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玄幻魔法 > 我转生了还变成了哥布林 > 成年·兽人族篇 第一百零二章.得知消息的大家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赫拉斯大陆·幽翠森林这片森林从中央位置处远到西边尽头海洋的区域是属于兽人族的领地,而幽翠森林的另一片森林是属于哥布林一族的领地。

    生活在兽人族领地前的哥布林族他们的盟友兽人们提出任何的要求,哥布林们都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完成……毕竟面对可靠、强大的兽人盟友哥布林们只得好好服从兽人们的命令……

    ――――

    幽翠森林·哥布林族领地·克捷城。

    清晨,阳光明媚的一天。

    克捷城内主城中央位置的大殿,这座大殿是每位哥布林族长处理着各种由战士长或者族中长老汇报的族中要事、以及自己生活休息的地方。生活在这座大殿内的还有照料族长的仆人、在此守卫殿内安全的好几支守卫队伍,身为下人的他们虽说是生活在大殿内…但也只不过是大殿外围区域的居住区。历代族长所生活居住的主城大殿内部是很大的,在这处大殿内越是往中心区域位置靠拢的区域除了族长以及族长的家人以外便没有任何哥布林能踏入这里了,因此这里常常被其他的哥布林戏称为“族长的爱巢”。

    身为哥布林族的族长每一任族长都可以拥有好几位只能够是自己的享用的雌性哥布林,除了这些以外族长还可以坐拥无数从劫掠人族小村庄、种族战争中俘获的各个种族的女性奴隶……听到这些中的无论哪一点都会令其他哥布林不禁咽了咽口水呼吸急促起来。

    但要在在这哥布林历史上历代上任的数位族长中要说这唯一一位与前几位族长鹤立鸡群与其他族长完全不一样的族长,恐怕就是目前担任哥布林族的这一任了。身为哥布林族长的他没有像是前几任族长那样拥有三妻四妾、也没有想要发泄自己欲望就发泄自己欲望的奴隶……听那些上了年纪的族中长老说身为族长的他不可思议的只爱着一位雌性哥布林,这也是后来居住在城中居民区内的所有哥布林居民常常闲谈的一段佳话。

    只可惜这一任哥布林族长那原本看似美好爱情并不完美,那位身为族长妻子的雌性哥布林怀有身孕在诞下体内幼儿的生产过程中失血过多而死了……但好在她体内的那名幼儿倒是平安无事的生了下来,听照料族长家人的侍女之间的闲谈…族长的孩子似乎是可爱的女孩~

    目前这一任哥布林族的族长叫什么呢?我想你已经听这位族长的往事已经听的有些不耐烦了吧?好好好~我就好好告诉你好了,目前担任这一任哥布林族长的族长是哥布林族历史上第九十一位,他的名字叫『玛希·泰伦斯·堤姆』,这就是这一任哥布林族族长名字……但身为族长的他却很少对他人提及自己的全名……

    大殿内族长面见所有族中长老、战士长的主要殿堂中,这处殿堂是族长面见所有要是禀报或者在此召开会议的场所。

    此刻殿堂内族长正坐在身为族长才能坐着的石制扶手椅上,这是安置在殿堂台阶顶端的族长之位。高高的台阶左右两旁分别站着四位年迈的族长老,站在族长两旁前端的长老们在哥布林族中是除了族长以外地位最高的。高高的台阶下方的地面两边整齐排列站着二十三位面相沉稳、严肃的哥布林战士,这二十三位哥布林战士是哥布林一族的战士长们,身为战士长的他们以及他们各自所带领的战士队伍是哥布林族军队坚固的磐石,此时的他们正站在殿堂内的两侧看向坐在族长之位脸色严肃的族长似乎是在等待着族长将要吩咐他们下达的命令。

    “我们的盟友·兽人族的族长在昨晚派了信使过来汇报了一条重要的消息给我……”

