声慌张的惨叫慌忙的扇动着翅膀从空中降落到了地面上。

    (啧!没能一击毙命吗?)

    看着那只从空中扑扇着翅膀落在地面废墟上的怪物我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紧接着我再度用着右手抽出背在自己后背上的一根长枪。

    砰!

    两声利器破空发出的声音响彻。

    我双手握住的两把在下一秒以极快的速度朝天空中那些怪物飞射而去,伴随着两声利器贯穿肉体的声音传出飞在天上的两只怪物被我投掷出去的长枪贯穿了头颅,被枪矛瞬间贯穿头颅怪物在下一秒就如同失去提线的提线木偶那样从高空笔直地坠落砸在地面上激起了一阵肉眼可观的尘埃。

    “好!还没结束!!”

    目睹那两只掉落在地上的怪物毫无反应我微微勾起了自己的嘴角并再次从背后取出了两把长枪,摆出蓄力投掷的姿态再度将左、右两只手中握住的枪矛对准飞在空中的怪物们以最大的力气投掷出去。

    砰!噗!

    又是两只倒霉的怪物被我射中从天上坠落了下来,我没有太过在意那两只掉落在地上的怪物而是接连拿出背在自己背上附上金系魔法的生锈武器朝天空上朝我飞来的怪物们一一投掷而出!

    朝我飞来的怪物们被我投出的枪矛一一命中从空中一只接一只的掉落在了地面上的废墟中失去了任何反应,看着空中那一只只无情重重摔落在地面上的怪物我不禁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然而就当我还想再从背上取出一根长枪的时候我那原本得意的表情愣住了。

    “啧!枪矛用完了吗?!可恶!!”

    没摸索到枪矛的我不禁咒骂一声,不过话又说回来我也只不过拾取了只有几根长枪而已……剩下的但也只有那些剑与刀了。

    (嗯?那是……什么?!)

    就在我从背上取下两把锈剑的时候我看见了远处的黑雾中又飞出了数十只与我前方飞来的这些模样完全一样的怪物们,看见这一幕我没有丝毫犹豫地甩出了自己双手握住的两把锈剑,被我甩出去的两把锈剑在空中以极快的速度快速旋转了起来朝那些怪物们飞去。

    高速旋转中的剑刃接触到那些怪物肉体的瞬间又是两只不幸的怪物被高速旋转的锈剑斩断了一边的翅膀,被斩断翅膀的蝴蝶就如同失去被人剪断了翅膀的苍蝇那样旋转着从天空上落下。

    “尽管来吧!!”

    看着还在朝我快速飞来的怪物我毫不客气的从自己的后背上取下了先前在古堡中拾取到的所有武器,我将自己双手拿着的数把刀、剑一股脑地丢向了我前方的空中,被我以随意力道丢向空中的刀、剑在空中飞了一段距离后就笔直的从空中掉落,扑扇着翅膀朝我飞来的怪物看到这只猎物刚刚做出的举动后不禁发出了“桀桀桀桀”的声音……看起来它们是在嘲笑着什么有趣可笑的东西……

    “别高兴的太早了,怪物们!”

    随着我的话音刚落我双手的指尖上散发出了十团只有小石块般大的金光,看着面前天空上离我还有18米远位置的怪物们我摆出一副坚定的神情十分自然的将自己的手掌握成了拳状。

    刹那间那些原本掉落在地上废墟中的锈剑、锈刀像是“活了过来”那样从地面上诡异的漂浮了起来在下一秒以迅雷不及的速度快速旋转起来朝飞在天空上的那些怪物冲了过去,在这些沾满铁锈的刀、剑上无不例外的包裹着一层金光。

    “『控金』!”

    (怪物们!睁大你们的眼睛好好看着吧!!看看由我这个哥布林独创出来的金系魔法!!!)

    飞舞在空中高速旋转中的刀剑毫不费力的切断了接连几只怪物的翅膀被斩断翅膀的怪物们一只接一只地坠落在了地面上,控制着那些高速旋转中刀剑的我没有任何松懈的意思反而是全神戒备的操控着这些充满杀伤性的武器。

    那些被我控制的刀剑在连续斩断数只怪物的翅膀后它们的刀身、剑身上布满了裂纹,当这些被我操控中的刀与剑在下一次切断两只怪物那扑闪着的翅膀后我十指上的金光瞬间暗淡消散掉了,此时的我已经没有感觉到自己操控中的那数把飞在空中的刀与剑…看起来它们在与那些怪物的战斗中已经完全损毁掉了……

    “好吧,现在看起来只好和你们认真打一场了!”

    我自说自话般的用着自己的右手握住了收纳在系在背后剑鞘内『失落·黑符』的剑柄并将它快速地抽了出来,把『失落·黑符』拔出的同时我的左手上毫无征兆般的出现了一团由火元素魔力形成的橘红色火焰。

    “啊嘞?”

