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玄幻魔法 > 我转生了还变成了哥布林 > 成年·兽人族篇 第一百零三章.与哥布林热恋中的狼人少女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清晨,明亮的太阳从东边的地平线上缓缓升起,散发着温暖阳光的太阳用着它身上那令人感到无比柔和的阳光照亮了还有些朦胧的天空。

    赫拉斯大陆·幽翠森林,兽人族领地·曼牙古城。

    在城中一处看起来十分繁华的街道中有些不少面貌截然不同的居民从这里走过,他们各自采购着今天自己所需要的生活用品以及烹饪所需要的材料,走在街道中的还有那些大大咧咧边走边喝着酒的战士们以及时不时在此地巡逻一番的治安战士小队。

    要说在这条街道中唯一与这些居民、战士不同的是什么?

    那一定是那位因为情绪低落而低下自己的头走着路的狼人少女,这位狼人少女头上的那对狼耳微微耸拉而下看起来此时的她情绪真的很低落。跟在这位狼人少女身后的是两名体格健硕的男性战士,他们中其中一名是熊人另一名则看不出来他到底属于哪一种类的兽人。跟在这位情绪低落的狼人少女身后的他们表情显得有些无奈,尽管如此他俩还是没有说出任何怨言的跟在这位如同自己妹妹的狼人少女身后。

    …………

    这是兽人族族长还在曼牙古城内没有动身返回兽人王都『奇尔加斯』,单独面见一位年龄处于少女阶段的女性战士所发生的事……

    “族长…您真的不能赦免图特他吗?如果您能赦免图特他犯下的过错,您要我干什么都……”

    “住口!”

    看着这位跪在自己面前地板上想要把话说完的狼人少女,族长厉声喝止住了她接下来将要说出的话语。听见族长的喝止声这名跪在地上的狼人少女只好失望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现在的她只能聆听接下来族长会对她说的话。

    “没有人可以更改审判的最终结果,就连身为族长的我也不能!妳这样子为那位哥布林战士长求情,妳就不怕触犯干预律法的罪行吗?!”族长看着自己面前双膝跪地的狼人少女厉声的对其一字一句的说出了她贸然做出这种行为的后果。

    “但是族长…我恳请您……”

    跪在地上的狼人少女听见族长说出的话后没有丝毫的灰心反而还想要说出其他什么为图特求情的话语。

    “够了!看在妳父母的面子上我不会追究妳这次贸然犯下的过错,但是妳要是还是像现在这样为那个哥布林战士长求情……我可是会剥夺妳身为战士的资格的!!”族长一边严肃的说着同时他摆了摆自己的右手示意让这位狼人少女离开。

    “……”

    …………

    到头来自己一点也没有帮上图特的忙……

    走在这条繁华街道上的薇诺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事不禁露出了烦恼的神情,就这样走在这条街道中的她显得格外的失神落魄。跟在薇诺身后的特莫见薇诺这样便快步走到薇诺身旁心平气和的看着这位如同自己妹妹的狼人少女,而盖维见状也走到了薇诺的另一边身旁露出了不自然的礼貌微笑看着薇诺。

    “薇诺待会我请妳吃个草莓蛋糕,好吗?”特莫用着自己的右手轻轻的拍了拍薇诺的肩上笑着询问道。

    “……谢谢……”听到特莫的邀请时还在失神落魄中的薇诺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对特莫道谢。

    “别这么不开心啦,我们赶紧去『莱琳之屋』吧。去晚了的话…草莓蛋糕可是会卖完的。”站在薇诺右身旁的盖维看见薇诺露出的笑容时明显是松了一口气,他笑了笑对特莫、薇诺打趣般的说。

    “好!我们一起走吧!”