    突然间坐在石制扶手椅上的泰伦斯族长像是疲乏似的叹出一口气,看着身处在殿堂内的众哥布林身为族长的他声音沉重的对他们说。

    “‘致尊敬的盟友哥布林一族。你们族中的哥布林战士长·图特因为触犯了我族绝对不能触犯的兽人律法:阻止兽人战士荣耀决斗进行中的『克赫决斗』’,所以此时此刻的他已经接受过兽人审判已经被我们族中的战士流放到本族最危险的禁地·『莱撒耶迦』内。……只要贵族的哥布林战士长·图特完成好我们族长对他嘱咐过的任务,他所犯下的罪行就可以一笔勾销……你们的盟友·兽人族。”

    坐在族长之位上的泰伦斯族长看着殿堂内的众哥布林紧接着说出了昨天深夜兽人族信使汇报给他的紧急消息。

    身处在殿堂内的所有哥布林听见族长说出的话后纷纷陷入了沉默,战士长们、长老们、甚至是族长此时都没有率先发出声音就这样此刻的殿堂可以说是掺杂着一种沉重的气氛这种气氛令殿堂内部显得无比的肃静。

    “那么…族长,您希望我们怎么做?”站在殿堂内台阶下地板左侧一位年纪颇大的哥布林战士长转过身面向族长语气恭敬向坐在族长之位上的族长问道。

    随着这位年纪颇大的战士长突如其来的一问殿堂内的那份肃静仿佛瞬间被打破了,听见这位战士长说的话后坐在石制扶手椅上的泰伦斯族长、站在台阶上的长老们、以及站在这位战士长身边的其他战士长们纷纷将各自的目光看向了这位提出问题的战士长。

    向族长提出问题的这位战士长的脸庞、额头上布满着经过岁月洗礼过产生的皱纹,此时的他正用着真挚、坚定的眼光紧盯着前方坐在族长之位上的泰伦斯族长。

    “族长您希望我们去救图特吗?只要您一声令下我们这些战士长中实力最强的战士长将会组成一支特别行动的小队,组成这支小队的战士长们就可以将深陷『莱撒耶迦』中的图特救出来了。”眼看坐在石制扶手椅上的泰伦斯族长没有任何回应的意思这位年纪颇大的战士长再次对族长问道。

    “杜特…你要表达的意思我很明白……”时间大约只过了一小会坐在族长之位上的泰伦斯族长声音低沉的说。

    “那…您的意思是?……!”

    听见族长说出的话这位站在殿堂左侧位置上的杜特战士长眼中莫明的绽放出一种肯定的意思,但还没等杜特窃喜一会杜特便闭上了自己的嘴巴脸上的表情也重新变回了严肃的表情,坐在族长之位中的泰伦斯族长抬起自己的左手他明确否认了杜特刚才提出的主意。

    当杜特战士长闭上嘴巴的同时站在他身旁的其他战士们也纷纷沉默无声起来,身为战士长的他们只得如此毕竟在他们这些战士长中最有话语权的杜特战士长刚才可是被族长暗示了闭嘴的意思。

    “长老们,你们有什么要说的吗?”

    坐在族长之位中的泰伦斯族长用着左手撑着下巴此时的他看似是在嗤笑般的询问着站在他身旁两边分别站着已经上了年纪的长老们。

    “如果图特战士长没有完成兽人族族长交给他的任务死在了『莱撒耶迦』,那这对我们哥布林族来说是一笔极大的损失……”八位长老中一向沉默寡言的米德长老听到族长询问的问题后,他无奈的叹出一口气回应着泰伦斯族长。

    “确实是极大的损失啊……能使用魔法的战士长我族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听见米德长老说的话后坐在族长之位上用着左手撑着下巴的泰伦斯族长发出一声看似苦恼的声音苦笑着说。

    站在米德身旁的另一位长老听见泰伦斯族长苦恼说出的话后撅起了以及的嘴用着少许不满的眼神瞟视了坐在族长之位上的族长一眼,他微微吸了一口气看起来是想打算将自己心里想要说出的话语好好对族长说出来。