    就当我在等待着那些怪物们朝我发起进攻的时候扇动着翅膀飞在空中数量可观的它们不知抱有什么目的的紧盯着我,随着一只体型远比其它怪物还要庞大看似是这群怪物头领的怪物从黑雾中缓缓落下扑扇着翅膀飞在了自己的种群的前方。

    “嘎啊――”

    一声尖锐的叫声从那只头领的口中传出,听见头领发出的叫声数只扇动着自己翅膀的怪物像是收到了什么命令似的以极快的朝站在塔楼屋顶上的食物,当它们飞到距离塔楼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两只怪物没有任何的减速继续飞着而其它的怪物则控制着自己的翅膀停滞在了半空中。

    (啧!)

    我用着右手紧紧握住『失落·黑符』的剑柄全神贯注的盯着那两只朝我飞来任然不减速的怪物,当这两只怪物飞到我前方只有五米距离远时它们彼此之间很默契地绕到了我的身后极速朝着地面俯冲下去用着各自足部的利爪狠狠地抓在塔楼的楼身上。

    啪!砰!!

    一大片经过岁月消磨的砖石被那两只怪物的利爪无情地撕开拍落在了地面上激起了一大片土黄色尘埃,站在石制平台上的我见状神情变的十分凝重起来。

    那些扑扇着翅膀停滞在空中的怪物看见自己两个同伴的行动后仿佛是接受到了什么信号讯息似的张开了各自那张血盆大口嘴,一团团散发着诡异绿光并且冒出许多气泡的浓稠液体从它们的喉咙内不断产出。

    “那是……?!”

    看见那些怪物口中不断产出的液体时我的心中莫明感到一阵不安的预感。

    时间只过了下一秒那些扑扇着各自翅膀的怪物们同时将自己口中散发着诡异绿光的浓稠液体对准它们面前这座塔楼的岩石塔身上喷射而去,当那些散发着诡异绿光的液体被怪物从口中喷吐而出接触到塔楼塔身的瞬间那原本坚硬无比的石砖竟然被这些从怪物口中喷射而出的液体以一种肉眼可观的速度开始腐蚀了起来,随着这些散发着诡异绿光的浓稠液体腐蚀着塔身塔身上的砖石发出“嗞、嗞、嗞……”的声音不断从中散发出了黄绿色的雾气。

    (强酸?!具有腐蚀性的毒液?!)

    “可恶!真卑鄙啊!!”

    看着已被那些怪物们喷出的腐蚀液腐蚀掉大半结构主体的塔楼我不禁骂道。

    啪啪啪啪啪――

    一阵阵像是石头裂开发出的声音从塔楼的塔身中传出。

    一道道大小不一的裂纹从塔楼的塔身上受损、被腐蚀的位置上蔓延而出形成了蛛网状的裂纹,一时间整座塔楼开始了慢慢的倾斜倒向了地面的废墟。

    “唔哇!!”

    站在塔楼屋顶上石制平台中右手握剑的我因为这突然的倾斜险些站不稳脚步坠落到地面上,飞在空中的一只怪物看见有些站不稳脚步的猎物后微微勾起了它那依稀看得出是嘴角的地方,它卖力地扑扇着翅膀快速的朝这只猎物的后背发起了偷袭!

    “哼!”

    我回过头瞥了那只想要对我发起偷袭的怪物一眼,就当它距离我还有半米远它那双利爪即将要抓中我后背的时候我脚踩石制平台猛地往天上一跳跳到了半空中,原本想要偷袭猎物的怪物却扑了个空它用着自己的足部踩在塔楼的圆锥形屋顶上一时间还不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般的左看看右看看。

    趁着这只站在塔楼屋顶上怪物分心的间隙身处在半空中的我在下一秒落在了这只怪物的后背上站稳了脚跟,似乎是察觉到自己背上有什么东西落在了上面这只怪物扑扇着翅膀甩动着自己的身体想要把自己身上的东西给甩下来。

    现在这只怪物身上的我因为被它这么一甩差点从它身上甩下,我面露凶悍用着自己的双手握住『失落·黑符』狠狠刺入供我踩脚这只怪物的后背中。

    “嘎啊啊啊啊!!!”

    这只怪物发出一声惨叫疯狂挣扎般的甩动着自己的身体试图将那只该死的虫子甩下,但无论它怎样甩动身体都无法将那只碍眼的虫子甩落。

    “啧!给我老实点!!”

    我用着自己的双手牢牢抓紧『失落·黑符』的剑柄站在这只还在挣扎甩动着自己身体怪物的身上,用着自己双手握住的『失落·黑符』将刺入这只怪物体内的利剑再度深入了几分。

    “叽啊啊!!!!”

    怪物再次发出一声惨叫便不在挣扎了,我见状用着自己地左脚下意识踢在踢在了他的后背上,被我踢中后背的怪物只好很不情愿的扇动着翅膀飞向了天空。

    真正的战斗现在才刚刚开始!