    听见盖维说的薇诺像是要打起精神般的用着自己的双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对自己打气般的说,做完这一举动后她身上的那份失神落魄似乎此时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见薇诺的情绪没有那么低落了特莫与盖维二人看了看对方一眼笑了笑,在他们看来薇诺能够打起精神实在是太好了。

    繁华的街道中有着各种各样的兽人,他们中有的心肠不坏很好说话,但有些的则会好好打量你他们在思考要怎样好好坑你一把,还有的就是长着一副恶人相专门做坏事的……但是你也不能通过一个人的外表来判断他到底是好还是坏,毕竟人心还是隔着一层肚皮的……

    前往『莱琳之屋』的一路上薇诺与特莫、盖维都有说有笑的,直到薇诺听见了几位喝的醉醺醺的战士说的污言秽语……

    “我跟你们说!那个被流放到禁地中的哥布林这次是必死无疑了!!”一名站在自己三名同伴身前手握酒瓶喝的醉醺醺的鼠人战士肆无忌惮的嘲笑着数天前那位被审判流放到了『莱撒耶迦』的哥布林。

    “说的也是!它(兽人语特殊用语:有侮辱人的意思。)这次绝对是会死的!!!”三名同伴中的一位看似是在起哄着的大笑着说。

    听见这站在路边四位战士大声说出的讥讽话语还走着路的薇诺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她脸上的那份微笑此时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取之而来的是不可言喻的怒色,站在薇诺身旁的特莫与盖维看见薇诺的脸色时下意识的咽了咽口中的唾沫。

    “说起来…那天发生在『德里街』上的事你们看见了吗?没想到还会有肮脏、愚蠢的哥布林会做出阻止『克赫决斗』的蠢事!当时的我看到那一幕差点没笑岔气了,哈哈哈哈哈!!!!”这三名战士中的另一位年纪处于中年的牛人战士将自己手中拿着酒瓶中的酒水一饮而尽后,他用着一种嘲谑般的口气开怀大笑的对自己的同伴大声的说。

    “我记得那个哥布林的名字好像叫图…特来着吧?那是什么蠢名字啊?!哈哈哈哈哈!!!!”这三名战士中的最后一位豪猪兽人战士抖了抖自己后背上的刚毛也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说。

    当豪猪兽人说完话的同时薇诺快步朝站在路边的那四名与她毫不相识的战士走去,站在薇诺身旁的特莫、盖维见状下意识的紧跟在薇诺身体两旁位置处。

    “啊?”

    走到那四名战士的身前时神色有些愤怒的薇诺用着自己的右手抓住背对着自己的鼠人战士穿着的皮甲将其转了过来面对自己,做完这一动作后薇诺看着这位面前正用着疑惑的眼光看着她的鼠人战士她用着自己的右手狠狠地扇在鼠人战士的脸上。

    “哇啊!妳到底要干什么啊?!”被自己面前这位狼人少女突如其来扇了一巴掌的鼠人战士捂住自己的脸庞吃痛大喊道。

    站在他身边的三名同伴见状露出凶悍的表情立即走到自己同伴身边看起来是想要好好教训一顿这位对他们找茬的狼人少女,待在薇诺身旁的盖维与特莫见状立马护在了薇诺身前此时的他们正用着冰冷的目光瞪着这三名表情凶悍的战士。

    “喂!你的女人打伤了我的兄弟,你打算怎么处理?”豪猪兽人战士用着平淡的声音质问起站在他身前这位身材魁梧的熊人战士。

    “用钱私了可以吗?”表情冰冷的特莫淡然的对自己面前的诸位提出了一个建议。

    “老大!这事不能这么完了!!我不能就这样被这个婊子白打了吧……哇啊!!!”

    听见这位狼人少女的同伴说出的话这名任被狼人少女死死抓住胸膛前皮甲的鼠人战士露出不甘的脸色大喊道,然而还没等他把话说完这位狼人少女再次用着自己的右手恶狠狠的扇在他的脸上。

    被狼人少女再次扇了一巴掌的鼠人战士脸上再度传来了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对鼠人战士来说脸颊上传来的疼痛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事物…真正可怕的事物是这位狼人少女异常愤怒的表情,此刻的她正咬牙切齿的看着额头上挂满冷汗的他,如果说仔细听的话他自己还可以听见从这位狼人少女嘴中发出的低吼声。

    “哥布林怎么了?!那位阻止了『克赫决斗』的哥布林战士真的有你们这些人说的这么不堪吗?!”

    抓住这位鼠人战士胸膛前皮甲的薇诺在下一秒用着她那充满怒色的眼神盯着自己面前这位鼠人战士大声的喊到,当薇诺把话说完的同时她用着愤怒的眼神狠狠的瞪了特莫、盖维身前的那三位与自己毫不相识的战士。

    “我说差不多行了阿……”那位面相沉稳的中年牛人战士用手指了指那名狼人少女对站在自己面前的熊人战士说。

    “在我看来那位哥布林战士比你们这些人要强多了!他怎么可能会不如你们?!那样温柔的他…怎么会是像你们口中所说的那样?!”