    “让图特这个少有的……不,应该说是百年的时间我族都不曾出过一个拥有极为罕见资质的哥布林死在『莱撒耶迦』那种鬼地方……这样真的好吗,族长?”这位因为布满情绪而撅起嘴看着泰伦斯族长的长老此刻用着坚定的语气质问着坐在族长之位上的族长。

    坐在族长之位中的泰伦斯族长听完那位长老说出的话后猛地睁大了自己的双眼他的额头上浮现出了因为愤怒情绪才会出现的青筋,紧接着他将自己右手握为拳头重重捶在族长之位的石制扶手上。

    “那你想要怎么做呢,塔普!是想派人去救图特吗?你知道那样子做之后会造成怎样的后果吗?!如果我们派人把触犯兽人律法的图特从『莱撒耶迦』中救出来,那么有一件事绝对肯定会发生!到那个时候我们哥布林一族和兽人族就不是盟友关系了!你有想过这一点吗?!”

    殿堂内静的可怕在下一秒坐在族长之位上的泰伦斯族长用着些许怒色的眼神看着站在米德长老身旁的塔普长老,他说话的声音不大但也不小足以令殿堂内的所有哥布林们听清,就这样他一字一句的反问着还因为不满而撅起嘴的塔普长老。

    “哼!”

    听见族长说的话后塔普长老冷哼一声索性扭过自己的头不在看着坐在石制扶手椅上的泰伦斯。

    就这样整个殿堂内再次陷入了异常安静的氛围中,没有人率先说出话语打破这份安静而是默默无言的看着彼此……

    “黑框,你有什么要说的吗?我记得图特他好像是你的徒弟吧?”

    时间大约只过了一会坐在族长之位中的泰伦斯开口打破了这份处于殿堂内的安静,他用着有些乏劳的声音问着站在他左手边身穿灰袍的黑框。

    “……这都要看图特他自己的了,犯下兽人族律法的时候他应该做好了接受这份惩戒的准备。能完成兽人族族长交给嘱咐给他的任务那是最好,但如果…他没有完成那个任务而是死在了『莱撒耶迦』……那样的话…就太可惜了……”站在泰伦斯族长身旁的黑框听见族长向自己发出的询问便叹出一口气很明白的说出了自己想要对族长说的话。

    “确实是这样…图特如果死了那真是太可惜了,他要是能够在『莱撒耶迦』活着回来……我有预感在几年后的族长竞选中他说不定会是当上族长可能性最大的那一位。哈哈!”

    听到黑框发自内心说出的话语后泰伦斯族长微微勾起了自己的嘴角,他接过黑框说完的话紧接着说当泰伦斯族长把话说完后他会心的笑了笑。

    身处在殿堂内的众哥布林听见族长说出的话后脸上露出了一副相当意外的表情,无论是战士长也好还是长老也好此时他们的表情显得真的很意外,那怕是身为图特师傅的黑框长老此刻脸上也满是意外的神情。

    就这样殿堂内的众哥布林面面相觑的看着彼此后再看着坐在族长之位上的泰伦斯族长,他们当中没有任何一位想要接过族长话语的意思……

    ――――

    正午,天空中的太阳逐渐将自身散发而出的阳光变的毒辣起来。

    克捷城·外城,某条街道。

    在这条街道上行走着各式各样形形色色的哥布林居民或者战士们,他们中有的在和自己的友人边走边会心的畅谈着,有的则用着拿着一个结实的布袋在街道两边的摊位上选购着新鲜的水果、蔬菜或者肉类,有的则推着一辆手提木车推着石材、木材、金属等重物……这条街道有了这些居民的存在才显得别有生趣。

    “你听说了吗?”街道一侧旁一位坐在石制长椅上手中拿着一瓶酒的中年哥布林像是在询问着自己的同伴说。

    “听说什么?”坐在他右身旁长椅上的是一位年纪和这位中年哥布林差不多大的哥布林,听见自己友人询问他下意识反问道。

    “身为二十五位战士长之一的图特战士长似乎在兽人族触犯了兽人们的律法被流放到了一处很危险的禁地去了……”拉开这个话题的中年哥布林毫不吝啬的对自己的友人道出了自己从他人那里得知的消息。