    看着空中其它还在扇动着翅膀的怪物们我下意识对它们伸出了自己那不断冒着橘红色火焰形成火球的左手,就这样我一手握住『失落·黑符』的剑柄似乎是“骑”在了这只怪物的身上而另一只不断聚集着火球的手则对准了飞在空中的其它怪物们。

    “『爆裂火球』!”

    将左手凝聚的一颗篮球般大小的火球瞄准一只怪物后果断的发射出去,当那颗极速飞驰的橘红色火球命中那只怪物后瞬间炸裂了开来,那只不幸被火球命中的怪物近乎是失去了大半的躯体拖着血肉模糊的身体从天空中如同石头那样笔直的坠下。

    其他的怪物们见到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纷纷发出了尖啸的声音朝着我以及我所驾驭的怪物飞了过来,看着它们现在的这般反应应当是十分恼怒、生气吧?

    十只怪物以极快的速度朝我飞了过来它们打算用着各自足部的利爪将自己那已经有些失常的同族以及那只猎物撕碎,看着来势汹汹的它们我驾驭着自己踩着的这只怪物在下个瞬间躲过了它们那极度致命的利爪并在与它们交错飞过的同时对准它们一只一只的发射了一团『爆裂火球』!

    就这样那十只原本来势汹汹想要将我撕碎的怪物无一例外从空中一一坠落,看着那些坠落在地面上的十只怪物驾驭着被『失落·黑符』刺入后背中怪物的我没有丝毫的分心而是全神贯注脸色严肃的盯着前方那数量估摸着还剩六十只左右的怪物们。

    那些怪物目睹自己的同族被一一击落后纷纷发出了愤怒的吼叫,它们中有的各自张开了自己的血盆大口从自己的喉咙中产出先前那种将塔楼腐蚀掉的毒液,从这些怪物口中喷吐出的毒液就如同利箭那样瞄准着我以及被我驾驭着飞行中的它们同族。

    面对这些朝我袭来的毒液我只好一边躲闪一边用着数团『爆裂火球』进行反击,当酸液与火球互相交错而过的瞬间被我发射出去的火球精准的命中了好几只还想喷射毒液的怪物,『爆裂火球』命中那些怪物身上躯体、翅膀的瞬间就炸裂了开来而那数只怪物也因此变的支离破碎坠落在地……

    “噗喇――”

    刹那间就在这时从我左边的天空中传来了这样一声异样的声音,听见这个声音的瞬间我下意识的暗叫了一声不好!

    一滩散发着诡异绿光粘稠充满腐蚀性的毒液命中在我用着『失落·黑符』驾驭着的怪物大半边翅膀上,随着“嗞嗞嗞嗞――”的声音从那只被酸液命中的怪物一边翅膀响起刹那间这只被我驾驭中的怪物一边翅膀被溶解腐蚀得无影无踪,黄绿色的毒雾从这只怪物被腐蚀的地方不断冒出我见状只好屏住了自己的呼吸不让自己吸入这些毒雾。

    “叽啊啊啊!!”

    因为被酸液喷到被我驾驭着失去一半翅膀的怪物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从空中以俯冲的姿态往地面滑翔而去,被怪物突如其来的行动一震我只好用着自己的双手紧紧握住『失落·黑符』的剑柄双脚紧紧踏在怪物的背上防止自己从中摔落下去。

    “可恶啊啊啊啊啊!!!!”

    驾驭着已经损失大半翅膀的怪物从空中极速迫降的我感受着身体传来的不自然失重感不禁怒吼道,但最令我感到担心的还是待会迫降摔落到地面的瞬间!

    砰――

    被我驾驭着的怪物重重地坠落在废墟上但它没有停下因为推力的作用向前冲了好几米远左右,在这段距离的地面上满是因为这只怪物先前剧烈摩擦在废墟上从而磨出的血迹与烂肉……

    将刺入这只怪物后背上的『失落·黑符』拔了出来我刚想从这只怪物后背上跳落到地面上的时候,那些身体近乎是由触手组成的“多手”瞬间将还站在这只怪物身上的我包围住了,一眼看过去无边无际的它们形成一个圆形包围圈将我围住。

    “啧!”

    (真是群碍事的家伙!!)

    看着这些不断扭动着自己身上那些充满着粘液的触手我的神情立马严谨了不少,此时的它们估计是在等着我…它们的食物到底会做出怎样的行动,然后饥不可耐的“多手”们在一拥而上将我撕碎之类的……

    “嘎啊――”

    就在这时天空中传来了一声声熟悉既有刺耳的尖啸,听见这声尖啸的我抬起头看着发出这个尖啸的生物们,此时的它们正扇动着各自的翅膀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我……

    看着将我团团包围住的“多手”们以及飞在天空中还没为它们取名字的怪物们,握住『失落·黑符』的右手力道变的更重起来我深吸了一口气紧皱起了眉头。

    (唉……这还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