    神情愤怒紧皱眉头的薇诺看着被自己抓住皮甲站在自己身前面露惧怕神色的鼠人战士,还在生气中的她再次对这名鼠人战士大喊道。

    “老大!这女的一定是疯了!”被狼人少女死死抓住胸膛前皮甲的鼠人战士神情有些惧怕的对身后的同伴们大喊着,对于这位狼人少女刚才说的话这位鼠人战士的内心可以说是有无数只绵羊奔跑而过。

    “喂!我说差不多得了!!”那名豪猪兽人战士握紧自己的双拳对站在自己面前的战士威胁般的说。

    听见这名豪猪兽人威胁似说出的话语特莫与盖维也只好握紧各自的拳头,以便及时应付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战斗……

    “我…我(小声)…我…”

    用着双手紧抓鼠人战士胸膛前皮甲的薇诺用着颤抖的声音低声的喃喃着,被她抓住的鼠人战士似乎听见了薇诺说的话不禁露出一副疑惑万分的表情,他实在搞不懂为什么这位狼人少女要这样?

    “我和那位被流放到『莱撒耶迦』的哥布林……”

    “喂,薇诺!够了,别说了!”

    就当薇诺用着因为生气而颤抖起来的声音说出埋藏在心中许久的话语时站在薇诺身前的特莫与盖维似乎猜测到了什么几乎异口同声的同时喊到,但对于他俩说的话薇诺显然是没有在意…她微微张开自己的嘴准备接着说。

    “(极大声)正在热恋中啊!!!!!”

    薇诺以极大的声音对自己面前这名鼠人战士呐喊到,随着薇诺将令在场的人感到惊讶无比的话语呐喊出来的同时被薇诺她自己紧抓不放的鼠人战士、盖维、特莫、那名鼠人战士的三名同伴以及这条街道上刚好从这里走过的居民纷纷露出了惊讶万分的诧异表情。

    薇诺…她的脸颊两边不知还是因为愤怒的情绪亦或是别的难为情的情绪变的红晕晕,不知是不是感受到了周围看向自己的视线紧紧抓住这名鼠人战士胸膛前皮甲的她下意识的松开了自己的双手,将双手松开来的同时脸上挂着两抹红晕的薇诺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了这里……

    “喂,薇诺!等等!!”

    看见薇诺头也不回的迈开自己的脚步离开了这里特莫连忙追赶了上去,一旁的盖维从自己的钱包掏出几枚银币递给那位中年牛人后也快步追上了特莫、薇诺的身后……

    在薇诺他们走后没过一会那名鼠人战士心有余悸的走到自己同伴身旁,而他的同伴则各自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让他放心下来。

    “真恐怖啊,那个女的……”

    “我们以后还是少说点脏话好了!”

    “别说这么多了!还要去喝酒吗?”

    “你这不是废话吗?当然要去了!”

    “好!一起去吧!!”

    …………

    让我们把时间调回到薇诺呐喊出那番令周围的居民感到吃惊万分话语的时候……

    哐当!!

    一声瓷器摔在地上破碎发出的声音传出。

    距离薇诺有段距离的街道一侧一名戴着眼镜的猫人女性听见薇诺刚才说出的话后不慎将自己手中的酒瓶落在了地上,她顾不上清理掉地面上的陶瓷碎片而是从自己的腰包中取出一本书和一支笔,将那名狼人少女刚才说出的话语记录下来后她又用着自己手中的笔相当用心的绘画出了那名狼人少女的侧脸。

    “大新闻啊!”

    这位猫人女性一边画着那名狼人少女的侧脸一边用着激动的声音低声喃喃着说。

    “她好像是叫……薇…诺,这个名字对吧?嘿嘿~这个名字倒是挺可爱的嘛~”

    …………

    随着几天时间过去了,整个曼牙古城中到处都在流传一条令人感到无比惊讶的消息……

    嗯?具体是什么消息呢?

    听那些居民之间互相讨论的话语好像是一栋说的……

    “一位样貌十分美丽的狼人少女与那位被审判议会流放到禁地·『莱撒耶迦』中的哥布林战士他们之间彼此正在幸福的热恋中……”