    在这位坐在石制长椅上的中年哥布林说完话的同时一位看起来年纪不大身上佩戴着两把用剑鞘收纳着短剑的哥布林青年刚想要从坐在石制长椅上的二者身后的过道经过时,他似乎是听到了这二位年纪比他还要大的哥布林说的话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哦?真的假的?那个图特战士长竟然会触犯兽人族的律法,他是不是傻阿?这样的话他和当初到兽人族领地做客的蠢货们有什么区别呢?哈哈哈!!”听见自己朋友说的话后坐在石制长椅上的另一位中年哥布林讥笑着说。

    “对啊,对啊。身为战士长的他还总是做出这种没头没脑的事……”那位拉开这个话题的中年哥布林附和着说。

    听见这二位中年哥布林说的话站在他们身后的哥布林青年下意识的皱紧了眉头,看的出来他现在心里一定很生气……他为什么生气?也许是这两位中年哥布林说的话触怒到了他……

    “我说你们刚才说的话是不是有点过分了?”身为年轻哥布林的青年看着坐在他面前石制长椅上的二位中年哥布林声音不大的说。

    听到从自己身后传来的声音这两位坐在石制长椅上的中年哥布林下意识的转过自己的头看着自己身后发出声音的年轻哥布林,此时这两位坐在长椅上的中年哥布林用着不屑一顾的目光很随意的瞟了那位年轻哥布林几眼。

    “臭小子,你难道就没有其他事可以做吗?跑来打扰别人可不好哦!”坐在长椅上的一位中年哥布林用着一种轻浮的语气半开玩笑似的对站在他身后年轻哥布林说。

    “那你们两位刚才又对图特战士长说了什么呢?一点都不了解图特战士长的你们……反倒在这里嘲笑起了在种族战争中一直为了保护你们而战斗的他!”

    站在二位中年哥布林身后的年轻哥布林听见中年哥布林说的话后脸上瞬间充满了怒色,他火大的怒斥着这两位中年哥布林。

    “蛤?你听这小子还真敢说阿~”

    听见这位年轻哥布林有些生气说出的话后坐在长椅上的两位中年哥布林中的一位用着左手的大拇指指了指那位年轻哥布林对自己的同伴嗤笑着说。

    “我说你还是赶紧滚远点吧!别赖在这里扫了我们喝酒的兴致!!”坐在长椅上的另一位中年哥布林做出一副不耐烦的神色对身后的年轻哥布林摆了摆手示意让他赶紧走。

    对于这两位中年哥布林说的话那位年轻哥布林下意识握紧了自己的双拳,将自己双手握成拳头状的他仿佛是在极力扼制着内心的怒火。

    “那就请你们收回刚才说的话!!!”

    年轻哥布林看着这两位中年哥布林的侧脸用着斩钉截铁的语气大声的说。

    随着年轻哥布林这么一说这条街道上大部分从这里路过哥布林纷纷把各自的目光看了过来,在他们眼中看来这又不知道是那处闹剧呢~

    “你还有完没完了?!不要以为自己身上戴着两把破剑就以为自己是战士了!!”

    听到年轻哥布林说的话坐在长椅上的一位中年哥布林突然大声冲身后的年轻哥布林喊到。

    “就是说啊!赶紧滚吧,不要打扰了我们喝酒的兴致!”

    长椅上的另一位中年哥布林拿起自己手中的酒瓶往自己的嘴中痛饮了一口烈酒附和着自己的友人说。

    “你们这两个……!!”

    听见这两位中年哥布林对自己满脸不屑说的话这位年轻哥布林的额头上再度浮现出了因为愤怒而出现的青筋,此时的他微微抬起自己的右拳打算一拳奋力打在脸上还挂着不屑神情的中年哥布林脸庞上。

    就在这位年轻哥布林就要挥出自己的右拳打向这两位中年哥布林其中一位的脸庞上时一只健实的手从这位年轻哥布林的身旁快速地伸了过来并牢牢的抓住了年轻哥布林的右手手臂,被这么突如其来的一抓这名年轻哥布林显然是有点愣住了,当他转过头看着这只抓住自己右手手臂的主人时不禁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这是一位年纪比他稍大一点的哥布林,这位哥布林长着一副十分普通的长相,在他的左脸上有着一道被利器所伤的疤痕,他的神色中满是一种只有受过无数战斗才会有的战斗经验。身穿皮甲他的身上携带着一把尖锐锤头的钢锤,在他身穿的皮甲上还系有好几把备用武器。

    不容置疑的是这名年纪只比他大一点的哥布林是一名战士,就当年轻哥布林有点疑惑的看着抓住自己右手手臂身穿皮甲的哥布林战士时这名身穿皮甲的战士对他露出了平淡的微笑并冲他点了点头。

    “像他们这种渣滓不值得你动手。”这名身穿皮甲的战士看着坐在石制长椅上的两位中年哥布林声音冷冷的说。

    “哈?你是不是疯了……”

    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坐在长椅上的一名中年哥布林再次回过头想要好好训斥一顿刚才那个年轻哥布林,然而他回头一看他发现了一位身穿皮甲的战士时表情变的凝重了起来当他看清这名战士的面貌时他双眼中的瞳孔下意识收缩了起来,神情紧张的他大口呼吸着冷汗一点一滴的从他的额头上流下。

    “你怎么了?”

    作为中年哥布林同伴的友人看见自己的友人脸上不自然的表情时下意识的问,当他把自己的头也往后一看时他自己的表情仿佛是瞬间愣住了,此刻的他仿佛是看见了什么极为不可思议的哥布林那样。

    “『疯犬』?!”

    只见过了下一秒那名中年哥布林用着有些惧怕的高音喊出了这名身穿皮甲战士的外号,并从坐着的长椅上快速的站起身来他的同伴见状也飞快的站起身来如临大敌的看着这名被友人唤作『疯犬』的战士。

    周围从这里路过的居民听见这个称呼的时候纷纷用着鄙夷的眼光看着那位身穿皮甲的战士,单凭这一点来看被冠有『疯犬』名号的这位战士的名声一点也不好。

    “你们两个…趁我没发火赶紧滚吧!!”

    『疯犬』狠狠的瞪了一眼这两名站在他面前不远处位置的中年哥布林,他松开了抓住身旁年轻哥布林的手掌声音很大的怒斥道。

    听到『疯犬』的怒斥那两名中年哥布林连忙迈开了自己的腿脚快步跑进了一条巷子离开了这里,见那两名中年哥布林离开了自己地视线『疯犬』甩了甩自己的左手叹出一口气打算离开这里。

    “等一下!”

    就在这名身穿皮甲的战士要迈开自己的脚步离开这里的瞬间那名站在他身旁的年轻哥布林叫住了他,听见年轻哥布林的喊话身穿皮甲的『疯犬』停下了自己的脚步转过身用着平淡的眼神看着这位叫住他的年轻哥布林。

    “有事吗?”『疯犬』问。

    “谢谢你。”年轻哥布林朝这位外号名叫『疯犬』的战士弯腰鞠躬道谢。

    “这种小事没必要向我道谢。”

    听见年轻哥布林嘴里说出的道谢声『疯犬』很简短的回应了他,回应完这位年轻哥布林后『疯犬』便想要迈开脚步离开这处令他感到烦心的地方。

    “我叫达伦。请问你叫什么名字?”见自己面前这位战士已经想要离开这里这位年轻哥布林礼貌的对其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并询问起这名战士的真正名字。

    『疯犬』听见那位年轻哥布林礼貌说出的名字时表情下意识的愣住了,他不明白这位名叫达伦的年轻哥布林为什么要对他自己说出这样的话,要知道从来没有任何的哥布林会这样和自己搭话…就连那个家伙也不曾…这让没有这一经历的他显得有些意外。

    “呵。”

    想到曾经的那些时『疯犬』微微勾起了自己的嘴角露出了会心的笑容笑了笑。

    “谢谢你,达伦。”

    看着自己身旁的达伦『疯犬』微笑着和他道谢。

    “诶?”

    对于这声道谢达伦显得有点疑惑,他实在搞不懂这名战士为何要对自己道谢?

    “我叫维亚。”

    将自己的名字告知给了身旁的达伦后,『疯犬』转过身背对着达伦摆了摆自己的左手像是在与达伦道别似的,做完这一举动的他头也不回的走入了这条街道的人群内消失了自己的踪迹……

    ――――

    下午。

    太阳渐渐顺着西方的天空落下,原本毒辣的阳光此时已经变的柔和许多,除了阳光天空中还有绚丽多彩的晚霞。

    克捷城·内城,中央大殿。

    在这座宫殿内部的中心位置没有什么华丽的建筑,有的只有一处被哥布林常常精心护理过的花园,在这片花园内时不时的会有几只蝴蝶从花间中飞过采蜜,花园中心的空地中是一座用着结实木材建成的小木屋。

    从这座小木屋的房门内进入你第一眼的会看见一张简朴的木桌,木桌上摆放着一个做工一般的圆花瓶,花瓶内插着数多还富有活力的鲜花。木桌旁摆放着两张可供他人坐下的木制扶手椅,墙壁上的窗户内挂着可以遮挡住太阳光的白色的窗纱。不单如此室内的墙壁上还挂着好几盏可供夜晚照明用的玻璃灯盏,墙壁上除了玻璃灯盏以外还有用鲜花编制的好看饰品。

    从室内中存在的物件来看,住在这处木屋内的主人一定是一位爱干净的女孩子。

    屋内靠着窗边的位置上站着一位身材娇小身穿麻布材质裙子的哥布林,这位哥布林长有一头灰白颜色的头发,她头上那一头灰白色的头发被她自己用发带绑成了一对可爱的双马尾发型。

    这名身材娇小的哥布林此时正站在床边看着窗外花园内的景色,看着花园内无数七彩斑斓的花朵她并没有显得很开心,她的脸上没有任何因为开心情绪的微笑反而有着好几分似乎有着某种心事的表情。

    在这名身材娇小的哥布林身后站着一位看似是侍女的哥布林,这位侍女的年纪显然是比她面前这位身材娇小的哥布林大,就好像这位侍女是这名身材娇小的哥布林姐姐似的。

    此时身为侍女的她仿佛是看见了这位身材娇小的哥布林那富有心事的侧脸,她露出了苦恼的微笑一步一步静悄悄的走到了这名身材娇小的哥布林身后。当这位侍女走到这名身材娇小的哥布林身后时她用着自己的双手伸向了她面前这位身材娇小的胸部位置,当侍女用着自己的双手抚摸着这位身材娇小的哥布林那被衣物隔着只有微微凸起的胸部她不禁露出了十分开心的表情。

    “咿呀?!莉…莉洛,不要这样子啦~”

    被这么突如其来的抚摸再感受着自己胸上传来的异感这名身材娇小的哥布林脸唰的一下立马红了起来,红着脸的她低下自己头十分不好意思的对站在自己身后还在抚摸着自己胸部的侍女说。

    “那洁丽雅…妳就不要这么不开心嘛。还是说妳又有什么烦心的事啦?小丽雅~”

    听见身材娇小的哥布林说的话后这名名叫『莉洛』的侍女不禁嘟起了自己的嘴,她一边说着一边微微加强了自己抚摸着这位身材娇小哥布林身上的力道。

    “呀啊~不要这么大力呀!……莉洛我是有一些烦心事,妳如果要听的话我告诉妳好了……”感受到抚摸着自己胸上的力道突然变大的起来红着脸的洁丽雅发出一声呻吟声回过头有些生气的看着莉洛说。

    听到洁丽雅生气说出的话莉洛只好放开了自己那放在洁丽雅胸上的双手,她看着洁丽雅转头看向她的面容不禁莞尔一笑。

    “……我很担心图特他……”大概过了半天洁丽雅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莉洛声音低落的说出了她心中的烦心事。

    “又是那位图特战士长大人阿?”

    听见洁丽雅说出的话后莉洛像是吃醋似的对洁丽雅嫉妒的反问,当她把话说完的同时她嘟起嘴做出一副气鼓鼓的表情看着洁丽雅。

    “嗯。听爸爸说…他在兽人族做客的时候不小心触犯了兽人族的律法,现在的他被流放到兽人族最危险的禁地里了……”听见莉洛的反问洁丽雅点点头有些失神的说着自己从父亲那里听来的有关于图特战士长现在的状况。

    “事情变的麻烦起来了呀。小丽雅,妳是怕图特他会死在兽人族的禁地中再也回不来了吗?”看着表情伤感的洁丽雅莉洛索性用着左手抱住了洁丽雅的腰部,面露微笑的她用着自己的右手温柔的摸了摸洁丽雅的头慈祥的问。

    “我是挺害怕…图特他会死在兽人族的禁地中,但我更怕…哽……”

    被莉洛抱住抚摸着头的洁丽雅声音不大的说出了自己的害怕的事,当她说起自己最怕的事情时抱住洁丽雅腰部的莉洛很明显的听见了洁丽雅的哭腔。

    “更怕…什么?”抱住洁丽雅的莉洛凑到洁丽雅的耳边温柔的问。

    “我怕他…从那里回来了会变成一个我完全‘不认识’的哥布林,他说不定会把只和他见过几面的我忘了……呜呜――”

    听到莉洛温柔耐心的询问洁丽雅看着只距离自己脸庞只有几公分距离的莉洛说出了自己真正害怕的事情,当洁丽雅把话说完的同时她依靠在莉洛的怀中声音不大的哭泣了起来。

    “……”

    看着依靠在自己怀中抽嗒嗒哭泣中的洁丽雅莉洛此时的表情显然是有些于心不忍,洁丽雅每哭一声她的心就感觉像是被刀子割了一下…就这样没找到什么合适安慰她话语的莉洛陷入了沉默。

    【不妙啊!!!看起来小丽雅她是真的喜欢上那个叫图特的粗鲁战士长了,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洁丽雅这样动情过……不过现在的小丽雅…她真的好可爱呀~?】

    “洁丽雅不如我们来为图特战士长大人祈祷好了,现在的我们也只能在这里为他祈祷平安…不是吗?”时间大约只过了一小会莉洛从沉默中回过神来,她用着自己的双手分别握住洁丽雅双手的手腕处轻声细语的说。

    “诶?好的。”被莉洛握住双手的洁丽雅点点头回应着莉洛提出的建议。

    当她俩把话说完的同时莉洛握住洁丽雅的双手娴熟的教导她该怎样做出祈祷的手势,在莉洛的教导下做完祈祷举动的洁丽雅显然是安心了不少。

    [……你一定要回来…求求你…不要死……]

    ――――

    夜晚。

    克捷城·地下世界。

    天空之上的圆月散发出的月光洒在了大地上,这轮明月照射出来的柔和月光令克捷城中那些没有灯火鲜明的巷子变的通明了不少,但这柔和的月光可没法照射到那位于地底下的洞穴……

    地底下无数通道交错而过的地下世界中,族中八位长老之一·黑框的秘密住所,隐秘房间内。

    房间内一位身穿单薄衣物的女精灵此时正平稳的躺在一张看起来比较柔软舒适的床上,躺在床上的她时不时察看着自己右手背上正在不断散发着光芒的印记。

    “……傻瓜,为什么你要做那种事啊?……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随着这位用着呆呆的眼神看着自己右手背上还在散发着光芒印记的女精灵自言自语的说出这样一句奇怪的话,她索性放下了自己那举着的手闭上了自己的双眼。

    一滴宛若水晶的水珠从无言的她眼睫处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